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53

靜躺在桌麵。滑開屏幕撥電話的手有些發抖,不過,等著被發現才是死路一條。柳欣還是將電話撥了出去。

“嗨,舞哥。”

“你還有膽打電話?”電話裏傳來一個冷峻的聲音,柳欣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按了免提。

“我錯了錯了……舞哥,你聽我解釋……”

電話那頭的人並沒有給柳欣解釋的機會。柳欣快速跑到窗口,見每天來接自己的紅色跑車從路邊停車位上開走了。終於確認,失寵之日來了!

柳欣抹一把眼淚,收拾起辦公桌上的私人物品。這個讓她身敗名裂的破公司,她一秒都不想再呆了!走之前瞥一眼朱貝妮的工作位,心裏忿恨交織。

“柳欣!”柳欣走了一半,背後傳來一聲吼。總經理這樣頤指氣使的喊叫聲,柳欣聽了快五個月。若不是總經辦秘書的光環罩著,不是小安鞍前馬後捧著,柳欣才不稀罕伺候“蛋白質”總經理——混蛋+白癡+神經質!

柳欣將私人用品小箱子往上提了提,半回頭,總經理的那扇門,正如總經理的那個人,她都夠了。

半天不見柳欣進來,總經理嘩啦拉開門。柳欣位上沒有人。他這個堂堂總經理還沒有走,總經辦秘書就這麽走了嗎?

一抬頭,柳欣站在行政部區域的走廊裏,透過大半個辦公室冷冷地盯著自己看。

“這個季度的還款申請你報財務部了嗎?”總經理聲色具厲。“這都幾號了!怎麽還不見流程過來?要你個秘書吃幹飯嗎?債主追上門你負責嗎?喂!大膽!放肆!我跟你說話呢,你怎麽走了……好,好,有本事你明天別來上班!滾蛋!”

柳欣回轉半個身子撞開磨砂磨礪門,在昏暗的燈光中,朝總經理冷笑:“一看這破門就知道是個草包公司,什麽年代了,連個自動門都裝不起!”

總經理像被鬥紅眼的公牛,喘著粗氣快步甩臂極速靠近,一般來說,好男不跟女鬥,但萬一碰上壞女,好男其實也不用講太多規則,否則就被規則框死了。總經理身為靈活運用的領軍人物,怎能被規則框死呢。那豈不是成了自己最看不起的書呆子了嘛!

柳欣將雜物箱往地上一扔,逃也似的跑掉了。

那時候離下班時間已有一小段距離,員工基本走完,清潔工開始上班。

總經理隻顧眼前,腳下猛然被絆,整個人慣性往前衝,兩隻手本能地去拉玻璃門上的扶手,才得以穩住身體。得虧底盤低,重心穩,才隻是一場虛驚。

“哢喳喳。”微妙的細碎聲響。

磨砂玻璃門龜裂出冰紋般痕跡。總經理詫異地看著握在手中的門把手,一臉迷茫。這東西是怎麽被他魔法般地從門上抓下來的?

總經理醍醐灌頂般突然醒悟過來,朝虛空左拜拜,右拜拜,嘴裏念念有詞,斂了怒氣,朝自己辦公室穩步走去。

玻璃門由外而內被推開,兩個清潔阿姨走進來。

“這門怎麽變軟了?”一個叫道。

“玻璃碎了,幸虧是防爆玻璃。”另一個解釋道。

第二天一早,有人趕在上班前安裝自動移門。一些早到的同事紛紛納悶,怎麽平白想起換公司的門。個中原因,隻有總經理一個人知道了。

其實,連總經理自己都說不清楚。他也不敢去細想,隻認作是神在警示他。他需要反省,需要調整,需要改變……

話說朱貝妮跟隨交警叫來的值班民警,去了最近的轄區派出所。粒粒拖著朱貝妮,一步三搖,走得極慢。

值班民警一而再回頭,但一看到滿臉驚恐的粒粒,便不忍心催促。隻能任由她們。好在派出所並不遠,走過這段路,拐過一個彎,再直走1500米,就差不多到了。

朱貝妮還沒有走到轄區派出所,陳小西的電話先來了。

“我來了,你別怕。”陳小西劈頭如是說。

“你怎麽知道我——?”朱貝妮如何不驚訝。

“梁昉打電話告訴我的。”

