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31

有規律總有例外,譬如這一次,答案自己送上了門。

又過了兩天,也不知何美麗背後跟楊薛蟬搞了什麽,楊薛蟬可憐兮兮求上了門。

朱貝妮聽到敲門聲,去開門。見楊薛蟬在門外,不由意外。

“是你?你找陳小西?”朱貝妮見楊薛蟬的第一反應是股票出了問題。

“不,不,我找你。”楊薛蟬露出為難的笑。

其實已經辭職卻謊稱請假的陳小西從衛生間出來:“楊兄,請進!”

楊薛蟬稍稍鋪墊了幾句話,就開門見山。

“你們能不能阻止美麗去我老家?”他幾乎是哀求了。

“為什麽?”朱貝妮反問。

“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這兩天她就是跟我老家杠上了,非要去一趟。”

“我的意思是為什麽去不得?”有陳小西壯膽,朱貝妮隻管開口問。

“……”楊薛蟬的神色抽搐一下,臉上複雜的神色漸漸浮現,他很快斂了斂神色,搓著手,有些訕訕的:“也不是不能去,不過現在,似乎,好像,還不是時候,不是時候……”

朱貝妮嚴肅地審視著眼前底氣不足的楊薛蟬,熱情漸漸冷卻。

陳小西端著從廚房新衝泡的咖啡,放一杯在楊薛蟬麵前。

房間不大,他剛才雖在廚房,也不過一扇門之隔。剛才朱貝妮與楊薛蟬之間的對話,陳小西聽得一字不落。

“楊兄,快點從頭到尾一五一十交代吧,不然,你看,你馬上要失去我家bunny的信任了。”陳小西哈哈笑著拍楊薛蟬的肩膀。

楊薛蟬苦笑一聲:“哪有什麽美麗懷疑的結過婚!我就是為了不結婚,才逃出來的啊。”

“現在不是時候,什麽時候是時候?!”這本是朱貝妮奚落楊薛蟬的話,卻被楊薛蟬聽成詢問了。

他馬上認真回答:“等到我跟我爸媽談妥了的時候。”

朱貝妮差點就信了,馬上想到:談個鬼啊,楊薛蟬是位至今都沒有手機的人!不然今天也不會登門拜訪了。

“跟你父母用什麽談?郵件?還是意念?”朱貝妮差點繃不住笑。楊薛蟬的父母,經由楊薛蟬的描述,很可能就是倆法盲。

楊薛蟬有些不自在:“有時候,不溝通,也是一種溝通。”

“噗——”朱貝妮的加糖牛奶果然噗出來半口。

“好吧,我承認,這的確不是一種積極的方式。但是,有時候,你除了擁有對方對你的愛,其實並沒有半點談判砝碼。這種情況下,你讓我怎麽辦?”楊薛蟬抬起了頭。眉宇之間,竟難得保持著一種磊落。

朱貝妮頭一歪:“對不起,聽不懂。求解釋。”

隻有陳小西,優哉遊哉,一副風輕雲淡看熱鬧的模樣。

楊薛蟬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再抬頭的時候臉色嚴肅了不少。不過,在內心已生出成見的朱貝妮看來,這樣明顯變換表情更像是戲精開始表演的前奏。

作品相關 第436章 重要的事情

楊薛蟬開始說事實。

不,在朱貝妮看來,楊薛蟬開始編故事。

楊薛蟬說,他生在一個蒙古族與漢族和親的家庭。蒙古族的母親勤勞能幹,漢族的父親聰敏果斷。因為各種原因,他們隻有他一位孩子。

他一直覺得自己家庭挺正常的,後來,年齡越長,越發現那隻是他的一廂情願。

他父親的第一桶金,來自母親的家族支持。

母親極其愛慕父親,同時,極其沒有自信。

母親很惶恐,好在她有位小姐妹。小姐妹嫁給一個蒙古族青年,在草原深處遊牧,放羊牛馬。小姐妹心底善良,與人為善,沒少寬慰母親。

母親積攢了二十幾年的感激,最後化身為一個承諾:讓兒子娶小姐妹的女兒。也就是說,給楊薛蟬定了一個娃娃親。

楊薛蟬一直沒有意識到這意味著什麽,直到他遇見何美麗。

“你父親是什麽態度?”陳小西問楊薛蟬。

“我父親,出於對母親的補償,決定此事不插手。”

“可他還是把你騙回去了?”陳小西微微笑。

“不,他沒有。隻是母親利用了我對父親的愛。”

“你打算怎麽了結這種狀態?”陳小西問。

楊薛蟬輕輕皺眉:“我沒有籌碼。我隻能賭他們最終會妥協。畢竟他們隻有我一個孩子。”

陳小西:“你有沒有試過低頭但不讓步?”

