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55

“唉。”楊青青重重歎口氣。“好難過。”

“怎麽了?”朱貝妮咬著唇,態度遊離。當初的猜想重回腦海。

“我姥爺走了。”楊青青垂下眼瞼,淚珠滑落臉龐。

朱貝妮驚得倒吸一口氣,瞬間暗自後悔自己出發點太捉狹。一時不知怎麽開口接。

“讓你觸景生情了是吧?”陳小西按好電梯,從從容容地等兩個女生進去。“別擔心,裏麵這位無大礙。”

楊青青默默點點頭。心裏懺悔道:對不起姥爺,勢不得已,借您老一用。

楊青青姥爺的確走了,隻是在兩年前。好在朱貝妮和陳小西並不細問,也不用擔心穿幫。

朱貝妮看看時間,不算太晚,想著兩三天轉眼過去了,自己還一次沒有去看過何美麗,便想跟青青一起回去看一看剛手術過的那位。

“你聽說過掃把星嗎?”楊青青惴惴不安,問朱貝妮。

“嗯?”

“有一種人,不僅自己運氣不好,周圍的人也會因為她變得很倒黴。”楊青青說這話時壓低了聲音,朱貝妮莫名緊張起來。

“你是,在說我嗎?”朱貝妮結結巴巴問道。許文衡是因她而傷。她已經無法反駁。何美麗嘛,如果她及時製止打架興許就不會那麽快就同居?

楊青青聞言睜圓了眼睛:“你也被你媽媽這樣講嗎?”

“嗯?”

“小時候,媽媽總是這樣罵我。掃把星,倒黴催的,不要臉,到處死人你怎麽不去死……”青青捂上臉,哽咽難言。

朱貝妮無措至極。

青青淚水順著手心流下來,肩膀一抽一抽。

朱貝妮用手心輕拍她抽動的肩膀,試著安慰她。

沒想到青青哭得更厲害,“爸爸掙不到錢怪我,弟弟考不上高中怪我,奶奶活著怪我,姥爺死了也怪我……幹嘛生下我,幹嘛養大我,早掐死算了。”

沒有辦法,朱貝妮歎口氣,環抱住青青:“別哭了。你長大了,獨立了,以後誰也欺負不了你了。”

一不留神,身邊的兩個女生就抱在一起,一個神情沒落,一個哭得傷心。陳小西直摸後腦勺,一臉不解。這都什麽情況啊。

陳小西猜度著開口打破悲傷局的時機,沒想到,還沒開口,先聽朱貝妮說:“要麽你先回去?我跟她一起去看看何美麗。”

陳小西雙手抱臂,一臉無奈。可以說我擔心你,不想獨自離開嗎?

“咦?你們到底是怎麽第一時間知道他被車撞的?”青青正哭得入境,冷不丁忽然抬頭開口問。

陳小西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也顧不得思考這句話是否過於突兀抽離,馬上細致地來龍去脈地講了起來。他得刷存在感啊,不然就被趕走了。

“怎麽有人要害你?你幹了什麽?”青青匪夷所思地看向溫順無害模樣的朱貝妮。

陳小西倒是從朱貝妮那裏聽到過事情的緣起,隻是沒想到激烈的後續。不過已知的那些緣起也足夠回答青青的疑問了。

“以後怎麽辦?他們會變本加厲嗎?”青青臉上的關切溢於言表。

朱貝妮看得心中一暖,便開口寬慰道:“別擔心。他們原本也沒想真撞的,隻是許文衡撲過來,反倒弄假成真了。上海街上到處是攝像頭,我跟同事之間這麽點的小誤會,不會有更嚴重的後果的。”

陳小西頗為讚同朱貝妮對這件事的理智看法,不由點頭。

“可不能這麽大意!萬一她傷心病狂呢!有人為了幾句口角、幾十塊錢就鬧出人命呢。”

朱貝妮聽得背後發涼,自危麵前,理智瞬間潰不成軍,人也慌亂起來。她可從來沒有往這個朝向想過。

“有我呢,別怕。以後我接送你上下班。”陳小西終於抓到一個閃亮亮的表現機會。如果語氣再霸道一些,簡直就是權力總裁暖心甜寵的典範。

朱貝妮抬頭看陳小西,眸光流動,神情滿是感動。

無功不受祿,朱貝妮認為自己理應斷然拒絕——可實在沒有回絕的勇氣。這脈脈一眼,便是答應了。沒有開口道謝,隻是因為“謝謝”兩個字顯得太單薄了。

“那你上班不是天天要遲到、早退了?”楊青青並不意外倆人的甜蜜互動,她早就看出二人之間的不同尋常。倒是有點為陳小西的衝動擔心,天天遲到、早退,還不被領導罵死!

