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76



“記住我說的話。”梁佼並不追趕,隻伸長手臂輕輕拍朱貝妮肩頭。

小安臉色一沉,又不好發作。當即決定死死纏住朱貝妮,不再給兩個人說悄悄話的機會。

粒粒是千年不變的小跟班,何美麗覺得自己理應捧場好友的燒烤答謝,楊雪蟬自認為除非何美麗開口趕她,否則粘在何美麗身側再正常不過。

加上梁佼串掇過來的采購三四名同事,一行人浩浩蕩蕩朝燒烤屋走去。

人多,身影亂。梁佼落後兩步,別有用心地朝身後看一圈,雖然沒有發現任何可疑身影,但他相信,一定有人在看不見的地方目睹了他策劃的這一切。

一想到那個人此刻氣得要炸,他就開心無比。

正文 第138章 嫵媚的背後

何美麗嘴上說著拒絕的話,內心卻深為小鮮肉的不棄不舍感到安慰。

自上次雨中被逐出家門,何翼如同蒸發,再也沒有主動聯係過何美麗。

何美麗故作堅強之下,內心卻像缺了一塊。並非留戀,那是深深的遺憾、錯愕與迷茫。她忽然不確信,自己到底算不算有魅力。

曾經身為女性的自信,在那場大雨中被衝刷幹淨。

她很迷茫,以為自己得到很多很多愛,原來那愛是如此飄渺不可靠。

深陷自我懷疑中的何美麗,明裏拒絕,暗中害怕。楊薛蟬於現在的她,好似黑暗中唯一的光明,落水中救命的一把稻草。

楊薛蟬兩腳叉開,穩穩站立著,聽著何美麗讓他不要總是跟著她的訓話,卻從話中捕捉到一絲撒嬌意味。他憨憨一笑,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對她說:“我就送你到家門口,不進去。”

提到“家門口”,何美麗忽然態度堅決起來。兩個人在岔路口拉鋸了一會兒,楊薛蟬覺得自己再不鬆口,要把眼前嬌媚的小姐姐逼哭了。急中生智,他準備以退為進。

“答應十一跟我去上海中心大廈,我扭頭就走。”

“無賴,我答應。”

楊薛蟬果然很守信,轉身就走。

無論何美麗測試多少次猛回頭,都不見楊薛蟬尾隨的身影。

“真是個乖孩子。可惜姐姐心中已經否定了你。”豔玲住家旅館的路上,何美麗自言自語。

抬腳進豔玲住家旅店,何美麗有些心裏障礙,怕胖嬸又來糾纏。還好,胖嬸趴在前台桌麵睡著了。大抵豐腴的人酣睡都會打鼾,胖嬸也一樣,鼾聲不大,一長一短,此起彼伏。

何美麗路過時調皮伸頭看一眼,胖嬸的口水順著紅潤的唇留到白嫩的胳膊上,憨態可掬。忍住笑,她躡手躡腳上樓,生怕驚醒這枚熱情的話癆。

回到除了一張床和三邊半米過道再無多餘空間的小房間,何美麗脫掉連衣裙,解開內心。她想先衝個澡。

站在房內,門板薄似紙。走路上,說話聲,親昵的笑聲近在咫尺。隻是因為已經習慣,這些聲音不像剛開始幾天讓何美麗如驚弓之鳥。

她大刺刺地脫光之後,站在淋浴蓬頭下享受靜心一刻。

洗好用浴巾擦幹,換上仿絲綢睡裙,有那麽一刹那回想起穿著性感絲綢睡裙時有過的激情時刻,不過馬上被意誌堅強的何美麗摒卻了。

記得媽媽還在世時,總是喜憂參半地說她是個強丫頭。很小的時候她特別討厭媽媽說她是強丫頭,仿佛強就是蠢的另一種說法,她隻想聽好話。於是她總是生氣,用一場又一場生氣無聲對抗愛說她強的媽媽。

初一的時候,一次體育課下課,何美麗跟別的同學一起嬉鬧著往教室奔跑,跑著跑著,她甚至沒有刻意想,忽然就明白了,總是時不時去醫院住兩天,是一種不正常的行為。她的媽媽不正常。得出結論的那一刻,她陡然停住腳,驚恐四望,好像天要塌了。