還沒來及感慨什麽,“徐匯區桂林路派出所”的藍白招牌映在眼前。朱貝妮五味雜陳,長這麽大,還從來沒有親自跟這樣的地方打過交到。

像是有第六感,朱貝妮磴在台階上的腳有所遲疑,不由自主回轉頭。果然,馬路非機動車道上,有人一路超越,騎著銀光閃閃的摩拜飛馳而來,亮橙色的軲轆轉得快得像演雜耍。

陳小西將共享單車停在路邊,自己跑過馬路。所幸這是一條隻有斑馬線,沒有紅綠燈的看著過路口。

真高興能及時趕到。陳小西喘著氣,一臉成就地看身側的朱貝妮。

順便說一句,該死的摩拜,據說不惜以三千元一輛的單價,製作出這樣死沉死沉的軸動單車。相比之下,ofo小黃車雖有劣幣驅逐良幣之嫌疑,到底用起來更便民。

在陌生的環境見到熟悉的人,朱貝妮終於能笑出來了。

陳小西與朱貝妮並肩走進派出所的大門。落在後麵的粒粒,伸出芊芊玉指,指著陳小西的背影愣在原地。這位哥哥如此熟悉,隻是一時想不起,到底哪裏見過。

一路不忍催促的其中一位值班民警,這會隻能笑著催一催了:“你要進去嗎?”

粒粒臉一紅,低下頭,微不可見地點點頭。

“那就一起進去吧。”

正文 第094章 肇事者漏嘴

梁昉穿了一件仙味十足的marie elie 春夏款蕾絲長裙。這個法國小眾奢侈品牌很得梁昉的心。

站在夾角而立的三麵鏡子前,梁昉很容易就窺視了自己穿這件衣服時的全貌。修身不緊裹,黑色線條壓封,削減白色蕾絲的嬌弱,少量的黑白撞色,起到恰到好處的點睛效果。

鏡中的人嬌美動人,完全看不出真實的年齡。梁昉對此很滿意。

好整以暇地坐在院子亭閣內陪母親“風浴”——母親是一位超級喜愛白皮膚的女人,是不肯像西方女人那樣進行“陽光浴”的。她能做的極限,就是坐在收拾甚好的午後亭閣內,吹吹風。家裏遊泳池之所以建在後院,也是基於對母親好惡的考慮。

“你不去約會嗎?”母親問。

“等他下班。”梁昉微微抬腕,“應該差不多了。”

“你想過結婚嗎?”

“媽媽,您這是在擔心我成剩女嗎?”

母親掩唇而笑,看向梁昉的這一眼柔且媚:“梁家怎麽會有剩女。”

梁昉嬌俏地歪頭一笑。她也這麽認為。

“隻是,你30歲了。子宮不等人。”

梁昉微笑著沉默以對。心裏腹誹不已:我自己還沒當夠孩子,可沒想過為孩子而婚啊。

“昉兒,電話來了。快點電話!”許文衡的聲音驀然響起來。母親不禁正襟危坐。梁昉噗嗤笑出聲:“媽媽,這是我的私人定製來電鈴聲。”

“你們年輕人可真會玩。你接吧。我正好回屋歇歇。”母親說罷,舉起絲綢麵扇輕遮額頭,悠然出亭閣。

梁昉才按下綠色接電話鍵,許文衡帶著喘息的聲音率先衝了出來:“昉兒,你有陳小西的電話嗎?”

“怎麽?”

“快打電話給他,讓他去找朱貝妮。”

“你怎麽了?”

“我沒事。你先打電話給陳小西。轉告他,民警可能會找朱貝妮,但是不用擔心,應該隻是做個口供。”

“到底發生了什麽?”

“你先打他電話。之後打給我,我再跟你說。”

梁昉笑容未及盛開便衰敗。她超級討厭被蒙在鼓裏的感覺。難道沒有告訴過許文衡?盡管心裏湧動著不滿,梁昉還是照做了。陳小西如她一樣,如墜霧裏。

等梁昉再把電話打給陳小西,接電話的已經不再是機主本人,而是一個陌生的女人的聲音。

“你是誰?”梁昉一點沒有客氣的意思。

“我是瑞金醫院放射科的助理醫生,一位前來拍片的患者把電話交給我,說怕打電話的人著急,托我代接。”

梁昉頓時萎了氣焰:“他怎麽了?”

