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59

“我不在的日子,你不是沒日沒夜在打網遊?”何美麗的心疼,脫口而出,化成責備。何翼什麽也不說,上前就抱住何美麗,也不管周圍是否熟人。

他緊緊地,緊緊地抱住何美麗。何美麗一開始滿滿的感動,後來覺得不對勁,這家夥是在生氣,箍得這麽緊,分明實在責怪!

何美麗有些無奈。她知道了,他這是在怪她一周沒跟他通電話。

不是不想,而是不知道電話接通怎麽撒謊。自己有氣無力躺在病床上,實在沒有力氣跟他瞎扯一通虛假的出差情形。反過來,他不是也一個電話都沒有打?

“好了。還有人呢。”何美麗輕輕拍打何翼的後背。

何翼緩了一會兒,才鬆開何美麗。

朱貝妮、楊青青、陳小西一致歪著頭看擁抱的倆人,見他們鬆開,又一致將歪著的頭回正。

何美麗有些羞澀,臉上暈起一朵紅。人也顯得健康很多。

金桂皇朝是家粵菜館。吃食比江浙滬的傳統小吃更精致。何美麗將就餐地址挑在這裏,又力邀陳小西務必出場,顯然是感謝宴會。因為何翼不期而至的電話,原本的四人餐,變成了五個人。

“哎,你男朋友好帥啊,像動漫裏的超級酷哥哥一樣。”楊青青第一個打起招呼。

何翼在何美麗的指揮下,跟大家一一握手認識的時候,陳小西假裝幫朱貝妮彈回,將手虛虛搭在朱貝妮遠離自己一側的肩頭。

“妖孽啊。”陳小西在心裏默默評價,“一向自詡宇宙第一帥的朱弘見他會怎麽想。”

隻朱貝妮,因為不是第一次見,算是所有人中反應最鎮定的。

五人落座,四人成雙,楊青青落了單。好在她淡漠又爽朗,毫不在意。

大家吃吃說說,雖說氣氛不熱烈,卻有溫情流動。尤其視線不經意流轉到陳小西處,再瞎的人也能看出來他對朱貝妮的照顧。

一籠兩隻的蝦餃皇,一屜四隻的蟹黃小籠包,豉汁蒸鳳爪,榴蓮酥、腸粉、叉燒包……陳小西溫存有加,不動聲色,特意備一雙筷子,專門夾給朱貝妮吃。

青青和美麗心照不宣,看到隻笑不說破。朱貝妮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有多習慣陳小西的這種照顧。何翼嘛,視線多在何美麗身上。

吃完飯,何美麗原本要在青青家再住一晚的,既然何翼來了,小別勝新歡,自然改了心意。

“你的行李還在青青家呢。”要分別時,知道何美麗要跟何翼一起回去,朱貝妮傻乎乎提醒了一句。

何翼俊俏的臉一冷。

何美麗眼睛一轉,忙解釋道:“今天下午跟青青一道從分公司回來。青青家順路,就把行李放她家了。”她轉向何翼:“你陪我一起去拿吧。”

青青意會到這是何美麗在打消何翼的疑慮,欣然配合,誰讓這位哥哥長得太養眼呢。青青自認為自己不是顏控,是才控,卻忍不住對何翼另眼相待。

“好呀。不是很遠。一起去吧。”青青表態。

朱貝妮抬腿跨步就要跟上去,被陳小西一把拉住:“我們就不湊熱鬧了。不早了,你還要回去看書呢。”

何翼跟著何美麗和楊青青坐公交去楊青青家。

既然要打消疑慮,自然要請何翼去楊青青家內。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青青的家,幹淨清爽,清一色的女性氣息,不怕何翼看的。

何翼撇開男性的自尊,一步一步跟著上樓。他忐忑了太久,他太需要證實他其實在瞎猜了。青青在前麵帶路,走到3樓12戶,打開門鎖,請兩位客人進去。

何美麗有些熟門熟路,她有心帶著何翼看個究竟。何翼一雙美目掃視一圈,神色安穩下來。的確,眼前的一切說不上華麗,卻是百分百的閨房。嬌嫩,清秀,女孩子的氣息撲麵而來。

何美麗進內事拿打包好的行李,背著人偷偷將晚上要穿的睡衣塞進行囊。

青青在過道廚房處忙著倒水,加蜂蜜,調檸檬水。

何翼立在內室與走廊廚房交接處的餐桌處,一不留神,看到腳下的垃圾桶。“家有喜事尊享月子餐”一行字,帶著弧度落入何翼的眼中。

見何美麗收拾好行李,不等青青調好檸檬蜂蜜水,何翼拉過何美麗的胳膊就要出門。

青青舉著招牌檸檬蜂蜜水,有些急了:“你不幫她拿行李嗎?”何美麗也就這一兩天才唇上有些血色,身體還很虛榮,不能勞累的。

“沒事的。”何美麗回頭安慰青青,朝青青揮揮手:“謝謝,青青。再見。”

