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4

”陳小西搖頭晃腦,一臉得意:“這叫兒時的味道,魅力不可擋。”

被稱作朱弘的調酒師聽聞陳小西的話,不以為然地搖搖頭:“看出來魅力不可擋了,是不是因為兒時的味道,就不知道了。”

他說的不重,酒吧又響著背景樂,可還是字字分明地被阿影和陳小西聽到了。陳小西隻咧嘴一笑,假當沒聽到。阿影遠沒有那麽客氣,揚起手中的包就砸了過去。

“小心!高檔玻璃杯!兩百多塊錢一隻!”朱弘跳著躲開。

陳小西一臉心痛,拿起酒杯放在眼前打量:“真是不拿投資人的錢當錢用!不就是一個裝酒的容器嗎?你丫舍得花幾百塊錢買一個!”吧台上這樣的酒杯擺了好幾排,以前從來沒有拿正眼瞧過它們,原來都是亮閃閃的銀子啊。

“這叫品味。握在手裏,光亮度、通透度、分量,分分秒秒都在說話:我與眾不同,高貴,有品!”朱弘用白布墊著,一臉崇敬地看著手中的玻璃杯。

陳小西咬牙切齒地看著眼前的合作夥伴,玻璃杯分分秒秒都在說話嗎?我分分秒秒都想撤資怎麽辦?

正文 第037章 暗戀流行麽

阿影笑看陳小西和朱弘鬥嘴,那隻沒有拿炸蘿卜糕的手,很隨意地搭在陳小西的肩膀:“我去後台看服務員人來齊了沒。”阿影人嬌小明媚,深得江南女子的靈動,天生一副略略發啞的聲音,一說話就透出慵懶的意味兒,為她憑添不少獨有的魅力。

等阿影拐進吧台背後,完全看不見了,陳小西一把抓住正忙碌的朱弘:“說這種玩笑話,好嗎?”

朱弘看陳小西難得一臉嚴肅,不禁怔了怔,回想了幾秒,才意識到陳小西在指他剛才說的魅力不可擋雲雲。

“下不為例!”陳小西近乎一字一頓。

“……”朱弘眼睛轉啊轉,陳小西都要離開位置了,他才想出想說的話——咳,正是自知腦子慢,不是坐辦公室的料,他才不顧家人反對,一心一意愛上了調酒。

“你總不能一直這麽視而不見吧?”朱弘對著陳小西的背影說道。

“男女之間,難道連最基本的默契都沒有嗎?”陳小西殺回來,趴在吧台追著朱弘的目光問。朱弘因為調酒師做久了,眼觀耳聽的愛情順帶也看多了。加上自己不多言語,多看少說,不知不覺,倒修煉成了半個愛情大師。當然,是理論大師。

“要看站在誰的立場上談默契。要是站在她的立場上——”朱弘用胳膊指指吧台背後,同時壓低了聲音:“你就應該默契地從了呀。”

陳小西馬上色變。

“不,不,不是你自己問的嗎?”朱弘自然想到了陳小西剛才的“下不為例”,頓時有些緊張。

陳小西隻好甩個背影給朱弘。據朱弘透露,這背影也“修長、挺拔,沉默不語,卻與眾不同”,當然朱弘不說,陳小西也知道引言來自阿影。

阿影、朱弘和陳小西是青梅竹馬長到大的同學,義務教育階段,三個人同班了九年。高中時,成了為數不多的將小學同學關係晉升為高中校友的同學之一。雖然分在不同的班級,同在一個校園,見麵的幾率自然比其他同學多。

高中畢業之後,大家各奔東西了幾年。朱弘拋棄所謂的專業,愛上了調酒。幾年積累,成了魔都小有名氣的調酒師。他廣受追捧,並非隻是因為五官俊朗,而是在調酒上真的“有一套”。陳小西不知“有一套”到底意味著什麽,但在品酒、調酒方麵,絕對隻敢尊敬。就衝朱弘考下的那些品酒、調酒證書,他也隻有尊敬的份兒。

陳小西回國之後,不久阿影就在同學聚會上跟他提合夥開酒吧的事情。那時候他隻是隨耳聽聽,絲毫不曾動心。做生意的經驗他沒有,何況是酒吧生意。酒不懂,江湖不懂,還開酒吧,不是挖坑自己跳嘛!

可是慢慢就發現,酒水生意,真是暴利。跟著阿影考察過幾家酒吧後,他慢慢心動了。阿影並不著急,靜心等他回心轉意。

“朱弘管酒,我管江湖。”阿影笑盈盈地看著他。

“還要我幹什麽?”