“他根本就不上班。”朱貝妮聳肩一笑。

“老板?”

“老板都是加班的好吧?”陳小西對青青沒有想像力的猜測表示不滿意。

“別想了,他就一無業遊民,外加兼職外教。”朱貝妮攔過青青,大踏步往前走。這麽一打岔,青青倒是忘記了剛才的悲傷,也挺好。

青青邊被朱貝妮拖著往前走,邊不由回頭重新打量陳小西。見他不是一回兩回,每次都覺得此人氣度不凡,原來那不凡氣度是悠閑。原來那悠閑是因為人家原本就是社會閑散人員。

青青不由心中失落,看向陳小西的目光也輕慢懈怠起來。

她為朱貝妮感到不值——這樣沒上進心的人,根本不值得浪費時間相處。難怪,青青忽然心神一通,難怪朱貝妮不肯承認兩人有曖昧。的確不能鬆口呢。

既然男方上趕著要貼上來,順勢而為地利用一下,也無可厚非。青青看向朱貝妮的目光頓時增添幾許理解與讚同的意味。諸如免費教英語口語,諸如答應上班接送,也在情理之中了。

正文 第098章 美麗依舊否

朱貝妮哪裏知道青青的心路曆程,看到青青朝自己笑,便也擠出一個微笑。

安慰她,同時更是安慰自己,道:“現在放心啦。我會沒事的。我們還是去看何美麗吧,她一直愛熱鬧,這幾天肯定寂寞死了。”

陳小西表示很滿意。終於沒有人開口趕他走了。更棒的是,以後也終於有由頭可以名正言順地朝夕廝混在一起了——雖然真的隻有早上和晚上。

朱貝妮跟在青青身後,待青青開好門鎖,便一個貓身先鑽了進去。她要給何美麗一個驚喜!

蹦進房間,笑得正歡,朱貝妮準備聽何美麗的尖叫。

怎麽也想不到,劈頭蓋臉看到了那樣的何美麗。

何美麗神情渙散,麻木中透著悲傷,歪躺在床上,垂垂腐朽,何等有氣無力。她癡呆般看向打通的陽台,驚一點沒意識到有人進來了。

“她睡著了嗎?”青青從身後跟上來,見朱貝妮沒說話,便問道。

詢問的聲音驚醒了發呆的何美麗,何美麗陡然回頭,看到朱貝妮,眼神重新聚焦起來。要笑,嘴一撇,卻差點哭出來。

“你怎麽才來看我!”

朱貝妮斂起憐憫之色,假裝一切正常:“電話還不夠啊,才知道,原來你還挺貪心。”自何美麗入住楊青青家,朱貝妮倒是每天一個關懷電話的。

何美麗歪頭笑笑,風情小女人的模樣瞬間回來了。隻是臉色更黃中帶蒼白,疲倦難掩。

何美麗看向朱貝妮的目光分外粘膩,連露頭過來打招呼的陳小西都有些意外。

躺在床上的女孩,看自己的女孩時,目光如膠似漆,熱烈甜蜜,眉宇間嬌羞柔媚,生生掩蓋了生病時的倦怠麵容。這等流光溢彩的神色,看得陳小西一怔。不由也多看朱貝妮一眼。

朱貝妮還是尋常的朱貝妮。

陳小西又轉回頭看床上的何美麗。何美麗簡直要將目光黏在朱貝妮身上。

陳小西沒來由心頭一陣緊。酒吧邂逅朱貝妮,她在;咖啡館裏偶遇朱貝妮,她在;第一次朱貝妮打電話央求他,這麽晚了,朱貝妮還舟車勞頓來看她……就是傳說中的閨蜜情?渾然不似男生間的友誼,揮之不去的一個閨蜜半個情敵的感覺。

朱貝妮搬個椅子坐在何美麗對麵,細細詢問起何美麗的恢複狀況來。其實問也是瞎問,沒有參考經驗,無從對比恢複狀況。何美麗一說,她也隻能一聽。

何美麗自言術後第一天還好,第二天像轟然塌陷一般,體力被抽空。第三天開始廢墟上重建,此後感覺一覺強似一覺。

“多虧你訂的月子餐!”何美麗眼睛忽閃著,感動之下,語氣微微發抖。

“我訂的什麽?”朱貝妮有些懵。

一直走來走去當活動背景的楊青青忽然咳嗽起來。接著,楊青青誇張地叫一聲,喊道:“哎呦卡住了。朱貝妮,過來幫忙抬下桌子。”

