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10

似乎並沒有發生什麽嚴重的事情……那幾度情緒起伏,大概脫不了他玻璃心的關係。

理智上,他更喜歡現在的自己;情感上,說喜歡現在仿佛是背叛了過去的自己,對不起自己受的那些苦。

於是,他便擰著眉頭沒說話。

好在梁母不舍得讓梁佼兒太難受:“放著那些以後說吧。承兒也該回來了吧。王姐快給承兒打電話,給昉兒也打個電話,讓她最遲明天中午前回來。明天晚上,我們一家人,去跟大股東們一起吃年夜飯。”

趁母親吩咐的時候,梁佼偷偷抬頭看父親。

作品相關 第396章 家庭的聚餐

沒有溜須拍馬、討好諂媚地正麵回答父親的提問,梁佼不免也擔心,偷偷抬眼看父親,父親卻渾然自在,神色放鬆,依稀還能看出點喜色。

見父親目光要掃過來,梁佼馬上低頭。

手中杯子裏的咖啡,在精致小銀勺的攪拌下,快速地打著轉兒。梁佼忽然想起來,自己還沒有跟小安說今晚不回去吃飯。

正想著要不要找機會跟小安發則消息,王姐過來匯報,說大哥回來了。母親著人上菜、吃飯。

梁佼抬手看看腕表,時間已經是晚上六點半。

--

眼睛生澀腫脹,網劇追了十分鍾,追不下去了。

小安抬頭看看牆上的鍾表,已經7點鍾了,窗外已經黝黑,梁佼還沒有回來。

不能看劇,不需要做飯,張著酸疼的眼,小安在房子裏很無聊。

度秒如年等到7點半,終於可以給梁大人打電話嘍——梁佼曾經說過,沒事兒少打電話,正接著客,忽然中斷解說詞轉身接電話,太不敬業。

滿心歡喜給戀人打電話,電話卻遲遲沒人接。

小安的一顆心,瞬間懸到嗓子眼。梁佼不會出什麽事吧?司機不會毛毛糙糙出車禍吧?遊客不會突然心肌梗塞需急救吧?

之前眯著眼睛靠在沙發上休息,室內隻開了個台燈,大燈沒有開。此刻,半個房間都是暗的。灰暗色放大了小安的恐懼。

對麵樓宇,同樣的樓層,同樣的位置。三個身影在收拾望遠鏡、攝像機、電線、電腦等裝備。

“我勒個娘,熬了快7個月,總算能離開這個破地方了。”

“感恩吧,至少沒耽誤你過年。”

接到可以撤離的電話,他們將設備一點一點收拾妥當。拿望遠鏡的一個小夥子一時好奇心起,最後一次望向對麵。

對麵沒有開大燈,拉著窗簾,卻能清晰看到一個走來走去的身影。

那身影,一看就是個嬌小的女生。

小夥子放下望遠鏡,跟夥伴們一起出門,關門,下了樓。

回老家探親,抑或外出旅遊,使春節前後的申城日漸空曠。樓下一向擁擠的停車位也空出不少。

那群人下樓,坐進一輛車,倏忽就開出了小區。

小安在屋子裏急得團團轉。窗簾上因台燈的光芒而映出細長的身影。

她已經連著打了五六個電話,統統沒有人接,讓她還如何坐得住。

--

二姐姐梁昉並沒有第二日才回,中午聽大哥說父親吐了口,預計當日晚餐可以跟三弟一起吃。

正在銅鑼灣掃店的梁昉當即收拾行李去了機場。最終,於晚上八點,坐在了餐桌旁。

“噗——你的著裝也太——”梁昉定睛看三弟一眼,實在忍不住,噗嗤笑出聲。

要知道,梁佼以前是吃穿用無一不精,什麽都要最好。毛衣不是上好的山羊絨都入不了眼,可如今卻穿了一件一看就是大路貨的紅色棉線假毛衣。

全家人都裝作視而不見的話題,被梁昉一到就拆穿。

梁佼的這身裝備,連家裏的家政都不如。

梁佼淡然一笑,拿手在毛衣上摸索了一下。隨意地夾一筷子醬鵝切片,懶洋洋放進嘴巴裏。

這件毛衣,是小安送的道歉禮物。

她把他的毛衣拿去清洗,洗衣液不僅洗硬了毛,還洗縮了尺寸。知道她是好心,也看到了她手洗洗紅的小手,梁佼當時還是跳了腳——你丫沒吃過豬肉沒見過豬跑啊,不知道毛衣要用專門的羊毛洗滌液?

