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33

。”

唐爽高出朱貝妮半個頭,人如其名,性格爽快,邁起步子也相當麻利。朱貝妮隻得快走幾步,好基本保持“同行”。果然,無事不登三寶殿,唐爽破例喊上朱貝妮,是有原因的。

“你正好跟何美麗、陳粒粒同一個房間。我想問問你,她們倆平時就不合嗎?”唐爽開門見山,果然是走豪爽路線。

“沒有不合,平時她倆挺和睦的。”

“那怎麽會打起來?”

朱貝妮不覺抬頭看一眼唐爽——原來此人並非自己臆想的那般又直又爽,人家很善於埋伏筆的。第一個問話分明就是誘餌,第二個問題才是陷阱。

怎麽打起來的?難道不是問當事人更妥當嗎?朱貝妮心中些許不悅。她可不是背後議論他人是非的那種人!

察覺到朱貝妮的遲疑,唐爽爽快地笑出來:“女孩間難免一時會鬧點小情緒,值不得太較真啦。就說我吧,別看我是個漢子一樣的女生,小心思小情緒也還是挺多的。雖然我是女生宿舍宿舍長,不過我一向不太在意女生間的恩怨情仇,就像我說的,女人善變,那都不值得太較真的。可是呢——”

唐爽看一眼朱貝妮,苦笑一聲:“可是呢,總經理不是這樣想。今天他把我叫進辦公室,問我她們倆平時關係怎樣?為什麽打架?我一個也回答不上來。”

“她們各自怎麽說呢?”朱貝妮反問唐爽。

“我沒問。”

“……”

“也不準備問她們了。”

“哦。”除了含混地說聲“哦”,朱貝妮實在不知說什麽好。她自然不會因為唐爽一副坦誠模樣就主動將開撕的前因後果坦白相告。

“因為,已經沒有再問的意義了。”唐爽歎息一聲。

“咦?為什麽這麽說?”

“總經理發話了,說打架的兩個人,今晚必須搬走一人。若兩個人都不肯走,12點一過,他親自過來趕人,打架的兩個,一個都不留。還要求我務必打電話報告他結果。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再委派其他人默默監督我。人在屋簷下,我也是……”唐爽沒再說下去。

朱貝妮頓時明了。唐爽大概是希望自己向另外兩位解釋她的無可奈何吧。

“這是總經理的做事風格。她們不會遷怒於你。”朱貝妮索性把話說到位。

“謝謝!我知道你們平時交好,我跟你一樣不願意看到這種結果。沒辦法,誰讓我們隻是個打工者呢,唉。”唐爽重重歎口氣。

朱貝妮沒再說話,她隻顧上心咚咚直跳,腦海裏按耐不住地來回蹦著幾個大字:“今晚,必須,搬走一人。”

誰走?這麽晚,搬到哪?

宿舍離公司不遠,加之半道兒遇見唐爽。一番話下來,已然到了宿舍樓下。乘電梯上樓,朱貝妮第一次覺得電梯太快。

想到迫在眉睫的分離,朱貝妮腳下生澀,目光荒涼,這種悲傷難過勝過被柳欣抓住,聽她狂笑著大喊:“她承認了!就是她!”

朱貝妮尾隨唐爽,走進了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宿舍。

何美麗和粒粒都在。何美麗身上掛彩,不願出門。粒粒則是從來外出活動都很少。

“正好,你們倆都在!”唐爽仍舊走“爽氏”路線。“今天總經理把我叫進他辦公室,具體的談話過程我就不說了,他命令我傳達他的處理意見,唉,他說,今天兩位中的一位要立即搬出公司宿舍。對不起,我隻能原封不對地說出來。因為他說,如果12點之前還沒搬,他就自己過來幫你們搬,而且到那時候,一個也不留,倆都走。”

“啊!”粒粒驚呆了。她瞪圓了眼,像是忘了呼吸,一動不動如同雕塑。

“嗚嗚——”還不等唐爽把話說完,粒粒嚎啕哭起來:“我搬去哪?為什麽這麽狠心!為什麽這樣對我!”

朱貝妮偷偷看一眼何美麗。何美麗蒼白著臉,臉上沒什麽表情。她安然躺在挽起的帳篷內,聽了唐爽的話,眼皮都沒動一下。聽到粒粒大哭,臉上不耐煩起來,抓起身旁的毛絨娃娃,朝粒粒丟去,同時喝道:“夠了,你!”

粒粒張著瞬間哭紅的雙眼,抽噎著看何美麗。

“我走。”何美麗說。她說的平靜,朱貝妮卻聽出聲音裏的顫抖。

唐爽倒是有些意外,這麽快就有結果。既然有了結果,她這個生人加外人還是及早撤離吧。低低說聲對不起,她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群租和合租的區別是什麽?

