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71

“叔叔。”安小四猶豫著開了口。

**********

十分鍾後,廖總、黃寶財和安小四三人坐在馬路對麵的kfc。王嫂拎著她依依不舍的寶貝兒子回家去了。

安小四像狂風卷落葉一樣,大口吞著奧爾良雞腿堡,不及咽下又咬一口,間或再塞跟薯條進嘴巴。黃寶財看得想哭,這得多久沒占過葷,才能饞成這樣啊。

廖總安安靜靜到樓下又買了一份,默默遞到孩子跟前。

“嗝。”安小四打了個飽嗝。終於,第三個漢堡吃一半,吃不動了。

“昨天有兩個人放學路上攔住了我,也說是我姐姐的朋友。我一聽就是假的。我姐姐可沒什麽朋友。她隻有同學和同事。

姐姐在學校裏一點不受歡迎,她長得太漂亮,學習太好,穿得太差。他們比不過她,便反過來嘲笑她,排擠她。

姐姐上班之後,不肯再給我講她的生活,隻說還好還好,我猜同事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

隻有一位哥哥喜歡她,不計較她很窮。姐姐現在跟那位哥哥在談戀愛。我猜昨天的那兩個人,就是哥哥的家人派來的,想要給我姐姐一筆錢,讓她離開哥哥!電視裏都是這麽演的!”

廖總和黃寶財麵麵相覷,這孩子挺能想的。

廖總詢問安小四是否知道哪裏可以找到這位哥哥,安小四卻一臉茫然,他隻知道那位哥哥是fd大學的學生。讀什麽專業,幾年級之類,一概不知。至於姐姐現在住哪,安小四爆出的回答更讓倆人感到驚悚。

安小四說,姐姐自從上班,就再也沒有住過家裏。因為姐姐害怕媽媽。

“你媽媽怎麽了?”

“我媽媽想把我姐姐賣掉。有一位中年大叔想買我姐姐。這是有一天我姐姐哭著吼我媽媽時,我偷聽到的。媽媽說這叫結婚。每一位長大的人都要結婚。”

“然後你姐姐就離家出走了?”

“是的。我給她出的這個主意。不然我媽媽真的會讓她結婚的,不管她願意還是不願意。”

廖總和黃寶財對視一眼,交換了彼此的震驚。

廖總詢問安小四如何才能聯係上安彩瑞,安小四安安靜靜看他一眼,告訴他沒有辦法聯係姐姐,他從來都是等姐姐聯係他。

“這也是為什麽我敢跟你們一起吃飯。因為壓根沒有我姐姐的聯係方式,所以我也不怕被你們套出來。”

廖總不服:“總有電話的吧?”

“說來你可能不信,為了防止媽媽找到她,她真的沒有電話。”

廖總和黃寶財彼此又對視一眼,都發現對方眼中的無計可施。

黃寶財抹一把臉:“孩子,以後想吃kfc,就找黃叔。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留著。跟找不找得到你姐姐無關。”黃寶財遞上寫了電話號碼的餐巾紙。

黃寶財的最後一句話促使安小四抬起手,接過了那張紙。

三個人從kfc離開。跟安小四揮手告別,走了一段路,廖總回過味來了:“你不覺得奇怪嗎?那孩子壓根沒有問我們找他姐姐幹什麽?”

“這說明什麽?”黃寶財不解。

“說明要麽總有人通過他找他姐姐,要麽他根本就在撒謊。”

“接下來我們怎麽辦?”

“繼續跟安小四接觸。我就不信,我玩不過一個孩子!”廖總磨拳擦掌。

黃寶財倒心意懶懶的,追到這兒,盡管劇情複雜,但已經可以確認,安彩瑞是安全的。對他來說,這就夠了。

正文 第129章 看戲與撿寶

梁昉從鉑金大廈22樓的辦公室走出來,送走了哥哥相贈的兩名員工,辦公室果然看上去神清氣爽。

梁昉要去新天地吃個簡午餐。算起來這會離吃午飯還太早,這也正是身為老板的便利。她就是要錯開人流。

熟門熟路奔翡翠酒家而去。熟悉粵菜的朋友都知道,翡翠酒家的很多食材及調料都由新加坡總部配送,新天地店的行政總廚號稱來自香港,不少食客衝著餐廳的“傳統粵菜”和各式“港式點心”而來。梁昉則單純為粵菜而來,倒不在意傳統與否。