“被摩托車撞了小腿,正在排查是脛骨還是腓骨骨折。”

梁昉倒吸一口冷氣,上次是中山醫院,這次是瑞金醫院,你這是本命年流年不利的節奏嗎。

跟助理醫生匆匆說聲謝謝。梁昉本想不著急,結果卻手提裙擺,小步跑了起來。進車庫,啟動,倒車,一氣嗬成,開出庭院,奔瑞金醫院而去。

**********

轄區派出所內比想象得要樸素的多,一張辦公桌,兩張靠背椅,四五把圓凳。一個中年民警和一名年輕民警把大家招呼進室內。很快有人進來,把一身酷黑賽車裝的摩托車手帶到了隔壁房。

中年民警很幹練的樣子,審視一圈之後目光落在朱貝妮身上,簡明扼要地先行明說。按照中年民警的說法,這並非一樁單純的交通事故,而是有預謀的犯罪。因為,交警在例行詢問肇事者的時候,肇事者一激動,開口就否認:“我沒想撞他!我都不認識他!真的!我要撞的人是朱貝妮!”

智商感人的肇事者。

把肇事者領走的第三位民警很快過來了,中年民警示意他但說無妨。那位民警開口前先忍不住笑起來。原來,那位肇事者想翻供,可惜執法記錄儀已經記錄下來,心理防線頓時崩潰。肇事者自己坦白,他並非真的要撞朱貝妮,隻是要製造驚恐,好讓朱貝妮聽話一些。

當詢問肇事者與朱貝妮之間的關係時,肇事者又一臉迷茫,一口咬定自己並不認識朱貝妮。當民警問不認識怎麽識別要撞的人呢。肇事者說有人給他看了朱貝妮的照片。

詢問到這裏,案情基本明了。當繼續追問是誰給他看了照片讓他恫嚇朱貝妮時,他卻死活不肯說。問急了。肇事者脫口而出:“我要找律師!我有權沉默!”

中年民警灼灼目光看向朱貝妮:“你知道是誰指使的嗎?”

朱貝妮點點頭:“很可能是公司裏的一位同事。因為一些誤會,導致她對我有看法。”

按照中年民警的說法,朱貝妮在此事中沒有受傷,可以要求民事賠償,也可以和第一受害人聯名提起刑事訴訟。“刑事訴訟”四個字顯然嚇壞了朱貝妮。她看一眼陳小西,看一眼民警大叔,十分猶豫地說,還是以被撞者的態度為準吧。

“說起這個被撞者,真是倒黴。自己受傷不說,肇事者對他也怨念很深,覺得他誤了事,導致弄假成真。”提審肇事者的民警說起來直搖頭。

“對了,你和被撞的人,認識嗎?”一直不太說話的年輕小民警問。

朱貝妮隻好點點頭。

“正好。我們要去醫院走訪一下他。”中年民警大叔道。

陳小西心中有一個不好的預感,他隱隱覺得,許文衡撞槍口並非意外。隻是,他不願意將這一疑問說出來。一來,它聽上去像是對朱貝妮和許文衡的懷疑;二來,就算朱貝妮和許文衡仍舊在聯係,他也出師無名無從指責。

手機在背包裏嗡嗡響。朱貝妮取出一看,是楊青青。也不怪楊青青這會兒打電話過來。朱貝妮原本和楊青青約好,下班後去她那裏看望何美麗。許久不到,楊青青難免會擔心她這名路癡走岔了路。

朱貝妮覺得自己有些不好啟齒,不過終究還是說了:“我路上有事耽擱了。遇到一個騎摩托車的人,不小心撞倒了許文衡。”

“什麽?”電話那頭,楊青青大驚失色。語氣慌張得不同尋常。

正文 第095章 醫院又聚頭

一大波人陸續向瑞金醫院靠攏。

最先到的人是梁昉。隨之是乘警車的陳小西、朱貝妮和兩位民警。粒粒被朱貝妮勸回了家。小民警生怕粒粒不識路,陪同走了很久才回來。

到骨科前台那裏谘詢,民警有些意外,反複確認才相信許文衡住在vip住房。至於朱貝妮和陳小西,已經見怪不怪。聽到vip病房,便知梁昉已到。

朱貝妮一行人打聽許文衡的病房時,許文衡剛從骨科被運到vip病房。梁昉抱著臂,冷眼看護工將許文衡的移動床固定好,將石膏腿吊起。忙完退出。

直至始終,梁昉沒有講一句話。

“過來坐。”背靠兩個枕頭的許文衡拍著腰間的空床鋪對梁昉笑。

“你不覺得,你還欠我一個解釋嗎?”梁昉靠牆,仍舊一動不動。

“我在路上走,等紅綠燈的時候,身旁有倆騎摩托車的人,吼著在對話。他倆合計著要撞人。你說巧不巧,要撞的這個人你我都認識。我想著,既然認識,就提醒一下吧。沒想到,我剛看到她,還沒有來及提醒,摩托車上的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