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31

去了慌亂,斬釘截鐵地對梁昉說道。梁昉很受用。她就喜歡他充滿魄力,像個爺們兒。

不一會兒,小區門衛打電話提前告知有一個“許文衡”的先生將來訪問。這是小區的固定程序,說是“提前告知”,莫若說是“提前確認是否同意來訪”。

梁昉家所在的小區屬於靠近市區的別墅區,難得鬧中取靜。

小區有一條寬約10米的護城河,彎彎繞繞,繞小區一圈,圈內的小區,宛若一隻島嶼,幽靜異常。跟一般別墅區相比,這裏綠化率堪稱霸道。跟常見的兩層半或三層別墅相比,這裏的別墅也更壕。多是三層半或四樓,鏤空花園,觀景燈塔,陽光書房,設計感十足。不僅樓層麵積大,庭院麵積也大——前院私家花園,後院私家泳池。戶與戶之間,格著通幽曲道和公共花園,做足私密性。一眼望去,隻見樹林、花圃,不見住家。

這也是為什麽許文衡認定梁昉給出這樣明顯不是一般住家的地址,必是想拿他出氣。

“他來了。”梁昉掛完電話,對著母親說道。

“佼兒去接一下吧。”母親對三弟說道。

“好嘞!小虎子,走!”喊金毛的時候,三弟明顯捉狹。

梁昉隻笑不語。“小狗子”本來就是比著“小虎子”取的,許文衡又不是不知道!

“我家有個金毛啦啦啦……”梁昉過去可沒少向許文衡介紹小虎子。

“小時候我特別喜歡去我舅舅家,不為別的,隻因為他們家有條土狗……”許文衡也沒少說年少時的小心思。

此後,許文衡就落下了“小狗子”的綽號。他隻是傻愣一下,馬上寬容地笑了,眼睛望向虛空,似乎借著這個綽號跟早已翹辮子n年的土狗神交了。

沒過多久,從落地窗看到,三弟開著高爾夫球車將許文衡接了進來。

許文衡手上拎著不知從那裏買來的水果,尋常可見的寫上商店名字的塑料袋,跟周邊環境極為違和。一名家政,快步上前接下了水果,很有素養地連聲道謝。

許文衡看看近在眼前的梁昉,和梁昉身旁優雅端莊的中年婦人,第一次,覺得超出掌控。

梁昉看盡許文衡不動聲色下的慌張,又為他表麵的鎮靜暗暗佩服。他就這樣,任憑四下裏的人或明或暗地打量,臉上保持著從容與微笑。

“不好意思,突兀來訪,打擾伯母了。”許文衡帶著一絲緊張,兩分歉意,三分驚訝,鎮定和從容卻是主旋律。

梁昉趁機彼此做了介紹。

梁母將一切看在眼裏,心裏默默讚許。麵前的這個人,誠懇而不圓滑,鎮定而不難懂,果然是個清白孩子。

正文 第051章 請你蹺班吧

陳小西等在朱貝妮公司的前台處。

前台麵門而設,左右分別通往兩個辦公區。陳小西不知道朱貝妮將從哪裏方向走出來。很快,他隱約聽到腳步聲,便鎖定了一個方向。果然,朱貝妮出現了。

完好無損。

陳小西一顆心放進肚子裏。

朱貝妮走近:“你怎麽找到的?”

陳小西細細地看他的女孩兒,挨罵了嗎?臉上有那麽多的表情,委屈,憤怒,驚慌……小情緒掩蓋在有些木然的平靜之下,一絲一毫都沒有逃過陳小西的眼睛。

“想找總能找到。你去請假,我等你。”

朱貝妮露出犯難的表情。自從接了陳小西的電話,她一直思而不得:找什麽理由請假呢?心情不好想請假?無心上班想請假?情緒不對想請假?

“直接溜走好不好?”陳小西欲拉朱貝妮走。

朱貝妮急忙後退兩步:“我還是想個理由吧。”

陳小西聽了不覺一笑:原來隻是找不到理由。他拿起手機,劈裏啪啦打字。朱貝妮握在手上的手機跟著震動起來。

一直滴溜溜睜眼旁觀的粒粒,看到陳小西笑,覺得眼前一晃,好似中庭的陽光突然灑了進來。

“看你的手機。”陳小西對朱貝道。

朱貝妮滑開解鎖:一個個的理由突突突冒出來。

“導師來滬要接機,

朋友出差約相見,

身體不適看醫生,

證件遺失待補辦,

……”

