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57

?你長得美啊?拿你貼門麵啊?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們統統給我滾!”哪來的你們,分明隻有朱貝妮一個人。

以為自己不一樣,會得到不同的待遇,原來沒什麽兩樣。朱貝妮倒吸一口氣,忍著委屈與憤恨,轉身快速出門。

噙著淚花,依稀發現所有人都在扭頭看自己。那裏麵有多少是嘲笑,有多少是憐憫?

不管是嘲笑,還是憐憫,朱貝妮統統不想要。

情勢所迫,她高傲地昂起頭,忍著淚,表情木然,假裝習慣。坐在位置上,臉上餘燒未退,朱貝妮隻覺得頭暈暈的,十分不在狀態。

拿起手機去廁所。

在密閉小空間裏,在虛假的安全感裏,朱貝妮覺得自己對柳欣更多一份理解。當初自己怎麽沒想過對她表達理解與安慰呢?

巧巧和蜜糖在微信裏正聊得歡,巧巧大講特講她如何捉弄一位看不順眼的清秀師弟,把她自己樂得妙語連珠,狗血心得看得朱貝妮一愣一愣的。蜜糖在講自己被中年失婚男同事硬撩,把自己惡心得一塌糊塗,滿屏飆花式髒話。

朱貝妮默默加入吐槽隊伍,兩手猛戳拚音字母區,職場遭遇不講理的上司,痛苦可不止“迷茫”兩字能形容。

文字配著表情刷屏。猛然,朱貝妮才意識到,她們在各講各的,渾然不在意有無回複……唉,難怪群的名字叫“樹洞”。

在樹洞裏傾倒負麵情緒之後,從廁所裏出來的朱貝妮果然平靜很多。從走廊回辦公區的時候,盛景全背依欄杆,揚起手中夾著的吸了一半的煙,在淡淡的煙霧中重重地看了她一眼。

朱貝妮無語:哪種類型的建築設計師會這樣將抽煙區設在廁所外區域?

午休的時候,小安期期艾艾,圍著朱貝妮的辦公桌打轉。朱貝妮間或撇一眼,了然小安想套近乎,又有點磨不開。

當朱貝妮拉著請假兩天重新回來的粒粒要到樓下吃飯的時候,小安終於突破心理障礙,一臉燦爛笑容地迎了上來,自作主張地挽著朱貝妮空的那邊胳膊。

“我知道一家超讚的麻辣燙店……”

“我吃辣不消化。”朱貝妮不動聲色地微笑回答,語氣堅決不容商量。

小安微微一怔,不過顯然不準備就此繳械投降:“好吧,其實我也不太能消化辣。今天中午就跟著你們吃吧。”

“中午減肥,我們不吃了。”粒粒向來嫉惡如仇,看不慣小安的趨炎附勢,見大貝姐姐不買她的賬,當然樂得趁機消遣一把。

小安哈哈一笑,連猶豫都不猶豫:“好啊,好啊。我一直吵吵著要減肥,總是沒毅力,這回正好!”

朱貝妮不覺失笑。好吧,小安打定主意粘上她了,粘就粘吧……隻要能看得清楚她粘的是總助這個位置,而非她這個人,就好!

**********

醫院vip套房內,許文衡通過電話跟律師交代他的意見。

他決定既不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責任,也不索求民事賠償。他要律師向肇事者表達來自他的誠意,即所有的事情到此為止。希望對方看在他的讓步麵子上,與朱貝妮之間的恩怨也既往不咎。

當然,最後一句,他不會講給律師聽,畢竟打電話時,梁昉就在身旁。律師又是梁昉家的禦用律師事務所裏的律師。

最後一句,也不會白白埋在心裏。許文衡已經想好,他要麵對麵,親自對肇事者說。

這樣和解,也是事出無奈。

無論怎樣審訊,肇事者都隻表示,總聽一個玩得好的小姑娘說跟公司一個同事惡交,他看不過,決定嚇唬嚇唬那個同事。他一口咬定,小姑娘並沒有委托他這樣做,隻是他個人義氣。他承認一開始跟混摩托車隊的人同行,但那人毫不知情。

許文衡因為是受害者,無法給自己作證,因此無法指證另一個人是同謀。路上的攝像頭並不能記錄通話內容。

肇事者沒有前科。警方查不出破綻。許文衡束手無策。

許文衡一點不在乎對方的補償,也不介意自己的受傷,隻希望朱貝妮不至於受到更大牽連,所以,不管梁昉如何表示咽不下這口氣,許文衡始終態度堅決:就此和解。

肇事者放出來的那天,許文衡就等在門外。

許文衡一襲英式深色西服,挺拔幹練;淡粉色襯衣,更顯豐神俊逸。他分腳而立,兩手插褲子口袋內。臉上要笑不笑,沉靜中藏著冷峻。

“謝謝大哥!”

