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54

人等不及了,就撞上來了。我都沒看清是怎麽發生的,就倒在地上了。”許文衡表情既認真又坦誠。

梁昉歪著頭:“你還記不記得,我上次告訴過你。替別人照顧女朋友前,要跟我報備。”

見梁昉不信,許文衡有些著急。他舉著兩根手指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若有一句虛假……”

誓還未及起,門外響起敲門聲。

梁昉丟給許文衡一個鬼臉,起身去開門。許文衡不覺笑了。看到梁昉做鬼臉,便知她氣消了。說來也奇怪,梁昉這樣高大上的形象,竟然扮起鬼臉也毫無違和感。

等朱貝妮他們到的時候,看到許文衡已經打好石膏,躺在病床上。

“好消息是脛骨裂紋性骨折,壞消息是石膏腿要6到8周才有可能取下。”梁昉嘟著嘴,對陳小西和朱貝妮介紹道。

朱貝妮好似聽不見,也不寒暄,隻腳步不停地往內室走。

現在,她已經很清楚地知道,是許文衡幫她擋下了這一撞。她心中有很多感慨,其中一些情愫連她自己也有些琢磨不透。感激嗎?似乎並不明顯。質問嗎?既然兩不相幹何必深情如此?還是,完全隻是路過巧合?

一腳踏進內室的門,一眼看見著豎條紋病號服的許文衡。許文衡臉色略略蒼白,表情卻很輕鬆。

“你來啦?”許文衡抿唇而笑。

曾幾何時,冷麵才子隻有見她才將這樣的笑掛在臉上;讀她寫的小說並一本正經地誇;鼓勵她勇敢地在年級舞會上邁出第一步;陪她看愛情電影卻睡著了;她知他寵她,越發有肆無恐地當著他的麵講新來的寫作老師如何酷,一邊偷窺他一臉黑麵,一邊心裏洋洋自得……那些不需要刻意,就會翻卷來襲的過去,帶著洶湧的力量,幾乎要湮沒朱貝妮。

險些在回憶裏溺亡的朱貝妮,陡然收住腳。

她想起來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開口。不管過去有多寵,不管現在心裏怎麽想,他都不會開口。

她想起來了,她曾在他麵前默默地哭,哭得雙肩顫抖,他都隻一步之遙地看著。

他已經不是校園裏的少年郎,他有一個她不懂的野心,他不猶豫,不糾結,也狠得下心……不管是深情還是偶遇,他都會選擇默默掩下真相。既知結果,她又何必去問。

朱貝妮隻想扭轉頭。

結果一轉身撞上緊隨而來的陳小西。

門框不足一米,兩個人一進一出,容不開騰挪,便正好撞進陳小西的懷裏。陳小西不緊不慢,退了兩步,朱貝妮便得以從內室出來。

梁昉將朱貝妮的舉動看在眼裏,因為知道那是他大學裏暗戀四年的人兒,如今格外關注起來。梁昉趁機騰身進內室,看到許文衡一如開始,笑得平和震驚。即使看到陳小西環抱著朱貝妮出去,也不曾有任何神色變化。梁昉看到這兒,心裏終於覺得安穩了。

對於製服警察的到來,梁昉和許文衡倒是都很淡定。

中年警察詢問,小警察執錄音筆,許文衡像是遇到知名雜誌做專訪,興致很高,過程講得繪聲繪色。

“路口紅燈十五秒倒計時,聲旁兩個人對話的聲音,一開始隻是背景音,突然就清晰地跳入耳膜。

一個聲音問,你記住她長什麽樣了嗎?

另一個聲音答,記住了。叫朱貝妮!

問的聲音罵,蠢貨!記名字有什麽用!我問的是長相。

另一個聲音回答,記住了。長得挺好看的!

一個再罵,蠢貨!誰問你好不好看了!

另一個終於找到重點,哥你放心!隻製造恐懼,決不能真的撞上!

沒想到,他們真的撞上了。隻不過撞上的不是目標人物,是路人我。”

小警察快聽笑了。大警察機警地確認道:“兩個人?”

“對!兩個人!”

