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77

清淨了。

何美麗倒在床上,嘴裏咬著被子,唔啊唔啊地嚎啕。放在床頭櫃上的豆漿袋站立不住,歪倒下來,豆漿滴滴答答流下來。

真是禍不單行,她的兩萬七千存款,還沒等到下一個月的工資,又要耗去一千了。

新仇舊恨,統統指向何翼。

一通情緒發泄過後,理智回歸。何美麗想如果電話沒壞或許隻換屏幕可以便宜些。另外,既然醒了,她可不想幹巴巴在這破落的地方耗一天。她約上朋友修好手機後找個華麗的地方逛一逛。所謂約個朋友,也就是叫上朱貝妮吧。

不能沉溺於困境。也許逛著逛著就逛出桃花運了呢。可眼下手機碎屏幕,隻能借個電話聯係朱貝妮了。

何美麗換好衣服,決定去偶遇個誰,借用一下電話。出了門,走廊靜悄悄。想來想去,不去樓下找胖嬸的話,還是隔壁的季峰最熟悉。

於是去敲隔壁的門。

季峰很快來開門,好似很意外門外是何美麗,剛打開的門眼看又要關上,終究遲疑一下,又打開,嘴裏一疊聲地道歉:“不知道你來,別見怪啊。”

何美麗當場傻了眼。季峰隻穿了一條小白內褲,比圍條浴巾還暴露。

進還是不進?

“進來,進來。我已經穿好衣服了。”季峰從裏麵喊。小旅館的格局是進門一側是衛浴,走過室內小走廊,才是臥室。

即使聽季峰這樣說,何美麗也不打算進去了,室內的荷爾蒙氣息太濃。她站在門口回:“我就是想借用一下你的手機打個電話。我手機壞了。”

“哎,怎麽這麽不巧。我玩王者農藥,剛把手機玩到沒電關機。正要給手機充電呢,你就敲門了。”季峰邊說,邊往身上套短袖襯衣。

“你好好的,怎麽手機壞了?還在保修期內嗎?要不要我陪你去修?我一哥們懂這個,我就陪你一起去吧。什麽時候走?”

何美麗還沒明白過來,季峰已經開始催她上路了。

正文 第140章 首屆同學會

朱貝妮歡天喜地去約會,對粒粒說:“因為是同學會,所以不太好帶你去。什麽時候那個哥哥請我吃飯,再把你帶上!”

粒粒嘻笑著答應。

朱貝妮這會才想起來,一直篤定那位哥哥會陪自己去同學會,自己竟還沒跟他說有同學會這檔子事呢。真是昨晚加班加糊塗了。

朱貝妮趕緊打電話:“師父,今天中午楊青青說要聚會吃飯,歡迎她旅遊歸來。你要不要一起來……噫?信號不好?喂喂喂?”

電話通了,可是聽不到一點聲音。

看著馬上嚴絲合縫的電梯,要從裏麵衝出來已經來不及,隻好等電梯到了樓下再打一遍。

到了樓下,再撥,對方正在通話中。朱貝妮猜,說不定是自己忙著聯係師父,師父忙著聯係自己,於是停下來等師父打過來。可是等了一會,沒有任何電話進來。

猶猶豫豫,再撥過去,仍舊對方正在通話中。

這會朱貝妮相信,師父真的是在跟別人通話中。會跟誰呢?新的約會對象?

