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41

正同樣是沒有自由,不如減輕父母的負擔。

所以,就算職場有總經理這樣不講理情緒化的領導,就算職場有柳欣這樣仗著背景瞎搗蛋的同事,她還是得忍氣吞聲做下去。

實在這裏做不下去,也隻有整理心情,換家公司,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

好在,並非餘生都那麽暗淡。她不是還有考博這個路嗎?

考博此時就像茫茫暗黑中的燈塔,照亮她暗淡的心情,為她指引方向,供她紓解鬱悶。

那一晚,朱貝妮在小跟班粒粒的陪同下,比平時多學一個小時,學到了晚上11點,直到社區活動中心要關門,她們才回。

夜裏躺在床上,朱貝妮黑眸微微泛光,她睡不著,第一次開始擔心,萬一明年考不上,她該怎麽辦?

苦難的時刻隻能默默硬撐。

朱貝妮與擔心共枕,在別人香甜入睡的呼吸聲中,醒了很久。

第二天,像穀底反彈,路星星親口告訴她,是他主動提離職的,總經理再三挽留,說路星星做得挺不錯,而他隻是表演憤怒給大家看,並非真的針對他一個人。

“表演憤怒給大家看?”朱貝妮納悶了。

“大概意思是,那是坐在管理者位置上的他該有的反應,換句話說,如果他笑眯眯地跟我說沒關係,修好就好。就會導致整個辦公室人浮於事,工作節奏拖拉,效率低下……”

朱貝妮不覺點頭。似乎有那麽點道理。

原來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實的。

原來咆哮著喊叫出來的,也不一定值得鄭重對待。

朱貝妮隱約覺得自己開了天眼,長了新的智慧。這種智慧,在單純的校園裏是學不到的。莫非,這就是所謂的人情練達?

“怎麽樣?周五晚上可以約你吃飯嗎?”路星星爆出真實目的。

“都有誰?”

“飯錢控製在300元以內,你愛喊誰喊誰。”

“為啥是我喊?”

“因為在這個公司,除了你,我也沒別的朋友。”

“我分明看你跟誰都很熟,你什麽時候把我單獨一人列為你的朋友?”

“大概從我走黴運後,隻有你再三安慰、鼓勵我開始吧。”

朱貝妮瞬間說不出話來。路星星,有一天你若忽然發現,你的黴運其實是由我帶來的,你會怎麽想?細思極恐。

心虛之下,朱貝妮決定為路星星組織一個熱鬧的歡送聚餐。

中午午休的時候,陳小西打來電話。

雖然沒有仔細想,朱貝妮似乎隱約知道,因為昨天自己袒露了迷茫和痛苦,師父或早或晚,會來電話安慰她一番。所以對這個電話,她並無太多吃驚。

“聽聲音,你情緒還不錯。”師父在電話裏評價說。

“不能因為壞人壞就懲罰自己。”朱貝妮答。

“好。要牢記這句話。”

陳小西大有欣慰之感。每次朱貝妮流露疑慮、難過、痛苦的時候,他不覺在心中放大,覺得他的小姑娘正陷入水深火熱的煎熬中,於是腹稿開始打起來,要推敲出一種具有最大說服力的開導內容,沒想到,當他一本正經來溝通的時候,她又仿佛沒事人,獨自過了坎兒。

除了那天帶她蹺班,陳小西好像從來沒有特別為她做過什麽,雖然內心膽戰心驚沒少為她發愁想對策。

網管這職位,出乎意料地好招聘。

頭天路星星提離職,第二天招聘部就開始打電話約網管麵試。當天下午,有三個人直接去總經理辦公室複試,據說沒到下班時間,就敲定了次日來上班的人。

下班路上,人事何美麗跟朱貝妮講這次的堪稱“效率典範”的招聘。

“三天交接,那路星星豈不是周五就要辦理離職手續了?”

“是啊。”

“周五我們為送別路星星吃頓飯吧?”

“恐怕不行。你忘了?我周六還有重要的事情。”

朱貝妮聞言伸手拍拍何美麗。她當然還記得。

新來的網管是個年輕人,挺精神的。雖說談不上英俊,五官卻也和諧耐看,且隱隱透出男人的沉穩與果斷來。

他還沒有走到路星星旁的工作位置,已經吸引了一路的關注目光。

“歐巴有點老,大叔有點嫩,這個年齡段的男人,有沒有什麽流行稱謂?”小安在群裏喊人支招。

“大哥哥。”

“去,別鬧。”

“小叔。”

“讓我想起網絡小說《你好,少將大人》。”

“說到網絡小說,我隻服《寧小閑禦神錄》。”

“敲黑板,跑題了!”