許文衡的講述隔著沒關的門,傳到沙發上坐著的朱貝妮、梁昉和陳小西的耳朵裏。梁昉和陳小西都聽得微笑起來,隻有朱貝妮麵無表情,好像心不在焉。

兩位民警確信再無可問的話,便將民事賠償或刑事訴說的話再對許文衡講了一遍。許文衡說容他考慮一下,他會盡快通過律師表達他的最終態度。

兩位民警聽聞“律師”二字交換了一下眼神,不過,住打個石膏腿都要住vip的人,有律師也很正常吧。

兩位警察告辭,梁昉、陳小西和朱貝妮起身相送。一行人走到套房門口,才一打開套房,驀然發現有人扶著門口在門口大口喘氣,表情驚慌到無以複加。

“你是——”梁昉覺得眼前這個女孩好熟悉,又一時想不起。

“青青。”朱貝妮叫起來。

“他怎麽樣了?”楊青青飛快瞥一眼眾人,很快聚焦到朱貝妮臉上。

“沒大礙。在裏麵,你去看吧。”朱貝妮指指內室。楊青青扶著門框長出一口氣。

兩位警察揮手打招呼告別。

梁昉饒有趣味地上下打量楊青青。其貌不揚,甚至過於普通,掉入人群就尋不見的那種女孩。然而那焦急的神色,卻如鈍刀,一點點割痛她的心。

她依稀想起,上次許文衡喝酒胃出血,第一個得到消息的就是眼前的這位姑娘。一直以為朱貝妮是他過去的唯一有感情牽絆的異性,沒想到,竟另有隱秘之人。

正文 第096章 真相幾人知

對兩位警察,許文衡沒有說任何假話。他隻是沒有說所有的實話而已。

真相永遠隻有當事人才最清楚。

那一天,看看下班時間將近,想著和梁昉還有一個約會,許文衡將各種資料整理,放入辦公桌一側的文件櫃。辦公室上,除了一隻裝了筆的筆筒和電腦,再無他物。清爽到仿佛桌麵在等主人到來。事實上,這是他書桌的常態。

為了避免用電梯的高峰時間,許文衡決計先行下班。

許文衡暫時還沒有代步的車,之前是因為薪水有限,現在則是因為滬牌難拍。一張售價近十萬元的滬牌,每個月發放額度約一萬三千張,卻有26萬人在拍。許文衡可不想傻傻將新車放停車場半年,還無奈奮戰在拍牌照的漫漫征途中。他要反過來做,拍到了汽車拍照再買車。

之所以不著急買車,還有一個比較私密的原因。

從辦公樓出來,沿桂林路往行,走不過一千米,就是朱貝妮所在的公司。如果趕得巧,下班的路上還能看到她。

通常,如果是準點下班,許文衡會提早過馬路,用一條馬路和馬路上的車水馬龍做屏障,細細搜索令他心安的身影。有幾次,她轉頭之間目光無意中掃過馬路對麵,許文衡便慌忙轉頭,利用視覺差,做出與同側路人在說私密話的動作。

這天,算算時間正好趕得上,如果幸運,必然如往常能眺望到熟悉的身影。

許文衡眼睛看著前方的路口,人走在人行道上。

當時豎向行駛的路上是紅燈,而許文衡還未走到路口,因此無法過橫向的綠燈。

看看十五秒倒計時,許文衡無意去搶,便放慢腳步。

聲旁兩個人對話的聲音,一開始隻是背景音,慢慢便清晰地跳入耳膜。

一個聲音問:你記住她長什麽樣了嗎?

另一個聲音答:記住了,叫朱貝妮!

問的聲音罵:蠢貨!記名字有什麽用!我問的是長相。

另一個聲音繼續回答:記住了。長得挺好看的!

一個再罵:蠢貨,誰問你好不好看了!我到底能不能信任你!

另一個道:哥放心!隻驚嚇,決不真的撞上!小菜一碟!

許文衡慢動作轉頭,看到兩個騎摩托車戴頭盔的人。興許是大意,興許是戴著頭盔,才使他們這樣吼著喊叫著交流。

許文衡才一猶豫到底先拉騎車人的胳膊還是先握刹車把,綠燈亮了,摩托車咆哮著衝出去。

許文衡百米衝刺跟上去。

他心裏隻有一個念頭:阻止他們!

