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20

卻明顯不鎮定了。

陳小西不經意回頭,看到朱貝妮似乎充滿躁動,不禁樂了:“你以為我在股市中賺到的錢,是從哪裏來的?”

“哪裏來的?”朱貝妮傻傻追問。

“當然是別人虧的錢呀。”

看朱貝妮慢慢皺起的眉頭和嘟起的嘴巴,陳小西索性轉回身,調侃起來:“賺不認識的蠢人的錢,你就認為是我的本事;賺認識的蠢人的錢,你就認為我殘忍了?”

朱貝妮裝出很受不了的樣子:“殘忍!冷酷!”

陳小西卻很受用,很是得意地轉身接著記賬。

記完賬,匆匆把米煮上,把羊肋排、白蘿卜燉上。擦著手探頭對桌前的朱貝妮說,他趕緊趁機去酒吧去一趟,讓朱貝妮鎖好門在家等他回來。

房門“啪嗒”關上。

想到豐衣足食的陳小西都這麽勤奮,至今仍一無所有的朱貝妮也隻好勉勵自己繼續認真看書了。

--

陳小西跳上公交車,在車上不忘用手機再刷一遍國內外新聞。

公交到站,他幾乎是小跑著往酒吧走。他想的是,這會兒節約點時間,呆會兒就可以早一點回去。

酒吧在除夕期間短暫歇業了三天,馬上又進入營業狀態。

像bunny酒吧這樣既不頂新潮,又不頂瘋狂的中庸酒吧,在春節期間,生意並不算好。但無論是朱弘,還是忻影,都執意要營業。

朱弘戀著阿影,阿影則想著借酒吧擺脫家人對自己的控製。

阿婆在上次生病中命懸一線,受益於胖子,最終得以較好恢複,出院回家。隻是,回家後身體沒有以往硬朗,小毛小病日益增多。她期待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阿影嫁人。

小姨卻在胖子的大手筆照顧中看出了什麽。幾次試探之後,見阿影遮遮掩掩,既不肯帶胖子回來,又不肯透露胖子信息。小姨便生出疑心。想到阿婆去日不多,阿姐不在人世,姐夫不提也罷,自己作為阿影唯一靠譜的長輩,似乎是時候為晚輩指導人生了。

小姨大概認為阿影有做小三的傾向,對她看得日漸緊起來。

阿影恨不得24小時在酒吧。

朱弘恨不得阿影真的24小時在酒吧。

拜以上2人所賜,陳小西反倒在不在酒吧都無所謂。隻是他有一種奇怪的責任感,認為無有意外,當時日,當日畢。

初六晚上,黑白石樂隊第一次節後複工。

樂隊似乎有些不對勁,雖然陳小西隻匆匆一瞥。

果然,進辦公室才幾分鍾,辦公室的門就被人輕手輕腳從外麵打開。

陳小西猛然回頭,卻看見朱弘豎著食指在唇邊,“噓”個不停。那架勢好像陳小西才是個闖入者。

“敲——門!”陳小西用口型抗議。

朱弘輕輕關上門,確認門鎖上了,才恢複常態。

“什麽事情,值得你這樣鬼鬼祟祟?”陳小西問。

朱弘一屁股坐上陳小西的辦公桌,一手搭在陳小西肩頭,上身不自覺就往陳小西處湊,眼睛還咕嚕咕嚕四下轉一圈,莫名讓陳小西生出一絲緊張。

揣著一副說重大事件的神秘模樣,朱弘開口了。

“我覺得薇薇安不對勁,不,不,我覺得吐司男更不對勁。”

噗!

破功的感覺!

陳小西更想拿塊軟豆腐撞朱弘的腦袋!

作品相關 第415章 酒吧守護人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陳小西抬手看腕表,這是一個委婉的驅逐信號。轉念又想,朱弘未必看得懂吧。

果不其然,朱弘仍舊是一副“秘密我隻說給你聽”的神秘模樣。

“吐司男今天哭了。那家夥借口酒太辣掉了眼淚。可我看他分明拿錯了薇薇安點的葡萄汁杯!他喝的是葡萄汁!含有0.5%的植物纖維的紫褐色葡萄汁!我絕對不會看錯!”