朱貝妮心中,一絲不安劃過。

一個人去楊青青所說的德和茶館,習慣有師父陪的朱貝妮覺得空落落,好似少了什麽。好在德和茶館目標夠清晰,沒有走錯路的尷尬狀況發生。

組局的楊青青安排很周到,朱貝妮一報楊青青的名字,就被服務員請到了他們一桌。原來楊青青、許文衡和梁昉已經到了。

“噫?陳小西怎麽沒有來?我還等著他跟我談投資呢!”梁昉第一個叫起來。

“人家也有會要約。”朱貝妮想著他的那些相親,無奈地說道。

“太過分了。周末什麽約比女朋友的約還重要!”梁昉打抱不平。

朱貝妮剛想說人家就是去約女朋友去了,轉念想到在許文衡和梁昉麵前,自己才是陳小西的女友,隻好笑笑了事。

旅遊歸來的楊青青神清氣爽,破天荒甩掉了運動鞋,穿了一襲中長淡綠連衣裙,配一雙白色中跟涼鞋,頭發剪成短發,清爽如小白楊。

楊青青說她特意選了茶館,餓了有小麵和零食,閑了就喝茶聊天,無聊可以打牌下棋。梁昉摩拳擦掌要玩升級。

有梁昉這位不嫌熱鬧的主兒在場,氣氛很快嗨起來。她嚷嚷著要跟許文衡做搭檔,一口氣升完所有的級。

升級要交叉坐,朱貝妮又最後來,朱貝妮理所當然成了跟梁昉換座位的人。明朗的氣氛中,朱貝妮覺得自己也不宜忸怩,看一眼沉默微笑的許文衡,便走了過去。

許文衡大刺刺坐著,絲毫不靠邊移動,結果朱貝妮要麽坐半個屁股,要麽坐全屁股靠近許文衡。朱貝妮想示意許文衡靠裏坐,許文衡倒是感受到朱貝妮的目光轉過了頭,可是絲毫沒有意會到朱貝妮的意思。

朱貝妮隻好委屈自己了。

許文衡話不是很多,但看出來心情不錯。

由於他是在場唯一的男士,洗牌、發牌的任務就交給了他。楊青青和梁昉都去過哈爾濱,兩個人正在聊中央大街和中央大街上的俄羅斯姑娘,忽然倆人都明顯停頓一下,朱貝妮順著她倆的目光,看到許文衡將第一張牌發給了自己。

朱貝妮和許文衡都習慣到不以為意。尤其許文衡,這會兒猛然意識到今非昔比,如今已經不是在學校,各自也有了新的交往對象,這樣公然表示對方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性,確實不妥。

想要重發牌,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一直鎮定如常的許文衡,不覺飛快看一眼梁昉。

梁昉隻抿嘴笑笑,馬上回頭繼續跟楊青青討論俄羅斯雪糕、馬迭爾和當地品牌大雁雪糕的口感區別。

據楊青青說,在哈爾濱街頭,有很多婦女挎著箱子或拎著籃子,賣一種叫做“馬迭爾”的雪糕。2塊到5塊一支,便宜的那種連獨立包裝袋都沒有。算是地方一景。梁昉則是陶醉地回味俄羅斯雪糕的香濃。

梁昉運勢不錯,許文衡善於出牌。朱貝妮和楊青青始終沒有機會打自己一方的牌,好在她倆爭強好勝心也不如梁昉。果然一口氣一局一局打下去,不一會兒就打到了10。

朱貝妮不在意輸贏,實在屁股吃不消,隻好趁人不備移了移,使兩邊受力均衡些。

梁昉忽然就來回打量了一下她和許文衡,微微撅起嘴巴,雖然沒有特意說什麽,但明顯不像剛才那麽嗨了。

“累了叫點東西吃吧?”楊青青敏銳地捕捉到了什麽。

“你周六下午是不是還要跟陳小西一起補英語口語?”楊青青見吃東西的建議沒有人響應,轉而問朱貝妮。楊青青不知在梁、許心中,朱貝妮和陳小西是一對,她隻當朱貝妮和陳小西是師徒——朱貝妮這樣一口咬定的嘛。

“是的。”

“補英語口語幹什麽?”梁昉好奇地問。

“她明年還要再考一次。”楊青青替朱貝妮回答。

“考什麽?”梁昉仍不得其要。

“博士生。”

梁昉明顯有些吃驚。她挺直後背,手輕托腮,目光上下打量朱貝妮。

楊青青招呼服務員上點小食,詢問大家吃餛飩還是麵。她可不想第一次同學會就出現不好的苗頭。不然以後怎麽再繼續?

“既然朱貝妮下午還有事,那就不玩了。”梁昉道。

聽到不玩了,朱貝妮比梁昉起身還快。她站在一旁,等著梁昉來換位置。

位置換好,吃食也上來了。梁昉有些看不上這些視覺一般的吃食,懶洋洋拿起筷子,撥弄了兩下又放下。

“你吃不慣?”楊青青咬一口餛飩,比許文衡還體貼地問梁昉。

“沒有啦。隻是還不餓。”梁昉看了看吃麵吃得津津有味的許文衡,勉強笑了笑。

吃完簡餐,分了旅遊帶回的特產,彼此道了謝。大學畢業三年後的首屆同學會正式落下帷幕。大家在電梯裏揮手再見,許文衡和梁昉直接去了地下一樓車庫。楊青青挽著朱貝妮從地麵一樓出電梯。

楊青青下午要去上瑜伽課——瑜伽也是她自我改變的一部分。就這樣,朱貝妮在路邊的公交車站落了單。

第一次同學會有龍頭蛇尾之感。若有滿意度調查,楊青青肯定是滿意度最高的。不僅是因為設想中的同學會真的舉行了,還因為這是她做出自我改變的重要開始。從今以後,楊青青決計從幕後隱形人,變成有存在感的年輕女性。

