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70

行。”

“那顧問,我也不打算要。”

“好。”

“從零開始,我創業給你們看。”

“你的意思是說你要搬辦公室?”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借用你們的人力資源。”這麽好的辦公室,又是免費使用。傻了才搬。

“你說了算。”

梁昉開開心心要說拜拜,忽然聽見大哥喊一聲自己“二妹”。

“嗯?”

“父親和我可以保你一輩子榮華富貴,但是保不了你開心快樂。事業能。它比愛情、比婚姻更能給你滿足感。讓你做點事,也是母親的意願。你莫要辜負我們的初心。”

梁昉握著電話,嘴巴撇呀撇,昂起頭不讓阻擋視線的霧氣聚成水珠落下來。結束掉跟哥哥的通話,梁昉再想那200萬,頓時可以接受了。

既然當作培養愛好,自然要從零一步步做起。今天的投入,會化作明天的牽盼。有牽盼才會化作有分量的樁,成為穩定漂泊生命的中流砥柱。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常年侵淫在賈商之家,開公司的流程簡直倒背如流。梁昉決定,第一件事是招個順眼的打雜小姑娘,負責除業務之外的所有事務。

**********

黃寶財帶著廖總去找以前跟安彩瑞搭班做活的一位姓王的大嫂。

聽完黃寶財的來意,王嫂馬上掏出手機,邊找照片邊奇怪:“你們是第二波了。”

“什麽第二波?”廖總沒聽懂。

“第二波打聽小安子的人啊。昨天有倆人,嘴特甜,拐彎抹角問小安子的事情。啥都感興趣,性格啊、為人處事啊、生活狀況啊,連有沒有男朋友都問呢。”

“你說了嗎?”黃寶財有些著急,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說了啊。又不是秘密,何況人家——”掃一眼黃寶財眼中直冒的小火苗,王嫂咽下後半句——“出手豐厚”。

“你,你,你,怎麽能問什麽說什麽呢,萬一他們是壞人呢?”黃寶財像熱鍋螞蟻一樣走來走去。

王嫂手下一停,大腿一拍:“對啊。我幹嘛人一問就說呢!”說完收起了手機。

黃寶財這下尷尬了:“我們是熟人,同事!”

王嫂斜著眼:“有道是知人知麵不知心。”

廖總默默遞上一張百元大鈔:“知這個麽?”

王嫂歡歡喜喜收下:“我一看你就是好人。兄弟,大姐就跟你說吧。小安子的弟弟跟我小兒子正好是一個學校,一個班級。吶,這是他們學校組織活動時拍的照片,你看,你看,這個聰明伶俐的,就是我兒子。這個瘦不拉幾的,就是小安子的弟弟。要說這姐姐長得像一朵花,這弟弟長得可真不咋地。聽說學習怪好,算是老天補償他的長相了吧。”

“把照片轉給我一份。”

“好嘞!昨天那倆人剛教過我怎麽轉發照片。我先掃你微信唄。”

正文 第127章 攔截安小四

拿到安彩瑞弟弟安小四的照片,黃寶財比廖總還著急,馬不停蹄就要去江南新村小學。有廖總的小藍車加持,學校很快是到了,可校門卻進不去。

魔都的學校都是封閉式管理,平時教學期間,大門是鎖上的。僅留的出入小門,有六名安保。廖總路邊停好車,看著緊閉的校門一籌莫展。

黃寶財去跟門衛安保套近乎,可惜人家滴水不進。不是家長免談,是家長沒有正規理由也絕對不能進校園。

“我是安小四的舅舅。四年級二班的安小四。”廖總推開黃寶財,信誓旦旦。

“你有啥事?”

“我剛從非洲回來,有幾年沒見我這唯一的外甥了。我想他啊。你看,正好是吃中飯的時間,我接他出來吃頓飯,上課之前就送回來。你要是不信任我,可以壓下我的身份證、手機,或者把他壓在這裏。”廖總一指黃寶財。

學校門衛打量眼前頗有瘋瘋癲癲嫌疑的兩人,其中年長氣勢像領隊的人走過來,一錘定音道:“離放學不差幾個小時。你們放學之後再團聚吧。”說完還不算,又對身後的一眾安保說:“放學的時候眼睛睜大點。安小四要是沒有家人來接,就先留在保安室。”

廖總臉一陣紅一陣綠。當場轉身走人。來上海十年,各種困境都遭遇過,還從來沒有被人當麵指為騙子。太侮辱人了!

