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44

忐忑過後的我:不管怎樣,都阻擋不了我那顆勢必認真完本的心。好吧,既然樂觀是我的優點,就繼續發揚光大吧。

陳小西:囉嗦!求點擊,求收藏,求訂閱!至於打賞……隨便!)

正文 第075章 醫院走廊裏

“朱——貝——妮!”

一聲驚喜呼喚,伴著節奏,炸響在耳邊。

朱貝妮抬頭,左看,右看,沒有看到任何熟麵孔。

“是我!”那飽含情感的男中音又響起來。

這回朱貝妮看清楚了,竟然是——已經不記得他的名字了,或許從來都不知道他的名字。隻印象深刻地記得他捧著泡麵油光嘴滑地說: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裏挑一。當然,還印象深刻地記得,他是許文衡的師兄。

“哦,朱師兄——”關鍵時刻,朱貝妮想起他們500年前是一家。

“你也在這裏?”朱師兄為偶遇驚喜不已。

“你怎麽也在這裏?”朱貝妮不由脫口。這是婦產科專科醫院,朱師兄一個大男人晃在這裏,當然很可疑。

“我陪老婆產檢!第一次!我是說滿三個月第一次來醫院建檔案。你也有了嗎?幾個月了?”朱師兄說得眉飛色舞,隻顧得自己高興,完全無視朱貝妮的尷尬。

n久不見,您莽撞依舊啊!

朱貝妮紅著臉,囁嚅著,連說帶示意,讓他小點聲。

然而情緒高漲的朱師兄哪裏體會得到。他興奮地左看右看,想認出一個跟朱貝妮有關聯的男人。

朱貝妮正急得想哭之際,救星來了。

一個溫柔似水的女子輕快地走過來。朱師兄像是有感應一般,猛然閉嘴,欣欣然扭轉頭,伸開雙臂,虔誠地等待美人到來。那溫柔女子一走近,朱師兄就端上了她的胳膊,像護駕一般半摟在自己懷裏。

他一臉得意,給她們倆彼此做介紹。

“這是我老婆!這是我兒子!”朱師兄摸老婆肚子。

朱太太大概習以為常這等傻氣,隻包容一笑。

“這是朱貝妮。許師弟喜歡過的那個女孩。”

朱貝妮可不習慣這等傻氣!這個介紹惹得她差點當場翻臉。看在準媽媽的溫柔笑容上,她才勉強不發作。

“這裏是——”後麵到來的朱太太一眼發現此區域不尋常。大大的“手術”兩個字印在走廊上的隔離門上。周圍等待的人個個麵容憂鬱,陪同來的男人也大有做賊心虛的模樣。

經由朱太太提醒,朱師兄臉上頓現驚恐模樣。他那樣聰慧的頭腦,隻要稍提供一絲蛛絲馬跡,馬上發散思維,瞬間就推導出可能的答案。

朱師兄臉色一沉,長兄如父般告誡起來:“生命是上天的恩賜……”

知夫莫若妻。朱太太馬上製止,不給他宣講大義的機會。朱師兄人生順利,內心猶如赤子,隻知道理,不知各人有各人的情況,各人有各人的苦衷。朱太太不希望他平白給人添亂。於是暗中用力,背後偷襲,一腳踢在他小腿上。

“哎呦!太太!”朱師兄叫。

“我餓了,你們改天敘舊好不好?”

聽聞兒子餓了,不,聽聞太太餓了,朱師兄馬上排列事情重要程度的次序,一邊扶著太太往外走,一邊回頭對朱貝妮喊:“我以後再跟你說!”

bye-bye吧您呐。

朱貝妮微笑著揮手,送走這個朱插曲,是她今天以來最開心的事。

坐下來繼續看《社會語言學》,按亮手機屏看時間,已經10點半,師父出門吃早餐也快一個鍾頭,居然還沒有回來。應該不會迷路吧?路癡如是想。迷路的想法一冒出,朱貝妮當即否定。人家是這個城市的土著!