“用了。”小安怯聲聲地回。

大概梁佼的衣服太精貴,超市裏一般的羊毛洗衣液對它們來說太生猛。

梁佼起初是拒絕要這件道歉禮物的,奈何天太冷。

因為穿了它而不再冷得打戰的梁佼,那一刻似乎有點開悟:原來衣服是用來擋寒的,食物是用來充饑的……過往的驕奢,瞬間少了意義。

見梁佼不回答,梁昉也不在意。她最近日子過得散漫又張狂。對什麽都想表態,偏又對什麽都不真的感興趣,以至於顯出幾分輕浮。

“你那小女友怎麽樣了?”

咳,這是第二個大家試圖回避的話題。

梁佼吞咽下口中咀嚼的食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她挺好的。”梁佼回。語氣些許低沉。

摸遍了口袋,原來手機不在身上。

想來是在外罩口袋裏,隻是外罩已經被掛進了衣帽間,而他已經在餐桌上開吃。父母、長兄俱在,他依稀覺得就為給小安發條消息而離開餐桌似乎有些小題大做。反正吃過飯再發也不遲。

梁佼倒沒有覺得自己被挑釁,也不覺得二姐姐話裏有鄙視。他向來跟二姐姐最熟的。

梁昉的過分隨便卻激起父親的不滿,他無聲而嚴厲地看了女兒一眼。

梁昉垂下眼簾,裝出不在乎的樣子。

她是跟父親鬧崩之後才出門散心的。父親縱容了她個把月後,把她叫到書房,問她到底打算跟許文衡再慪多久氣。

梁昉嚴肅告之:她沒有慪氣,倆人已經正式分手。

父親當場將金絲楠紅木鎮紙拍在桌麵上,“嗙”一聲脆響嚇得梁昉一激靈。父親對她的決定的評價是:瞎胡鬧!

梁昉要分辨,父親嚴厲擺手製止她,直接讓她出去。他隻有一句話要說:趕快和好!不耽誤大家高高興興過年!且放下話:找不到比許文衡更讓他滿意的人,別想著讓他許嫁!

梁昉站在父親書房門口,忿恨的眼睛裏都要冒出火:以前怎麽不知道他這麽專製?!

第二天,她飛去毛裏求斯。熱帶裏晃了一周。前腳到家,後腳就買了去香港的機票。

照她的意思,接下來的時間她準備地球村裏瞎逛起來,直到——也許有一天老頭子會忍無可忍,也斷了她的經濟供給吧。沒想到轉眼接到消息說三弟梁佼回了家。

她差不多,是衝著三弟的麵子才好聲好氣坐餐桌前的。

母親暗中拉扯父親,維持著麵上的和睦。家政人員不停地上菜、去菜,一頓飯吃了將近三小時。

從餐桌上退下來的時候,已經九點鍾。

梁佼借著去洗手間的空當兒,去衣帽間摸出自己的手機。一看嚇一跳,足足84個未接。

作品相關 第397章 他|她的一天

梁佼原本要給小安發消息的,乍看到這麽多未接電話,不由有些感動,順手就把電話撥了回去。

幾乎是秒接。

小安顫抖又驚喜的聲音響在耳邊,梁佼沒來由就想起了母親也曾這樣接他的電話。

“對不起,小安。事發突然,沒來及跟你說,我現在在家。”在小安一連串如哭如泣的“你沒事吧,沒事吧”中,梁佼平靜解釋道。

小安明顯頓住:“你晚上還回來嗎?”

“現在不是很清楚。”

“……”

“媽媽在喊我,我得過去了。”

“……”

梁佼掛了電話。心中若有所失。不過很快攏起精神,回到父母身邊。

--

小安握著電話,神情如謎,身體像雕塑一樣,動也不動。

內心卻與外表截然相反。

她如墜沸騰的情緒大鍋,她一會兒被憂愁的滾泡兒擊中,為自己在愛情中未卜的前途深感彷徨;一會兒被喜悅的滾泡兒炸開,身心都為梁佼夙願得償感到高興……撒癔症一般哭哭笑笑好一陣,才驚然想起小劉助理說不能讓眼睛太勞累。

想到眼睛,眼睛越發酸漲疼痛。

午飯沒怎麽吃,晚飯一點沒吃,先是忙著擔心梁佼的安危,後又憂慮自己終將與梁佼成為陌路。小安縱然是饑腸轆轆,卻沒有絲毫心思起身煮小餛飩。

定身不知過了多久,像是雕塑轟然倒塌,小安倒伏在了地上。

不知怎的,小腹好痛!