……

群裏炸開鍋。

正文 第070章 愛的真模樣

不得不說,小安建的這個群是一個神奇的存在。

群成員是小安拉進的,她一心討好的柳欣反倒沒在群裏麵,遠在另外空間的財務部倒有幾個女生被拉進來。

朱貝妮因為厭惡柳欣而連帶對小安也有看法,這兩天,又因為小安在群裏散播路星星離職的虛假內幕,導致她對這個八卦群也不像當初那麽喜愛了。

有心主動退群,轉念又一想,小安到底沒對她做什麽,何必如此決裂。於是,變成群裏徹底的沉默者。

朱貝妮在思考周五的送別晚餐都請誰。想來想去,不過是粒粒、陶慕、文惠、盧小雯,加上自己。

“5個人會不會太少呢?”朱貝妮有點不確信。

下午茶的時候,陶慕要去樓下7-11便利店買咖啡,朱貝妮有心跟著一起下去。

“你知道嗎?我們找到合適的房子了!”陶慕比朱貝妮還有傾訴*。前腳才跨出公司門,就迫不及待開口,完全壓住了朱貝妮有心詢問的送別聚餐。

“一室戶。2800塊。好心疼,但是我男人說,值得!”

陶慕口中蹦出的“我男人”讓朱貝妮腳下一趔趄。這稱呼也太有衝擊力了。

陶慕抱牢朱貝妮的胳膊,頭試圖靠朱貝妮的肩膀。興許是習慣性動作,她明明比朱貝妮高一個頭頂,哪裏靠得到。

“我曾經挑剔他矮,不帥;我曾經怨恨他沒本事,既沒有像他的同學一樣考博或者出國,又沒有像他另外的同學一樣謀得一個年薪三十萬的工作;我堅持認為他是他班上最差的一個。

我像祥林嫂一樣不停訴說自己舍棄家和熟悉的環境,為了他來到這個破地方,沒有朋友,競爭又那麽大;我跟他賭氣,挑剔他,抱怨他,試圖激怒他;我今天嫌他吃得多浪費,明天嫌他吃得少像個女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怎麽樣。但是他從來都沒有像我對他那樣苛刻地對待過我。

現在想想,我真是遇到了世上最好的愛。

有時候我半夜醒來,都怕自己是做夢,他隻是我夢裏的人。像我這樣脾氣又急又壞的女孩是不配得到這麽寬容又恒定的愛的。我常常要哭著找手機,給他打電話。他會安慰我,會耐心地在電話裏等我睡著。他說他會為了我永遠夜裏開著手機。

明明知道他寵我,我卻仗寵欺人。

我常常因為突如其來的不如意、想家、懷念友人、看見別的女孩穿了漂亮昂貴的新衣服而心情急劇逆轉、變壞。我甚至連借口都不找,直接遷怒到他身上。我是那麽明目張膽地不管不顧地任意傷害他。我都不知道他為什麽要忍受喜怒無常的我。

直到有一天,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忽然想到他和我結婚了。他和脾氣那麽壞的我結婚了。以後,在這個世界上,他和我成了休戚與共的一個人,他成了一輩子都承諾留在我身邊的人。我突然很後悔,覺得以前對他太不好了。

我非常非常後悔。悔得突然沒有力氣走路。

我就蹲在馬路牙子上,像開竅一樣意識到他也是一個人在這個城市,如果不是我,也許他回家鄉會過得更自在。他也孤單,他也需要力量,需要支持,而從前的我像刺蝟一樣,不僅不會讓人靠近,還要東突西撞去傷人。

結婚讓我意識到,我應該真正地去愛他。而不是以前輕狂地隨意說聲我愛你。你知道嗎?我現在胸口常常有一股濃濃的情意。連他都說我變溫柔了。其實是他給我的愛,讓我覺醒了。昨天,他說我現在對他好好,他覺得自己很幸福。差點把我說得掉眼淚。

這個周末,我們終於可以長相廝守了。好期待,好期待啊!”