陳小西很無奈:“也許過年被催婚,也許想起前女友,也許想到收入與房價比……作為一名得過且過、不理財的成年人,日後傷感的機會多著呢。”

“不是那種悄無聲息的濕潤了眼眶的哭,是那種差點就hold不住要莽莽哭崩的那種。哇,男人哭出來聲勢可真大,雖然他隻哭了一聲馬上就收住了。我當時嚇得六神無主。衝擊力比見提刀子打架的場麵都強!”

“所以你跑到我這裏尋找安慰來了?”

“確實。說出來之後,我輕鬆多了。哦不,我的意思是,作為同事,難道我們不應該做點什麽安慰安慰他?”

陳小西有氣無力地點點頭:“這樣吧,給你一個任務。你先去打聽清楚他為什麽而難過。”

“yes,sir!”

朱弘揮舞著拳頭信心百倍地出了辦公室的門。

陳小西開工前再看一次手表,估計這會兒電飯煲已經停工,米香味兒已經溢出。40分鍾之後,濃鬱香滑的肋排湯也可以暢快享受了。

因為酒吧生意還沒有走出春節人流稀少帶來的低穀期,要記的台賬並不多。20分鍾之後,陳小西確認全部保存、關閉後,關了電腦。

正要起身,“嘭”,身後的門簡直像被撞開。

沒有意外的話,隻能是朱弘了。

回頭一看,朱弘的表情……既得意,又迷茫,似乎還有難為情的蹤跡。

陳小西不由再次抬腕看表,並沒有因為朱弘的到來而停止往外走。

朱弘卻釘在原地:“很奇怪……”他臉上露出訕訕的笑容。

“嗯?”

“我打聽是打聽到了,可是卻不懂。”

“什麽?”

“時間還早,鼓手跟貝斯手來吧台,拿禮券兌換‘開年紅任意雞尾酒酒’,我趁機詢問他們。我還以為隻能旁敲側擊問出點皮毛,沒想到兩個人爭先恐後搶著告訴我了。”

朱弘說,據鼓手和貝斯手說,在那場赫赫有名的盛大樂隊晉級塞中,他們的樂隊排名第十,可以進入終極挑戰賽。全樂隊裏的人都很開心,唯獨吐司男敏感神經發作,疑神疑鬼,婆婆媽媽到處訴說這名次高得令人難以心安。惹得兄弟們心中暗暗不爽。

偏偏在終極挑戰賽中,他們第一批被刷下來,而且死得很慘,評分低到羞於訴說。淘汰又複活的樂隊都比他們更得評委青睞。

吐司男終於安生了,可兄弟們不幹了!

他們覺得關鍵一賽,純屬被吐司男的不自信拉了後腿,或者是被吐司男的烏鴉嘴詛咒了。

麵對兄弟們或明或暗的怨念與疏離,命運無情地給了吐司男另外的打擊。

他們這支末考雖不理想,但好歹也是晉級塞中堂堂第十的樂隊,竟然乏人問津,沒有娛樂公司來簽!

這已經是悲傷又沉重的窘境,偏偏蕭條中開出一枝華麗豔花——默默無聞的薇薇安,被曾經最火爆、當下仍為業內尊為最專業的唱片公司的知名經紀人約見!

從經紀人秘書客氣的態度中,大夥似乎看到一線生機,指望薇薇安看在舊日情份上,不要拋棄他們單飛。

可惜,事與願違。

樂隊出名了(有名無價亦無市,隻是匆匆曇花一現),真正成功的卻隻有薇薇安一位。

再一次的“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暴烈的架子鼓鼓手當場就砸了鼓槌,覺得這股難以下咽的邪氣就起源於吐司男的嘮嘮叨叨!

如果不是跟bunny酒吧的合同沒有到期,樂隊當場解散都有可能。吐司男的領導地位被集體忽視自然不必細說。

薇薇安仍舊出席,平靜得仿佛不曾有被教父級唱片公司簽約的事實。

可是,當年一條心的樂隊,如今已經岌岌可危,崩潰、瓦解隻是時間問題。

朱弘說完了,眼光迷離地看著陳小西。

陳小西無話可說地聳聳肩。

“我不明白,吐司男到底為什麽而哭?成績高他不安,成績差他不爽,他到底想怎樣?”朱弘擰著眉毛問陳小西。

陳小西:“……”

這會兒他隻想找塊豆腐撞死自己算了。

“吐司男是不是分裂型人格啊?”朱弘一臉無邪地追問陳小西。

陳小西隻好拍拍朱弘:“人心最難懂。很多事情不用太在意原因,看結果就行了。結果是……你多留心吐司男,以免他想不開。”

其實隻是故意說得充滿戲劇性,陳小西才不信熱衷功聲色犬馬花天酒地的吐司男舍得想不開。可不這樣說,又怎麽引導朱弘領了任務趕緊走呢?

