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68

弘,再看一眼梁昉:“哪天方便,我們可以聊一聊。”

“好啊。四人約會吧。工作生活兩不誤!”

朱貝妮想起來,梁昉素來對四人約會情有獨鍾。而且,梁昉素來誤會她跟陳小西是戀人。不知師父怎麽拒絕,朱貝妮歪頭看師父。

師父卻恍若沒聽到,隻快走一步把厚重的門推開,請女士們先出門。殊不知,師父早在她背後向梁昉比出ok的手勢。

梁昉一行是自駕車。

陳小西嘀嘀打車提前叫好了出租,大家在酒吧門口揮手道別。

“那女孩是酒吧老板什麽人?”薩曼達a咬著眼鏡腿兒,漫不經心問梁昉。

“妹妹。”梁昉一本正經。要是撒個謊都撒不圓,豈不對不起號稱錄取率7%的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證!

陳小西跟朱貝妮坐出租車後排。陳小西報上地址後,朱貝妮忍不住問。

“你怎麽沒有回梁昉?”

“不敢專權,我等著你回她呢。”

“她分明在跟你聊天。”

“是跟我們。”陳小西糾正,停頓一下,繼續問:“你會怎麽回她?”

等了片刻,仍不見回答。仔細一看,朱貝妮已經睡得呼嚕呼嚕的了。

陳小西用手輕輕推她的腦袋,將她的頭靠向自己的肩膀。挨著朱貝妮的胳膊,像忽然提升了十倍敏感度,柔軟溫潤的觸覺從胳膊蔓延全身。真希望車一直開下去!

第二天一早,朱貝妮眼睛澀得睜不開。

“大貝姐姐,要起床了,再不起床要遲到了!”粒粒守著大貝姐姐,盯著手中的手表,直到到了最後關頭,才叫醒酣睡的上鋪姐姐。

“呀,八點半了!你怎麽沒早點叫我!”

“我叫了!從七點叫到八點半!再不醒,我都要用刑了。”粒粒些許委屈。

朱貝妮這才留意到,粒粒一隻手上握了一個茶杯,估計自己再不醒,就要遭受人工噴淋了。

“粒粒真好!一直等著我!”朱貝妮三下五除二,下床、洗臉、換衣。一氣嗬成,才用了三分鍾。吐掉口中的清口液,換好鞋子,抬手看看時間:耶,還有25分鍾,綽綽有餘!

正文 第123章 憤憤然發威

廖總在黃寶財處咬牙住了一周,終於明白,原來黃寶財沒有騙他,他是真的如同自己一樣,對安彩瑞一無所知。

要說一無所知誇張了點,也就比他多知道點安彩瑞有個弟弟,叫安小四,正在讀小學四年級。

“哪個小學呢?仔細想想?”

廖總拿出一根香煙,在黃寶財麵前晃啊晃,企圖用香煙勾出黃寶財的記憶。

黃寶財捂著腦袋想,躺在床上想,蹲在地上想。怎麽也想不出。

“大哥,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廖總索性拿出一整盒煙,無效。廖總摸出錢夾,抽出一百塊拍桌子上,無效。廖總錢夾都空了,三百五十八塊五毛全扣在在桌麵,仍舊無效。廖總忍痛割愛,將小藍車車鑰匙也壓在幾張錢上。

“我想起來了,是江南新村小學!”

黃寶財一邊快速往自己懷裏扒香煙啊錢啊,一邊興奮地阿啊阿啊叫。

廖總一把按住:“幹啥,幹啥!搶劫啊?”

“這,不是你給我的獎勵嗎?”

“你想多了,我隻是要換褲子!”

“你特麽……”黃寶財罵不下去了。眼睛一轉:“我剛才說的是什麽小學?”

廖總傻眼了。

“你想不起來了?”黃寶財湊到廖總眼前問。

廖總點點頭。

“那我就放心了。”黃寶財笑眯眯的,兩手枕在腦後,往涼席鋪就的床上一躺,哼起小曲。二郎腿一蹺一蹺。

廖總氣歪了嘴,對著黃寶財甩出一張大紅鈔:“給你。”

“不夠。”

黃寶財再甩一張五十元。

“差點。”

“我怎麽碰到你這麽個無賴!”廖總長歎一聲,隻好再扔一張毛爺爺給無賴。

黃寶財笑眯眯地將錢一張張撿起來:“就當你這幾天的住宿費了。你不是外人,我也不跟你瞎客氣,我就先收下了。”

