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51

父看一眼坐在自己對麵的兒子梁承,不覺滿意地頷首。想到家裏的一雙兒女,又不覺凝眉。

“你媽媽說,妹妹又辭職了。”

孩子們還小的時候,梁家習慣從他稱謂,喊梁昉為“妹妹”,喊梁佼為“弟弟”,喊長子梁承為“哥哥”。孩子們漸漸長大,母親開始稱呼他們的名字。父親偶有順口,還是會喊成幼時的稱呼。

“公司企劃部門有個經理職位正在招聘。妹妹可以借機鍛煉一下。”梁承稍作思量後回答道。

“她畢業後不肯進家裏企業,正是要逃避你我。”

梁承略略思索,計上心頭。

“妹妹畢業這兩年,做過三家公司,也算積累一些職場經驗了。她一向精靈鬼怪,不如開一支基金,讓她涉足一下風投。”

父親微微點頭:“你覺得給她多少合適?”

“兩千萬?”

“昨天跟賽華商貿公司談判,快六十歲的老總,談判桌上,我看你快把人家壓榨哭了。對你妹妹,你倒是大方!”

“生意怎麽能跟親情比呢。”梁承被誇,笑笑地回答。

梁父對這個答案很滿意。他點著頭,應允。

“給她兩百萬。”

“多少?”

“兩百萬。”

“會不會太少?”梁承有些摸不著頭腦,妹妹18歲成人禮,父親豪擲六百萬包機組團去紐約妹妹的學校開party。妹妹開的兩輛車,合計也不止200萬。為何風投基金隻給這麽點兒?這讓他這個當大哥的又如何說得出口?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生意歸生意!”

梁承唯有閉氣養息,父親六十有五,體魄上已經不再年輕,可頭腦轉的,一點不比他這個年輕人慢。

“房租、員工、前期運營,七七八八加起來消耗不少,再投資恐怕騰挪不開。”梁承為了妹子著想,再盡力一把。

“我們位於靜安寺的7a寫字樓,給她騰一間。免租。員工可以調兩個給她。工資算在集團內。我隻看她的利潤百分比。她要是有能力,我們可以追加投資。她要是隻會玩,多少錢扔進去都是打水漂。”

父親話說到這份上,想來已經很堅決了。梁承及時閉上嘴,唯有讚同。

“曉欣那孩子最近好吧?”見離公司還有一段時間,父親開口問。

“謝謝爸爸關心。明年夏天畢業。這會正在做畢業設計。她昨天還跟我炫耀,說自己畢業設計已經有了初步模樣,導師很欣賞。”

“她畢業之後你們有什麽打算?”

梁承臉上浮現喜色:“我們計劃,等她畢業就結婚。”

梁父很滿意:“你年齡不小,是該成家做父親了。我在你這個年齡,兒子都5歲了。”

梁承笑。跟父親聊天,他常有脫離感,譬如父親會說,“我兒子都5歲了”,而不是“你都5歲了”。這種輕鬆與冷幽默,可惜妹妹和弟弟體會不到,不然他們也不會覺得父親高壓了。

**********

總管家王姐最後一遍檢視工作人員布置好的浴缸四周,覺得無可挑剔,才去敲小主人的門。梁昉本來好心情寫在臉上,到了盥洗室門口一瞥之後,卻臉色微怏。

王姐心中吃驚,她知道小主人不悅是因為沐浴準備工作不到位,可她不知道哪裏需要改。敏銳地察覺到梁昉的不悅。

曾去荷蘭huis de voorst的古堡裏參觀過全球獨一無二的專門培養高級管家的國際管家學校的王姐,認為自己是證書管家中的實力派,實力管家中的理論派,言而總之,總而言之,勝任私人管家遊刃有餘。

在梁家三十餘載,隨著梁家財富增加,王姐的管家能力也突飛猛進。可如今,站在小主人的緊閉的盥洗室門口,大有揮之不去的陰溝裏翻船的囧迫感。

王姐不由納悶,內心直後悔沒有勤快檢查那個離職女孩準備後的效果。不然,憑她這業內頂尖的專業管家的犀利眼光,肯定一眼看出差別。

不服氣的王姐當下沒作聲,從三樓下來,跟同事安排下重要事情的負責人,自己便驅車去一家人才中介公司。

如果沒有記錯,這家名為“如親”家政的對口人才輸出公司,一定比她更了解那個人。小安全名叫什麽來著?對,安彩瑞!