朱弘信以為真,比陳小西還著急地往外走。

到了前場,朱弘神色嚴峻,悄悄對每一位酒吧員工低聲叮囑:吐司男受到重大挫折,請注意對他的態度,以免二次被刺激,也請隨時關注他的動態,一有不對,速來報告。

朱弘絕對是一腔誠意。

可是卻把吐司男生生逼得無處遁形。

每一個熟人看他的眼光都充滿同情與憐憫,每一個熟人都大方給予他反常的寬容與謙讓。

吐司男覺得,他的傷疤被殘忍地當眾剝開。

本來還指望酒吧暗淡的光線和無情的顧客能讓他暫時遺忘呢。

沒有辦法,他從酒吧後門走出,想在沒人的地方抽根煙,放鬆一下。

可惜後門堆著垃圾,那味道,即使在冷冬,也著實不能恭維。

好在這幢改建的6層老建築,外立麵懸掛著樓外金屬樓梯。這種樓梯幾乎是裝飾性的存在,在一樓焊接了一個小鐵門,常年鎖著鎖。

吐司男猜,也許它充當的是消防樓梯的角色吧。

雖然有個帶鎖的小鐵門,卻不妨礙身形矯健的他握著鐵柵欄翻身進去。

作品相關 第416章 生死之懸案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吐司男想走到垃圾氣味的上層,目測在二樓或三樓的位置。坐在清冷、新鮮的空氣中,好好抽根煙。

到了三樓,一轉身,發現暮色中的上海,星星點點地亮著燈,五光十色的燈帶裝飾條在身邊的樓頂上放綻放開。

夜上海,收入自如地在純淨與妖嬈中變幻模樣。

吐司男不由童心大發,蹬蹬蹬拾階而上,中間驚起一隻老貓,“喵”一聲叫著逃開。

三層之下,來後門倒垃圾的小魏聽到詐屍般的貓叫,險些丟掉半個魂。

小魏心有餘悸地捂著胸口,依稀聽到“蹬蹬蹬”邁步上台階的金屬踏板特有的聲音。不由仰首……

小魏是位發射思維特別發達的人。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跑回酒吧緊急尋找吐司男。無果,趕緊匯報給吧台坐鎮的朱弘。

--

六樓樓梯口的吐司男環顧著上海的夜景,終於明白為什麽有人偏愛夜上海——它璀璨如陽光下折射著七彩光芒的鑽石!

樓高風勁,可絲毫不影響吐司男欣賞夜景的心情。更奇妙的是,在大氣磅礴的沉寂墨色中,吐司男心中的煩惱被冷風吹得七零八落。他幾乎生出豁然開朗的全新心境。

吐司男全身上下,洋溢著舒暢的氣息。

一回頭,發現牆體上有一排鑲嵌在牆體的鋼筋樓梯。登更高、望更遠的豪邁之情不由迸發。

吐司男手握冰冷的鋼筋樓梯,搖了搖,發現它們非常牢靠,於是欣然攀爬,探索起新高度來。

--

底樓的朱弘,甚至巧妙地動用了舞台上的麥克風,也沒能在酒吧內找到吐司男。

那一刻,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

還不能公開,以免造成進一步的慌亂。朱弘隻囑咐阿影多加照拂酒吧,他有事需要出去一下。

匆匆跟隨小魏走出後門,朱弘仰頭望一眼消防樓梯。

對麵有個人,看朱弘在往上開,不由也抬頭看一眼。馬上驚得捂上嘴巴,卻還是尖叫了出來:“樓頂有人!”

朱弘忙跑到那人所在的位置,果然這個角度可以看到樓頂的邊緣。似乎有個黑影一閃而過,也似乎有個一明一暗短暫消失的亮點,但一切更像幻覺。因為定睛再看時,分明什麽也沒有。

朱弘慌裏慌張撥打陳小西的電話,隻希望他能盡快接電話。

陳小西剛到家,確切地說,剛到家門口,正拿鑰匙準備開門。電話鈴聲響了。

等朱貝妮聽到聲音跑來開門時,見陳小西難得一臉肅穆,語調嚴肅地在追問:“確認酒吧裏找不到他?角角落落都找過?衛生間也找過?”

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麽。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