不明就裏的朱貝妮聽到召喚,便跑到外室廚房間幫楊青青抬桌子。

邁出臥室,同時也是邁進廚房間,見楊青青垂手站著,陳小西扶桌而坐,哪有絲毫要抬桌子的跡象。

楊青青為難地瞥一眼陳小西,還好知道這貨是社會閑散人員,不然接下來要講的話可尷尬多了。

“那個,不好意思,訂月子餐的美事就安插在你頭上了。事前也沒跟你說,怕你穿幫,就著急把你支過來了。”楊青青用口型帶些許音量,壓低聲音解釋道。

“我說我怎麽聽不明白她的話了。裏麵什麽情況啊?”朱貝妮啞然。

陳小西暗自要笑,原來閨蜜情並不似自己剛才以為的那般超越,隻是閨蜜心中另有情要承,才這般甜膩。

楊青青不由又瞥一眼陳小西,再次在心中確認他無業遊民的卑微身份,便開口道:“月子餐是許文衡訂的,他不想讓你知道,也不想讓她承情,便要安插在我頭上,假裝是我訂的。可問題是我跟她又不熟,這麽熱情顯得太假,我就賴在你頭上了,說你幫著訂的。”

聽聞許文衡之舉,陳小西不易察覺地輕笑一下,很快恢複不動聲色的淡然表情。

朱貝妮可沒那麽存氣,她眉頭大皺,語氣很是不滿,不悅地看向楊青青,要責備,話臨出頭拐了個彎:“他怎麽知道?”神情卻分明在責備楊青青多嘴多舌。

楊青青自然看得懂,一臉無奈:“我哪知道!他說一熟人告訴他的,又沒告訴我是哪個熟人!”

熟人?朱貝妮瞬間想起醫院走廊裏遇到的奇葩朱師兄。

人際關係就是這麽奇妙。

火車上坐在身邊的陌生人,竟然跟自己扯上了關係。最終又透過兩層關係,對何美麗發生影響。所謂“六度人脈理論”麽?

六度人脈理論斷定,地球上所有的人都可以通過六層以內的熟人鏈和任何其他人聯係起來。也就是說,最多通過六個人你就能夠認識任何一個陌生人。此理論聽上去很不可思議。朱貝妮卻依稀感受到它的真實性。

朱貝妮雖然猜出了是誰傳了話,人卻更加煩躁起來。

一天之內,兩度得知許文衡對自己的犧牲與風險。前一次壓下的波動,此刻像反彈,掀起更大的潮浪。

朱貝妮咬著唇。

楊青青還當她是在猜度哪個好事“熟人”,陳小西卻感知到了朱貝妮為何而煩惱。隻是朱貝妮不說,他也無從開解。

因著許文衡的緣故,朱貝妮再進房間跟何美麗聊天時,難免有些分心。聊了一會兒,楊青青受陳小西之托,進來嘻嘻笑著說要送客了。何美麗才戀戀不舍放手讓朱貝妮走。

從楊青青處出門,朱貝妮就沒再開口講過話。

陳小西延遲一步,跟在她身後。

他放量目光,將她的舉動表情收在眼裏。他看得出她很掙紮,看得出她很苦惱。他也知道,隻要自己開口,就會減少她的苦惱,寬慰她的掙紮。

可是,自視甚高的他,卻無法開口。

因為敵人的缺席,他的開口顯得勝之不武。這是其一。其二,雖然也有吃醋嫉妒的小情緒,其實,他心裏是感激許文衡的,感激他關鍵時刻舍己救她,至於結果弄巧成拙,那是另外一件事了。

沉默相伴,陳小西叫了輛出租,將朱貝妮送回公司宿舍。

“你……”雖然決定不先開口,不過臨到分別,陳小西忍不住喊了一聲。

正文 第099章 自信的光彩

朱貝妮回轉頭,目光越過車頂,投向開車門而立的陳小西。

她的表情已經平靜很多。隻是看樣子她仍舊無意開口傾訴,陳小西隻好笑笑。

“明早我來接你。”

陳小西暗自為自己謀得一份親密相伴的好差事而欣喜不已。

第二天一早,他帶上辣味豆腐包和八寶粥侯在朱貝妮小區門口。

得知世間有辣味豆腐做包子餡,還拜朱貝妮所賜。以陳小西的愚見,他差不多認為如今國人的早餐已經西化到麵包、煎蛋、牛奶了。

喜滋滋約好下班相見的地點,沒想到,中午還沒有過,就接到朱貝妮的電話。電話裏,朱貝妮興奮到不行。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