按照道理來說,許文衡再快的速度,也跑不過摩托車。可下班時段的非機動車道上,有共享單車,有電瓶車,摩托車並不能發揮應有的速度。饒是如此,許文衡也追得上氣不接下氣。

他邊狂奔邊視線搜索。來來回回地掃視,慌張抵消了原本的效率——原本,他總能用最快的時間從人群中檢索中她的身影,並以此而得意。直到瞥見摩托車手加大油門往前衝,才驚然在人行道上看到她嘻笑晏晏跟身邊的人比劃著什麽。

“嗡”的一聲響,許文衡覺得世界在傾斜。疼痛夾雜著恐懼,死死攫住了他。

過程是怎麽發生的,許文衡一點印象都沒有。

疼痛不是來自於自己,恐懼更不是。

痛疼與恐懼都是來自擔心,擔心她受到傷害。

在危險逼近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那是他守候多年的成果,珍愛程度超過他的想象。他寧肯舍棄自己,也不願意她在自己麵前受損。

至於摩托車手所說的“隻製造驚嚇”,他如何敢信。

自己是如何一步跨越那五米距離,護在她身旁,他怎麽也想不起。

回神之後,抬頭看到她的表情,隻有驚訝而無痛苦,他覺得一切都放心了。腿上的疼痛如強風下的海浪,一陣強似一陣襲來。然而無妨,仍舊覺得一切都值了。

交警走過來,說要去一趟派出所。另一種痛苦來了。他發現,他隻能通知他最不願想起的一個人。

也就是那一瞬間,他似乎無可退路地明白了自己一直不願意正視的未來。

江山。美人。

自古英雄皆說“愛江山更愛美人”。然而這件事於他好似“魚和熊掌”。

如何兼得?

如何兼得?

許文衡不知道掂來覆去想了幾百個回合,結果仍舊是“不可兩全”。

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太年輕,心智不夠發達;年齡越長,越看得清楚,左手江山,右手美人,純屬扯淡。

取舍?

事情看到這一步,取舍已經不再是問題。

他無法放棄自己,唯一的一生,生而為我的使命感,自我實現的本能*……

別人都說,如果一個男人足夠愛你,他一定不會鬆手。對此他百口莫辯。他的體會是:因為我很愛你,所以不舍得你受委屈。

尤其是,我站在這裏看你——你喜歡依賴,與世無爭,習慣有人陪。你要的是風平浪靜,細水長流。

而我鬥誌昂揚,意欲鷹擊長空,渴望波瀾壯闊。我能給你榮華富貴,平步青雲,卻不能給你長相廝守……

舍得將她孤單單一個人丟在家裏嗎?

他深知,隻要自己稍微強勢,不,稍微主動,就能虜獲她的愛情。隻是,然後呢?

看清了這一點,當朱貝妮一頭紮進病房套房,隻一頓便一臉慌亂地挑頭就走時,他則心如靜水,潛存喜悅。他將牽掛放在心裏,但斷了更多念想。

這一刻,他終於知道該拿怎樣的態度對待她。

她有篤定平和的人照顧,而他有獨立堅強的梁昉。現在,就是最好的安排。不是嗎?

那天,朱貝妮隻看了他一眼,便沒有再進套房。倒是楊青青意外到訪。楊青青立在門口,逆光中她的眼神如光線般晶亮犀利。隻是那神色……看得許文衡心中一怔。

失魂落魄、莫大悲傷,仿佛受傷的是她自己一般,這丫頭今天是怎麽了。

許文衡默默詫異一下,不過並不以為意。

今天是他悟道的好日子,心情很是愉悅。

正文 第097章 榮升護花使

再者梁昉很快走進來,娉娉婷婷走到他床頭,沙發不坐,宣示所有權一般一屁股坐在許文衡床頭,輕抬胳膊攬住他靠在枕上的頭,若有若無地玩弄著他的耳朵。

梁昉挑釁一般,歪著頭看楊青青。無奈楊青青並不接她的目光,隻寸光不離地圍著病床上的許文衡轉。梁昉也是無語了。

可以這麽肆無忌憚地表達垂涎嗎?

梁昉無奈,她可不是讓自己默默委屈的人,心意一沉,張口就下逐客令。梁昉探頭朝外喊話。

“bunny,你們明天還要上班吧?早點回去歇著吧。反正這裏有我。”

“哎,被人嫌棄了。我們走吧。”陳小西笑嘻嘻地接道。

楊青青神遊了一般,毫無反應。最後被朱貝妮拖出了套房。

“你怎麽了?”朱貝妮問楊青青。同時不覺想起上次從許文衡病房裏出來,她也是這幅模樣。隻是那次她說恰逢職場上被同事排擠。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