廖總問自己:憑什麽非得夾著尾巴找安彩瑞,憑什麽!梁府的生意不做也罷!廖總挺直腰板,大踏步要走人。

走著走著就萎靡了。

梁府的生意不做,還有什麽生意可做!如今行業競爭這麽大,五星酒店的廚師工薪價格就能聘到家,月子會所將月嫂組團攬走家政公司口中的一塊肥肉,各路閑散人員號稱10元就給洗抽油煙機……有誰知道身為家政公司老板的不易?!

他租間辦公室,開個公司,零散生意勉強維持租金和人力成本,全部利潤都來自梁府。斷了梁府的家政供給生意,每個月3萬塊的抽成就沒有了。一家老小,就指望梁府抽成過得滋潤呢。

利益當頭,容不得任性。

難不成讓他重回八年前,可憐兮兮地在窗門口擺下“保姆月嫂家政服務工”的手寫牌,十天半月做不成一筆生意?

想起過去的艱難歲月,廖總忍不住打個哆嗦。眼睛一閉,開始自我批評:行了,別矯情了!你那點自尊值個屁!

等黃寶財從身後追上他的時候,他已經相當正常了。

“哥,怎麽辦?”

“等!”

在魔都,不僅學校與學校之間的放學時間不一樣,同一所學校內,因為年級不同,放學時間也不同。通常情況下,年級越高放學時間越晚。

廖總和黃寶財不敢守校門口太近,怕成為學校安保的眼中釘。校門口已經開開關關兩輪了,按照對麵馬路小賣部阿姨的說法,四年級和五年級將是第三波,也就是最後一批出校門的人。

黃寶財很緊張,一會一看手機中少年的照片。他怕人群中錯失了他,就錯失了聯係安彩瑞的唯一渠道。在魔都,他沒有什麽朋友——身旁的廖總,那是小時候光屁股玩大的夥伴,不算魔都的朋友——安彩瑞是他在這個浮萍城市裏少有的牽掛。

真的不是因為安彩瑞長得美,而是因長得那麽美的安彩瑞太可憐。黃寶財沒有多高的文化,不會用“局外人”、“城市過客”形容自己,但此類情感卻是有的。

對他而言,他不介意住得窘迫,生活得節衣縮食,也坦然麵對自己生活在魔都底層的現實。他內心對這個城市是冷漠的,認為這隻是他賺錢的城市。直到有一天,他遇到安彩瑞。

一個連高中都勉強讀完的女孩子,一個連大學都上不起的女孩子,一個隻有娘沒有爹卻還有個讀小學的弟弟的女孩子,居然是土生土長的魔都人!這讓外地人黃寶財很震驚。原來生活在魔都底層的,並非隻有外地人!

黃寶財事不關己的麵孔下,心卻不知不覺打開,開始接納、關注起安彩瑞來。如果真要形容他對安彩瑞的感情,絕對妥妥的哥哥對妹妹的感情。認真莊重,不容褻瀆!

這倒不是因為黃寶財多高尚,而是因為安彩瑞倔強又自愛。她沒有仗著容貌而設法走捷徑,沒有因為受到勾引就走偏,也沒有仗著年輕就麻利耍滑,也沒有因為受到排擠就無助哭泣。她隻是踏踏實實做事,幹幹淨淨掙錢。

黃寶財感動得幾乎要痛哭流涕。他覺得魔都徐徐為他打開,默默鼓勵自己不要放棄努力。正當他因為態度認真工作負責而受到上級表揚時,安彩瑞卻蒸發了!

魔都似乎因為安彩瑞的消失也變得暗淡,黃寶財覺得自己的命運也被扼住了喉嚨。他必須,必須找到安彩瑞!

但是,既然廖總很著急,一貫的狡猾使他故意不顯山露水。隻是到了在茫茫麵孔中捉一隻新鮮麵孔的關鍵時刻,行為才暴露他的真實內心。

廖總早已把那個偏瘦麵孔的模樣記在心裏,當下,隨著校門口的阿婆阿公越聚越多,他知道,離開校門的時間不遠了。

“咦?那不是王嫂嗎?”廖總用胳膊杵了杵黃寶財。

黃寶財目光離開手機上男孩的照片,往校門口的人群裏一掃,很容易就認出了王嫂。

“嘿,我說怎麽每天下午都見她半路溜出去,原來假公濟私,接兒子放學來了!”黃寶財兩手一拍,叫了起來。

“噓——”廖總向黃寶財耳語一番。隻見黃寶財眼睛越睜越大,臉上驚喜不止一點點。

交代完畢,黃寶財跨過校門口的小馬路,朝王嫂靠近。伸手拍拍王嫂,王嫂隨意一回頭,赫然看到黃隊長,嚇得隻差捂臉裝不認識了。在公司見到他倒從不怕的,可現在是在公司外,偏又是她的上班時間,倆人又在一家物業公司,這……

