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34

陶慕看房子未歸,這曾經熱鬧的宿舍,似乎隻剩她和粒粒了。

朱貝妮和粒粒,仍舊像過去那樣,牽著手,蕩呀蕩,一起走過一座橋,來到小區口的社區活動中心,找到閱覽室,各自安靜看書。隻是這天路上,兩個人都沒怎麽說話。

朱貝妮忽然想到,現在的女孩子們幾乎不再牽手了。關係親近的,也不過是挽著胳膊。而自己和粒粒,還能這樣心無芥蒂地手牽手,也算難得。

一夜無話。

日次一早,陳小西來電。

“第二天了。我來送驚喜。先問問,你有遊泳衣嗎?”

“有。”

“帶上。”

“去遊泳嗎?”

“隻是去遊泳,就算不上驚喜了。”陳小西神秘兮兮,卻不肯透露更多。

約好碰頭的時間和地點,陳小西轉眼又自我反駁:“算了,萬一你走錯了路。還是8點我去你小區門口接你吧。”

例行是中午的周六之約臨時改成上午,朱貝妮隻好一骨碌爬起來。洗洗漱漱,找出泳衣,吃點儲備的早餐,看看時間將近,準備出門。

文惠和粒粒還在酣睡。

朱貝妮給她們留張紙條,轉身輕輕關了門。

乘電梯下樓,穿過小區庭院,來到大門口的時候,陳小西已經等在那裏了。

“現在可以告訴我,驚喜是什麽了吧?”朱貝妮兩眼放光。最近的日子過得太驚悚,她需要點喜悅來安撫。

“跟我走吧。我才不上當,說了,就隻喜不驚了。”

朱貝妮越發好奇了。

帶上泳衣,又不是遊泳,幹什麽呢?室內水槍大戰?上海有這樣的娛樂項目嗎?

前不久跟同事組團,倒是參加過一次真人cs大戰。一行人開到一個不知道是什麽地方的地方,換上迷彩服,拿起仿真槍,在樹林裏來了一場射擊pk賽。

那一次,朱貝妮第一次發現,原來迷彩服真的有掩護作用。穿上迷彩服的人幾乎與樹林渾然一體。

“廢話。”

還記得那天晚上回來,朱貝妮一本正經跟陳小西感歎“迷彩服之功效”,陳小西哭笑不得,脫口而出曰“廢話”。

正感歎不休的朱貝妮一頓。最近陳小西表現太好,幾乎忘了揶揄與諷刺是他的本性之一。

“你當人類的眼睛多靠譜啊?且不說通常小孩的視力到4歲才能達到正常標準,到12歲左右視力穩定。單說正常人的視力,明視距離為25厘米,4千米以外的景物不易看到,大於500米時,隻能看到景物模糊的形象,250~270米時,隻能看清景物的輪廓,隻有保持在幾十米內,才能辨識諸如花木種類。

動物就不一樣了,鷹眼翱翔於2、3千米的高空也能發現地麵上的小動物。在昆蟲及甲殼類等節肢動物身上出現的複眼,不僅視野大,它的時間分辨率比人的要高10倍。人的眼睛每秒能分辨24幅圖畫,複眼則可達240左右。一般情況,人隻有單瞳孔,瞳孔上的虹膜打開有限,對光的捕捉也有限。動物中不乏多瞳孔的,能把虹膜打開得很大……”

陳小西b完之後,朱貝妮隻剩下膜拜了。師父到底是學問人啊!等等,自己似乎學曆也不低,可……

“那個,可不可以問一下,這些信息是怎麽記到腦子裏的?”朱貝妮在心裏默默問,可惜電話那頭的陳小西無法感應到她的腦電波。因而,時至今日,朱貝妮仍舊不知陳小西是如何記下這等沒有故事情節的枯燥信息的。

“所以,我們不得不感慨:男女生而有別。”倒是好友何美麗,有機緣聽到全部的心路曆程。最後,她做出了自己的總結。

“不會。事實上隻是你們笨罷了。世界上多的是頭腦聰慧的理工女,再長的公式也記得住。”一旁一直默默不作聲的粒粒突然說道。

“咦?還‘你們’笨?那你呢?難不成是‘頭腦聰慧的理工女’?”何美麗萬分不滿。

粒粒不再作聲。等何美麗不再盯著她看,她小聲嘟囔道:“反正公式、數據、特性比情感好懂。”

恰巧朱貝妮聽到,但也隻裝做沒聽到一般。如果粒粒高傲到第二誌願被錄取也不屑於去上,總會有些與眾不同的資本吧。何況,朱貝妮早已知曉,那麽多跟隨她去社區活動中心的日子,原以為粒粒在看小說,其實都在看數理化類的理工科書。

朱貝妮亦步亦趨,跟隨陳小西坐地鐵、換乘地鐵。在隧道裏走了一個多小時。忍不住,她又開口問起來。

“這麽遠的路,我們到底要去哪裏呀?”

