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72

的那些人,朱貝妮更加佩服。

“霍經理,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朱貝妮詢問。

“叫我霍主管吧。他們自己打的包,自己鋪開更容易。你忙吧,不用管我們。”霍主管還以為朱貝妮今日恰巧來加班。

霍主管帶著幾位物流司機下樓搬大件,朱貝妮剛要回自己的座位,就聽見身後有人喊她。

“小姑娘,你叫什麽名字?”男性聲音,磁性微甜,立體又迷幻。

朱貝妮回頭。

原來是個白麵書生模樣的年輕人,五官清秀,頭發打理得像剛從理發店出來那般地好,烏發青絲,使清秀的容貌染了幾分俊朗。人不錯,隻是還不夠匹配那麽好聽的聲音。

“我叫梁佼。你叫什麽名字?”

“朱貝妮。”

“貝妮小姐,可以請你幫我整理一下這堆雜物嗎?”

朱貝妮嫣然一笑,沒有任何推辭地走了過來。

梁佼說的雜物是散落在地的各種彩色卡紙。朱貝妮約略看一眼,發現是裝紙的薄袋破裂,導致幾十張色卡紙散落一地。

朱貝妮彎腰撿得正認真,忽然覺得氣氛有點不對。一抬頭,正好看見梁佼微調著視線角度,對著自己胸部看得正認真。

“你——”朱貝妮立起身,要指責時又囿於臉皮薄,說不出口。

“我不該勞煩可愛的女孩子做這麽無聊的事情,我買冰淇淋謝罪好不好?”說著就要拉朱貝妮往外走。

朱貝妮躲開那隻手,想發火又不好意思。

“算了。你自己撿吧。”朱貝妮轉身要走。

“好,我自己撿。你就幫我理文件袋吧。很簡單的,把供應商檔案按順序擺進文件櫃就可以了。”

看樣子梁佼壓根不打算放任自己清閑。也罷,反正是來加班的,就做吧。

霍主管一行上來的時候發現梁佼坐在桌角,順手拿文件袋遞給朱貝妮,朱貝妮站在櫃前按順序擺放。雖然倆人都很悠閑,效率還是有的。霍主管瞥一眼,沒說話。這次一起上來,另有三個女孩子。

女孩子們拿著麥當勞的早餐袋,大刺刺地坐著吃早餐。原來霍主管的嚴格僅限於管理男生。

朱貝妮還以為梁佼要怎樣跟女孩子鬧著玩呢,沒想到梁佼對她們恍若視而不見,盡管其中一位看上去頗有姿色。也許剛才好色的印象純粹是一個誤會。朱貝妮暗想。

從早晨8點,搬到上午10點,物件基本搬完,剩下的是整理工作。又整理了兩個小時,效率見低。霍經理看看時間,喊大家吃飯。他請客。

朱貝妮很不好意地回絕了。因為今天中午師父要來給她送午餐。

“今天中午約了人。”朱貝妮在眾目睽睽中解釋。

“男朋友?”霍主管哈哈笑。

“不是。”朱貝妮紅著臉解釋,想想又解釋不清,就放棄了。任由他們笑去。

巧的是,霍經理領著人聚餐的時候,恰逢陳小西過來。彼此打了個照麵。一群人看著陳小西笑,陳小西不明就裏,心中莫名奇妙。還好,一貫的修養使他足夠鎮定有禮貌。

“他們是你的同事?”人走屋空,房間內靜下來。陳小西和朱貝妮靠在一米二高的前台桌上,準備站著吃午餐。

“是的,新搬來的采購部的同事。他們原本工作在蘇州河畔的上公批(上海工業批發中心)內。現在上工批拆遷,所以就搬回了總部。”

按照前一天的計劃,如果朱貝妮下午無法提前走,就由陳小西拿著錄音筆代為去上第一節企業培訓師的課程。陳小西一邊答應,一邊順勢提一起午餐。

鑒於沙縣小吃、鹹肉菜飯骨頭湯、黃燜雞米飯之類的吃食店會直接被陳小西無視,朱貝妮不得不提前告知陳小西公司500米內沒有適合他的飯店。

“我帶外賣過去。”

中午有人送飯,就是這麽發生的。

陳小西揭開快餐盒蓋,蝦肉餛飩的清香飄出來。另外兩隻盒蓋退去,水煮芥蘭和咖喱牛肉也露出誘人麵目。

“唔,好香啊。嗯,翠華的味道!一定錯不了!”遠處有個聲音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語。

朱貝妮一聽便知,是梁佼。一定錯不了!