廖總哭笑不得:“走吧,反正你今天倒班,我們正好去你說的那個學校。”

黃寶財起身,用手彈彈褲子:“去有毛用!我又不認識她弟弟。就是站在我麵前,我也不知道啊。”

“你,你——!”廖總完全說不出話來。

廖總開始收拾東西,悶頭不出聲,隻收拾東西的動作幅度大而凶猛。散落的襪子,亂堆的衣服,不管三七二十二,看到是自己的,就塞到手提袋裏。

“我說你這人,從小就心眼小。心眼小吧,還性子急。”黃寶財背手在屋內踱步,邊踱邊數落。可是廖總一反常態,就是不吭聲。

“你真生氣了?”黃寶財有些慌。

“我是真的不認識,沒騙你。不過我想起來一個人可能認識,我帶你去找她!現在就去!”

廖總收拾東西的手一滯:“當真?”

“真!而且,中午我請你吃飯,吃振鼎雞!”

廖總這才緩了臉色:“找到了她弟弟,錢就歸你了。找不到,原封不動還給我。”

“那中午還是你請我吃振鼎**。”

**********

最近這幾天,法務專員夏雨軒頻繁出入總經理辦公室,朱貝妮卻一點都不嫉妒。還以為趁他們忙,她可以空閑幾天,翻翻郵購回來的《企業培訓師培訓》教程。沒想到,一件新的任務很快落在她身上:督查采購部搬家。

“你有什麽思路?”總經理搓搓臉,問朱貝妮。目測心情不錯。

朱貝妮靜下心,想了想,穩聲回答:“請采購經理列一個搬家清單和時間計劃,我按照這個表格來督查?”

總經理點點頭,補充道:“別忘了把時間打個折扣。”

朱貝妮點頭,本來想問縮水幾成,轉念又想:他總歸會認為越短約好。有些話,沒法問得太實,隻能意會。太細太實,對方不回答,就顯得你問得很蠢;對方若如實回答,就顯得對方很刻薄。

從總經理辦公室出來,朱貝妮著手聯係采購經理,詢問搬家計劃。

沒想到采購經理是個麻利的主兒,不一會,就讓手下員工發了詳單表單及時間安排。

搬家時間隻有3天,且2天是利用周末,朱貝妮深表折服。

“本周五開始搬家,下周一正常上班?”朱貝妮在郵件裏再確認道。

對方很快給了她肯定答複。

朱貝妮不覺心生好奇。如此高效能幹,以前自己怎麽沒有留意到呢?想來,可能是分處兩地辦公所致吧。

自上次總經理接連兩次親臨采購部,采購人員大換血之後,采購丟貨的事情果然沒有再發生過。現在的采購經理姓霍名益田,是當初采購部人員的僅存碩果,雖然仍舊由他負責采購部運轉,但已經沒有了“采購經理”的頭銜,行政級別為主管,算是戴罪立功。隻是大家仍舊習慣將他稱作采購經理。

朱貝妮不覺有些期待這位能力昭著的同事。

當天中午吃晚飯回來的路上,朱貝妮由何美麗挎著一隻胳膊,轉頭對著何美麗說:“過完下周就放國慶假了呢,激不激動?”

“放假也不過是宅在家裏。”何美麗眼睛亂飄:“你打打我手機,總覺得卡裝反了。”

何美麗某寶上欲買一個小米手機,赫然發現紅米同比價格更實惠,於是花了999元,買了一個目測高大上的紅米note 4x。出於無法言說的虛榮,何美麗一邊讚歎國產手機不可小窺,一邊買了一個手機殼,蓋住了小米的標識。

新手機到手,何美麗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將何翼拉入黑名單。這是對自己的交代。

態度是表達了,*還是難以壓製的。內心深處,何美麗覺得,何翼應該哭天搶地來找自己,求她原諒他,雖然她必然是不肯原諒他。

朱貝妮用手機撥何美麗的電話,很正常地通了。

“我還不笨。”何美麗笑著敷衍。一轉頭看見小安拖著個小財務又在敲詐楊薛蟬,莫名就炸了。

“你們還要不要臉了?敲詐一次兩次還不夠,還沒完沒了!”何美麗叉著腰,一臉怨氣,沒心情細梳的卷發批在腦後,活脫脫一隻母老虎。

小安甚至被罵了一半,還沒意識到是在罵自己。她轉過身,錯愕至極。要不是要在楊薛蟬麵前豎立淑女形象,小安早跳起來了。

何美麗瞥一眼小安手中的明治雪糕,知道一根差不多也要20塊,伸手挽起楊薛蟬的胳膊,甩下一句話:“要吃自己買。”

何美麗帶著楊薛蟬走了幾米遠,小安才回過味:何美麗把她的男人,咳咳,目標搶走了。

正文 第124章 新人請吃飯

“你傻啊,讓你買你就買,一天才掙多少錢!”