青青朝他們的背影揮揮手。對何翼的好感極速下落。回過身,室內空無一人,十足靜謐。突然,有些不適應這般安靜了呢。

青青摸出手機,瀏覽一番聯係人,卻找不出一個可以閑扯海吹的對象。

***********

何翼一路鐵青著臉。

經由楊青青提醒,往下走了兩層,他倒是扯過何美麗的行李,拎在了自己手上。

何翼不問她的出差,也不問她這一周過得怎樣,隻緊緊拽著她的胳膊,大步流星往前走。害得何美麗隻好三五步就小跑幾步。

出了小區,何翼揚手攔了一輛出租車。

“好貴呢。坐地鐵吧。”何美麗貼在何翼胸前。

何翼也不回答。車停了,他幫何美麗拉在後排車門,手下一頓,隻扔了行李到後排座位,自己卻抽身坐了副駕駛位置。

一路無語。車行半個多小時,車資近一百塊。終於到了熟悉的家。

何美麗踩在咯吱響的破舊木樓梯,每一次抬腳似乎都能感到地板上的粘膩,仍舊阻擋不了她的喜歡。她歡心地微微笑著,心裏想著,真好,磨難結束了,一切又可以回到從前。

何翼見她笑,心裏咯噔一下。

原來自己,比自己以為得還在意她的喜怒哀樂。

開鎖進門,何美麗在門口停了一步。她太思念他們的小窩了。

重回到熟悉的小窩,她渾身放鬆,心神愉悅。

何翼從背後抄手攬住她。

“你這一周,想過我嗎?”他問。

正文 第106章 我能幸福麽

“當然想了。”何美麗回答。

“無時無刻不在想。早晨想,今天你吃什麽當早餐;上午想,今天銷售順利嗎?中午想,累了一上午可千萬別不舍得吃啊;下午想,昨晚沒有熬夜吧,不然午後最容易犯困;晚上想,你會寂寞嗎?會想我嗎?還是昏頭昏啥啥都不顧隻悶頭玩遊戲?睡前,我最牽掛的,就是你睡了沒,不會沒人管,就拚命熬夜吧。”

何美麗伏在何翼的胸口,呢喃著。

說的話和說話時的口氣,讓何翼既感動又癢癢。他抱緊何美麗,輕輕低頭,吻在她馨香的發上。

何美麗沒有精美的五官,卻又一頭濃密細膩的美發。曾經,他讓她裸身披著這頭秀發,關掉室內的燈,坐在拉開窗簾的陽台內,淡淡的月光照下來,她美得讓人敬畏。

何翼坐在三步之遙的床邊,目不轉睛地盯著何美麗看。美!

欲看清而不得,欲觸摸而不能。何翼生生把自己折磨得抓狂。他從坐姿,變成跪姿,匍匐著,虔誠地,朝女神爬去。碰到她的腳,先流出淚來。

他在心底裏,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會擁有一個女人,一個美麗的有風情又愛自己的女人。

此刻,他抱著她。唯有用力,才能感受到她是真的存在。

“為什麽一次也不給我打電話?”何翼問。

何美麗感到頭皮一絲涼。又聽到何翼說話鼻音很重,瞬間意會到何翼哭了。

他哭了。

何美麗要抬頭,被何翼牢牢用下巴抵住她的頭,動彈不得。

何美麗忽然好滿足。他愛她!一個男人為她而落淚!他比她想得還要愛她呢!