民警指給肇事者看大行方便的許文衡。肇事者小步跑過來,點頭哈腰,很是感激。

許文衡與他同行。

“看不順眼、義氣行事之類的,還會有後續嗎?”許文衡問得悠然,嚴厲與冷峻卻撲麵可感。

“絕對沒有了!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這事吧,本來就是背著老大偷偷做的,我又搞砸了,估摸著要是傳到老大耳朵裏,不僅我玩完,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欣姐被老大踹了都有可能。”

這個信息量有點大,不過許文衡才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他隻淡然一笑。遞一張名片給肇事者。

“沒事最好。有事給我打電話。否則,新賬、舊帳一道算!”

肇事者點頭如搗蒜。他跟律師接觸的時候,律師隻動動嘴皮子,就已經把他嚇破膽了。眼前的這位,看似輕描淡寫,態度分明比律師還強硬。他真是腦昏了,莫名奇妙為了一頓飯答應偷偷幫個小忙。

正文 第102章 談話是需要

“你息事寧人,是為了她?”

吃晚飯時,梁昉妙目一閃,瞥一眼坐對麵的許文衡,情緒微不可辯。

許文衡神色坦然,靜靜地看著梁昉:“這很重要?”

“你說呢?”梁昉摒不住,先笑出來。

她算是看明白了。許文衡篤定要貪心。就算有她這枚正牌女友,也管定了前暗戀的事。他是吃準自己不會大鬧一場嗎?但理解不代表放任不管,該走的過程還是要走。

梁昉將許文衡幫忙切碎的牛排插一粒放進嘴巴,一邊閉唇悠然咀嚼,一邊在餐盤食物上放牧目光。

許文衡見她不肯對視,便知道她心裏不高興。許文衡微微笑,捉住她空放在桌麵的另一隻手:“很奇怪是嗎?我這裏所忠誠的,隻有你。”許文衡將梁昉的手拉向自己的胸口。

梁昉視線跟著移至他的胸膛。她還努力笑著,假裝無所謂。

長年健身的許文衡,胸膛緊實,肌肉賁張,真真的脫衣有肉,穿衣顯瘦。

“如果我恰巧遇到,又置之不理,你會怎麽看我?”

“如果我明明知道,卻假裝不知,你又會怎麽看我?”

不等許文衡循循善誘,梁昉猛然抬眼:“你跑題了。我問的是,你息事寧人,是不是為了她?”

許文衡忽然笑起來,鬆開梁昉的手,人靠向靠背,兩手放鬆地攤在椅背兩側:“這個啊,哈哈哈,我說不是你也不信啊。”

梁昉拿起後背的靠墊朝許文衡扔過去。

許文衡輕鬆接住:“你是吃醋了嗎?”

梁昉笑不出,又哭不得。整個人愣住了……這是吃醋了嗎?

吃醋這件事,於梁昉隻是傳說。從來都是被人追,從來都是先甩人。偶爾被劈腿,也是她輕慢在先,對方的曖昧隻敢藏著掖著。從來沒有人像他這樣明目張大又坦蕩以對。她這是,吃醋了嗎?

調侃之後,許文衡正色:“她跟我不適合。我從來都知道,現在更清楚了。所以,我跟她什麽都不會發生。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

這話說得風輕雲淡,卻字字如千鈞,有效撫慰了梁昉飄蕩不安的心。

“來,坐這裏。”許文衡拍拍身旁的位置。他在醫院休了幾天,醫生見恢複比預期得還好,便放他出院。隻囑他少步行,多休息,禁用力。梁昉便當起體貼女友,開車接送上下班。

每天下班路上,兩個人找地方吃飯,有時候,也叫外賣回家。今天,便是叫了無論是牛排,還是配菜、陪酒都出彩的莫爾頓牛排。

梁昉紋絲不動,笑容多幾分開心。好吧,看在自己也喜歡朱貝妮且朱貝妮也有男朋友的份上,算你多個妹妹好了。

“那楊青青是怎麽回事?”梁昉接著問。嗯,她是不會讓自己黯然神傷獨自委屈的。

許文衡聳肩:“你確定不是你敏感?她隻是我大學同學而已。”

梁昉還要說什麽,許文衡大手一揮:“相信我,她完全不值得你費神去考慮。”

想想楊青青樸素無華的模樣,氣質也普通尋常,見許文衡又說得如此堅定,梁昉便心中放寬,不再計較。這才風情萬種地起身,一步三搖走向許文衡之前指給她的位置。

閨蜜們都說她最近變了,嚷嚷著都要去談場長久認真的戀愛。她能說,變不是因為戀愛,而是因為心中有了母親嗎?