“你管錢。”

還真是沒有反駁的理由。提起“錢”,陳小西就兩眼生輝。他真的,真的好愛錢。很多人分不清,認為愛錢的人貪婪。其實不然,陳小西愛的是“賺錢”,對“花錢”則興趣寥寥,既不會舍不得花錢,也不會沉迷於花錢。

“通過管錢來賺錢”,是陳小西的人生理想。之所以稱之為“理想”而非“夢想”,是因為陳小西堅定地認為,自己可以做到!

“賺錢才是全世界最刺激的成年人遊戲!”陳小西不止一次在同學聚會上分享自己對賺錢的看法。“在現實生活中賺不到錢的人才去玩遊戲。”每逢這個時候,阿影都自帶一臉崇敬。她就是喜歡他那股特立獨行、不混於世的勁兒。

“管錢”可不是等著阿影、朱弘賺來錢後交給他管。管錢的第一步,是從自己腰包裏掏錢出來。合夥開酒吧,朱弘算是技術入股,分走原始股份30%;阿影是重要的管理人才,也可以分走原始股份30%;陳小西以投資人的身份參與進來,投了60萬,可得原始股份40%。

陳小西在兩份兼職家教和“無業遊民求女友”的正職之外,又多了一個身份:酒吧合夥人。

隻是,一直沒有機緣告訴朱貝妮。

一涉及“朱貝妮”,陳小西便格外敏感謹慎起來。

怎麽告訴她?開門見山地說,像是炫耀,顯得他淺薄,;吞吞吐吐地說,又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像是他經營了一家見不得人的不良酒吧一樣。最好是機緣巧合,隨口那麽一說。

這種巧合也的確發生過一次,有一次在自己的酒吧,活生生地看到了朱貝妮。那種驚訝,硬是過濾掉了嘈雜的周遭環境,他的世界頓時安靜下來,路人甲乙丙丁統統消失。他隻看到她,看到她時笑時囧,表情豐富地在跟同伴兒說話。原來她說到高興時表情這樣生動、活潑。

他沒想著去見她,等他稍有察覺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她的桌兒前了。她會魔法嗎?自己怎麽走過來的?

可惜才說了一兩句話,朱弘就急匆匆從吧台把自己拉走了。有兩個小夥搶著搭訕一個姑娘,朱弘怕鬧事,拉他旁觀,以備調解。一般這事輪不到他,那天阿影恰巧不在,他頂班。

錯過了那一次,就再也沒有更合適的機會介紹自己的“新職業”了。

陳小西去吧台後的辦公區看營收流水,心裏分著一絲神兒:不知道等在廣場的朱貝妮,最後去赴了誰的約。

想到朱貝妮就想到了那一大束玫瑰花,想到一大束玫瑰花就想到一大筆錢,想到一大筆錢就想到下班的人群中三三兩兩握在不同人手中的玫瑰,就想到打了水漂,想到零功效……陳小西遊刃有餘地記著賬,分著神,全然沒注意,阿影站在了他身後。

正文 第038章 溫柔地守候

“小西哥。”站了好久,見陳小西沒有回頭,阿影隻好自己開口。

“噯。”陳小西條件反射一樣答應。她從來都這麽喊,他從來都這麽答。

“晚飯吃了嗎?”

“算是吃過了。”

“算是?”

“喝了咖啡,吃了甜點,還加了一個炸蘿卜糕。”

提到炸蘿卜糕,阿影笑了。她靠在電腦桌前,手插在自己短發中,有些難為情:“小西哥,周末有個朋友結婚,我不想一個人去。”

“隻要紅包到就可以了。”陳小西避重就輕。他當然聽得出她的重音在“一個人”。

“你可以陪我去嗎?”阿影決定不再像以往那樣含蓄,她要往前進一步。

“我周末有事。”陳小西露出為難的表情。

“周六還是周日有事?”

“周六。”陳小西脫口而出。他跟朱貝妮之約,多在周六,除非朱貝妮有變。

“巧!我朋友的婚禮在周日!”阿影喜不自禁。

“……”陳小西說完“周六”就後悔了,現在看,果然不該先說。

“這種事情不會一有再有,你就陪我參加一次吧。”阿影放低了聲音,臉上寫滿央求。

陳小西表情忽然溫柔下來,看著阿影,“阿影。”他喊道。

阿影抬頭,眼睛裏燃起希望的火苗。

“我有女朋友了。”

阿影眼睛裏風雲變幻,錯愕一點點放大,她脫口而出:“什麽時候有的?”