陶慕的這番感歎告一段落,7-11便利店也打個來回了。朱貝妮除了傾聽,什麽也說不了。重新坐回工作位置上的時候,5個人為路星星送別會不會嫌少之疑問,還是橫亙在心頭。

不過,心情大不一樣了。

熏陶過陶慕的觸動人心的愛情,朱貝妮莫名積極起來。

有一天,嗯,一定會有那麽一天,自己也會遇到如此妙不可言的愛情的。

路星星帶著新網管重新幫電腦裝補丁。新網管落落大方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盛景全。盛大的盛,風景齊全的景全。以後請多關照!”

“你好。我是朱貝妮。”朱貝妮有些羞澀。客氣話她還不習慣說。

親切地稱呼對方,笑眯眯地請對方不要客氣,謙遜地也說上一聲請多關照……朱貝妮心裏明白,嘴巴卻不能默契地配合出來。

“你看上去像剛畢業。”盛景全眯眯笑著說。

“她的確是剛畢業哦。你好,景全哥。我是陶慕,朱貝妮的搭檔啦。以後請多關照!”陶慕像播報機,無比流暢。

“陶慕是台灣來的嗎?”

“啊,不是。隻是前東家是台企。”

盛景全頗為熟念地搗鼓一番,很快轉戰別的同事電腦前。

落落大方又謙遜禮貌的盛景全猶如一塊識字,在公司內單身女生湖裏擊起不小波浪,小安尤其激動——她最近失戀,重回單身。

可是第二天中午,大家的美夢就破滅了。

盛景全親口說他已婚,而且不止當著一個人的麵。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陶慕嘿嘿笑。

大家紛紛將關注從已婚盛景全身上撤離的時候,朱貝妮反而對他心生好感,大約覺得不隱婚的人內心更坦誠吧。

何美麗未來一周的請假流程順利獲批,她最擔心的問題已經不成問題,下班等公交的時候,不由對著朱貝妮露出三天來難得的一笑。

“恭喜恭喜。開張大吉,這預示著周六的事情必然也會很順利!”麵對熟悉的人,朱貝妮的恭維話倒很溜。

“最近人才泛濫,招聘毫無壓力。大堆的人在投我們公司的簡曆。總經理認定這是公司的影響力在擴大。他一高興,普天同慶,我也跟著沾光。”

朱貝妮公交車站台稍站一會兒,陪等車的何美麗聊了會兒天。

“豬頭這兩天怎樣?沒發現什麽異常吧?”朱貝妮問。

“他啊。天塌下來都不知道能不能發現。隻要有遊戲和——”說到一半,何美麗忽然收口。瞥一眼朱貝妮,她自己先臉一紅。最近這幾天,她為了按照度娘要求不同房,隻好假裝發現一個隻用手和口的好玩新遊戲。豬頭樂此不疲。好在是雙互的,她也並不算吃虧。

朱貝妮歪著頭還在傻傻等下文。

“噫?你看,那個是上次拉你走的人嗎?”何美麗誇張地轉移話題。

正文 第071章 哎呀總經理

“哪?”朱貝妮果然跟著轉移。

“沒了。不見了。”

“……”朱貝妮看了又看何美麗,忽然福至心靈,意會到“和”的後半部分。她本想調侃和美麗的二人世界豐盛多樣,但看到她紅暈未消,一時心軟,就沒說什麽。

“粒粒下來了。我跟她走了。你自個兒等公交吧。”

“嗯。”

粒粒和美麗,兩個人自上次打架後,彼此就沒再說過話。但是兩個人見麵,也不似仇人,倒像靦腆的情人見麵,你別過臉,我低下頭,卻分明又都在關注對方,都隨時準備好言接對方的打招呼。可惜一個傲嬌,另一個更傲嬌,沒人肯先開口,兩人就那麽僵持著。

朱貝妮也不急於調停。心裏有對方勝過麵上有。她這樣想。

日次去上班,出了新狀況。原來新來的網管太幹練,原本需要三天交接,結果一天就搞定,第二天上午,路星星確認沒有什麽可以交接的了,就很老實實誠地提交了辭職流程。總經理請助理柳欣確認是否完成全部交接,得到肯定答複後,就批準了流程。

當天下午,路星星拿著從財務室領到的最後一個月的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