那天放學,她無心等夥伴,自己撒丫子狂跑,一路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回家。

慌裏慌張推開門,看見媽媽在院子裏恬靜地撒麥子給雞喂食。她安心地笑了。

“強丫頭回來啦。”媽媽看她一眼,繼續手抓麥子再撒一把。何美麗第一次覺得“強丫頭”裏沒有嫌棄,隻有溫暖。

何美麗生長於平原不入流的小縣城的城鄉結合部。這也是她厭惡城鄉結合部的原因。那裏比城中心貧窮,比鄉下醜陋。

初三那樣,媽媽病逝。何美麗內心並不覺得突兀,從意識到有這一天起,她一直在做心理準備。事情發生的當時,她順利地接受了。

痛苦是事情過去之後。她吃驚地發現,即使媽媽什麽都不做,有媽媽和沒媽媽還是區別很大的。

她的心,空了一大塊。她的人,再也沒法明媚地笑了。

她變得孤僻,變得陰鬱,變得更加倔強。

爸爸是個寡言的人,妻子常年患病,他從不抱怨,默默承受一切。可是爸爸即使不沉默也填補不了巨大的空虛,因為她心裏壓根就沒有他。何美麗的成長中爸爸是缺失的,大概因為爸爸忙著掙錢去了。

回憶起來。父母是和睦的。父母的偶爾吵架,都是由媽媽不肯去看病而爸爸極力反對引起的。

過完初三暑假,何美麗升入高中。開始住校。爸爸對何美麗說,等她開學,他就到外麵打工去。他答應媽媽,要照顧好她。住校生每個月的第四周,可以回家過雙周末。這時候何美麗就回鄉下爺爺奶奶家。雖然奶奶很不喜歡她。

二叔家的兒子和女兒在奶奶家更受寵。看不慣別人的嫌棄與冷眼,她回了幾次,索性不回了。

推算起來,何美麗就是從初中畢業之後,開始獨立生活的。

一個人生活,很快變得寂寞。

何美麗排解寂寞的方式就是看網絡小說。隻看打臉女主逆襲開掛類小說。靠著“有識之士”嘲諷的無腦爽文,她度過了最初三年習慣習慣媽媽不在身邊的艱難時光。

高中畢業,她考入省會一所普通三等本科院校,讀管理。畢業後在省會工作兩年。總覺得生活太悶,舞台太小,雖然在公司她才是一名做雜務的小職員。

偶爾聽說有個金銀滿地的上海後花園,叫昆山。何美麗準備去淘金地闖蕩一番。沒想到火車上睡過頭,到站就是上海。下車後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看著新奇的地鐵標誌,她想,天意不可違,那就上海吧。

年輕人有網絡,了解陌生城市自有一套。

找家便宜旅館住下,網上海投簡曆,周末去人才市場。何美麗很快找到一份工作。薪水優厚,可惜老板管不住他的鹹豬手。何美麗隻好忍痛割愛。再然後,就是現在工作的商貿公司。

在何美麗眼中,現在的老板也是奇葩一朵,不過看在薪水尚可,老板不騷擾,同事尤其可愛的份上,她就勉為其難繼續做下去了。

極早的獨立生活磨練了她。她思路很清晰。目前的重點不是忘我地投入工作,而是積極地把自己嫁掉。在一次次的約會中,何美麗完成了嫵媚女人的修煉升級。

原以為何翼是歸宿,沒想到功敗垂成。26歲的年紀,還要重頭做起。真沮喪。

但她不是尋常人,她是強丫頭。強起來天不怕地不怕。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她才知道強丫頭並非貶義。媽媽其實是在告慰她自己可以放心。丫頭不接受逆來順受,愛拚的人總不會太差。

時隔12年,悟到這些,何美麗嗚嗚嗚哭到不能自抑。

正文 第139章 新鄰居季峰

雖然不看電視,何美麗還是熱衷於把電視打開,讓聒噪的電視劇聲音冒出來,好衝淡放房間的清冷和她本人的落魄。她自己,則抱著手機刷微信朋友圈。

“篤,篤,篤。”有人在門外敲門。

何美麗的第一反應是胖嬸。自從入住,每天不跟胖嬸發生點交集簡直翻不過這一天。

何美麗起身去開門。

門打開了,赫然看到一個肌肉隆起的男人胸膛。

何美麗驚慌地叫起來。

“噓——噓——別緊張,是我!”

好在裸身男人沒有急著要進門的跡象,何美麗仔細一看,是有幾分臉熟。

“我是季峰。”門口的他甚至倒退一步。

斜對麵有人開門探望一眼,很快又縮回關了門。何美麗見是季峰,覺得他應該不至於蠢到強行入室那什麽,便定下心來。

“你怎麽穿成這樣?”