明明是寒冬,小安額頭卻漸漸滲出汗珠。拚了好大的力氣,從地上艱難爬起來,扶桌角、扶牆壁,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摸到床邊。

臥室漆黑一片,小安無力開燈。

在昏暗室內的床上,聞著熟悉的薄荷、香草和梁佼身上特有的味道,明明身體疲乏,睡意十足,兩隻眼睛疼痛難忍,卻死死不肯閉上眼睛。

這一夜,小安睡得很不踏實。好幾次正睡思懵懂,念頭一轉到“好似有聲音,該不是梁佼回來了吧”,人就瞬間清醒起來。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小安終於死心了:梁佼一夜未歸,也一夜無短信。

一點兒不想起床。小安摸摸貼身衣服,都是潮濕的。原來昨天夜裏,發了一場汗。換了幹爽衣服,小安歪在床上再歇一會兒。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她是被陶慕的電話吵醒的。

電話裏的陶慕很興奮,嘰嘰喳喳說著自己撤了紗布,傷疤已經結了起來,美麗的模樣她幾乎能夠想象,哇卡卡。

笑了一陣,發現電話這頭的小安似乎過於安靜。

“你怎麽啦?”陶慕問。

“昨晚發了燒,今天燒退了,身上無力。”小安虛弱地回答。

“要不要緊?我陪你去看醫生吧?”

小安內心一暖,不過還是拒絕了:“我有數。沒事了。”

在陶慕的各種叮嚀中,小安掛斷了電話。

實在沒忍住,她發消息給梁佼:“你今天回來嗎?”

過了快一個小時,梁佼簡短回了兩個字:“不回。”

接到這個消息時,受饑餓所迫,小安正在煮吃的。一眼瞄到,她腿一軟,差點從灶台邊萎下去。

水咕嘟滾著,小餛飩散開薄皮,在滾水裏翩翩起舞。

小安一手扶牆,一手撐灶台。緩了不知道多久,才關火,盛餛飩。

坐在餐桌旁,一個人默默地吃小餛飩。熱食進肚,心情才爬出低穀。

小安起身對著鏡子撕紗布,鏡子裏的眼睛腫得像顆大桃兒。細線般的傷疤,因為幾將崩裂而顯得猙獰。

對著鏡子看了會兒,小安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害怕起梁佼回來!

她不願!不願梁佼看到這樣的她!

存了這樣的心思之後,再想梁佼的兩日未歸,頓覺十分好接受起來——他不過是因為近來表現好,被家庭接受了而已!又不是去找20萬未婚妻!又不是跟她提分手!

--

晚上,梁佼躺在高級、舒適、軟硬適中的kgsize床上,舉目所望,皆是上等精品,連空氣,都是過濾後的負離子空氣。

這曾經是他最熟悉不過的臥室,如今失而複得,再躺在這裏,不免感觸良多。

繼昨晚家庭聚餐後,父母去休息,大哥梁承攬住他的肩膀,喊他去打場拳擊。母親聽到後,笑眯眯地囑咐不要玩太久,早點休息睡覺。梁佼特意留意到,聽到這話的父親神態沒有絲毫變化。這就意味著,他真的被允許回家,而不是隻回家吃一頓飯。

那一刻,梁佼是蒸騰過高傲地婉拒的心的。但隻存在了兩三秒,馬上被另一個自己撲滅。

第二天一早,早飯過後,媽媽興衝衝拉著他,去他們過去常去的服裝品牌店采購。小安送的紅色毛衣,被媽媽扔進店內的垃圾桶,卻被他有心撿了回來。

中午,去曾經習慣光顧的私房菜館補給,下午修剪頭發,晚上和家人一起與集團的董事們共進晚餐。事情一件套一件,忙得他根本沒有時間玩手機。

高層晚餐上,觥籌交錯,賓主盡歡。他在其中,本像是個過客,卻被一人拉住熱情誇讚,字字句句全是對他過去半年的中肯肯定。

他起身聽著,周圍的大佬們,齊齊對他頷首矚目,向他舉杯。

那一刻,他無疑是動容的。

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誇獎聽得心安理得!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盛世美顏不自知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美色如刃:盲少高調寵傅先生的強迫症小公主戀愛日記懸旗國民男神是女生:BOSS花式寵南城有雨純情陸少火辣辣影後來襲:陸少寵妻無度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