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75

梁佼一副任重而道遠的深刻表情,梁承有一半話沒有說:隻是希望你去感受一下底層普通員工的生活而已。

正文 第136章 認真做臥底

準備擼起袖子大幹一場的梁佼問大哥:“我沒有經驗,大哥告訴我需要注意什麽?”

梁承忍住笑,暗想孔聖人說得對,果然需要因材施教,麵上一臉認真地對三弟說:“不能露富,不能招惹是非,更不能暴露身份。每天按部就班,老老實實潛伏。記錄看到的商業運作方式。我相信以三弟的聰慧,一定能收集不少的情報。過程可能會枯燥,但好消息是隻需要堅持一個月就好。”

三弟點著頭,眉宇間呈現決心與毅力。

“從上班的那天起,向父親一周一匯報。對了,這一個月,你就開王姐的車上下班吧。”

就這樣,三弟去上班了。去一家名不見經傳,在瀕死線上掙紮的辦公用品貿易公司。

做大的梁氏集團原本看不上這種靠辛苦賺小錢的貧瘠公司,隻是因為梁氏集團起家於辦公用品商貿,所以集團下才始終維持著辦公用品的國內商貿運作。

這是梁佼的第一次匯報,他甚至不知道匯報前需要提前做準備,興致高昂地就邁進了父親的辦公室。

好在父親心中有數,不急在一時,權當放鬆時間,看小兒子興奮地講一個貿易公司的采購部在公司中猶如命脈的作用。梁佼原來竟有語言天賦,描述起人來活靈活現,三言兩語一件小事就勾勒了一個個性鮮明的人。

父親原本隻是配合演戲,準備隨便聽幾耳朵就作罷,這會兒不知不覺已經聽梁佼講了半小時。

“雖然我沒有親眼看見,他們和供應商之間肯定有貓膩。提成、拿回扣之類的絕對有!”梁佼講到采購部負責人霍益田時,氣憤地說道。“等我們完成收購,第一個要稽查采購部。”

父親微微頷首:“我問你,兩個人往大桶裏舀水。一個人舀得四平八穩,一滴水也沒有濺出來,但是舀得很慢;另一個人舀得很快,但是會灑出來一些。你需要他們拎水救火。你用哪一個人?”

“當然是舀得快的那一個啊。”

“商場也一樣。發展是硬道理。至於在發展中是否被揩油,別人會說決不允許貪腐,而我,更看重他所做的貢獻。”

“我去之前,因為*,總部派人連窩端了采購部,現在的負責人降級錄用,算是破例保留下來的唯一的人。”梁佼沒有韜光養晦的涵養,他更喜歡揮刀斬亂麻的快意做法。於是拋出總部震懾人心的做法。

“水至清則無魚。這個道理你慢慢會體會到。”父親沉穩一笑。“這一周,梁佼令我刮目相看。你也累了,回去歇歇,呆會一起吃晚飯。”

得到父親的誇獎,梁佼喜不自禁,合不攏嘴地出了父親的辦公室。

一下樓梯,就看見母親殷切地望著他來的方向。原來母親一直等在樓下。母親見佼兒笑成這樣,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落地了。

受到父親誇獎、大哥讚賞、母親關注,梁佼現在有點渴望工作日了。

工作日去上班,作為一名耗材采購,他要做的就是參照另一位女同事匯總給他的各分公司耗材需求,分門別類給不同的耗材供應商打訂貨電話。供貨商會根據訂單打包貨物,等待專人去取。霍主管一般親力親為,自己帶兩人拿訂貨單驗貨、收貨。

這份工作毫無難度,所以薪水低廉,好在梁二公子根本不在意工資。

第一周還好,什麽都新奇。第二周也不錯,搬到總部,正好緩解他的寂寞。可惜還沒來及熟悉個遍,又逢國慶在即。

想著一個月追到手的任性賭約,梁佼第一次感到時間緊迫,需要好好規劃。

“二姐姐,周末有什麽計劃嗎?”梁佼想請姐姐幫忙買一個清秀女生可能會喜歡的包包。

“沒空!我要跟男朋友約會!”看一眼弟弟,就知道他不是單純詢問計,必然有所求,不如直接回絕。

梁佼也不生氣:“那我就找別的姐姐幫忙。”

“你想幹什麽?”