何美麗訓楊薛蟬。不為別的,最近她感到異常缺錢,看不得別人不分青紅皂白大手花錢。

楊薛蟬低頭不語。低頭是因為他高出何美麗20公分。不語是實在不舍得反駁。何美麗不得而知,不免以為他的沉默是反感。

何美麗歎口氣:“真是吃飽撐得我!”說完轉身去找一旁傻眼的朱貝妮。

朱貝妮隻知道自從何美麗分手,她氣就沒順過,但也沒想到她會為一個注定連試用期都過不了的人,給小安這樣的難堪。

以朱貝妮對小安的了解,小安這會兒應該一蹦三尺高,花式罵人不止了。奇怪的是,小安隻是一副小媳婦受氣模樣,臉色委屈勝過憤怒,自己花錢買下雪糕,低著頭從眾人麵前飄過。看得朱貝妮和何美麗目瞪口呆。

忽然,楊薛蟬問何美麗:“你不喜歡我跟她在一起?”

何美麗瞥一眼楊薛蟬,“你有毛病啊”呼之欲出,忽然看到楊薛蟬不大的眼睛閃著火苗,眼光熱烈又多情。心中一怔,就什麽都沒有說。

這會兒,隻剩朱貝妮一個人感到目瞪口呆了。

她望向楊薛蟬,分明其貌不揚嘛。

“我想請你吃飯。”

朱貝妮聞言擺擺手,幸好開口前抬眼看了一下。楊薛蟬不是在問“她們”,他隻是毫不顧及地隻盯著何美麗問。

何美麗輕佻一笑:“好啊,我可是隻吃大餐的。”

楊薛蟬:“說定了。下班我等你。”

整個下午,朱貝妮都在思想鬥爭:要不要盡快尋根刺找個由頭開了楊薛蟬。那人目測老實開口迅猛善於周旋看上去惹事生非不止一點點啊。

當天下班時,朱貝妮滿懷憂慮地看著何美麗跟楊薛蟬擠上了公交車。

在公交車上,冷氣比辦公室裏還足。總經理麵對公司緊張的財務狀況,一急之下做了一個全總部為之震驚的決定:每天少開半天空調。午飯後由總助朱貝妮負責關空調。西曬使空調冷氣加倍消散。不出兩小時,大家此起彼伏扇扇子。電費是省了,工作效率……反正也看不見,就不管了。

在涼爽空氣下,漸漸冷靜下來的何美麗開始覺得荒謬:隻身一人跟一個才來公司不過幾天的新人吃什麽飯呢!

“我們這是要去哪兒?”何美麗問。第二句話她已經準備好:不好意思,我正好不喜歡吃。沙揚娜拉。彼時楊薛蟬撐著胳膊弓著背,站在座位前,為座位上何美麗撐出點空間。

“東方明珠。”

預存的第二句話硬生生憋了回去。

何美麗斜著眼看楊薛蟬:怎麽看也看不出土豪的味。g二代f二代之類的肯定不是了。但上海不是別處,還有拆二代啊。這會直後悔當初沒有認真看他的檔案。隻能假裝隨口,何美麗問楊薛蟬:“你是哪裏人?”

“達賚諾爾。”

見何美麗一臉茫然,楊薛蟬馬上補充:“內蒙古。”

何美麗重新沉默看窗外。

他們坐的92路公交車不直達東方明珠,但有幾站臨近二號線。楊薛蟬顯然是做好攻略的,到了時候就喊何美麗下車,換乘二號線。

何美麗給自己壯膽:我就是要撐到最後,揭穿你的騙子嘴臉。說在東方明珠吃,恐怕吃的是東方明珠腳底下的老楊生煎吧。

事實上,從二號線出來,東方明珠赫然在目,上天橋,過過世紀大道,楊薛蟬確實直奔東方明珠而去。

何美麗不覺收了腳。聽說東方明珠的票很貴,她別處工作兩年,來上海又兩年,還從不曾舍得去一次,隻和夥伴們在外灘隔黃浦江遙望過。雖說和楊薛蟬不算初次見麵,但過往無交情,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