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3

哀求終於重歸於好。但,男朋友的吝嗇期似乎遙遙無期。

“等個人,不過不是送花的人。”朱貝妮好脾氣地解釋。她知道,何美麗一定想,就算是分花,也應該肥水不流外人田,分到寢室裏去才對。算了,她想,改天讓陳小西到吐血酬賓的花店再挑一束好了。

“你也日漸有秘密了。”何美麗嘟著嘴,繼續無障礙地表達她的不滿意。

“你要是沒事,可以跟我一起等啊。我的一個大學女同學,邀請我一起去看望一個住院的另一個同學。”

何美麗聽完詳細的解釋,這才緩過臉色:“算了,你慢慢等吧。我家豬頭說請我看電影。何等難得。我去浪啦。”

告別何美麗,看看青青發來的消息,她要一刻鍾後才能趕來。朱貝妮繼續坐在位置上等。閑來無事,打開coreldraw繼續琢磨。

朱貝妮超愛這類神奇的軟件。把字體拉來拉去,變形,裝飾,隻需一個快捷鍵,視覺效果卻迥異。正玩得入神,“吱”一聲響,玻璃門開了。

朱貝妮慢悠悠回頭,不看還好,一看頭皮隱隱發麻,不好,怎麽沒想到他可能回辦公室?可是現在回避,已然晚了。

推門進來的是總經理。

總經理站在門口,左看,右看,所有的辦公區域都安靜無比,卡位空無一人,隻有朱貝妮一個人開著電腦。總經理像奔跑一樣,趕在朱貝妮換屏幕前,搶先看她在幹什麽。看了幾秒,沒看出名堂。

朱貝妮解釋:“這是路星星幫我下載的報紙排版軟件。我在嚐試自己排版,可以的話就能省一筆美工外包費。”

朱貝妮內心發毛。

從采購部回來的總經理像是一隻飽經廝殺的困獸,麵目猙獰,呼吸粗重。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意外的獨處

聽完朱貝妮的解釋,總經理什麽也沒有說,踉蹌著,又奔向他的辦公室。

略略平靜了一兩分鍾,朱貝妮偷偷四望,整個辦公室,看上去隻有她和總經理兩個人。朱貝妮顧不得coreldraw好玩,趕緊關機,準備走人。

“朱貝妮!”

前腳才邁開步,後腳就聽見總經理在辦公室甕聲甕氣吼一聲。

躡手躡腳的朱貝妮一怔,豎耳再聽。

“你過來一下!”

果然是在喊自己。朱貝妮沒辦法,隻好折身。一路走,一路電光火石想可能性與對策。臨推開總經理辦公室的門,朱貝妮靈感突見,忽然想到無論如何應該把手機握在手中。

握著手機,多了幾分底氣,朱貝妮敲開那扇等待她的門。

看得出來,總經理在努力平複自己的呼吸,他微微仰著頭,疲憊盡顯。甚至朱貝妮進來半分鍾了,他才動一下,挺直後背恢複成平常坐姿。他拿眼光掃過朱貝妮,輕微搖著頭:“朱貝妮,”他說,“你看過《活著》嗎?”

一次部門聚餐,朱貝妮無意聊起當年的同門大師兄三十二歲未娶終於如願以償地考上了博士生的時候,總經理聞言很不屑:“除了誤人子弟,他將來還能幹啥?”朱貝妮聽得一愣。朱貝妮還以為總經理骨子裏向往文人學者的淡雅生活呢。畢竟這種印象不是憑空來的。總經理愛談《活著》,盡人皆知。

“大學裏讀過。那時候年輕,可能感受有限。”朱貝妮朗聲回答。既不能說很熟,搶風頭;又不能說沒讀過,掉價兒。這點兒小聰明,朱貝妮還是轉得過來的。

總經理像小雞吃米一樣點頭不止。不再開口,良久,像痛下決心,對朱貝妮說:“你走吧!有空再讀讀《活著》。”

“好。那我先走啦。”朱貝妮利索地起身離開。

出辦公室,進電梯。電梯門關上的時候,朱貝妮長籲一口氣。才發覺自己剛才有多緊張。肖皿皿會跟這樣的人發生“無恥”場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朱貝妮暗自想。那麽長欲言又止的時間,他想說什麽?“打死我我也猜不出來。”朱貝妮再次暗自感概。

