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3

enjoyyourself!”朱貝妮揮手,目送曾媚奔愛情而去。

到了寢室,粒粒已經醒來,正懊惱朱貝妮約會不帶她。拿著鑰匙待開門的時間裏,聽到門內咭咭呱呱說得正響。

“憑什麽帶你?”是何美麗的聲音。

“頭天說好的,憑為什麽反悔?”是粒粒的聲音。

“憑我高興。誰管得著?”

“又沒有說你。說的是大貝。”

“憑大貝高興。不可以嗎?”

何美麗與她你一句我一句好不熱鬧。倆人見朱貝妮獨自回來,都有些驚訝。粒粒第一個撲上來。

“你回來啦?曾媚姐姐呢?她沒跟你一起去嗎?你要見的那個人是不是騙子?”

“腦袋不大,問題可真多。”何美麗一把扯過粒粒,自己站在朱貝妮麵前:“有沒有趣?好不好玩?”

“回來問曾媚吧。曾媚半道跟男朋友約會去了。”朱貝妮避而不答。實在也不知道怎麽答。蘿卜和大棒的滋味,她在午飯中都嚐到了。這個陳小西,沒什麽好說的。就是一個很不客氣的幫她補習英語口語的人而已。

“說說嘛,說說嘛。”粒粒又跑過來搖朱貝妮的胳膊。朱貝妮無可奈何地笑:“陳老師是個好老師,已經開始給我布置作業了。我要去寫作業去了。”

“無聊。”何美麗聞言馬上轉身。搭起小背包,拋下一句:“我去網吧。”扭著屁股走了。

“我幹什麽呢?”粒粒搓手。

“要麽跟我一起去社區圖書館?”

“好。”粒粒馬上乖巧答應。

“粒粒,你為什麽高中畢業後不讀書了?”有一次,朱貝妮忍不住好奇,開口詢問。

“因為我沒有考上我喜歡的大學。”

“第二誌願呢?”

“不是自己最愛的,有什麽意思呢?要麽全部,要麽什麽都不要。”粒粒說,語氣裏不乏賭氣。

“你爸爸媽媽就肯答應?”

“不答應又能怎麽樣?”粒粒說。語氣從賭氣變成傲嬌。

朱貝妮笑笑,不再說什麽。粒粒很單純,跟其他同事比,明顯孩子氣。也許是個被寵溺得習慣了自說自話的孩子。

周日晚上,第二天要上班。寢室裏人丁又興旺起來。不知是誰,提及朱貝妮的約會。大家起哄詢問細節,見當事人和陪同人反應都淡淡的。大家七嘴八舌詢問有沒有車,有沒有房,月薪幾何,當事人和陪同人都表示不知曉。這樣一問三不知的,大家興趣也淡了。陳小西的話題,從此石沉湖底,沒人再感興趣。隻朱貝妮每日遵師囑,寫英文小作文一篇。晚上郵件給他,第二天中午午休的時候打開郵箱,保準看到被批得一片慘紅的修改稿。

第二個周六見麵,陳小西輕描淡寫地說,自從他接了朱貝妮這個學生後,把語言學校的兼職工作辭掉了。

“啊!不是吧!我不可能請你吃一頓,管飽一周的。”朱貝妮當場大叫。

陳小西寬慰朱貝妮:“不要緊張,我有正職。”

“我長舒一口氣。我老人家不經嚇的。”朱貝妮假意受驚拍胸口。

“我正職有兩個。除開這兩個正職,兼職也有倆。”陳小西好言安慰。

“這我就放心了。你應該早說呀。”

陳小西嗬嗬一笑:“現在坦白也不晚吧。我的兩個正職分別是給你補英語口語和給我表姐家的孩子做家教;兩個兼職分別是遊泳和找女朋友。”

“唔!”朱貝妮捂嘴慘叫。

午飯後,朱貝妮一臉凝重回寢室。迎麵碰上曾媚。

“曾媚,我在考慮,以後不要繼續見陳小西了。”

“他已婚?”曾媚急切地問。

“不是。”

“他追你?”

“沒有。”

曾媚明顯鬆了口氣:“那是怎麽了?”

