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6

文衡有關。不過,再想,他也不會開口去問。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

每個人都有過去。過去怎樣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我之後會怎麽樣。他這樣跟自己說,臉上微笑又起,自信倍增。

朱貝妮自午飯時見過許文衡,整個人就不在狀態上。

“師傅。我今天可不可以請假?”朱貝妮問陳小西。

“我知道一個好地方,很適合你去。”陳小西巧妙回答。他可不想眼睜睜看著這樣的朱貝妮獨自離開。

“哪裏?”

“跟我走。”

正文 第七章 公園的妙處

陳小西帶朱貝妮去了一座公園——上海魯迅公園。一開始朱貝妮覺得哭笑不得,幹嘛這麽一本正經地遊一個尋常公園。可是逛著逛著,就被吸引了。並非為那些假山、流水、花木、堤橋,而是為那些活動其間的人們。

有人在遊廊處用美聲唱法唱歌,歌聲悠揚。唱歌的人中,有幾位老先生頭帶禮帽,襯衣粒粒扣嚴,一絲不苟,氣度非凡,很有老派紳士風範,恍若不是在露天公園一角,而是在萬人舞台般唱得投入而陶醉。小河邊,一群群人聚首。走近才發現,原來是談論當今政治。世界格局,各國外交,鏗鏘有力。有人信口拈來,有人津津靜聽。一時間時光錯亂,仿佛穿越了。

朱貝妮跟著陳小西,繞著魯迅公園主幹道繼續行走。

有人在跳交際舞,有人在抖風鈴,有人守著路邊水寫毛筆字路邊……在一處假山背後,還有人活力十足在舞動鋼鞭子,發出清脆的巨響。

置身這樣一群群“用”公園的人們中,那種放開自我,盡享生活,不虛光陰的豪情,一寸寸蹭蹭增長。

陳小西一路輕聲健步,信手拈來地跟朱貝妮講魯迅公園的曆史。

“上海魯迅公園是個老公園。上海人習慣稱它為虹口公園。早在19世紀末,這裏已經是公共租界界外靶子場,後來劃出一部分建成公園,大概於1905年建成並開放,最初名叫新靶子場公園。

“1922年改稱為虹口公園。那時候公園和現在的虹口足球場是連在一起的。因有廣闊的體育運動場地,常被軍隊、警察作為操練和閱兵的場所。上海周圍政治、軍事形勢一有風吹草動,萬國商團就入園操練。20年代各派軍閥為爭奪上海而發生混戰時,萬國商團每天清晨和傍晚入園操練達兩年之久。”

路過梅園,門上匾牌說此梅園紀念韓國僑民尹奉吉。陳小西侃侃而談:“1932年,在虹口公園內發生了‘扔炸彈案’事件。那時候日本軍人在此開會,尹奉吉朝裏麵扔了一顆炸彈,炸死了幾名日本軍官。這在當時很轟動。”

梅園要另外收費,陳小西抱臂略沉思:“算了,我們不進去了。”

“1937年‘八·一三’事變後,虹口公園全部被日軍占領,並改名為新公園。在公園內劈出一塊地方埋在戰爭中死掉的日本人。

“抗戰勝利後,公園即由中國政府接管,改名為‘中正公園’,想來是拍蔣介石的馬***間仍稱它為虹口公園。”

兩個人移步來到一座江南民房風格的房子前。白牆上寫著“魯迅紀念館”。

陳小西道:“魯迅在上海居住時,住在虹口公園附近。他逝世二十周年時,魯迅墓從萬國公墓遷到虹口公園內,並且在公園內建有一座魯迅紀念館。大概在90年代末,虹口公園正式改名為魯迅公園,虹口體育場重新改建,並賜名為虹口足球場。要不要進入看看魯迅紀念館?這個是免費參觀的。”

朱貝妮看向陳小西,暗暗佩服他曆史知識如此紮實。一開始聽他說梅園收費不進入還不甚為意,以為不是梅花開的季節進去也沒特別的景色好看。後來又聽他說去看魯迅紀念館時,特別強調魯迅紀念館是免費的,不覺多看他兩眼。陳小西一如尋常表情沉靜,略略含笑。

朱貝妮有些吃不準,是他偶然談到錢,還是他就是特別看重錢?即使是職場新人朱貝妮,在大上海拿著微薄薪資,百十塊內的錢也全當小錢,不看在心上,隨便隨心情花的。而陳小西似乎不是。

“或許跟他不上班沒有收入有關係。”朱貝妮暗中猜測。

在逛公園的過程中,不知不覺間,朱貝妮又變得生龍活虎,鬥誌昂揚。

“喂,午飯錢是多少?我轉賬給你!”她對他喊。

“今天我請。難得我良心發現,想起你剛工作,薪水不多。”

“總比你無業遊民好。”

“可難說。我這個無業遊民股票做得很好呢。”陳小西道。

“可惜巧婦難為無米之粥!”