季峰不止裸著上身,他還光著兩條腿,隻腰間圍了一圈浴巾。

“不好意思。我需要從你窗戶跳到我房間。我房門鎖了,胖嬸去超市買菜去了,前台值班的小姑娘去理發店剪頭發去了,代班的不知道備用鑰匙在哪。這麽多巧合全被我趕上了,我又穿成這樣。我想,與其等她們回來,不如我翻窗戶過去得了。另一邊隔壁人還沒回來,沒想到住我這邊鄰居的人是你。”季峰條理清晰,娓娓道來。期間有人從走廊路過,不免好奇看幾眼。

季峰臉上的尷尬清晰可見。

何美麗讓開門:“翻窗是吧?”

季峰跟了進來,順手帶上了門。

眼光掃過高高低低掛滿衣服的敞開衣櫃、皺巴巴團成一團的空調被、橫在地上的行李箱,胡亂仍在行李箱上的文胸……季峰腳不停步,不急不緩,朝窗口走去。

“幸好天熱,沒關窗。”他回頭爽朗朝何美麗一笑。

何美麗抱著雙臂,落他身後四五步,臉上表情淡淡的。

季峰推開窗紗,兩手一撐,抬腿上窗台。腰間的浴巾一掙之下,陡然脫落。季峰兩手正撐在窗台,挽救不及,整個隱秘部位的背後,華麗麗地暴露了。

季峰覺得身下一涼,驚慌失措,跌落下來。他飛快地看一眼何美麗,何美麗馬上目光往上翻。跌坐姿勢的季峰快速扯過浴巾,仔仔細細圍好了。這才重新爬窗台。

何美麗看著他,一點點試探出去,半個人消失了,最後腿一縮,整個人不見了。

原來不是借口,是真的翻窗。

何美麗這下好奇心起,快步走到窗口,往季峰消失的地方看。正好趕上季峰平安落地,探出頭朝何美麗開心揮手。

何美麗不覺也笑了笑。

朝下一看,好嘛,還以為多驚險,原來恰巧有個空調機踮腳。

隔壁的季峰好似看穿何美麗的心思,嬉笑著說:“你當我傻啊,肯定是風險不大才翻窗的啊。”

何美麗這下真的笑了。要是冒著生命危險來翻窗,那她可要懷疑他的動機了。

關上窗,一夜無事。

第二天是周末,何美麗無事可做,開啟睡懶覺模式。美其名曰“美容覺”。

春夢正酣,忽然被一陣契而不舍的敲門聲打斷。

何美麗滿心不悅。聽說這個運動美顏益壽,釋放雌性激素,緩解衰老……棋無對手的自己好不容易夢一回,沒有進入正規就被攪黃,不悅自是難免!

“是我。”門外的人說。

是我,是我,我要知道門外的“我”是誰,幹嘛還問!何美麗腹誹不已。

打開門,穿戴整齊的季峰映入眼簾。

啞光棕色皮鞋,深色長褲,淺色短袖襯衣。季峰衣著整齊、精神抖擻地出現在何美麗門前。人沒開口,手裏的東西先杵過來。

“吶,給你的早餐。感謝昨天開門開窗。”

何美麗看一眼季峰手中的包子和豆漿,毫無心理障礙地接過。總是去樓下買早餐的她,隻看一眼就看清,一個包子一袋豆漿,一共是3塊錢。3塊錢不至於成人情壓力,對方又出之有名,樂得接受。

“謝謝。”何美麗道謝。

季峰揮揮手,轉身朝自己房間走了。

看過昨天沒穿衣服的他,再看穿了衣服的他,不得不感歎,男人雖然看似一馬平川,其實也有身材好壞之分。對比之下,記憶中的何某人就顯得太消瘦了。

何美麗略略出神,冷不丁季峰突然轉身。嚇得她慌忙關了門,好似對方看一眼,就會把她色色的心思看透一樣。

何美麗坐在床上啃包子,吸豆漿,嫵媚小女人形象全都不要了,正吃得盡興,電話鈴響了。

掃一眼不是熟人,是一串號碼。明知多是詐騙,誰讓她現在無聊呢,毫不猶豫就接了。

“你氣消了嗎?什麽時候回來?”對方拖著低沉的聲音熟門熟路地問她。

何美麗有些發愣,忽然明白過來,像甩燙手山芋一樣當即甩掉了手機。

“哢嚓”一聲脆響。

顧不上吃了一半的豆漿、包子,何美麗急奔過去搶救,可惜悲劇已經注定。新買的手機還沒暖熱,夭折了。

這下徹底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