“他不上班。”

“找你借錢?”剛放鬆的曾媚又緊張起來。

朱貝妮搖頭。曾媚輕笑起來:“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不上班呀。你不覺得一個人,一個年輕人,一個年輕的男人不上班很奇怪嗎?”朱貝妮就差錘桌子大叫了。

“沒覺得。我男朋友的人生夢想就是當老板,不上班,讓別人幫他賺錢。”說起自己的男朋友,曾媚甚是溫柔,明媚動人。

朱貝妮啞口無言。經曾媚一點撥,轉念一想:他不上班又不用我養,我著急什麽!他上不上班跟我有甚相關,我著急什麽!連問之下,果然心態平複很多。肩膀上無形的壓力頓消,人也輕快起來。

“大貝,周末你還去社區圖書館嗎?”粒粒嬉笑晏晏奔過來。

“去。”

“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粒粒總有本事把話說得奶聲奶氣。朱貝妮隻好寵溺下去,對著粒粒重重點頭。

“你去看什麽書呢?”曾媚插問粒粒。

“隨便什麽書。”粒粒有些難為情,忽閃著看一眼曾媚,目光很快躲閃。將一切看在眼裏的朱貝妮不覺有些想笑,大概要粒粒承認看言情小說也很羞澀難為情吧。

正文 第四章 往昔驀回首

朱貝妮給自己列的計劃是每周看兩則專業論文,每月瀏覽一次專業筆記,每兩個月瀏覽一遍三本專業書。加上陳小西的每日一文,閑暇時間基本都用上了。

別的同事下班後約吃飯,約逛街,朱貝妮則把時間都獻給了圖書館。粒粒就像小跟班,牽著朱貝妮的手,搖呀蕩呀一起去圖書館。

這天才吃過午飯,何美麗拐角一陣風一樣跑過來,抓住朱貝妮好不容易憋住笑:“遠離路星星,切記,切記!”說完又像一陣風一樣跑掉。

才進辦公室,又看見兩個女同事咬著唇,忍著笑快步出了辦公室。

朱貝妮往深處一看,恰好看到路星星望過來。

“怎麽啦?”朱貝妮脫口而出。出完才想起何美麗的忠告。

路星星聳聳肩,很無辜地搖搖頭。原本走過了朱貝妮的辦公桌,又折回來:“我問問你。”他說。

“嗯?”

“我有半包衛生巾,上次我女朋友過來用剩下的。扔了挺可惜的,你要不要?”

朱貝妮瞬間石化。陡然想起前麵幾個奇怪的笑,猜測路星星肯定拿這話問過她們了。這可真是個單純至死的孩子呀。

朱貝妮傻傻笑兩聲,搖搖頭,假裝尋常,含混地說了聲“謝謝。”路星星也不覺什麽意外,繼續往外走。

糟糕,粒粒獨自坐前台。路星星這個單細胞動物不會也開口問粒粒吧。

“那個!路星星!”朱貝妮高聲叫住路星星。

路星星平平靜靜地回頭。

“我電腦——”朱貝妮急中生智,指著電腦瞎說一通。

路星星往回走,趴辦公桌上看電腦:“什麽問題?”

“我想下個排版軟件。”說完朱貝妮自己都歎服自己聰慧。下排版軟件這事可從來沒有想過,那是百分之百的急智呀。公司沒有專職設計,按照之前總經理的思路,朱貝妮籌備稿件,審核後發給外包設計公司,後續工作交給外麵的人做。朱貝妮想下排版軟件,說明她有上進心呀,完成本職工作之餘,不忘拓寬個人職業能力。這借口找得多聰慧!

路星星認認真真聽完,點著頭說:“我幫你去找免費軟件,找到了幫你安裝。”說完老老實實回到自己位置上搜索信息去了。

朱貝妮遙望一眼端坐在前台的粒粒,心裏籲了口氣。

這邊才放鬆,那邊就看到手機一震,打開一看:“今天下班後我去找你,大概6點。能見個麵嗎?”即使不看落款,朱貝妮也知道他是誰。看到名字時,還是心裏一沉。

是許文衡。這個讓她一哆嗦的名字,屬於她的大學同學。

連朱貝妮自己都不清楚,許文衡算不算是她的初戀。

那時候大家剛入大學,對新生活無限憧憬,對異性暗含期待。許文衡喜歡找朱貝妮聊天,還會假裝無意隨手送朱貝妮小禮物——對學生來說,算是很昂貴的小禮物了。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他望著她的時候會傻傻出神,待她臉紅發覺,他趕快別過臉。

這種心動的曖昧,總讓朱貝妮誤以為他在積蓄告白的力量。然而大二都結束了。他還——占著茅坑不拉屎——一急之下一個室友這樣描述。大三上學期,男生女生們紛紛談戀愛。許文衡仍舊喜歡找朱貝妮,不管有話說還是沒話說,他總是喜歡來找朱貝妮。

