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5

過簡單生活。

如果一開始還能知道是朱貝妮的簡單吸引了自己,最後自己如何心意迷亂越陷越深,倒像一筆糊塗賬了。不知道從哪天開始,那種情感,已經不是“喜歡”兩個字能輕鬆表達的了。

是從以過馬路的名義牽上那隻小手開始?

是從無錫街頭用滿是血跡的手將她摟在懷裏開始?

是從去酒店卻見她強裝鎮定實則驚惶失措時開始?

還是從爬鹿鼎山她微微出汗的臉白裏透紅使他忍不住想去吻時開始?

有一點可以確定,無錫回來,她一路不說話;一聲不響離開出租車,留下他一個人。他嚇壞了。從來沒有那麽擔心過,他擔心,自己的輕浮惹惱了她。也就是從那個時候,怕驚擾了自己覬覦的獵物,他這個獵人痛定思痛,要改變策略。策略就是——溫柔地守候!

正文 第039章 再來一束花

朱弘又一次服務完加酒的客人,重新回到陳小西麵前。他敲敲桌麵,提醒陳小西收收神兒,續上剛才的話題。

“她今晚太賣力了。”

陳小西再看一眼阿影。她已經轉戰另一桌了。經朱弘一提醒,果然看她是應酬得有點誇張。

“我擔心她,”朱弘一臉憂鬱,“會嚇到客人。”

咳咳,陳小西忍住不噴酒。

“快說,你們倆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麽?”朱弘追問陳小西。

陳小西順勢把阿影邀請他參加朋友婚禮,自己直白相告有女朋友的事情扼要告訴了朱弘。

“你什麽時候有的?”沒想到,朱弘跟阿影一樣,脫口問出一樣的話。

“會有的。”陳小西回。

“到底有還是沒有?”

“有個喜歡的女孩。”

“但是還沒有追到手?”

“基本是這樣。”

朱弘大跌眼鏡。在他眼中,陳小西就是完美男人的化身,人高且帥,聰明上進,懂得理財,美國歸來,說得一口令女孩子心醉神迷的裝b英語。有什麽理由找不到優秀的女人?居然找到了還沒到手?對方是什麽氣場什麽來頭?

“什麽時候帶過來看看?”朱弘好奇心起。

陳小西從朱弘的眼神裏看出那份好奇,卻不肯鬆口答應。

“這麽寶貝?”朱弘更好奇了。他滿場看了看,深信再美的女人也不過眼前這樣了。大長腿,烈焰紅唇,豐滿的胸,妖嬈的腰……再美不過如此!

“難道就在酒吧裏麵?”朱弘給想像力插上翅膀,盯著陳小西問。

陳小西笑著搖搖頭:“她倒是來過一次。”

朱弘猛然打了一個指響:“你突然為客人買單的那一次!”

“對。”陳小西微笑起來,眼神也因為想起了喜歡的人而溫柔多情起來。他也想聽聽,愛情大師如何讚美他的女孩兒。

“可是我根本想不起來她長什麽樣!不應該啊!但凡美女,我過目不忘!”朱弘敲著自己的腦袋,表情很是苦惱。

尷尬!

陳小西隻聳肩一笑了之。朱貝妮算美女嗎?滿大街的美女怎麽能跟獨此一個的朱貝妮相提並論呢。陳小西充滿憐惜地看朱弘一眼。

喝完杯中最後一口,陳小西將酒杯輕放吧台——自從知道它很貴,陳小西對它們便尊敬很多——伸手拍拍朱弘的肩:“有機會就開導一下她吧。”雖然沒有明說,朱弘當然知道陳小西言中的她是阿影。

朱弘點點頭。快樂的三個合夥人,他是當仁不讓的潤滑劑!

出了酒吧,空氣陡然清新不少。已是八月底,夜晚的空氣明顯少了熱燥。

陳小西摸出手機,看著偷拍來的屏保,滑開手機,才按了一兩個鍵,手機就顯示出了他想打電話過去的那個人。

朱貝妮。

他看著通訊錄,想著那個人,醞釀著如何問你今晚去見了誰。

電話撥通了。

一聲,一聲,等著對方接。

接了。朱貝妮的一聲“喂”飄在耳邊。

“在幹嘛呢?”陳小西假裝很自然地不經意說道,說完就豎起耳朵,仔細捕捉。

“看書呢。”

“……”陳小西摒住奔騰欲出的質問,一時詞窮。

“有事嗎?”朱貝妮問。

“就想問一下周六的約,沒變吧。”

“沒變。你周六有事?”