楊薛蟬:“你的意思是央求?央求算什麽!跪求我都求了!可那對一心想感恩的母親來說,根本不算什麽!尤其她的小姐妹,因為流年不利,馬啊羊啊大量生病,已經處在破產邊緣。”

朱貝妮全程入墜無裏霧裏,楊薛蟬雖然在講述,可他東一句西一句,朱貝妮完全不能勾勒出故事的全貌。

唉,編故事也編不圓的智商!

要不是陳小西很認真地在詢問,她早就忍不住要打斷他了。

當陳小西沉默一會兒後,字斟句酌地說:“好,明天上午我女朋友要去參加考試,明天晚上,我們把你和你女朋友約出來,順便勸勸她。”

什麽?!

這是被說服的節奏嗎?

朱貝妮要不是還顧及自己的淑女形象,當場就要跳起來反對了!

楊薛蟬明顯鬆一口氣,又是感謝又是道歉。聽說朱貝妮要考試,馬上提出告辭。走之前還不忘再次衝陳小西抱拳感謝。

朱貝妮兩手叉腰——哎呦喂,原來這是個氣極了的自發動作!

等陳小西送客回來,朱貝妮劈頭蓋臉就來了:“搞什麽啊!你是抽風了嗎?你不是一直號稱不愛東家長李家短的嗎?你伸手攔得是什麽差事!何況還幫一個騙子?”

陳小西靜靜等朱貝妮說完:“還不是因為你!”

“跟我有毛線關係?”

陳小西略略寵溺地看向朱貝妮:“因為你會心軟,你會在意你的朋友過得好不好。咦?難道,你根本就沒有聽懂?”

朱貝妮心虛了:她的確聽得暈暈乎乎的。

陳小西笑著搖頭:“書呆子說的就是你這樣的人吧。你除了聽,還要想。譬如,今天楊薛蟬說她母親勤勞能幹,父親聰敏果斷,他的家庭不同尋常,隱約之間透露他的父親有很多交際,你就應該猜到,他可能來自一個富甲一方的名望家庭。”

“啊!”朱貝妮倒吸一口冷氣。

這種情況,她可從來沒有假想過!她想的,是另一種極端。

“他說他沒有談判籌碼,可見他的家庭完全不仰仗孩子掙財富光宗耀祖、為父母養老。這就進一步證實他父輩在物質上已經成功。換句話說,楊薛蟬是富二代,而且是那種自己還沒有成長起來的富二代。”陳小西接著解說。

朱貝妮的哀怨統統消失。

“我們且不討論他父親是否背叛過他母親,有一點是確定的,他父親自認為有愧於他母親,而他母親生命中,小姐妹占有重要地位。當年的一對姐妹,一個富貴一方,一個瀕臨破產,這也就能解釋得通,楊薛蟬的母親為什麽執意要逼婚。”

“悔婚會顯得她薄情寡義?”朱貝妮跟上思路。

“對。尤其前提是,楊薛蟬的母親很可能真心想回報小姐妹,也真心喜歡小姐妹的女兒。”

朱貝妮默默想一會兒。如果真如陳小西所說,何美麗就是嫁過去,日子也會很不好過。

“楊薛蟬從不跟家裏人聯係,他怎麽知道他父母什麽時候決定讓步?”

“說你傻,你還真傻!幾百萬的房子隨便兒子送給別人都不在乎的人,會沒有辦法找到他們的兒子?隻不過是覺得找得回兒子的人,找不回兒子的心,才遲遲沒行動罷了。這也說明,楊薛蟬的父親,模模糊糊站在楊薛蟬這一邊。”

朱貝妮驚呆了。故事裏的豪門氣息撲麵而來。

“你,你打算勸何美麗什麽?”朱貝妮結結巴巴。她已經替何美麗生出打退堂鼓的心。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就按楊薛蟬的意思,勸她等一等,等他母親休了一顆逼婚的心,再回老家唄。”

“那楊薛蟬的母親,還不得像看眼中釘、肉中刺一樣看何美麗?”朱貝妮不由替好友擔心。

“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隻要楊薛蟬的心還在何美麗這兒,以楊薛蟬的性子,斷然不會讓何美麗受委屈的。”

朱貝妮有些神傷:“一個女人的幸福,就靠男人的垂愛來保證?”