興許隻是路上遇到了熟人,反正身份證已經登記過,他留下也無他用,朱貝妮決計隨他去。於是重新靜心看書。

朱貝妮用手撫平黏貼在章節最前麵的一張折疊紙。紙上畫著蜘蛛網一樣的內容提綱。正所謂“提綱挈領”,有了這個提綱,整章節的內容就條理清晰很多。她目視提綱,再現內容。留意不清晰的地方,等待稍後重點看。這樣默默回憶完整個章節的大致內容後,才翻開書,補充細節。

這種看書方法自小就知道,但真正熟能生巧地學以致用,還多虧學霸巧巧。陸巧谘極為善用這種讀書法,畫的蜘蛛網堪稱藝術。

想到巧巧,朱貝妮心念一動,巧巧昨天在三人閨蜜群裏說最近看一個師弟不順眼,忍不住想整他。也不知那可憐的師弟犯了師姐幾百上千條禁律中的哪一條。蜜糖開始相親了。學校裏的前輩超級熱情,紛紛介紹自己適齡的三姑七婆家的拐彎親戚。蜜糖說日子都快排不過來了,終於體會一把暴發戶的感覺。

因為分心,效率大降。朱貝妮順勢稍事休息。

她抬頭的時候,正逢走廊隔離門打開,一位護士扶著一位做完手術的女生出來,護士高喊家屬的名字,一個偏瘦、像在讀大學生一樣的男孩子縮著肩膀站了出來。

那女生走路姿勢僵硬,臉色蒼白泛黃。看的朱貝妮心中一緊。

“不是說手術隻要十分鍾嗎?怎麽這麽久?”男孩子邊走邊低聲詢問女生。

“做完手術,讓躺了2個小時。”女生的回答裏帶著喘息。

兩個人慢吞吞走過走廊,拐彎消失在眾人視線裏。

一個待手術的女生明顯嚇壞了,她嚶嚶嚶趴在一側男生的肩頭哭起來。男生輕拍她後背。

“不做了!我們結婚吧!”

“好。”女生哭著點頭。

說完,倆人手牽手從眾人麵前走過。女生破涕為笑。眾人目瞪口呆。

朱貝妮一側的女生看得一臉羨慕,她推身旁的男伴一把,扯著嗓門喊起來。

“你看人家多會心疼人兒!你咋不心疼心疼我呢?”

“人家弱柳扶風,你虎背熊腰。我心疼不起。”男伴將趔趄的身子做直。

“你可真沒良心。”

“我要是沒良心能腆著臉陪你到這兒?我這也是豁出去了幫你解決麻煩。”

“你也不想想是誰惹的麻煩?”

“是啊,你也不想是誰惹的麻煩?誰把我推倒的啊?”

女生臉紅語塞。

有人噗嗤樂了。朱貝妮要低了頭才能掩蓋咬在唇上的笑。正低頭忍笑呢,一雙似曾相熟的腳站在了自己麵前。

(走廊推倒之女生:愛要說,愛要做!不是嗎!喜歡就訂閱!高興就打賞!盡興才是人生真諦!)

正文 第076章 在後的黃雀

朱貝妮不由抬頭:“呀!師父你回來了!”

陳小西揩一把頭上的汗,苦笑著坐下來:“這附近,居然沒有賣早餐的。我把門前這條路都走穿了,來回又走完了垂直交叉的路,居然也沒有!害得我去了平行的另一條馬路,才勉強找到一家麥當勞。”

朱貝妮笑得很委婉。心裏默默想:其實師父您可以什麽都不解釋的。我又不會追問。這謊話編得顯然不像樣,醫院左手一連串的小吃店,沙縣小吃、福建混沌、山東煎餅、灌湯包子店……不能說應有盡有,至少不至於被忽視。

朱貝妮打定主意不拆穿師父。於是便不接話。

“11點了。大概輪到你朋友了。”

“據說術後還要躺2個小時。”

陳小西略微詫異地看一眼朱貝妮。

“你若有事……”朱貝妮歪著頭,好心地先起了話頭。

“我在擔心你午飯怎麽吃!”

“門口左手不是有一串小吃店嗎?”終於,朱貝妮還是爆出自己“知情”來。

“那種地方也能吃?”陳小西徹底驚訝了。

朱貝妮張著嘴說不出話來。不能吃嗎?她可是以吃一碗沙縣飄香拌麵為樂的人。塗上辣椒的山東煎餅也是她的大愛……

陳小西看朱貝妮如此反應,也有些無措。不過,“哪天你帶我去吃”的話,他是無論如何說不出來的。記得阿影看完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後宣布愛上炸雞啤酒,他當時就覺得好笑。路邊攤小吃也好,大排檔也好,看上去既不健康又不衛生,何苦去吃?如果為了對方,更應該拉對方去吃健康餐才對!

陳小西夢遊一般,開口道:“city shop旁邊有家citalia,食材很地道,味道好,價格也合理。”言外之意是你有興趣嗎?