“沒有。”

“哦。”朱貝妮像是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明天那個吐血酬賓的花店還酬嗎?要是還酬,你幫我再買一束。我想送人。”

“……”陳小西一個不穩,差點跌跤。什,什麽?自己買花巴巴送過去好讓她送給別約會的人?陳小西覺得呼吸沉重,胸中塞滿了不明物體。

“不酬了?”朱貝妮聲音裏滿是失望。

“酬吧。”一經對比,陳小西即刻發現,比起自己受傷,更不願看到她失望。

“那你明天方便嗎?”

“方便。”即使飲鴆止渴,陳小西覺得自己也隻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那就拜托你啦。”朱貝妮重新歡快起來。

“好。”陳小西不覺也笑容浮現。

掛了電話,笑容也隨之蒸發。明天……買花給喜歡的女人……好方便她去送給她約會的男人……這,讓買花的人情可以堪!何況還要花一大把銀子。更可恨的,是自己眼睜睜看著她去赴約。陳小西恨不得折回酒吧,找愛情大師算一卦。

首先要知道對方是誰。陳小西告誡自己,冷靜為先。

第二天,上班伊始,漏風大王小安就摸到了小道消息,說昨天總經理跑進采購部,踢門而入,破口大罵,挨個把采購部的人訓了一個遍,上到采購經理,下至訂單員,不遺餘力罵得他們狗血淋頭。從早晨上班,罵到晚上下班。采購同事們等待挨罵或挨罵之後還得正常工作。

“你們想一想,大家一邊工作一邊等著挨罵,哈哈哈……”在茶水間,小安一邊低聲講,一邊高聲笑,笑得前仰後合,東倒西歪。

朱貝妮抽空趕快離開茶水間。太是非了,如此招搖,也不怕有人在總經理麵前傳話。朱貝妮覺得近來小安有些走火入魔,賓主不分了。她過於投入地去抱柳欣的大腿。

小安有肆無恐,似乎提前洞知總經理今天將遲到。

總經理的確遲到了。這在過去絕無發生過。

快十點才進辦公室的總經理一臉蒼白,原來他差點遭遇車禍。開車過路口的時候,明明是右轉的綠燈,突然同側的電瓶車無征兆地直行起來,一頭撞上他車的側邊,人當場倒地。還好是在拐彎的時候,他已慢下車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交警來取證,幸好是有攝像頭的路段,加上騎電瓶車的人說話還算公允,人證物證齊在,總經理並無違規,理論上還可以索賠。但騎電瓶車的人摔得不能動彈,哎呦哎呦叫個不止。交警隻好幫他聯係120。

120到了,載著腿骨折的電瓶車主人,鳴笛走了。

他的車,明顯刮擦。

“你可以索賠。但我看那人穿著破舊……”交警欲言又止。總經理心一軟,就不再追究了。算自己倒黴吧。也希望自己主動放棄追責的這份善良,能為公司積點德。

總經理坐在辦公室,辦公室裏添置了新的穿衣鏡,亮得晃眼。

正文 第040章 竟然被無視

梁昉將車停在庭院,還未下車,遠遠看見父母閑坐在連廊下。

心裏飄過一絲疑慮,梁昉當即停下欲開車門的手。隻見她用手捂上臉,嘴裏緊鑼密鼓碎碎念:“息怒,息怒,女王殿下請息怒……”

昨天晚上,梁昉無比賢淑地囑阿姨煲雞湯。

今天早晨,梁昉破例起個大早,帶上雞湯和小點,巴巴去醫院。推開vip病房一看,裏麵空無一人。一打聽,許文衡竟於昨天下午結賬走人了!

結賬走人!

昨天下午!

她作為女朋友,不提前知曉也罷了,走了一個晚上也沒有告訴她,還讓她丟人獻臉當眾上杆子出醜。

這等冤枉氣,她梁大小姐從來沒有受過!

現場沒有鏡子可照,但是從眾人看她的眼光她也能猜得出,她一定氣瘋了,一定五官扭曲,麵目猙獰!

“許文衡,你怕是活得不耐煩了!”一路上,梁昉心魔澎湃,連闖三次紅燈。沒心思上班,連假也懶得請,她直奔家而來。

“玩失蹤?姐姐陪你玩到底!”梁昉瞬間決計,從今天起,無限期延長不上班。直到——直到許文衡來求她?直到許文衡自己知趣來解釋?梁昉自己也糊塗了,懲罰自己堵的是哪門子氣呢。

管它哪口氣,先“生”了再說!委屈誰也不能委屈自己呀!