公司租下的這套180平的房子,格局為3室2廳2衛。朱貝妮住的這一室麵積最大,目測有30平方米。因為最大,放的床也最多,相應住的人也最多。沿3麵牆,擺了3張高低床,通向陽台的半麵牆,倚牆而立的是兩張書桌。

它不能更像學校宿舍。

3張高低床,6個床位,入住了5個人。群租算不算呢?

即使是這樣的宿舍,對初來乍到的她們來說,也是心目中的家,是唯一的棲身之所。

正文 第055章 坐等收驚喜

粒粒的嚎啕大哭,並非隻是博人同情。粒粒是真的恐懼。朱貝妮理解,她相信,何美麗同樣理解。

雖然不願意看到何美麗離開,尤其以這種方式離開,但是,朱貝妮不得不承認,即使在自己心目中,二選一的情況下,何美麗更適合離開。至少她有關係穩定的男朋友,不至於走投無路。

粒粒雖然平日裏“傻白甜”,當下又如何不知是何美麗在照顧她。

粒粒眼淚吧嗒,無聲滴落。她低頭抬眼看何美麗,看得有些出神。

“走就走!反正這破地方也越來越呆不慣了!”何美麗眼睛看上天。

朱貝妮捂上最嘴,轉身出了房間。可是又不忍離開,隻在窗前站了會兒,等情緒穩定,又進了房間。

那時候文惠已經在幫何美麗收拾行李了。陶慕領了證,拗不過正牌老公央求,準備共同租房,這會兒正忙著跟老公去看房。

朱貝妮邁步進房間,默默幫忙收拾行李。

東西不多,很快收拾好了。

何美麗避開室友,到陽台低聲給豬頭打電話。朱貝妮望過去,隻看到表情落寞的自己。陽台沒開燈,暮色背景下的玻璃幾乎成為鏡子。

“他正好在附近。說20分鍾之後就過來。”何美麗從陽台走進來,說道。

“我送你下去。”朱貝妮道。女生宿舍不允許以任何理由接待異性,朱貝妮知道豬頭無法上來接行李,便主動提送何美麗下樓。

行李並不多。何美麗背上雙肩包,提上中號拉杆箱,隻剩下一個軟的放被褥的編織袋。朱貝妮拎上隻裝了一床被子的編織袋,跟文惠和粒粒揮揮手:“你們就在宿舍吧。東西不多,我拎下去就好了。”

文惠一向感情不太外露,這會兒一樣很平靜。她愉快地揮手道別,馬上轉身就打開瓶瓶罐罐畫腳指甲去了。粒粒孤傲地一動不動地坐著,頭也不回,也不應答,隻肩膀時不時抽泣一下。

大家似乎有默契,宿舍外的客廳和餐廳空無一人,避免這樣尷尬的道別。

何美麗昂著頭,挽著朱貝妮的胳膊,目不斜視地走出公司女生宿舍。

從電梯上出來,走出樓宇大堂,一陣風迎麵吹來。

舒爽的感覺卸掉許多沉重。

“炎熱的夏天終於過去了。”朱貝妮輕聲道。

“如果我真的懷孕了,怎麽辦?”何美麗輕聲問。

“……”朱貝妮瞪圓了眼,好想有個“重播鍵”可以回放。剛才,何美麗說什麽?

“我猜他要是知道,肯定高興得要蹦起來!”何美麗繼續說,聲音裏蘊滿甜蜜。

“……”原來剛才不是自己幻聽。朱貝妮體味著何美麗觸之可及的甜蜜幸福,不覺也臉上溢滿微笑。

“因為可以省錢,不用買房了。”

“……”朱貝妮目瞪口呆。華麗麗的反轉!

朱貝妮轉頭看何美麗。何美麗仍舊笑笑的,隻輕輕閉上眼,頭一歪,靠在朱貝妮的肩膀上:“所以,呆會兒你什麽都別說。”

“什麽?”朱貝妮有些沒明白。說什麽?難道何美麗真的懷孕了?

何美麗聞言像是一怔。瞬即立直了身體,咯咯咯花枝亂顫地笑起來:“有沒有騙到你?是不是差點就信以為真了?”

“什麽呀!”想到自己被捉弄,朱貝妮白何美麗一眼。

“可沒那麽便宜的事兒呢!至少老娘這裏行不通!”何美麗哼哼道。

“我今天的智商算是跟不上你的節奏了。”朱貝妮徹底投降。今晚的何美麗怕是受了刺激,說起話來顛三倒四,不知所雲。

沒有時間概念的豬頭這次意外地準時。朱貝妮陪何美麗在樓下沒站多久,就聽到摩托車咆哮聲。

“他來了。他叫何翼。”何美麗附在朱貝妮耳邊說。氣息吹動,朱貝妮覺得癢癢的。再看何美麗,笑得多情又嫵媚。

第一次,朱貝妮為何美麗擁有這樣的風情而感到心安。何美麗這樣如藤蔓的妖嬈女人,必定能死死纏住她喜歡的男人吧。想到嫵媚如她,永遠不會被男人拋棄,朱貝妮為何美麗感到由衷地高興。

如同烈馬的紅色摩托車漂亮的漂移後,穩妥地刹車在兩個女生麵前。何翼取下頭盔,自然地甩甩頭發,然而犀利目光掃過來。

朱貝妮當場驚呆!