陳小西長胳膊搭在靠椅背後,不再多說,隻是像哥哥看妹妹一樣純淨地看著阿影。阿影用手捂上臉:“你的意思是,借用一下你,還需要向你女朋友申請?”

“那倒不用。”輪到陳小西錯愕了。他能感覺到阿影對他的特別感情,加之朱弘剛才又說過假裝含混不知並不是良策,他才快刀斬亂麻,對阿影說出“有女友”這樣明確的話。

陳小西一向自詡是個行動派,認為“做什麽”比“說什麽”更能說明問題。他一直不接阿影的暗示,一直不私下跟阿影相會,阿影作為能獨立思考的成年人,難道沒有有所意識?

咳咳,陳小西之前堅定地認為阿影會通過他的行動明白他的心意,直到遇到朱貝妮。

遇到朱貝妮,他開始對自己之前的堅信發生深深的懷疑。自己對朱貝妮的喜歡,難道朱貝妮看不出?人跟人之間最基本的心意相通,難道都是自己的臆想?難道真的是愛要表達,還得靠說?

行動派陳小西心中充滿困惑。

“那麽你就陪我去唄。”阿影衝著陳小西咧嘴一笑。比哭還糟糕。不等陳小西明確表態,阿影轉身就走。走了還不忘再次落實:“就這麽定了。”

哎,看來“說”也沒有什麽用。

陳小西撓撓頭。是不是有必要請教愛情大師?

做完賬,陳小西轉到酒吧區。

“你有心事。”朱弘隻瞄他一眼,就很肯定地說。

“你怎麽知道?”

“你忘了我是誰!”朱弘四分之三側臉看向陳小西,簡直英俊無敵。陳小西不由讚歎:“怎麽以前沒有發現你這麽帥?”

朱弘聽了開心極了:“嘿嘿嘿嘿嘿。既然你這麽坦誠,我也以誠相見嘍。以前你做完賬轉身就走人,今天一反常態,不僅沒有走,而且找我討了一杯酒。除了有心事,難不成還轉了心性兒?”

陳小西伸出拇指給了朱弘一個大大的讚。

不時有美女潮男過來點酒。朱弘總能從容應對,他既專注自己手上的酒,又能分出眼神,認真地與對方對視,讓來者深感自己得到了與眾不同的待遇。有朱弘坐鎮,酒吧生意就有了基本保障。

陳小西安靜地坐在吧台一角,看朱弘有條不紊地調酒,不漏痕跡地*。

“你跟她是不是說了什麽?”朱弘用下巴指指不遠處。陳小西望過去,看到了阿影。她正在一桌客人前應酬。

“怎麽?”陳小西反問:“她有什麽不對勁嗎?”

朱弘意味深長地搖頭,再搖頭:“別人看不出有什麽不對勁,但瞞不過我的火眼金睛!”

有熟客來,朱弘明顯熱情多了,還任由兩位美女摸了自己的左臉頰和右臉頰。等他再回到陳小西跟前的時候,看到陳小西眼睛都看直了。

“還帶附贈色相?”陳小西不掩飾自己的訝異。

“對等交換。她們等我下班。你——懂——的。”

“不懂!”

朱弘說,現在的女人都很隨便,見過覺得喜歡,很可能當下或下次就上床。陳小西不信。朱弘自信滿滿地對陳小西說:“事實會證明我的話。你不是正在約會找女朋友嗎?我打賭,你約的十個人裏麵,有6到8個可以呃哼。有兩個不行,是因為你嫌她們太醜。”

那時陳小西剛回國,同學聚會上聽到朱弘的這一番大言不慚,別提多感慨良多。他回國找太太來了,準太太們都這麽無所謂了嗎?

隨後,似乎要印證朱弘的話。大都市的女人們透露著爽快與能幹,她們獨當一麵,豪氣衝天。既然已經是半邊天了,男女自然是平等的,在某些事情上,更談不上誰吃虧誰賺便宜了。如此,得樂且樂。陳小西倒是嚇得落荒而逃的那一位。

忽然有一天,他撞上了朱貝妮。

一開始並沒有覺得朱貝妮有什麽好,隻是覺得一個中文生考博傻得有趣。相處久一點,感受到她的簡單、無攻擊性,使他倍感放鬆。學語言她笨了點,但是笨點的人一般脾氣好。這點兒在朱貝妮身上也有體現。很少見她被激怒,她用簡單的心思過濾掉世界的複雜,一心一意打算邊工作邊複習。別人拚了命讓生活豐富(複雜),她是自我剪羽在一個豐富(複雜)的環境裏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