然而沒想到,這口氣還沒正式“生”,先撞見父母閑坐連廊下。

要知道父親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一周難得在一起吃上兩頓飯。今天怎麽有閑情逸致,大好上班時間還呆在家裏?

梁昉抬腕看表,是工作日沒錯!

莫非是三弟又出了什麽幺蛾子?總不至於是大哥犯了什麽錯吧?不,梁昉馬上否定自己的猜想。雖然距離遠看不清表情,但父親舉手投足還是頗為平靜,不像震怒的樣子。

梁昉幹脆放棄猜測。她手一用力,車門開了。嗯,再不出去,自己都覺得熄火後自己車內呆的時間長得不像話了。

娉娉婷婷,梁昉走向父母。父母眼中讚許的神情再一閃而過,也沒有逃過梁昉的眼睛。她心中暗喜。她就知道,作為父母唯一的女兒,自己得到的寵溺是哥哥和弟弟望塵莫及的。

“爸爸,媽媽!”梁昉嬌滴滴地喊。聰慧如她,演個純真可愛的好女兒,手到擒來!梁昉不打算多問,乖乖地點到為止地打招呼。

“你怎麽沒有去上班?”媽媽問。語氣裏沒有絲毫的驚訝。嗯,上班這種事,對梁家的女兒來說,完全是上著玩兒。

梁家從爺爺輩起家,在父親手中發揚光大,作為地方望族,如今已經身價幾百個億。父親將爺爺手中的辦公用品公司,用三十幾年的時間,發展成資曆雄厚的多產業集團公司,產業涉及房地產開發、中小型企業信貸、投資理財。父親總有本事,在商機成為熱門前就看準且投入進去,等別的投資者一窩蜂跟進去的時候,他已經賺得盆滿缽滿,等著轉手出了。

大哥梁承從美國哈佛商學院畢業後,跟隨父親學習經商之道。踏實、勤奮的天性深得父親喜愛,在餐桌上,父親不止一次誇獎他。梁昉和三弟沒心沒肺地為大哥鼓掌叫好。

別的大家會擔心子女爭權,他們家卻毫無此跡象。梁昉甚至主動要求到外麵的企業上班,三弟一心隻求不上班。隻有梁承,沿著正經接班人的路子走。梁昉和弟弟,深深感激家裏出了這樣一個哥哥,自己才能一身輕地去逍遙。

“因為,今天——”梁昉嘟著嘴巴,眼珠轉動,理由沒想出來之前,先塞一塊寧波綠豆糕到嘴巴裏。借著咀嚼——睡不言,吃不語——可以名正言順拖延點時間想個理由。

“因為今天跑到醫院一看人沒了。”一旁不說話的父親不動聲色地接道。

“咳咳。”這個不是裝的,梁昉驚到忘了咀嚼,吞咽間噎了喉嚨。

“爸爸,是哥哥告訴你的?”梁昉眼睛一轉,立刻想到幾天前,自己在許文衡病房,大哥梁承沒來由推門而入,雖然什麽話都沒說,但畢竟撞見了。如果父親知道,隻能是他打了小報告。梁昉隨即換上撒嬌笑容:“我還當哥哥很忙呢。沒想到也這麽無聊!”

“哥哥他是關心你!”媽媽含笑道。

梁昉像偷吃糖被現行的孩子一樣,頓時縮手縮腳起來。她拿眼偷看父母。自己從高中時代就開始明目張膽談戀愛,大學時躍躍欲試想把男朋友帶回家,父親托母親的口,明確拒絕以任何理由帶回異性。漸漸的,梁昉悟到,父親要麽是在擔心她,怕她帶回來的人看上她的家產而欺騙她的感情,要麽心中已經有婚配對象。自古不是說豪門權貴婚姻就是交易嗎?雖然自己家算不上世襲豪門,但也明顯優越。

梁昉曾一度熱血憤怒,視父親為大敵,暗想若父親敢安排她的婚姻,她不惜拚個魚死網破。然而來沒來及與父親對抗,她愛的男人先跑了——愛上了別的姑娘。

再久一些,梁昉心意慢慢懶了下來。一方麵自己雖然喜歡俊朗帥氣的小鮮肉,另一方也深知自己過於博愛,總也愛不長。這些年,不是他移情別戀,就是她劈腿他人。

後來,她再也沒想過父親將是自己婚姻路上的敵人。婚姻?想想就可怕,誰腦袋被門夾了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