正文 第141章 離別贈日記

朱貝妮站在公交車站,卻不知道該去哪裏。她和師父的見麵地點一向是不固定的。

既然沒有等到師父的電話,唯有繼續給師父打電話。

電話響到快自動掛斷才接通。朱貝妮終於一顆心放肚子裏,她長抒一口氣。還沒開口調侃一向自詡第一時間接電話的師父,先聽到師父的聲音。

“對不起,我今天下午,沒有辦法見你。”

師父的聲音比往常更低沉。朱貝妮心中一怔,馬上回答:“沒關係。有事你忙吧。”

師父略略停頓一二,似乎有話要說,終究什麽都沒說,把電話掛掉了。

朱貝妮坐在公交車站台的簡陋條椅上,周圍人來人往,她低頭品味心裏說不出的空落。他拋下了她,因為他遇到了合適的約會對象……以後,他將漸漸從她的生活中消失……

朱貝妮一個沒忍住,突然哭了起來。

身邊的人紛紛看向朱貝妮,像看怪物一樣。剛才還無聲拚命擠位置的阿姨猛然離開,朱貝妮座位的兩側,全空了。

隻一位老爺爺看不下去了:“小姑娘,你怎麽了?手機被偷了?還是錢包被偷了?”

朱貝妮放下手,淚眼婆娑地看老爺爺。老爺爺正從口袋裏摸東西,朱貝妮把眼眶積存的淚水擠掉,才看清,原來老爺爺在掏錢給他。小手帕一層層打開,露出折疊得整整齊齊的五元、十元、二十元的紙幣。

老爺爺拿出一張十元錢遞給朱貝妮:“夠不夠?”

朱貝妮直擺手:“老伯伯,我沒丟東西。”可以說“我丟人”嗎?

老爺爺心領神會一般:“年輕人壓力大。想哭就哭吧。”

剛才遠離的一圈人慢慢靠過來,一些大媽心有戚戚然,想起自己家或親戚家的年輕人,紛紛感歎年輕人上班苦,壓力大。房、車、結婚、生娃,條件是好了,壓力也大了。

正討論地熱鬧,接連到了兩輛公交車。討論中斷,正經趕路要緊。車走人空,隻剩下朱貝妮一人。

有風吹來,樹葉在眼前飄落。

上海的很多馬路,都種著梧桐樹。闊大的梧桐葉飄落,算是城市裏秋日的一景。甚至有馬路,禁止掃地掃得太勤快。想給鋼筋水泥裏的生活,添些自然的氣息。

**********

寥總和黃寶財最近養了一個新愛好——去申城最富盛名的fd大學散步。

寥總最近心態平複很多,主要歸功於梁府王姐逼得不那麽緊迫了。王姐說,不急於一時,但千萬不能忘了這件事。

寥總於是便來fd大學蹲點來了。安小四倒是後來又吃了他和黃寶財幾頓麥當勞,能提供的有用信息也極有限。他隻知道那位哥哥是fd大學的博士生,上學上到最高的那種。

寥總和黃寶財沒有任何捷徑可走,隻有沒事就往學校跑。在四萬人的大學校園內偶遇安彩瑞的機會,總比在兩千四百萬人口的大上海偶遇的幾率大。不管遇到遇不到,還有一個好處:至少能向王姐交差了。

校園裏活力氣息撲麵可感。聽說很多大學都是當地旅遊的景點,想必人們要看的不僅是校園布局,更是活躍在校園裏的年輕人吧。

走著走著,黃寶財用手戳寥總:“寥總,寥總,你看草地上坐著的那個,像不像安彩瑞?”“寥總”並非是姓廖的老總,而是姓廖名總。

寥總順著黃寶財的手指望過去。

黃昏的草地上,席地坐著一位女生。女生頭埋在兩膝間,修長的雙臂圈住蜷曲的小腿,一動不動地趴在自己的膝蓋上。她旁邊跪坐著一個年輕人。年輕人輕輕撫摸她的長發。

寥總嗤之以鼻:“這你也能看出來像。i服了u。”

“啥意思?啥油?”

“意思是快走吧,再不走學校食堂都關門了。”

校園逛久了,倆人驚喜地發現,學校食堂對外也是開放的,隻需要辦一張餐卡就行。倆人樂顛顛地辦了一張。吃到物美價廉的學生食堂,更有動力來學校蹲點了。

廖總和黃寶財走後,一直埋在兩膝的女孩抬起頭,露出一雙紅桃一樣的眼睛。盡管紅了一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