“不告訴你。反正你也不打算幫我。”

梁昉哈哈一笑,並不上鉤:“不是不幫,是我也很忙。下周我的新員工就要到位了。開公司可不是鬧著玩的。”

母親聽著身邊兩個兒女在閑聊,心裏無比安寧。遊手好閑的開始上班,遊戲職場的開始認真做公司,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

鬱悶之際,陳小西想來場借酒澆愁。

繼前四天守候寫字樓大堂之後,大堂周五,他沒有因為頭天狂妄小子的威脅就放棄了去朱貝妮所在的辦公樓。他親眼看到,狂妄小子摟著朱貝妮,在一群人的簇擁下出了大堂。

是的,摟著!

那一刻,他本能一躲,躲在一根大堂內柱的後麵。

此後,他便一直腦子發脹。他想不明白,朱貝妮不是一直很自愛、很矜持、很保守嗎?自己甚至就是因她的矜持與自愛才對她另眼相待的。

陳小西不是縱容自己多愁善感的人,他拿起手機,毫不猶豫撥通了朱貝妮的電話。

“你下班了?”陳小西問。

“沒呢。呆會還要加班。”朱貝妮回。聲音清脆,一如既往。

陳小西不想再問第二遍,也無意於第二次開口。他隻覺得有些冷。

“怎麽啦,要找人吃飯?我可以派粒粒過去哦……”朱貝妮像往常一樣,嘰嘰咯咯。

若不是親眼所見,陳小西一定覺得一切照常。

“我有事要忙。掛了。”不能朱貝妮回答,陳小西匆忙結束通話。

他捏著手機,力氣之大,使關節都發白了。

他想起來了,朱弘說女人皆水性楊花,她在你麵前一本正經,隻是因為她沒有看上你!以前他鎮定地看著朱弘笑,覺得偏見下的朱弘像個笑話,原來他才是那個笑話。

他一片真心,寵愛有加,一直真誠對待的,原來根本就千篇一律的尋常女生,不,尋常女生還不如,虧他還護之如至寶!

陳小西走出大堂,微涼的夜風吹來,小街上人來人往,陳小西覺得,這一切,真tm的沒勁!

借酒澆愁,是唯一清晰的想法。

於是,一向振振有詞行摳門之事的陳小西,破天荒在不著急的情況下攔下一輛出租。一路堵車,心塞塞地朝霓虹閃爍的黑夜中駛去。

出租車在bunny酒吧所在的弄堂拐口停下。

陳小西整理神色。這一路他已經想通了,不過是一場失戀,總會過去的。所以不必太神傷。

他甚至推門前搓了搓臉,讓自己更清醒,也更精神一些。

他放鬆自然,假當一切如常,才走到吧台,朱弘就猛然停住調酒的手:“你失戀了?”

兄弟,人艱不拆啊人艱不拆!

正文 第137章 是的失戀了

陳小西白朱弘一眼,自己也打起十二分精神:“拜托你看仔細!”

這回朱弘不用反問語氣,改為確信的感歎句了:“你失戀了!”

陳小西不服:“好好看看我的臉,見過笑得這麽燦爛的失戀者嗎?”

“你的背,你的胳膊,你的手,你的身姿,你的整個人都寫著失戀,我根本不需要看你的臉。”

陳小西垂頭看看自己茫然無處放置的手,想用力挺直後背,發現疲憊感早已湮沒了他,他已無力反擊。

朱弘看著陳小西沮喪的模樣,再看一眼遠處被富豪胖子窮追猛打雖然嘴上不妥協實則心情大好的阿影。內心的天平開始傾斜。之前他排斥朱貝妮,也不過是因為更希望阿影幸福。既然阿影的幸福另有人買單,他本人便傾向於祝福陳小西與朱貝妮。

“其實,”朱弘開始吐露心聲:“小朱那姑娘確實還不錯,沒有被社會大染缸染指,還保留著學校女生的純真。我之前對她有微詞,也不過是因為我的私心。我本人,還是很看好她的。你身為男人要多包容……”

在陳小西淩厲的目光下,朱弘說不下去了。

陳小西冷笑一聲,沒有說話。

包容?包容她在別的男人麵前嬌笑放縱嗎?之前借他的手送花也就算了,反正沒看到真人。這次可是千真萬確看到了。那樣的流氓混混,他連話都不屑於跟他說,她居然甘之若飴地讓他摟著她!最讓他覺得受愚弄的,是她一直在他麵前裝清純,他甚至沒有好好牽過她的手!