“be patient(保持耐心)。”

終於從地鐵出來,舉目四望,一片荒涼。連陳小西似乎也有些意外。

“接下來,我們去哪兒?”朱貝妮換個策略。如果不能問最終的目的地,問“下一步”總可以了吧。

陳小西難得麵露躊躇。還沒來及說話,一輛車驟然停在他們身旁。

駕駛位的車窗早已落下,梁昉眉飛色舞的開心笑臉探出來。

“喂,你們也是去熱季風暴吧?快上車!”

電視裏經常做廣告的那個熱季風暴?朱貝妮一臉驚訝地看向陳小西。

陳小西已經走向車門,順手拉一把發愣的朱貝妮。不用回答了,他的行動已經表明了他的計劃。

關上車門,車重新開上路。朱貝妮才尷尬地發現:副駕駛旁還坐著一人,不是別人,正是許文衡。

“太好了!我正覺得兩個人來玩太孤單呢!”梁昉熱情高漲。

“住vip套房開豪車的人也玩熱季風暴嗎?”

“討厭。你又來了!”

車上一片熱鬧。不過都是由梁昉和陳小西製造出來的。朱貝妮和許文衡一個比一個沉默。

“嘿,你同學,你怎麽不打招呼?”梁昉冷不丁丟給許文衡一個炸彈。

許文衡墨鏡也不摘,頭也不回:“沒想到你們也來玩這個。”

滿車的熱鬧頓時為之一滯。

“他就是傳說中分分鍾把天聊死的那種人。你還不如不開口。”梁昉雖然說著埋怨的話,語氣卻毫無嗔怪。相反,她大笑起來:“你們隻有做了他的客戶,才知道他有多能說會道。”

朱貝妮剛才還覺得天氣熱澡,一看到許文衡,頓時覺得氣溫下降,冷不可言。

隻有做他的客戶才能知道他有多能說會道?朱貝妮不禁冷笑。他一直能說會道好吧,連宿管阿姨都知道!分分鍾把天聊死?有心如此罷了。

“你冷嗎?是不是空調開太低了?”陳小西溫存詢問。

“bunny覺得冷嗎?親愛的,你幫我把冷氣調高。”熱情的梁昉囑許文衡幫忙。

正文 第057章 刺激與恐懼

聽到朱貝妮感覺冷,許文衡不覺往後排看一眼。

相隔還很遠,他就一眼認出路旁站著的是她。他們一上車,他頭都不需要回,就能感應她坐的是哪個位置,怎樣坐姿,臉上是什麽表情。是啊,他完全不需要看。

許文衡甚至借口陽光越發明亮刺眼,車未行至他們跟前,就提前戴上墨鏡。他不想讓人看到,他因為愛慕因為嫉妒而無法掩飾的複雜眼光。

隻一瞥,就看到了全部。

許文衡知道,繃直後背的朱貝妮仍舊在生他的氣。不管是緣何而起的氣,這對他是一個慰籍心靈的發現。至少,說明她心裏還有他,至少,他們的時光還記在她心裏。許文衡因為心中竊喜,不覺嘴角抽動,露出一個難以察覺的笑意。

他順手調整車內空調。

“哦。不。親愛的。你弄錯了。你開成暖氣了。”梁昉叫得抑揚頓挫。

才沒有弄錯。他隻是想讓她快點感覺暖和。

不過,既然梁昉指出來了,許文衡便糾正過來。

好在很快就到了。停好車,離正門還有相當遠的距離。四個人下車,徒步往熱季風暴的正門走去。

大名鼎鼎的熱季風暴是滬上知名水上樂園,一年隻開三個月。聽說時值學生放假時,這裏人山人海,人頭攢動。

幸好現在是9月份,臨近閉園,早晚暑氣又消,園內人流量大減。還未走進,30米高聳的塔已經在望。瑪雅頭像儲備一頓的水正往下澆,驚叫聲劃破空氣衝向四麵八方。梁昉聞聲先激動起來。

梁昉撐開一把傘,很自然地遞給許文衡幫她撐傘。她拉著許文衡的手,快步往前走,全然不在意自己已經離開了遮陽傘覆蓋的範圍。

細心如陳小西,竟然也帶了一把傘——不過目測更像普通雨傘。

四個人分成兩對。又有兩把傘加持,怎麽看都像是兩對情侶。

走進大門,領過手牌,兵分兩路,換衣服,衝淋浴,一切妥當,開始往約好地點走。梁昉跟朱貝妮一道。走著走著,梁昉低頭看朱貝妮的腳。

“你沒有帶拖鞋嗎?”