出了電梯,看看時間,下來早了幾分鍾。

還好這個時間暑氣消了很多,出了辦公樓大堂,熱氣襲來。被空調冷氣浸了一天的身體有一種微妙的舒適感。

朱貝妮放慢腳步,看幾個住附近的小孩在廣場噴泉處玩耍。

一條馬路之隔,正要起身結賬的陳小西,眼睛一亮。等了這麽久,他終於看到他想看的人。他湊近玻璃,想看得更仔細。哪裏裏能看得更清楚,幾十米的距離,隻能辨認出人而已。

朱貝妮手中空無一物,陳小西頓時失落萬分。

朱貝妮走走停停,顯然在等人。等誰?異性?約會?陳小西自感如坐針氈。

朱貝妮開始接電話,加快步伐,離開了樓前廣場。

陳小西猛然起身,走了兩步,又退回到桌前。“我這是要幹什麽?跟蹤嗎?”他用手遮住雙眼,勉力告誡自己三思而行。

最終,他選擇眼睜睜看著朱貝妮從視線中消失。

咖啡已經冷了。褐色液體的香味消散殆盡。守著一杯冷咖啡,陳小西感受到自己的那顆心,也終於由沸騰漸漸平息,重歸冷靜。

這一天,夠鬧騰的了。

上午躺在床上想了一個上午,自認為自己想出了一個周全的可進可退的好注意。下午找花店。順便吐槽一下,玫瑰怎麽可以賣得那麽貴!可是他還是毫不猶豫買了。他抱著花,站在朱貝妮樓下,一遍遍默念設想的台詞,他終於打通電話。他還是不敢自己送上樓,他找對麵咖啡店的服務生冒充送花快遞。他忐忑地坐在咖啡店裏等她手捧鮮花下班,他計劃好,等她路過咖啡店的時候,他出門來場“偶遇”的……

什麽都不說了,計劃成了滑稽。

他跟自己說,以後絕不詢問送出去的那束玫瑰最後的去向,雖然他隱隱已經知道了答案。他以後絕不再像愣頭小夥一樣幹這等不靠譜的事情。

陳小西五味雜陳,一直坐到天微微黑。

朱貝妮和楊青青碰上頭之後,期期艾艾坦白了自己沒有聯係方式,因此也沒有提前聯係他們。

“不是有聯係方式的嗎?”楊青青不解。

“後來沒了。”

“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連聯係方式都刪了!”

朱貝妮緩了一口氣,在楊青青滿是探究的注視之下,幽幽地說:“手機丟了,號碼也就沒有了。”

楊青青無奈地歎口氣:“要開雲賬號,把通訊錄備份,以後手機掉了不至於連人也一起丟了。”

朱貝妮頭點了又點。心裏默念阿彌陀摩,請神忽略掉她迫不得已的謊話連天吧。

楊青青隻好拿出手機給許文衡打電話。這個號碼她爛熟於心,卻極少撥出去。為了不幹擾他可能正進行的忙碌,她有事都寫在消息裏。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許文衡冷峻的聲音:“有事?”

“沒事。哦,不,我,們想去看看你。”

“不用了。我已經出院了。等等,你是說你,還是?”

楊青青停頓了,她苦笑一聲:“我和她。”

“她嗎?”許文衡快速追問一句。

“是。”

“怎麽辦?我已經不在醫院裏了……讓我想想,可以約了一起吃個飯嗎?”許文衡的聲音開始升溫,喜悅依稀可見。

楊青青在朱貝妮若有若無的注視中努力維持笑容:“我問問她。”

“好,不要掛電話。”

楊青青轉向朱貝妮:“他已經出院了,喊他一起吃個飯吧?”音量大到足以向許文衡證實她忠誠地問了他想問的話。

“好了就不用了吧。”朱貝妮搖頭。

楊青青轉回頭,繼續接電話:“我剛才問了,她——”

“我聽到了。”許文衡的聲音重新冷峻起來。“算了。”

“那麽——”楊青青充滿了遺憾與不舍。

“就隨她吧。再見。”電話裏,許文衡的遺憾也輕易可感。

正文 第37章 原來已出院

楊青青手握著已經掛斷的電話,好久才回轉身,呢喃一樣說道:“不是挺嚴重的嗎?病危都開了,梁昉那天也說要留他多住一陣,怎麽這麽快就出院了?”

“你剛才怎麽沒問他?”朱貝妮反問。

楊青青不是不想問,而是不敢問。她跟他講話,從來不敢開枝散葉隨心所欲,她怕他煩,怕他厭倦。“女漢子型好兄弟”,是她想來想去唯一適合的身份,至少是當下唯一適合的身份。

見楊青青不答,朱貝妮也不以為意。

“你想去哪兒吃?”朱貝妮念著楊青青電話裏說寂寞,想找人人一起吃飯,便開口詢問。

楊青青思索了一會兒,猛然抓住朱貝妮:“是不是vip套房太貴?他舍不得?”