點好了餐才發現,比鄰自己而坐的,是對母子。小朋友目測兩三歲,還坐著baby 椅。

梁昉好悵然,大概剛才點餐時她們去了洗手間,不然肯定會有所留意。據梁昉有限的經曆看,小孩這種生物還是遠離得好。他們又吵又叫,最擅長無理取鬧。

不一會兒,隔壁桌坐上來了第三個人。看模樣大概是孩子的保姆。年輕的媽媽指揮保姆喂水、擦嘴、喂飯。小孩子心情很好,一張燦爛笑臉到處招搖。一不小心撞上梁昉的目光,小孩子還人精一般揮揮手。

一向對小孩不感冒的梁昉也忍不住微笑回應。珠光寶氣的年輕的媽媽見有人喜歡自己的孩子,也不禁衝鄰桌甜甜一笑。

梁昉收回視線,放棄了換座位的企圖。

一份蒜片牛柳粒,一份賽鮑菇扒時菜。梁昉隻遺憾這會沒有人與她共進午餐,不然還可以多點兩個菜。就著年輕媽媽頤指氣使的背景音,梁昉吃得正心滿意足,忽聽一陣淅淅瀝瀝落水聲。

梁昉一回頭,看見baby椅下水流入柱。原來是那小孩尿尿了。

年輕媽媽顯然不是第一次麵臨突發狀況,鎮定地吩咐保姆喊服務員。

一位戴著頭巾,圍著圍裙的服務員一臉微笑走過來。年輕媽媽手指地下:“我寶兒尿了。”

服務員轉身拿來了拖把。

“天哪,拖把甩來甩去多髒啊。我們還在吃飯哎。”年輕媽媽表示不滿意。

服務員送走拖把,拿來一疊紙,用一張張餐巾紙把尿液吸幹擦淨。順便把小朋友灑落一地的零碎食物也擦走。

梁昉留意到,年輕媽媽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連句道謝也沒有。她甚至連看都沒看蹲在餐桌下的服務員,隻招呼自己的保姆快點給孩子換褲子。

“女士您好,我們店正好備有紙尿褲,以供顧客不時之需。需要我幫您拿一片來嗎?”服務員詢問。

“我們寶兒已經會自己大小便了。這次太高興忘了提前說了,是不是?”年輕媽媽笑笑地對著孩子說,轉臉朝向服務員,馬上換嫌棄模樣:“紙尿褲容易紅屁股,還影響走路姿勢。不懂就不要亂講話。”

服務員保持禮貌,微笑著離開。

禍不單行。尿尿的小插曲過後,還沒有平靜兩分鍾,一股奇特的味道蔓延過來,梁昉還沒品出什麽味,就聽年輕媽媽驚呼:“寶兒!你怎麽大便也不說!”

接著,服務員再次被叫過來。可憐的負責這個區域的服務員!

保姆抱起屎尿寶寶去衛生間衝洗。服務員正準備搬走帶殘留物的baby椅,忽然就見年輕媽媽炸了鍋。

“看什麽看!嫌棄啊!嫌棄你別搬呀,找你們經理來!什麽素質的服務員啊,對得起這麽貴的飯錢嗎?怎麽?我說錯了,你還打算繼續教訓我?經理!我要投訴!你們還有沒有責任心,品牌都要爛你們手裏了!”

大堂經理快步走來,請女士小點聲,以免影響其他顧客進餐。

年輕媽媽根本不打算姑息。見到肥胖仁慈模樣的大堂經理,年輕媽媽更激動了,冷眼看服務員:“這就是你們的服務員?服務還要挑三揀四,還一臉嫌棄樣!你是來服務我的嗎?你是來惡心我的吧?”

為了寧事息人,大堂經理一邊道歉一邊勸顧客息怒,同時以不容商量的口味吩咐服務員也道歉。

梁昉忽然來了興致,幹脆不吃了,用餐巾布擦擦嘴角,饒有興致地望過去。她想看看,這種情況下,服務員會怎樣爆發。

不料服務員沒有做任何反抗,順從地道了歉。

“聽不見!有點誠意好不好!”

“對不起。”服務員的聲音有些發抖。

適逢保姆抱著換過幹淨衣服的寶寶出來。寶寶渾然不覺,隻開心地探身要抓食物,順手帶歪了果汁杯。

“啪。”橙汁四濺,玻璃杯迎聲而碎。

“哼,看看吧,新的考驗來了,經理你親眼看看你們服務員的表情!”年輕媽媽抱著雙臂,搖晃著身子,臉上一副興災樂禍的表情。

梁昉深吸一口氣,防止自己坐不住,路見不平一聲吼。

總經理掃一眼對方手上的碩大鑽石,溜一眼香奈兒時裝,再看一眼對方lv的包,馬上轉過臉:“小林,還不快點拿拖布。”

被喚作小林的服務員默默去拿拖布。

“嘖嘖,沒見過這麽笨的,30分鍾的記性都沒有!不是跟你說過拖把會甩水嗎?果汁甩我鞋子上你賠得起嗎?睜大你的瞎眼看看,jimmy choo!一萬兩千三百九十塊一雙!”