“不知道來這裏,所以沒有帶。”

梁昉一臉不解。朱貝妮隻好解釋。

“昨天說今天給我一個驚喜。”

“你倆真會玩。”梁昉眼睛放光,笑得前仰後合。這麽一個隨性又開朗的人,盡管精致得迫使人回避千裏之外,一開口卻親和力十足。

一見到等待的兩位男士,梁昉先雀躍著奔許文衡而去。梁昉在許文衡耳邊嘰嘰咕咕,邊說邊笑邊往朱貝妮和陳小西那兒看。陳小西不明就裏,朱貝妮心知肚明,必然是去講她和陳小西的“送驚喜之小浪漫”去了。

許文衡聽完,隻由內而外地哼了一聲。他是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的。

“你要跟陳小西學著點!”梁昉撒嬌一般。

許文衡無可奈何地搖頭。

梁昉假裝不小心踩他的腳,以報複他這不走心的回答。

發生在眼皮底下,朱貝妮想不看到也難。隻是這一次,她沒有刻意躲開目光,而是爭取平常對待。人家是情侶,人家是戀人,人家秀恩愛很正常。

雖然沒有來過,電視裏廣告看多了。朱貝妮也知道些園內的項目,諸如人工造浪的風暴灘,激烈漂流的霹靂河,名曰“神龍出水”、“九曲陳倉”的坐式滑道,追魂戰車俯臥式滑道,音速飛龍仰臥式滑道……剛才看到的澆水的瑪雅頭像,其下大概是冒險家樂園。

隻聽那些名字,就知道會有多刺激。

朱貝妮漸漸呼吸變得起伏。

到處是興奮尖叫聲,身旁的梁昉還沒有開始玩,已經自嗨到不行。“我最愛這些刺激的。”梁昉指著一個超高的並排兩條超級滑梯喊道。

“我們就從這個開始!”梁昉呼喚大家。

“我陪你玩。他們隨意。”許文衡摟過梁昉。

“一起嘛。一起才好玩!”

架不住梁昉熱情相約,又有陳小西表示護航,朱貝妮不知出於哪裏冒出來的好強之心,她強掩咚咚直跳的緊張,鼓起勇氣順著人流拾階而上。

許文衡借口綁鞋帶,等到戰戰兢兢而上的朱貝妮。他直視她的眼睛:“你不要勉強自己。”

朱貝妮不看他也不接話,隻繼續勉力往上爬。這座樓梯,大約有8層樓高。樓梯盡頭,自然是8層樓高的超級滑梯。

走到五層半,朱貝妮不小心視線一飄,看到低處的風景。視線落差使她頓時感到頭重腳輕,腿腳發軟,腳下一滑。

“啊!”想到自己將從樓梯上滾下去,朱貝妮不由驚叫。

緊要關頭,兩隻手同時拉住她,兩個不同方向的力道牢牢固定住她。朱貝妮穩了穩重心,才心懷感激地看向兩個救她於危急中的人,一個是在自己右上手位置的陳小西,一個是在自己左下手位置的許文衡。

“謝謝。”

朱貝妮微微用力掙脫,沒想到那倆人都不肯鬆手。

“謝謝。”

朱貝妮隻好提高聲量再謝一次。兩個出手相助的人似乎在彼此較量,都不願做第一個鬆手的人。

直到上方的工作人員俯視間發現隊伍擁堵了,才拿著喇叭高喊:“走起來!走起來!”同時趴在頂樓台階上俯視的,還有梁昉。第一次,梁昉臉上笑意全消。

許文衡不僅沒有鬆手,反而快步跨上台階,與朱貝妮並排而立,用陳小西也聽得到的聲音,頗為嚴厲地說:“你何必勉強自己!”

朱貝妮黑著臉,並不說話,隻用力掙脫許文衡的手。

許文衡無奈,隻好鬆手。他看向陳小西,似乎盼他阻止她。

陳小西隻緊緊抓住朱貝妮的胳膊,拉她一把:“怎麽上個樓梯還分心!”

終於到了頂部。工作人員說了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