王嫂臉上擠出一個難看的笑臉:“大兄弟,不,黃隊長……”

“什麽都別說了。放學後,把安小四一起接了,帶到路拐角。我們兩清。我假當上班溜號什麽的都沒有看到,以前不知道,以後也看不到。”黃寶財把廖總的耳語完完整整說出來。

正文 第128章 離家出走吧

“我能不能問問,你們找那孩子不是要幹啥壞事吧?”王嫂有些後怕。

“說什麽呢!俺看上去像壞人嗎!俺隻是想通過他,俺,俺。”黃寶財“俺”不下去了,通過他找他姐,怎麽聽都不像好人行徑。

“懂了!”王嫂幹脆利落,思量一二,又一臉真誠:“我覺得你還是死了那條心吧。莫說你結過婚了,就算沒結婚,就算小安子很窮很落魄,那好端端一朵大鮮花,也不能插在你在鳥屎上呀。最差也得是牛糞。”

“少廢話。”被鄙視的黃寶財胸口劇烈起伏,眼看周遭各種眼神都向自己聚攏來,低低吼了一嗓子,假裝鎮定地朝小路盡頭的拐角處走去。

廖總在馬路對麵,近程監督王嫂。

王嫂冷笑著想,原來男人,無論混成何等狀況的男人,都改不了要偷腥。心裏鄙夷著,憤恨著,卻不介意給小安子增加一次磨礪的機會。

於是,放學的時候,自自然然就拉上了安小四,慫恿兒子喊安小四一起去家裏寫作業,她可以順便給倆人在kfc裏買兩份漢堡套餐。

王嫂的兒子胳膊搭在安小四的肩膀,熱情得不得了。倒不是為了那份漢堡,安小四的成績那麽好,有安小四在,就意味著今天的數學卷子不用燒腦了。

走到校門口,安保隊長攔住了安小四。安小四自從戴上紅領巾,就沒有家長接送。安保隊長懷疑,要不是學校硬性規定一二年級的綠領巾必須有家長送才放行,安小四可能從一年級起就獨自上放學了。這在魔都極少見。要知道,初中校門口都不乏接送的家長呢。

“你有沒有一位在非洲工作的舅舅?”安保隊長問安小四。

安小四搖搖頭。

“今天喊你家裏人來接你吧,我借手機給你用。”安保隊長很負責。

安小四再次搖搖頭。他指指同學,對校門衛說:“我跟他一起走。他媽媽來接他。”

安保隊長這下放心了。眼前的大嫂他叫不出名字,但臉熟。從一年級開始,沒有一天放學不見她。一看就是溫暖牌好媽媽。於是欣然放行。

王嫂領著倆孩子,按照約定往小路拐角走。走著走著,偶遇了黃寶財。

“安小四?!”黃寶財一臉上真誠與驚喜齊齊綻放。

安小四一臉茫然,甚至有些被嚇到。

“我是老黃,你不記得我了?我見過你!你跟你姐姐一起去濱江學騎自行車,用小黃車,把車座子放到最低……你不記得了嗎?”

安小四點點頭,又搖搖頭。

“咦?王嫂,你來接孩子放學啊?”見安小四一臉戒備,黃寶財索性跟王嫂聊起天。聊著聊著,黃寶財突然回頭跟安小四解釋:“我跟王嫂都是你姐姐前公司的同事。”

安小四的眼睛忽然就一亮:“我姐姐現在在哪兒?”

黃寶財突然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你也不知道你姐姐在哪兒?”

安小四茫然地搖搖頭。

黃寶財忽然就著急起來。那一刻心無比慌亂。他聽說有人當街搶|人,開一輛車,看中了誰,突然就下車拖人,塞進車,開車走人,前後不過幾分鍾。恐懼攫住了他,他怕自帶天使光環的安彩瑞就這麽無端消失了。

黃寶財急得抓耳撓腮,脫口而出:“趕緊報警啊!”

安小四一雙眼睛像全息攝像機一樣一錯不錯地盯著黃寶財看。他看見自稱“老黃”的叔叔從口袋裏取出手機,手有些發抖,神色焦急。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