**********

這兩天走路都忍不住哼小調的陳小西坐在酒吧的高腳椅上,看調酒師朱弘不厭其煩地擦拭玻璃杯。

“她怎麽還沒來?”陳小西問朱弘。

“阿影這幾天忙壞了。”

“酒吧生意有那麽忙?”

“忙著賺外快呢。”

陳小西差點被口中的水噎到。聽說過老板拋開自己的店忙著到外麵賺外快嗎?

“說起來都怪你。你非要談什麽資金告急。結果把她逼急了,可勁兼職掙外快。每天一分鍾掰兩分鍾用,我看著都心疼。”朱弘放下酒杯,一臉聲討模樣。

陳小西將酒杯往吧台推了推。然而,無言應對。

“我看你日子挺好過的。小女朋友追上了嗎?二人世界甜蜜嗎?擱你女朋友麵前你有擔當嗎?還是隻會嘴皮子動動指出問題?”

陳小西被合夥人嗆,並不焦躁。他悠然用手指敲擊吧台麵:“你越說越過分了。收斂點。”

“自從你提融資,我就開始看你不順眼。要不是我打不過你,找跟你ko了。”

“怎麽你也對融資有意見?”陳小西看稀奇一樣看朱弘。

朱弘昂起頭,一甩秀美長發,用充滿蠱惑的眼神盯牢陳小西,劍眉輕挑,湊上來說道:“融資麽?”

陳小西不禁湊上前,認真傾聽樣。

接下來就聽見愛情大師道:“我又不懂。”

陳小西忍不住一臉嫌棄,瞬間坐直身子,移開目光。

“可是呢,”愛情大師繼續。“既然阿影不喜歡,我就不喜歡。”說完,又擺出酷酷的造型,微微頷首等著陳小西誇讚忠心。

“滾。”陳小西言簡意賅。

“你想知道我為什麽反對融資?我告訴你!”身後,阿影的聲音響起來。沙啞,柔媚,卻含著一絲泠冽。

陳小西回頭,阿影站在逆光中。周身婀娜的線條仿佛鑲了亮邊,熠熠生輝。

“酒吧對你來說,可能隻是一筆投資。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夢想,一個孩子。”阿影邊走邊說,聲音微顫,聞之動容:“我從十幾歲,就夢想擁有一家酒吧。我還沒有它的時候,它就在我生命裏埋下種子。

你答應投資的時候,它就破土了。房租合同簽下的時候,它開始見風長。酒吧開業的那天,它已經有我人這麽高了。一天,兩天……現在三個月過去了。不是它融入我的生命,而是我的生命寄托在它身上。

每天我都在欣喜中醒來,每天我都在期待,不是指望靠它發家致富。它存在,對我就是意義!

所以,不是我不同意融資,而是我不能,不能讓別人主宰我的夢想,我的孩子,我的生命。”

朱弘劈劈啪啪熱烈鼓起掌來,看向阿影的目光分外感動。

陳小西直覺得背後發涼。做生意啊姐姐,不是應該賺錢為導向嗎?怎麽它存在就是意義,還不指望靠它發家致富?

陳小西目瞪口呆看著近在身旁的阿影,大有揮之不去的上錯船之感。

頭疼!

正文 第103章 豁出去去找

梁昉送走大哥,一個人跌坐在沙包裏。手裏捏著的,是哥哥給的一張銀行卡。

據說裏麵是兩百萬。

梁昉有些眩暈。兩百萬,從公司注冊開始做起。哥哥說,可以免費贈送兩名員工和一間辦公室及一名全能顧問。梁昉的關注點是:這是父親嫌棄自己遊手好閑的意思嗎?可是三弟豈不是比自己更無所事事?

梁昉決計先給三弟打個電話,旁敲側擊一下他那裏有什麽動態。

“二姐姐。有事?”三弟的電話接通,背景音吵雜。

“大白天的,你在哪廝混呢。”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