“夠了。”朱貝妮咬唇忍住不笑。

轉身回辦公室。再不說“夠”,要逼得人家成順口溜詩人了。

等了一刻鍾,等到朱貝妮從辦公區出來。期間有人路過前台,無不一再打量陳小西。陳小西倒鎮定異常,不慌不忙,靠在前台桌前翻公司的辦公用品名錄。看到朱貝妮出來,挎著小包,陳小西全然放下心來,臉上笑容可見。

推開門,讓朱貝妮先過,陳小西隨之也出了門。側目看她一臉落寞,可憐兮兮的模樣,好容易才控製住自己想抱抱的衝動,中規中矩走在她身邊。

“今天到底怎麽了?”陳小西問。他要承擔她的煩惱。

“不是說你從不撒謊嗎?請假理由出口成章,都快成順口溜了?”朱貝妮避而不答。不是不說,實在是亂成一鍋,不知從哪裏說。

“並非對所有人都不撒謊,隻有少數重要的人除外。”

朱貝妮聳聳肩。好吧,他隻對他生命中重要的人不撒謊,顯然跟自己沒有關係。

“下午你想去哪兒?”陳小西一邊按電梯,一邊轉頭問朱貝妮。

朱貝妮茫然地搖搖頭。

“我倒有個好去處,可以免費看樂隊,聽音樂。”電梯來了。陳小西守在電梯旁按鍵防止門關,等朱貝妮先進。

等他也進了電梯,電梯門徐徐關上,空氣裏瞬間彌漫小空間特有的親密氣氛。陳小西看著魂不守舍般的朱貝妮:“你還沒有跟我說,今天怎麽了?”

沒想到,竟然問得她低下了頭。

陳小西一隻手按在電梯壁,標準的準壁咚姿勢,迫使退無可退的朱貝妮驚慌抬頭。然後,就看到陳小西深邃的目光,要吸走她魂魄一樣,深情望過來。

朱貝妮完全呆住了——這家夥不是一向彬彬有禮嗎?怪電梯光線太暗嗎?怎麽看上去像即將變身的獸?

“叮——”清脆的響聲,提醒一樓到了。

怪隻怪樓層太矮。陳小西無限惋惜。那張目瞪口呆的小臉,他還沒有看夠呢。

電梯門開了,明亮的光線透進來。陳小西轉而去長按開門的鍵,一切都正常的模樣。朱貝妮為自己剛才的想入非非略感臉紅。

“免費樂隊有興趣嗎?”既然朱貝妮不開口,陳小西便自帶話題。

“好呀。”

走過辦公樓前廣場,陳小西道:“我去買杯咖啡。你喝什麽果汁?”他知道朱貝妮不喝咖啡。

“前麵不久有家星巴克。”怕陳小西不熟悉這裏,朱貝妮提醒道。她記得,陳小西誇過星巴克的咖啡好喝。

“我是這家黃金會員。”陳小西臨推門,回頭燦爛一笑。

朱貝妮抬頭一看:貓屎咖啡。

出租車停在一家酒吧前。

朱貝妮再次抬頭看招牌:bunny。

“好巧啊!”一路談性不旺的朱貝妮,下車時無不驚喜地感歎道。

“怎麽?”陳小西兩眼隱藏。

“我同事前不久還跟我推薦過名叫bunny的酒吧呢。”

“她怎麽說?”

“她說有重名之緣,建議我路過門口拍張合照。”

陳小西笑得意味深長:“那就拍張合照吧。”

說罷上前一步,二話不說,一手摟著朱貝妮的肩膀,一手舉在前方來張自拍。

“不是……”朱貝妮一臉尷尬地解釋。

“哦,你是說你跟酒吧名拍合照?”陳小西恍然大悟道,笑得分外燦爛。

正當兩個人在門口擺姿勢拍照片的時候,茶色玻璃幕牆內,朱弘指著麵朝幕牆的陳小西對阿影道:“你看,你看,可不就是笑得很奸詐嗎?”

阿影努力掩飾吃驚。她還當他不會大笑呢。原來笑狠了是這樣的。以往隻知道他品行屬於溫暖牌,竟不知笑容也屬於溫暖牌。她有些從他麵孔上移不開目光。

“喂!喂!”朱弘拍阿影肩膀,呼喚她的注意力。

“嗯?”

“你覺得怎麽樣?”

“什麽?”

“那女孩呀?”