“誰告訴你我沒米?我在美國讀了六年書,做了四年全職。光讀書期間兼職賺來的米,就比你上班幾年還可觀!”

朱貝妮忍不住又一次仔細看陳小西。他有一種萬事篤定的氣韻,不急不慌,不氣不惱。在匆忙的上海,這樣一種氣韻顯得多少有些脫離。

“怎麽?發現以前誤會了我?”見朱貝妮看自己,陳小西眉毛一挑。啊,不管是不是脫離,他始終那麽好看。

“就沒想過!何談誤會?”朱貝妮莞爾。

陳小西捂著胸口,假裝很受傷,人卻大笑起來。

朱貝妮覺得許文衡、梁昉什麽的,都可以做浮雲了。滄桑曆史都可以被時光撫平,她遇到的這點小困惑算什麽呢。何況,許文衡這個人,已經是被她下決心摒棄的人了。他帶來的困惑更不值得為之傷神了。

這樣想之後,整個人都輕快起來。她跑跑停停,一會兒被地上的油菜花吸引,一會兒被樹上的木瓜花吸引,一會抬頭看如雲櫻花,一會駐足開成綠色繡球的花……陳小西呢,始終步調一致,不急不緩地走,隻在朱貝妮為花拍照的時候,停下來看,偶爾也拿出手機,對著拍照的朱貝妮拍照。拍了也不告訴朱貝妮,恍若沒事兒一樣把手機揣口袋裏。

“原來公園還有這等妙處!”朱貝妮喜不自禁。來之前的頹廢一掃而光。

“菜市場也有。”陳小西道。

“療傷的菜市場。挺新鮮的。”朱貝妮笑。

“奧秘在於人多。熙熙攘攘的人。形形色色的人。混在人群中,可以減少我執,沒有我執,就沒有痛苦。”

“我當你隻是曆史好,沒想到心理學也好。”朱貝妮讚許。

“哼,豈能讓你一眼就看透!我還有很多好你不知道呢。”陳小西小驕傲。

“是啊。譬如說,之前你說你專職找女友,我就不知道你找得怎麽樣了。”朱貝妮調侃。

沒想到一向鎮定的陳小西竟別過視線,閉口不言了。那時候夕陽光線斜照過來,要不是紅黃色的光照在臉上,朱貝妮都懷疑自己看到陳小西臉微紅了。原來饒舌如他,也有純情的一麵。不想更為難他,朱貝妮假裝自然地轉移話題,又回到自己的英語口語上。

“師父,為什麽我想提升英語口語,你卻讓我寫文章?”

“先要解決有話說,其次才是說得標準。”

“知道了。”

從上海魯迅公園回到公司宿舍,時間已經近晚飯。

“太好了,我們可以一起吃晚飯!我要吃雞公煲!”粒粒歡呼。

“你們的學習時間搞得越來越長了。”曾媚道。

“馬上要吃晚飯了,你們竟然沒吃晚飯就回來?”何美麗道。

朱貝妮看著她們仨:“什麽叫語言表露心聲,聽聽你們說的話!”

粒粒骨碌著漆黑的眼睛,似乎沒聽懂。

曾媚率先笑起來:“我是擔心你不知不覺在戀愛嘛。”

何美麗拍拍曾媚:“吃飯她付錢,即使如此,人家也不給她第二次的機會。放心啦,人家沒看上她!”

朱貝妮笑笑,沒有接話。她知道,按照何美麗的觀點,男人要有丁點兒追求女人的心思,必然要想方設法去誇獎,去讚美。吃飯搶著付錢,沒事送點禮物。一句話,“愛你就是舍得為你花錢”!朱貝妮曾經想反駁,轉念一想,想到自己的父母,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覺得這句話簡直就是真理!