自帶威儀感的王姐登堂入室,小前台不敢攔,王姐直接推開了“廖總”的辦公室。十平方的單間,兩麵書櫃塞滿了打印材料,兩平方左右的桌麵,成摞地堆放著建立,廖宗從兩個屏幕的電腦前抬起頭。

王姐和廖總彼此見過——在一家有米其林二星大廚坐鎮的茶餐廳。廖總恭喜雙方達成人才直輸合作共贏關係,請王姐吃飯。那一次,廖總很像一位“老總”。

今天再見,王姐顧不上吃驚與感慨,開門見山:“你還記得上次給我們推薦過一個年輕女孩,名字叫安彩瑞?”

“記得!輸送給您的人才都是精挑細選的,當然記得!”

“她跑了!”

“偷了多少東西?”廖總臉色一陣,驚恐中來,深怕找他連帶賠償。

王姐一擺手:“沒偷東西,連當月工資都沒要!”

廖總一聽,放下心來。他喊前台泡茶,請王姐坐坐坐。

王姐往背後發汙的米白色雙人沙發上瞄一眼,連動也沒有動,站在廖總的辦公桌前,繼續說道:“你想辦法。我要她再回去!工資可以談!”

廖總當然聽得懂“工資可以談”是什麽意思。他送出去的人工資多,他相應得到的提成就多。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廖總拍胸脯。

王姐剛露出一個舒心笑容,廖總便話鋒一轉:“但是……”

“但是什麽?”

“你總要告訴我,在貴府上發生了什麽,我好針對性地做開導工作。”

正文 第090章 王姐要找人

王姐沉吟。

話是說得沒錯,奈何她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呀。她在安彩瑞非走不可的時候,並不覺得有何不妥。這種事情以前也發生過,譬如重要家人突然離世,需要參加後事。就算當事人不主動說離職,王姐也是恭送不候的。忌諱這事,很多有錢人家都執行得很認真。

當安彩瑞哭紅了眼睛說需要離開時,王姐自然而然想到了生死別離。大家都不說破,王姐意欲安排人去銀行取一筆撫恤金。隻是安彩瑞走得太急,甚至連工資結算都等不了。

王姐本不打算再找安彩瑞,隻是大小姐這幾天找茬不斷,看那態勢,將是沒完沒了。王姐便自作聰明,認為這是大小姐在暗示她,需要找回她看中的小姑娘。

因為有了這層自作聰明,她甚至改觀了以前的判斷,認為安彩瑞哭紅了雙眼,並非因為親人離世,而是遭遇了來自大小姐的“取向喜好”。

至於自己是否真有必要“助紂為虐”,王姐認為,那根本不是思考該問題的正確方式,正確思考方式是:主人要,她給。她隻是在盡職!對錯與否,與她無關!

王姐威嚴地朝廖總一瞥:“最近好幾家口碑和實力都不錯的家政公司,一直在聯係我……”

“我懂了!懂了!我明天一定親自把她送到貴府!如果明天不能,請您寬限我三天。三天後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從茫茫人海挖出來!隻要人找到了,嘿嘿。”

小前台端了一個紙杯裝的茶水進來,門敞開著,無需敲門,徑直走入後將茶水放在總經理的桌上。王姐連看都不屑於看,不等小前台出門,自己先昂首挺胸出廖總的辦公室,頭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話。

“記住你說過的話!”

王姐一走,廖總就給自己的一個哥們打電話:“黃寶財!你害慘我了!上次你推薦的那個小姑娘,你馬上給我找出來!找不出來咱倆光屁股玩到大的交情從此拉倒!你聽到沒有?說話!”

“你來上海都快20年了,咋還改不了家鄉話的味捏。”電話裏,一個比他還地方味還足的聲音不緊不慢笑起來。

“少廢話!今天,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把她找出來!”

“找出來,你想幹啥?”

“送~大~神!有家府上看上她了,工資隨便開!”

廖總以為自己說完“工資隨便開”,見錢眼開的黃寶財會馬上宣誓衷心。沒想到電話不早不晚,在那一刻被果斷掛掉,以至於廖總都不確信“工資隨便開”這五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有沒有輸送到黃寶財的腦袋裏。

廖總接著打,被掛斷。再打,再被掛斷。

廖總額頭開始冒汗。他手上連安彩瑞的檔案都沒有,不通過黃寶財,到哪兒去找安彩瑞!

現在悔不當初,為時已晚。怪隻怪自己太大意!