陳小西伸手輕輕摸一把朱貝妮的潤滑的臉蛋:“你真心想多了。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你看,何美麗一心想做生意,也許到了楊家,她的生意才幹得以發揮,自己越過楊薛蟬,成了楊家的未來一代大當家的,也是有可能的啊。”

朱貝妮一聽,不禁樂了:還真是有這種可能!何美麗比楊薛蟬醉心做生意多了!

“他們的故事先放一邊,你再會兒書,我們去吃個晚飯,今晚早點睡。”陳小西建議。

“好。”朱貝妮答完,自覺到一邊拿書看去了。

陳小西像是忽然想起什麽重要的事情,猛然轉身看向朱貝妮。

作品相關 第437章 自發變立場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陳小西看著朱貝妮,幾乎要張口問出。

忽然,他意念浮動,想起一種平時沒有想過的可能。

於是強裝鎮定,扭頭往室外走。看起來像奪路而逃。

陳小西三步並作兩步,一步快似一步,推門就進了衛生間。

馬桶旁的衛生間垃圾桶靜靜立在那兒,昨晚至當天下午,長達24小時的時間內,除了他中午從吸塵器裏倒出來的些許碎屑浮塵,再無他物。

陳小西手撐在衛生間的瓷磚牆麵,彎身盯著一目了然的垃圾桶,愣是看了許久。

他確信,家裏垃圾,一直是他丟的。

他確信,他沒有看花眼,沒有他想當然認為會有的用過的衛生巾。

那麽,床單上麵巴掌大的血跡……

陳小西別過臉,臉上像開了個酸甜苦辣的雜貨鋪。

是該怪她什麽都沒有說?還是該怪自己有意無意過濾她的哭泣?

雖然稱不上是一個思想很開化的人,但也絕對不是一個迂腐有執念的人。陳小西從來沒有刻意設想過“第一次”雲雲,他甚至完全理解(甚至依稀認為)朱貝妮在遇見他之前有過別的故事。

原來他經曆的劇情,根本不是他以為的版本!

這種措手不及的感覺,讓陳小西承受到的巨大感情衝擊,與其說是“驚喜”,不如說是“驚慌”。

他何其自信,甚至毫不介意“自以為是”4個字——他的確認為自己的判斷就是最接近真相的事實。如今,當頭一棒的滋味,可真是驚心怵目。

以至於,陳小西頭暈目眩、立場顛倒,忍不住拋卻他所謂的“公允”,開始換位思考:女性天生情感豐富,思想軟弱,注定愛慕虛榮,熱衷華而不實的浮華浪漫。說起來何其可笑,她們看問題總是看不到重點。更可笑的是,他忽然心中充滿憐憫,很想滿足她的浮華虛榮。

他厭倦的形式(婚禮),可以想象成隻是為了讓她更高興一些的遊戲。

他恐懼的冗長繁瑣的程序,可以分解開來一點一點應對。他有強大的意誌,一定可以撐到底。這樣她就有一個可以追憶一生的盛大記憶。

“嘭!”

正想得起勁,衛生間的門從外麵被急急推開,朱貝妮闖了進來。

“噫?你在用啊!”朱貝妮隻馬虎看到陳小西坐在馬桶上。衛生間逼仄,容下兩人就顯得太擁擠。她邊往外走邊跺腳:“你好快一些嗎?我著急。”

剛邁步出衛生間要轉身替陳小西關門,卻發現陳小西一聲不吭跟了出來。

“哦,原來你已經用好了。”朱貝妮一頭又紮了進去。

等悉悉索索一陣響落定,朱貝妮重新從衛生間出來,陳小西已經差不多是正常的模樣。

“你是還等著用嗎?”朱貝妮抬眼問陳小西。

陳小西失聲笑笑,他想說點什麽,還沒有開口,卻見朱貝妮已經隻剩一個背影給他了。再沒有人比她在“臨時抱佛腳”上更積極了。

他按下自己的百感交集,大口呼吸三兩次,讓自己重新冷靜下來。

嗯。

他感覺自己不需要再說什麽了。

有些事情,他記得就好。

因為酒吧有朱弘坐鎮,陳小西又已脫股,再去實屬幫忙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