時間飛逝。四月、五月從日漸強烈的日光中溜走。

自那日一別,許文衡再不糾纏。楊青青反倒有事沒事經常找朱貝妮聊天,但是也隻聊些皮毛,從不深談。經過兩個月的不懈努力,朱貝妮從一個半小時寫一篇文章發展成半小時搞定。這項重大勝利要歸功於陳小西。如果不是他在後麵追得緊,朱貝妮難免在女伴們的糖衣炮彈中放鬆。

有一天發工資,朱貝妮突然發現自己銀行卡裏錢多得“撐眼”。掐掐算算,自己兩個月沒有逛過街花過錢了——後來陳小西總有這樣那樣的理由去付飯錢,想到他自誇僅讀書期間的兼職收入都比自己工作幾年的工資還高,朱貝妮也隨他,隻默默記著,基本做到這次你請,下次我請。

“最近忙的沒有時間花錢了。”朱貝妮坐在寫字台前自言自語。一旁的室友曾媚望過來:“你要逛街嗎?周六下班之後我陪你。”

“親愛的!你真是解語花!”

於是朱貝妮給陳小西打電話,取消周六的見麵。陳小西試圖以種種理由阻止。朱貝妮情急之下叫道:“我們不必每個周末都見麵。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電話那頭突然安靜下來,不複以各種借口不同語氣糾纏。

出於對陳小西兩個月以來盡心盡力教授英語的感激,朱貝妮試圖緩和一下自己剛才的突兀:“談戀愛的人才頻繁見麵,我們不必。”

“我們——”電話裏,陳小西欲言又止,終究什麽都沒有說。隻祝朱貝妮玩得開心。

掛完電話,朱貝妮心裏閃過一絲生澀。但僅止一閃而過,好像若有所失,又查無蹤跡。恰巧粒粒跑過來:“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去幹嗎?”朱貝妮一愣,反問。

“去逛街呀。我剛才在衛生間都聽到了。”

“哦。”是了,她原本和曾媚說好一起去逛街買夏天的衣服的。

“一起去吧。我請你們吃飯。”曾媚溫柔地對粒粒說。稍停片刻,又說道:“我正好有件事想跟你們說。”

朱貝妮還沒有來得及問是什麽事,陡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什麽事?”原來是一直貓在床上帳篷裏的何美麗。

“我的obama呀。你嚇死我了。”粒粒拍著胸籲氣。

“我的習大大呀。嚇死你活該。”何美麗毫不客氣。算算她是全公司宿舍裏對粒粒最不肯想讓的人了。“什麽秘密?”她再次問曾媚,語氣裏全是好奇。

“你怎麽在寢室?”曾媚比她還好奇。

“別提了。我又失戀了。快說說你的什麽事,讓我樂活樂活。我太需要刺激了。”何美麗換個姿勢,側躺在床上,春光大見,她也毫不為意。

曾媚溫柔一笑:“走!一起逛街去!秘密嘛,晚一會兒再說。”

“我知道一個地方,適合無聊的你。”朱貝妮噗嗤一笑。她想起了上海魯迅公園。

正文 第八章 職場的宴席

六月的上海,陽光已經顯示出充分的熱量,天色也暗得越來越晚。

說是陪朱貝妮購物,曾媚更像是主角。她一口氣買了十幾件衣服,讓大家見識了什麽是“瘋狂掃貨”。

何美麗摸曾媚額頭:“額滴娘。你沒有發燒。”

“曾媚,你不是失戀了吧?”又過了一會兒,何美麗好像恍然大悟,驚呼一聲。引得路人紛紛側目。

曾媚沒有生氣,反倒笑得俯仰起來:“我還是告訴你們吧,我快要離開上海了。”說完繼續埋頭挑衣服:“走之前,當然要瘋狂一次。”

“什麽?離開?你要回老家?”朱貝妮愕然地追問。

“也不是。”曾媚搖搖頭:“我原本計劃吃飯的時候告訴你們的。我男朋友想自己開公司。他在小家電行業已經做了八年銷售,覺得現在條件成熟是時候自己幹了,所以要回他的老家開自己的公司。”曾媚甜蜜地回答。曾媚和他男朋友雖然同在上海,卻分屬不同的省份。曾媚這次決定奔他家鄉而去,大概兩個人也有婚嫁的打算了。

“銷售的終極正路。恭喜你們。”何美麗說。聲音裏反而沒有剛才的生龍活虎。

“為了降低風險,他找了兩位投資人,我先留在上海繼續工作。公司注冊正在辦理,什麽時候辦下來,我什麽時候回去幫他們做帳。”曾媚一臉幸福的期許。曾媚在公司做財務。

“真的很好!”朱貝妮充滿祝福地看著曾媚,心裏一麵為曾媚高興,一麵暗暗遺憾自己又要失去一位談得來的好朋友!

粒粒眼睛骨碌骨碌轉,好像終於才明白大家說的是什麽,哇的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