這是地球生物嗎?這分明是一團行走的荷爾蒙!怎麽會有這樣具有殺傷力的男人?已經難以單純地用“好看”形容,清冷帥氣的不像話。

跟他一比,那些存在記憶力的諸多帥哥哥們頓時遜色很多,即使又帥又有才的陳小西,也分分鍾被比下去——他們來自生活,而他,像是來自動漫,不食人間煙火!

何美麗竟然喊這樣的男人為“豬頭”?這樣的男人竟然會為買房而絞盡心計省錢?如果不是親耳所聽,朱貝妮覺得打死也不敢相信!

何美麗伸出食指,咯咯咯笑著請戳朱貝妮。回過神兒,朱貝妮才發現那對有情人兒都在看自己。

“你好。何翼。”朱貝妮為自己的跑神感到些許臉紅。幸好是夜晚,夜色掩蓋了臉色。

“你好。”何翼衝朱貝妮點點頭,旋即看向何美麗,伸出手:“來。”

何美麗遞給他編織袋,自己將中號行李箱固定在摩托車尾處,跨步上車,貼在了何翼後背。

何翼戴上頭盔,揮揮手,不等朱貝妮有所表示,就發動車走了。

整個過程,何翼甚至沒有下車。朱貝妮不覺皺了皺眉頭。算了,動漫裏的男人,再好看也不會是自己的菜。還是江南溫柔款更適合自己。等等,不要把念頭扯向某人!

朱貝妮一邊跟內心角落內的小黑人對戰,一邊回身回房間。

真是想誰來誰。還沒來及走到電梯旁,陳小西就打電話過來了。

“你回去都還順利吧?”陳小西含笑的聲音穩穩傳過來,仍舊是不急不緩。不得不說,鎮定與安撫,效果一流。

“我玩得好的室友又走了一個。好難過。”

“你這種out of sight,out of mind 的人也會難過?”陳小西索性笑起來。語氣裏的寵溺勝過調侃,讓朱貝妮完全生不起氣來。

“難過!我難過!”

“好吧,明天由我補償給你個驚喜。”

“什麽驚喜?”

“說了,就不是驚喜了。”

“今天聽,明天喜。合起來還是驚喜。”朱貝妮開始耍賴。

“什麽歪理!知道你順利到家就好,明天見!”陳小西果斷收線。不然生怕自己會說漏嘴——連他自己都還不知道是什麽驚喜。完全是聽她說自己難過,一時激動順口說的。

接下來,要好好想想,給什麽算得上“驚喜”了。

正文 第056章 更像是驚悚

朱貝妮返回宿舍,粒粒像做錯事等責罵的孩子一樣,不安地拿眼睛瞟朱貝妮。

朱貝妮隻裝作沒看見的樣子,自己收拾書,加衣服,換鞋子。粒粒自然看得懂,這是要去社區活動中心看書的節奏。

“大貝姐姐,你不要不管我。”粒粒捱不住,主動開口道。聲音已經哭得沙啞。

朱貝妮望過來,看到粒粒的兩隻眼睛紅腫得厲害。不由心軟。本來,她的確氣粒粒明知何美麗在照顧她卻不肯服軟相送的,但一見粒粒這可憐模樣,頓時又氣不起來。

“走吧。”朱貝妮伸出橄欖枝。

粒粒馬上拿起外套,換上鞋子跟出來。

朱貝妮回頭望一眼,文惠帶著耳機仍舊在畫指甲,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眼前人是心上人[娛樂圈]我的物理係男友回到三國當主公小溫柔餘生請別瞎指教還不是因為你可愛呀敗給喜歡溫文爾雅不僅僅是喜歡你竹馬養成手冊[重生]大管家,小娘子不許人間見白頭嫁給反派之後學霸養成小甜妻渣攻‘渣’到底她的粉絲都是黑粉[娛樂圈]重生之我想和你在一起你的宇智波已上線[綜]方格玻璃他曾經逆光而來炮哥的小夫郎夜盡歸離郡主之步步為贏青梅嫁到燈塔裏咖啡館群裏都是我男友[快穿]你輕一點可以嗎梟寵嬌妃,太惹火!就想疼你寵你養著你回到六八去尋寶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