陳小西有些詫異,循聲音望過去,果然有個人慢慢探出腦袋。

“難怪有人說饑餓是最好的佐料。我願意花一千塊,買你們的午餐。”梁佼好似不由自主,嗅著味道走了出來。

“如果不嫌棄,分你一份。”陳小西微微一笑。

梁佼站在陳小西和朱貝妮中間,對著食物打量:“三個人不夠吃啊,吃個半飽最不過癮了。”

“那你就不要吃了。”陳小西平平常常地接道。

朱貝妮忍不住要笑。

梁佼側頭打量陳小西,有些不解:“你大可以拿著一千塊帶她到外麵去吃啊。”

“我又不缺錢。”陳小西仍舊表情平淡。

朱貝妮隱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想開口又不知說些什麽好。

好在這時梁佼知趣地離開了。他朝室外電梯走去,大概受不了美食誘惑,找吃的去了。

“你怎麽這麽不委婉啊?”梁佼走後,朱貝妮帶著些許責備語氣問師父。

“為一個我認都不認識很可能一輩子不會見第二麵的人委屈自己叫委婉?”

朱貝妮嘴張了幾張,卻什麽也說不出口。好吧,吃飯,吃飯。

正文 第131章 騙子成功記

不管有多少不情願,事情還是那麽發生了。

花了朱貝妮一大筆銀子的培訓師培訓,開局第一天她就不得不缺課。幸好有位“無業遊民”師父,關鍵時刻見真情。

陳小西將吃好的剩菜殘羹收拾好,看看時間不多,帶著垃圾跟朱貝妮揮手再見,出了她公司。

去電梯間,按下去一樓的電梯鍵,正等電梯來。冷不丁有聲音響在他背後。

“所以,你就是她男朋友?”

陳小西詫然回頭。

梁佼背靠牆壁,一條腿支在另一條腿上,頹廢地燃起一支煙,吐了兩個眼圈,在微煙蒸騰中傲慢地詢問道。

陳小西懶得理這種流氓小混混兮兮的人物。他什麽也沒說,回過頭專心等電梯。

“叮”的一聲脆響,電梯到了。陳小西踱步進去。

被無視的梁佼吃了個沒趣,趕緊去按停止關門的箭頭,陰測測地對電梯內的陳小西笑:“好玩得很。我們打個賭,一個月之內,她將是我女朋友!”梁佼拇指朝向辦公區。陳小西自然意會得到他說的“她”是誰。

隻是,陳小西跟這樣的人實在沒話說。

他隻是冷靜的,表情不帶一絲波動卻又好似帶著厭惡地看著他。

自始至終,他沒有開口說一句話。說什麽呢?嘻哈道歉討好求放過?怎麽可能!加油賭氣火上再燒一把?他不屑於。

**********

朱弘從來沒有追過女人,因為不需要。送上門的都要挑三揀四呢。

但是現在有必要破例了。

看到薇薇安背著貝斯從公寓裏走出,朱弘慢悠悠從車裏鑽出,站在半開的車門內朝薇薇安招手,笑得要多靡麗多靡麗。

薇薇安路過時停住腳,臉上波瀾不興。

雖然是第一次出手,素有理論大師之稱的朱弘卻遊刃有餘。他準備好了一套暗戀說辭,在這番說辭裏,裏裏外外都是對薇薇安的恭維。誇她美得帥氣,誇她氣質撩人,誇她身手不凡,誇他貝斯在手好似精靈,誇她令他神魂顛倒,情不自禁……

然而朱弘還沒有開口,薇薇安先說話了。

“我知道你跟他在打賭。別費心思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朱弘錯愕。不過隻在那一瞬間。

“我正為難。聽你這麽說,我就放心了。”

薇薇安臉上閃過掩飾不住的詫異。

“我有女朋友。你認識的,就是阿影。我愛她至深。”朱弘一邊根據薇薇安的表情現場編著薇薇安聽得進去的話,一邊腦子飛轉,想著怎麽畫成個一個圓。

“那你還無恥地打這樣的賭?”

“無恥?”朱弘像猛然被蛇咬。“你說請你幫忙叫無恥?”

“幫忙?”輪到薇薇安驚訝。

“你當我跟吐司男在打什麽賭?”