還記得那一天,自己正為梁家王姐挑選“高標準”的家政人員而發愁,黃寶財找他喝酒,見他愁眉苦耐,大腿一拍當即為幫他推薦了一位。推薦的這位出現在自己麵前時,廖總肯定下巴都合不上了。說美若天仙有點過分,但不這麽說,有點對不起那張小臉啊。

廖總的第一反應是:我是不是應該該行做經紀人公司?第二反應是:王姐見了此人必定高看我大“如親家政”!

廖總當即要發表格填檔案,可黃寶財大手一揮:“這撈什子有嘛用!我就是她的活檔案!真要填晚些時候請我喝酒我說給你聽!快送她去上班,多上一天就是好幾百塊錢呢!”

鬼使神差,色令智昏,廖總喜不自禁把安彩瑞和另外一名三十幾歲的家政小劉,一起送到了梁家王姐那裏。因為家政員工檔案一向歸公司保管,所以王姐也無從疑心。安彩瑞就此工作在梁家。

不僅不知道安彩瑞的地址和聯係方式,現在“活檔案”也接連掛自己的電話。廖總哪裏還坐得住!

廖總匆忙起身,差點推倒座椅;奔出小辦公室,撞到一疊簡曆;顧不上管身後大雪花飄落,廖總急著出門。跑出門一會兒,又抹著額頭上的汗跑回來,忘了帶車鑰匙了。

哆哆嗦嗦開著雪弗蘭賽歐直奔黃寶財工作的甲級寫字樓。據說這是一款轉為年輕人首次購車而設計的小型車,即便是自動擋高配車型,價格才八萬元左右。之前,廖總托人上了安徽拍照,今年,他最得瑟的一件事就是將安徽牌照換成了本地牌照,足足花去了他9.3萬元。真正實現了車牌比車貴。

顧不得疼惜20元每小時的停車費,賽歐鑽進地下停車庫。從地下車庫乘電梯上來,廖總腦海裏隻有一個念頭:捉住黃寶財,按地上狠狠揍!

**********

黃寶財掛掉電話老鄉廖總的電話,按住突突直跳的胸口,對著手機橫橫地說道:“狗眼看人低!你以為給我錢,就能買走我的忠心嗎?做夢!”

可是話說回來,安彩瑞從前東家逃出來後,並沒有跟他這個“幹哥哥”聯係。他想要找安彩瑞,也沒那麽容易。黃寶財正了正喉結下的製服領帶,在寫字樓三層挑空的氣派大堂內來回踱步。事到如今,他隻能再次感歎:美貌這東西,長在普通人臉上可不見得是好事!紅顏薄命啊。

穿灰色和土褐色拚接製服的中年婦女來擦大堂沙發前的玻璃茶幾,黃寶財不由想起幾個月前跟安彩瑞相處的日子,那時候安彩瑞是這幢甲級寫字樓的保潔工,黃寶財總以為,她是前來體驗生活的大明星……

看著她擠在逼仄的裝滿清潔備用品的小儲物間裏扒盒飯,看著有品性淺的男人或女人走開好遠還一次次回頭拿好奇眼光看她,看著她彎著腰在高跟鞋西裝褲來往的人群中拖地,看著她戴上手套跪地上清潔馬桶……他總是莫名疼惜。

可是安保小隊長並沒有什麽特權可給她,唯一能照顧的,是她上夜班的時候他等她下班送她回家。

正文 第091章 純潔的友誼

要說男女之間沒有純潔的友情,打死黃寶財黃寶財也不同意。他對安彩瑞,就是純潔的!證據就是,他從不像別的安保對她心懷齷齪。他就是覺得她長得太好看了,人又善良勤勞能吃苦,所以想幫她,保護她!

娶她?做人哪能那麽貪心呢,家裏的老婆也不答應啊。退一萬步,老婆答應,自己也不能答應啊。安彩瑞長得那麽招搖,多招惹是非!

黃寶財心裏明鏡一樣。他隻是單純地可憐她!尤其發現30樓一個凸肚大叔開始偷瞄安彩瑞之後,憑借男人對男人的了解,他立刻覺得,這幢甲級寫字樓,已經不是安彩瑞安全歸宿。他本來就想委托老鄉幫安彩瑞介紹一個好人家,隻是一直有些舍不得看不到她。現在,是時候下決心了。

事情比黃寶財預想得還順利。安彩瑞很快去了一戶有錢人家,聽說那家裏光做家務的家政都有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