朱貝妮意味深長地看一眼楊青青:“我聽說他豁出去喝酒是為了十幾億的業務,我們去醫院的那一天,撞見他女朋友梁昉開著兩百多萬的車。套房就算貴,一天不過兩千塊。對於女友開豪車、自己追逐上億業務單的人來說,病房的錢可以忽略不計吧。”

“你還記得嗎?你誇許文衡是你認識的最厲害的同齡人,誇他本領配得上他的野心,不出十年,就能成就一番事業。看樣子,你低估他了呢。”朱貝妮補道。

朱貝妮很難說清自己是什麽感覺,為許文衡得意如願以償過上富貴生活高興?為動蕩不安前途未卜的自己悲哀?至少自己還能看清一些狀況,青青更像是井底之蛙,沉迷在與現實脫節的個人想象中,無謂地為別人根本就看不上眼的幾千塊瞎操心。

楊青青一怔。她明顯很受觸動,胸口隨呼吸波動可見,表情卻強裝尋常。她目光停留在半空,避免朱貝妮看到她的眼睛。

看到楊青青寧肯自己別扭,也不肯分享內心,朱貝妮有些無措,陪同吃飯的心淡了很多:“那麽晚飯還一起吃嗎?”

“我忽然想起來,我忘記先回家喂小奶貓了……”楊青青終於抬眼,卻有些躲躲閃閃。

朱貝妮啞然失笑。養個貓真是好,進可攻退可守。

“哎呀,真不好意思。改日我再約你。”楊青青一拍額頭,人漸漸自然起來,聲音也宏亮不少。

朱貝妮配合到底:“快回去吧。不要餓到小貓。”

和楊青青分別後,朱貝妮心裏頗為不爽。交了一個假朋友的感覺,怎麽也揮之不掉。

還好想到自己到底是有使命在身的人,還是老老實實回公司宿舍,領上她的小跟班,去社區活動室看專業書比較靠譜。

陳小西從咖啡店出來,看看夕陽已經隱入都市的天際線,隻在樓棟間隱約可見半張臉。抬手看看時間,六點半,正是酒吧要開門的時間。

步履匆匆的人群中,他信步閑庭,踱步到最近的公交站台,上了一輛公交車。從公交車上下來,他路邊看到有小攤販在賣炸蘿卜糕。小時候弄堂口有家固定攤點賣這個,每次路過他看到都眼饞。少年時,握著不多的零花錢,看到炸蘿卜糕仍舊眼饞。長大後,想著體脂健康反式脂肪,看到炸蘿卜糕仍是眼饞。

“多少錢一個?”陳小西指著炸蘿卜糕問。稱不上拗不過內心湧動的*,他壓根就沒想太壓抑它。

“3元一個,5元兩個。”

陳小西默默遞上一張5元紙鈔,心裏想,偶然放縱吃一個,口腹之欲得到滿足,晉升成心靈幸福。這幸福的成本很低,邊際效應很高!

買蘿卜糕的大嬸快速利索地包了兩隻蘿卜糕遞給陳小西。陳小西隻得默默接過,咽下“要一個”這句話。

邊走邊吃。陳小西走得從容,吃得更從容。走了小半條街,終於品完一個炸蘿卜糕。抽一張紙巾擦擦遊手,丟紙巾的時候,想順帶把多出的那隻蘿卜糕也一並丟掉。稍一猶豫,還是留下了它。

陳小西順勢拐進一家酒吧,那時候時間尚早,酒吧人還很少。陳小西坐在高腳凳上,有一搭沒一搭跟調酒師聊天。調酒師正有條不紊擦酒杯,忽然手上動作一慢,輕輕抬起下巴跟後來進來的一個女人點了點頭。

陳小西回過頭看,一個身姿玲瓏有致的年輕女人,優哉遊哉,一步三搖地進來了。注目間她已經走近,一頭紫色的短發,越發襯托皮膚瑩白嬌嫩。

陳小西抬手:“給你。”手上半截小袋敞口露出了一隻炸蘿卜糕。

“阿影才不要吃這個!”調酒師看到率先笑出聲。

可是,阿影卻心無芥蒂地很快接過手,調酒師的話還沒有說完,她就咬了一口。

“不用吧。晚上回去要跑多少圈才能消耗掉!”調酒師一臉的惋惜。

“朱弘,這你就不懂了。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