“難道不是泡不上我就續下一年的合同?”薇薇安反問。

朱弘哭笑不得:“我保證。”他豎起兩隻手指做發誓狀:“下一年簽約與否,隻跟你們受歡迎與否有關係。事實上,你們已經通過林肯公園主唱事件證明了你們的不同凡響。下一年的合同,我保證你們不需要擔心。”

薇薇安有些發怔。兩個人的說辭截然不同。她本能上更傾向於相信隊友。可是,如果下一年的合同無憂,那朱弘找自己幹什麽?

好象看穿了薇薇安的困惑,朱弘由衷歎口氣:“你肯定很困惑,為什麽吐司男從中作梗。我告訴你,隻是因為他舍不得你參與其中。你是他很重要的朋友。”

原本薇薇安一直側身對朱弘,隻半轉頭跟他說話。聽聞朱弘這樣說,不覺轉過身。

朱弘心裏一顆石頭漸漸落地,薇薇安轉身麵朝自己,就說明心裏戒備放下,那麽,彌天大謊可以放出去了。

“我跟阿影是秘密戀人。很不幸,她患上乳腺癌。我想向她求婚,沒想到,她非但不答應,還逼我分手。如果我不馬上找一個女朋友,她就拒絕繼續治療。你要知道,在現代社會,乳腺癌並非絕症,何況阿影發現得早,她完全可以痊愈,幸福地活下去的!”朱弘說得長籲短歎,薇薇安聽得淚光閃閃。

“我哪有什麽心思找新的女朋友。可是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阿影拒絕治療啊。我看得出來,你是女生中為數不多的對我絲毫不感冒的那種女孩,所以,我向吐司男婉轉提出讓你假扮我的新女友。吐司男一口回絕了我。我理解他,他是想保護你。我——”

“我答應!”薇薇安早已淚水漣漣,朱弘還沒有正經抒情,她已忍不住,搶先回答。

朱弘用發怔的目光看著薇薇安,慢動作一般露出純真的笑臉。驚喜不言而喻。

“真的嗎?你答應跟我拍親密合照騙阿影繼續治療?答應在酒吧裏假扮我的女朋友哪怕吐司男氣急敗壞?”

薇薇安也破涕為笑。她由衷高興,自己可以這樣成人之美。

朱弘感動得眼睛裏閃動著淚花:“可以嗎?”他上前一步,揚起手中的手機,看架勢要拍合照。薇薇安點點頭。

朱弘伸手攬住薇薇安,輕輕湊過去,鼻尖碰著薇薇安的鼻尖。突然這麽親昵,薇薇安顯然有些意外,整個人瞬間僵住。朱弘也是有備而來的。他輕輕一歪頭,貼上薇薇安柔軟的因吃驚而微啟的唇。

朱弘的有備而來,源於用了一款私人定製的地中海係香水。前調由清新的佛手柑、薰衣草和暖風調斯裏蘭卡肉桂葉的氣息組成,中調由精致奢華的皮革香混合含羞草花和辛香的西班牙甘椒調配,尾調蘊含令人醉心的煙葉,廣霍香和橡苔香。既有男人氣息,又緩解緊張,易於放鬆心情,對女性尤其有用。

曾經有位姑娘,為朱弘癡狂。本是繪畫專業的她,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磨著家族香氛企業中的調香師調了這款香水。她為之命名為“弘”。

朱弘收了這份禮物,起初並不激動。後來漸漸發現,“弘”有不可忽視的“推倒”功效,才徹底珍惜起來。可惜那時候,他和姑娘已經分手,再無機緣續要。姑娘相贈的“弘”也隻剩三分之一瓶。最後的25ml,朱弘非到重要關頭不拿出來用。

在“弘”的氤氳氣息助攻下,法式**成功定格在朱弘的手機上。

放開薇薇安,朱弘有些氣喘。

“你的舌頭……”

薇薇安吐出舌頭,銀色釘珠赫然可見。小圓珠極滑,想捉又捉不到,挑逗至極。

朱弘忍不住又想吻下去。

薇薇安機警躲開,指指朱弘的手機:“照片不是拍好了嗎?”

朱弘隻好自我解嘲地笑笑:“謝謝俠女!”

正文 第132章 驚嚇連連日

bunny酒吧內,朱弘得意洋洋在等土思源。

手機蓋在吧台麵上,裏麵存著的,正是他成功“攻城掠地”的證據。

忽然想起來,當初打賭追姑娘,本意隻是勾土思源追朱貝妮,借以向阿影表衷心。沒想到酷酷的薇薇安實在是弱,一番說辭就繳械投降。自己突然獲勝,萬一土思源爽朗認輸,豈不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

想到這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