“哦?在哪兒?”阿影心裏咯噔一下。隻顧盯著陳小西看了,竟然自動忽略了他身旁的人。一聽朱弘說“女孩”,瞬間意會到是他“求而未得”的那一位,好心情蒙塵何止一兩層。

朱弘搖著頭,歎著氣,一副懶得再理你的表情。

恰在此時,電話響了。原來約好的3組樂隊就要到了。

這3組樂隊是同一家樂隊經紀人公司派來的,想簽合約駐唱,特意送3組不同風格的樂隊預演。選得好,算是雙贏。深諳此道的朱弘和阿影很重視這次的樂隊塞選,特意把陳小西從電腦股市前拽了出來。

原本阿影打定主意,陳小西若不及時歸,她就使出滬牌深藏不露級撒潑才華,電話連環催,不歸不罷休。還好,趕在樂隊到來之前,陳小西也回來了。隻是,聽朱弘說他帶了一個人?

阿影快步去門口開門。

“喀嚓。”陳小西按下的快門裏,不早不晚,恰恰記錄下了阿影開門瞬間瞥向“那女孩”的目光。

正文 第052章 我要拆穿她

“你回來啦?”

阿影立在酒吧門口,目光直視陳小西,直接忽略近在身旁的朱貝妮,笑笑地望向舉著手機拍照的陳小西。聲音慵懶,沙啞,帶足性感。

離門最近的朱貝妮轉身,看到阿影定定地看向陳小西,語氣裏的熟識感觸摸可見。

“我來介紹。這是阿影,我同學。這是bunny。”陳小西快步上前,站在朱貝妮身旁。

被介紹的兩個人都驚呆了。朱貝妮吃驚自己被介紹成bunny,陳小西的確在郵件裏這樣稱呼自己,但生活中從來喊過,再則,身後的酒吧就叫bunny,“你這樣介紹我,豈不是太調皮?”朱貝妮看向陳小西的目光充滿腹誹。

阿影卻是懷著另一種吃驚。她約略猜到他會先向那女孩介紹自己,但沒想到酒吧名竟然取自那女孩!一直以為bunny是因為容易讓人聯想到“調皮、可愛、兔女郎”才被定為酒吧名的,原來自己想多了,隻是因為那女孩!

阿影看向朱貝妮的目光複雜起來,不過,阿影到底是阿影,複雜隻是一閃而過,馬上親切無比:“真是聞名不如一見!歡迎歡飲!”說完搭著朱貝妮的肩,推門進了酒吧。

才是午飯過後的酒吧,還未對外營業,吧內空無一客。

朱貝妮進了門,不覺縮了腳。

“好像還沒營業……”朱貝妮不好意思推掉阿影的胳膊,隻好沉浸在阿影香氣撲鼻的芬芳裏。見空無一客,難免有點慌神。她微轉身想尋找陳小西。

“沒事!呆會兒有樂隊來!”陳小西馬上接道。

聽陳小西這樣說,朱貝妮腳下頓時少了疑慮,任憑阿影帶著自己彎彎繞,繞進吧台。

“喝點什麽?”阿影望過來。眉眼含笑,入手投足,美感滿溢。朱貝妮瞬間想起上海的老掛曆,那些美人掛曆,阿影活脫脫從上麵走下來,隻是穿得更摩登。一笑一顰,帶足美人的韻味兒。

“她有果汁。”陳小西代為回答,同時將為她拿著的西瓜梨汁遞給朱貝妮。朱貝妮頭也不回地接住,隻滿是感謝地對阿影笑了笑。

朱弘從內室走出來:“嘿!這就是你說的那女孩兒嗎?”

陳小西生怕粗線條的朱弘再說出什麽,臉色溫和,假咳聲卻嚴厲:“嗯。那個,樂隊什麽時候來?”

“應該就在門外。”

朱弘抱臂而立,阿影端著酒杯慢品。陳小西立外室最近,便折身去開門。

朱弘見陳小西離開,便放肆打量起朱貝妮來。一邊是阿影,一邊是陌生人。一邊是合夥人,一邊隻是一個女人。朱弘瞬間就有了感情傾向。他站在阿影旁邊,不住上下打量朱貝妮。哼,不讓說話,還不讓看了。

朱貝妮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又不好說什麽。高漲的情緒一寸寸低了下去。低頭吸果汁的瞬間,辦公室煩惱又重奪陣地,整個人就黯淡下來。

陳小西開門放樂隊進來,室內頓時喧鬧起來。樂隊成員們忙著接線,試音,擺放樂器。吉他、貝斯、鼓,輪番響起來,吧內空氣被音樂攪動,開始躁動起來。

陳小西很自然地站在朱貝妮旁邊,對朱貝妮輕聲耳語,告訴她三個樂隊的隊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