憤怒讓陳小西的眼光看上好像要冒火。他搶過朱弘手中的酒杯,一仰脖,一口喝光。

“哥,那是烈性伏特加。”

陳小西手撐起身子靠過來,呼出的氣帶著酒熏味。

“你想幹什麽?”朱弘明確嗅到危險的味道。

“我還是回家睡覺吧。”陳小西回。

**********

其實那天是這樣的。

總經理對采購部搬家的效率非常滿意,欣然集合眾人開會,給予熱情表揚。霍主管當即榮升霍經理;督促協助搬家的總經理助理記二等功——雖然很奇怪,總經理領導下的公司確實有紅頭文件,也有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自然也又警告、嚴重警告、記過、記大過之分。它們並非隻是文鄒鄒地存在,而是鮮活地跟錢掛上勾。

朱貝妮的二等功等於200元錢。

散會之後,不等朱貝妮走回自己的座位,梁佼第一個跑過來,攔住了她。

“怎麽也得意思意思啊?”梁佼道。

離朱貝妮最近的小安,心砰砰直跳。原以為他隻是看上去幹淨,沒想到聲音竟這麽好聽。小安沒敢轉頭看,臉上已經火燒一片。腳下放慢動作,全身心都在捕捉那磁性性感的聲音。

“沒問題。奶茶、果汁、咖啡,見者有份,我買單。”朱貝妮嗬嗬一笑。這種事她在榮升總助的時候,經曆過一次便想通了。

雖說看上去獎了兩百塊,實際上是個賠本買賣。總有人以恭喜為由頭鬧著請客,大家都是同事,不好厚此薄彼,隻好人人有份,區區200元,哪裏夠。隻是朱貝妮沒想到,第一個起哄的,竟然是梁佼。

還以為那天午餐時陳小西冷淡的態度得罪了他呢。

梁佼隨意地伸手搭在朱貝妮的肩膀上,還沒開口,先感受到施加到自己胳膊上的一股尖銳痛感。

“哎,你怎麽……”梁佼要叫。縮回胳膊發現胳膊上多了一滴墨汁,再看看朱貝妮手中的中性筆,自然知道剛才尖銳的痛源自於何。

“這樣你就可以加深印象,胳膊不能亂放。”朱貝妮嬉笑著說道。

小安偷偷在笑。她很高興朱貝妮這樣對梁佼,當然也心疼那尖銳的一戳。

梁佼馬上笑著賠罪:“得罪,得罪。”

“無妨。無妨。”朱貝妮也笑著答禮。“快去匯總飲料訂單吧。”

梁佼馬上正色:“那豈不是太便宜你了?我們出力,你討好,怎麽也得正兒八經請我們吃點燒烤呀。”

朱貝妮不好意思推辭,隻好答應。她還以為是中午吃燒烤。

“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下班後可別想逃!”

朱貝妮撲哧一樂:“巧了。我今晚要加班。不是托詞,是真的要整理昨天的會議紀要。”

“加班也得吃飯。不費你更多時間,20分鍾!再推脫可就沒有誠意了。”梁佼才不是容易放棄的人。他昨天已經在某人麵前誇過海口,今晚的朱貝妮將跟他走。怎麽也得騙個“跟自己走”的形式。

上午還為此發愁呢,沒想到老天,不,老總助他,妥妥的機會送他眼前。

朱貝妮無所謂地聳聳肩。反正她早已料定這是賠本買賣。燒烤、飲料於她沒什麽區別。

當天下班,梁佼串掇一群人在辦公室門外等朱貝妮。小安欣然加入。串掇一群人的好處是,人多方便磨蹭。梁佼要確保他一出場,目標很明晰。這樣就需要避開下班的高峰。

等所有的人都齊了,可以走的時候,電梯間已經無人等候了。

從電梯出來,三五步之後進入大堂區。梁佼算好時間,突然將手虛虛地罩在朱貝妮的肩頭,沒敢落下,但足夠保證遠處看時視覺差會造成摟住肩膀的效果,對朱貝妮耳語道:“沒想到大家都是吃貨,我一說燒烤他們都來了,讓你破費不好意思,晚上我買單,你到時候別爭搶,會讓我沒麵子的。”

朱貝妮應聲而笑,漫不經心地哦了聲,卻不由自主轉頭看前幾天偶遇師父的地方。空無一人,隻有穹頂支柱靜靜獨立。

看到梁佼的手以奇怪的姿勢騰空在自己肩膀上頭,不覺快走兩步,離開梁佼身邊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