總經理聞言,越發殷勤,自己跑去拿了一塊擦桌子的抹布,遞給小林:“用這個擦。”

小林接過抹布,在站立的眾人麵前,獨自蹲了下去。

從梁昉的角度,正好看到小林的側臉。一滴滴淚珠,就那麽墜了下去,無聲落在抹布上。

梁昉慢悠悠站了起來。

“小林!好了,戲還沒演夠啊。”巧了,今天順手拿的是驢牌2017春夏巴黎時裝周最時髦的走秀包——petite malle複古小箱包,氣場穩壓年輕媽媽一籌。

眾人皆錯愕,尤其小林。

“你這位億萬總裁的嬌嬌女,鬼馬精靈,偏偏想出什麽體驗人生的滑稽主意。現在體驗夠了吧?”

梁昉容年輕媽媽和勢利經理把自己打量夠,估計對衣著首飾也估值得差不多了,便走過過拉起小林。一邊幫她扔掉頭巾,解下圍裙,一邊嗔怪:“你那疼愛你的爹地要是知道他的寶貝女兒遭受這種齷齪,還不知道要怎麽跳腳呢。買下這家店砸個幹淨都有可能。你可真調皮!”

梁昉的氣場無形起了說服作用,震懾之下,再聽她說話的內容,嚇得年輕媽媽早已花容失色,大堂經理也沒了主意。想討好又不知該做點什麽。

“還愣著幹嘛,快點讓人事把小林的用工檔案退了呀。你還真要等她爸爸順藤摸瓜找上門?”

梁昉這一眼,好似鋒利的刀。大堂經理腿一軟,踉蹌著去了。

年輕媽媽努力擠出笑容,梁昉連瞧都懶得瞧她一眼。這種虛榮又淺薄的女人根本不配跟她說話。

她拉著靈魂出竅一般的小林,往等位大堂上的沙發上大刺刺一坐,神色好似女王。小林眨眨睜得圓得不能再圓的一雙眼,漸漸開始明白眼前發生的事情。

她哪裏有什麽身價上億的爹,隻怕鬼馬精靈的是眼前的這位俠義姐姐。

大堂經理拖動肥胖的身體跑過來,巴巴遞上一紙合同和一疊現金,恭送瘟神一般迫不及待。

小林暗想:這種見風使舵的工作,不做也罷。便毫不留戀伸手接了過來。

見交割清楚,梁昉拖著小林,笑嘻嘻出了門。

吃頓飯,看場戲,撿了寶。值!

正文 第130章 委婉會不會

一直以來,朱貝妮都在體會晉職的美妙。今天,終於得嚐美妙的另一麵。

采購部要周末搬家,在總經理的明示下,作為總經理助理,要與民共患難,所以,周末的加班在所難逃。

“你還熱衷於總助的頭銜嗎?”周六下午跟師父例行約著會麵時,陳小西聽完朱貝妮的抱怨後,戲虐地問道。

朱貝妮有心反駁,怎麽可能隻是頭銜?轉念一想,可不就是擺設與頭銜!自己上任這麽久,一事無成。季度還款沒辦成,無錫小王事件中被踢出來,平時也沒有酌情定奪權,隻是個傳聲筒而已。虧得自己還妄自沸騰,激動得連企業內部職業培訓師都想考下來。

“糟糕!我的企業培訓師線下課程,正好明天開始!第一天就請假,真不敢想下去。”朱貝妮垂頭喪氣。

“要麽幹脆不考了?”

“它很貴的。花了我1888元。”

“世間有個詞叫止損。現在隻是花了錢,不打住,還要賠精力和心情。”

朱貝妮可沒有這樣算過“止損”。在她眼中,花出去的錢再要回來才叫“止損”。培訓師培訓的課都已經開了,講師也已站上講台,學費顯然是要不回來了的。

第二天,粒粒還在酣睡,朱貝妮已經準備出門。加班比上班都要早。

采購部經理趕早不趕晚,要求采購部員工八點就開始搬家,為了表示總部的熱情,朱貝妮同樣需要八點就到辦公室。

頭天采集過電子門鎖指紋的采購部同事已經搬過一波物什了。這令朱貝妮刮目相看。再看看采購部有條不紊忙碌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