何美麗沒有回答。這會兒,回不回答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彼此確認,彼此都是對方的深愛。一個被愛的生命,是無憾的,是圓滿的,是欣喜而滿足的。

顯然何翼想要更多,他的大手很快不滿足擁抱,開始在她後背遊走。不一會,鑽進衣服內,很快,胸前一鬆,文胸被解開……

何美麗充滿猶豫。情感上,她想去愛。理智上,她應該自愛。

“今天……有些累……”何美麗說得斷斷續續。

何翼充耳不聞。繼續溫習他熟悉的大好河山。

“嗯……還不行……”何美麗閉上眼,僅存的理智有氣無力在阻擋。

還不行?7天還不夠?何翼猛然住手,將懷裏的何美麗拉開一段距離,審視起她來。

她閉著眼,顯然*已動。她有些蒼白,不似以往那樣滿是活力與朝氣。些許虛弱,氣勢減了很多,像是曆經長途跋涉。

何翼摸出一盒煙,取出一根,打火點上。猛吸一口,平複自己的激蕩心緒。

“你啥時候抽起煙了?”何美麗很驚訝。

“害怕的時候。”

“怕什麽?”

“到頭來,也不過跟他一樣。”何翼說得很快,拿煙的手有些抖。

“誰?”何美麗有些恐懼。

“我爸。”

何美麗咬著唇,眼淚撲簌撲簌落下來。那一刻,她無比堅定:不管多嫌他胸無大誌,不管多嫌他幼稚可笑,她都不會離開他!她要成全他!她要深愛他!

“不會!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幸福!”何美麗用手去取他手中的煙。

何翼快速躲開,拿警惕的眼光掃視何美麗。

“你累了。早點睡吧。”何翼自己掐滅煙,在廚房的大理石板麵上摁了又摁,頭也不抬地對何美麗說道。

確實很累。吃飯、回家,何美麗僅存的能量像是被掏空,已無力支撐空虛的身體。聽到赦令,疲憊感更甚。何美麗拍拍何翼的臉頰:“我先去洗臉、刷牙去。”

等何美麗洗漱好,從衛生間出來。何翼已經背對著床,坐在了電腦前。網頁打打殺殺的畫麵閃個不停。

“你不睡嗎?”何美麗將空調被拉至下巴處,一躺床上,才覺出兩隻眼困乏得睜不動。

“你先睡吧。我晚會兒。”何翼頭也不回。

**********

朱貝妮把考試專業書《社會語言學》收起來,換上《語碼轉換》的專業論文。瞥一眼坐對麵的粒粒,她一臉平靜,看得正入神。

反觀自己,效率太低了。總是一不留神就想到公司。自從總經理當天下午就喊她到辦公室,開門見山就跟她道歉,說不該將前任失誤不分青紅皂白怪在她頭上。她就信心再度瘋長。

這幾天,她利用上班閑暇時光,看了很多總助或總秘之類的文章。越看越對這個職位心馳神往,尤其看到上市公司招聘此崗位,年薪40-80萬之多。不禁心旌搖動。

前兩天總經理在會議中提起,要提升公司業務員的禮儀水準,想請商務禮儀培訓師對員工進行培訓,可麵對高昂的培訓費用,頓覺心有餘力不足。朱貝妮便心下一動。

商務禮儀培訓不難,隨便網絡上一搜,內容不下上百頁。想到白天工作量不足,朱貝妮很有衝動自學商務禮儀培訓。隨手百度一下,最好考一個“企業培訓師”的證,順帶係統培訓一下培訓師的基本技能。

陳小西提醒的“不忘初心”她牢記在心。隻是她做了一個區分:專業複習放在下班時段。企業培訓師的學習放在上班時段。

悄悄裁奪了幾天,覺得很可行。不然上班時段的空白就顯得太無聊了。

周六跟陳小西一起英語時,朱貝妮扼要跟陳小西說了自己的想法。陳小西沉吟了好一會兒,隻說了一句:“要不要再考慮考慮?”明顯不認同。

這會兒朱貝妮又想起考企業培訓師的事。她努力說服自己擺脫陳小西意見的桎梏。

顯然陳小西屬於上進心不足的那類人,不然何以不去上班?也許這事更適合跟一個上進心滿滿的人討論。

想到上進心滿滿,就想到了許文衡。

像是心有靈犀,剛想到許文衡,許文衡的短消息就來了。簡單明了,許文衡說名為柳欣的同事將跟她再無交集,請她放心。

許文衡之所以發這個消息給朱貝妮,也是因為那位肇事者出於感激,告訴他的內幕。指使這件事的柳欣(曾經的欣姐)已經被老大踹了,以後再沒有兄弟肯買她麵子做小動作了。“你的朋友沒人再惦記了”。肇事者如是說。

許文衡一分鍾不耽擱,就將安全信息分享給朱貝妮。

朱貝妮握著手機,十分猶豫。谘詢還是不谘詢他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