久久不見朱貝妮回答,側頭一看,朱貝妮早已心無旁騖埋頭在看書。

陳小西便拿出手機,玩起2048的遊戲來。

走廊隔離門不時打開放人出來。

並不覺得枯坐了兩個小時,一次門打開,護士陡然喊起“陳小西”的名字來。要求陳小西將“拿女人”(滬語:你的女人)的衣服拿出來。原來何美麗可以走人了。

不一會兒,果然,護士扶著何美麗出來了。

何美麗一如前幾個出來的人,臉色蒼白中泛著幹黃。想必失血不少。因為剛做過手術,下體疼痛,走路不便。走起來又慢姿勢又奇怪。

朱貝妮全都視而不見,假當一切不變,殷勤上前扶起何美麗的一隻胳膊。一挨到何美麗,忍不住心裏一沉。她明顯感覺到何美麗一碰到她的手,便撐不住一般壓在她手上。才短短十分鍾的手術,她已經很虛弱了。扶著何美麗的一隻胳膊,恍若抬著她小半個身子。

“我來扶她。你去叫車。”陳小西道。他看出朱貝妮的吃力。

朱貝妮不敢冒然脫手,見朱貝妮很吃力,陳小西猶豫一二,終於還是橫抱起何美麗。

出租車很快攔到。

何美麗在朱貝妮的攙扶下,坐上了車。陳小西沒有就此立場的意思,而是自告奮勇坐到了副駕駛位置。

朱貝妮報了一個地址。司機開動,出租車緩緩匯入車流。朱貝妮開始給楊青青打電話。

“青青。我們已經在出租車上了。大概半小時後到。”

“好。讓司機開進小區。沿小區主路進來,30號樓在最裏麵。”楊青青細致叮囑。

“記住了。”

何美麗虛弱地靠在座位靠背上,湧動在她心中的,是感激之情。但是她最不想說的,就是謝謝。不止是怕說了謝謝就顯得生分,更是因為,這等恩情,隻說聲謝謝,太輕太薄。

**********

楊青青坐在房間內等時間。

手上隨手翻的是《菜根譚》。她把剛接過電話的手機輕覆在桌麵,繼續悟道一般翻書。之所以看這本書,是因為據說這是一本論述修養、人生、處世、出世的語錄集,可正心修身、養性育德。*當年爛熟於心。真假不論,反正她不愛看沒有意義的小說!

書中說“真味是淡,至人如常”,楊青青隻能一笑了之。

至於“舍勿處疑,恩不圖報”,這等境界,楊青青從未體會,也無意抵達。她更熟悉的是,沒有好處的付出傻瓜才做。譬如,她今日同意朱貝妮的朋友借助自己家,或許連明眼人也看不出回報在哪裏,卻未必是沒有回報。

“心向高處,不安現狀”,倒是很符合她的口味。

楊青青不甚為意,隨手而翻。

《致愛麗絲》g大調鋼琴曲驟然響起來。音樂提示,他,來電話了。

這是專門為他而設的鈴聲。三四年來,沒有響過幾次,這僅有的幾次中,絕大多數是因為朱貝妮而響。

這次,會是因為什麽?

理智告訴自己,要緩一緩接,至少要讓鈴聲響上四、五聲,可手指卻有些不聽使喚。《至愛麗絲》一響,手已經自主伸向手機。

“喂。”楊青青一邊嫌棄自己,一邊笑音輕快地打起招呼。

“我有件事,你幫我詢問一下。”許文衡的聲音響在耳邊。低沉、磁性、性感。楊青青如癡如醉,百聽不厭。

“什麽事?”楊青青問。她是真的不知。她和他,已經失聯快一個月。

自從許文衡出院,楊青青一直找不到理由去看他。每每想到他有一位那麽優秀的女朋友,她簡直像被人扼住脖頸,呼吸不過來。

過去的這一個月,她一直深陷絕望之中。難過之程度勝過過去三年。減了三年的肥在過去的一個月裏效果頓顯。

過去的三年,她默默守候,認真潛伏,賭三年後許文衡和朱貝妮畢業擇業,永遠分屬兩個不同的城市。

聽說朱貝妮來滬考博,楊青青夜不能寐。豪賭失敗的滋味不好受,感覺像生吃一頭堵了洞口的野豬,一口口吞噬,難以下咽,血肉模糊。不吞下,就沒有出路。吐出來,隻會引來更凶猛的獸,招致難以承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