他站在朱貝妮寢室樓下,跟宿管阿姨笑著聊天,末了像臨時想起一樣,說想去寢室看朱貝妮,“五分鍾就好。她生病了,這兩天沒去上課。”宿管阿姨很嚴格,卻總對他網開一麵。他拎著市區裏買來的熟食,快步上樓去看她。真的隻看五分鍾,怔怔地看著她,好一會兒歎口氣說:感冒怎麽這麽久還不好,是不是熬夜了?你要愛惜身體,將來——然後欲言又止。抬手看看五分鍾到了,便拎著她的空開水瓶下樓了。

很多外人都以為她和他在戀愛。隻有她和最親密的室友知道真相。

不過,誤解還是有效果的。沒有男生追朱貝妮。偶然有躍躍欲試的,在班級門口探頭探腦,許文衡冷眼看著,也不知道出門跟他們講了什麽,最後都消失匿跡了。

朱貝妮是大學裏全寢室唯一沒有談戀愛的女生。不能不說是拜許文衡所賜。

許文衡與眾不同。當其他的男生還在踢球、打遊戲、談戀愛的時候,他已經備考研究生很久了。朱貝妮決心考研他功不可沒。

陰差陽錯,兩個人報了同樣的學校,卻被不同的學校錄取。朱貝妮調劑了更南方的一所大學。許文衡如自己所願考進上海。

朱貝妮一直心存期待,以為拿到錄取通知書,也會得到一份告白。她錯了。許文衡坦蕩得像從來沒有有所暗示,像從來沒有心有期許。他明朗地笑,意氣風發。還沒有畢業,甚至沒有當麵告別,就去了上海。從此音訊漸稀。有的那些消息,都是從同學群裏看到的。

朱貝妮苦笑一聲。唯有忘記。

在研究生所讀的學校裏,有一個不錯的男孩追求她。她很快答應了。她有了男朋友。這件事也會通過同學群傳出去,隻是不知道許文衡是否還在意。

研究生二年級結束的時候,朱貝妮男朋友計劃去更南的南方實習。朱貝妮不想再去更南的南方。兩個人麵對現實,終於發現間隙是沒法調和的。於是和平分手。男朋友成了前男友。前男友如願去了更南的南方,朱貝妮無路可去,繼續考博。

準備考博的消息,無意中從同學群裏傳了出去。意外地,兩年不曾直接聯係的許文衡主動發消息給朱貝妮。

像不曾中斷過聯係一樣,許文衡溫存款款,噓寒問暖——恰到好處的關懷並不讓人覺得虛偽與突兀。他談笑風聲,即使朱貝妮存有戒心,仍舊會被逗笑。許文衡不著痕跡地跟她描繪他眼中的上海和上海的大學。不出一個月,朱貝妮便決定改報考院校,考上海的學校。

並非想跟許文衡舊夢重圓,隻是覺得那是個神奇又豐盛的地方。為什麽不去體驗一番呢?何須如此畏手畏腳呢?豪情之下,朱貝妮踏上了去上海某大學參加博士生入學考試的火車。

許文衡接站。他變得更加富有魅力,目光溫存,說話周到,舉手投足全是嗬護,又毫無阿諛之嫌。

第二天,許文衡帶著早餐敲酒店房間的門。帶吃過早飯的她去看考場。介紹特意托人認識的師姐給朱貝妮。中午請一眾同學吃飯,落落大方介紹“同學”朱貝妮。他還特意找來大學畢業後也來申城的同學楊青青,以免朱貝妮在陌生人群中感覺太孤單。那種關注,那種嗬護,那種當年萬分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朱貝妮暗想,許文衡不惜同學們誤會,大概隻想向她證實,在上海讀研的這兩年,他並沒有談女朋友。

三天後筆試成績出來,兩周後麵試成績出來。朱貝妮功敗垂成。那一天,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他站在她旁邊,安慰她。同時非常克製地不去碰她。她埋頭哭泣的雙眼,看到一步開外的他的腳,知道從此將天各一方。心裏異常難受。

難受從何而來?來上海,並非為他而來。來了,他也從未表白。她在期待什麽呢?每一個睡不著的夜,她都這樣問自己。“在期待什麽呢?”

在朱貝妮榜上無名最難熬的那一個月,許文衡日漸稀少現身。一開始會解釋有事,後來假當沒事,最後音訊全無。

得知她找到了一份工作。許文衡以慶祝為名,請她吃飯。他坐在她對麵,史無前例沒有暖場說笑。他隻是看著她,目光複雜得讓她不忍對視。他看著她,一不小心就出神。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