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04

笑出了聲。

梁夫人也樂不可吱,仿佛已經看到了稚嫩可愛的孩子笑臉。

“哦,對了。昉兒好像在和許文衡鬧別扭?”梁夫人提醒丈夫。

“我知道。她去公司砸了許文衡的辦公室。許文衡不是到家裏和解來了嗎?”

“隻來一會會,就被昉兒趕走了。”

梁父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一半:“這個二丫頭!自己小題大做,還脾氣不小!還真把自己寵上天了!”

梁夫人思量一二:“會不會真有什麽事?”

梁父臉上笑容消失殆盡:“能有什麽事!許文衡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天24小事有12個小時在公司!我看有事的是二丫頭,說是在做一支風投基金,既沒見她外出考察,也沒見她有過商務接洽!”

梁夫人想想,丈夫說的跟自己預想得差不多。女兒的個性,她當然也是知道的,好強,好玩,且挑剔。也正是因為知道,他們夫妻才斷了與其他財閥聯姻的心,由著她挑可心的丈夫。

梁父想了想,對梁夫人說道:“你明天探探她口風。不行就我去勸說。錯過許文衡,很難再找到既容得了她,又讓我滿意的人選了。”

梁夫人點點頭:“許文衡這孩子,確實不錯。”

她想起曾讓他接送去見佼兒時的兩次接觸。他不多嘴多舌窮打聽,讓他生出一種大氣;他不趁機討好邀功,讓他多一份穩重與可信任。加上高學曆、清白身世與積極進取,的確是位好人選!

作品相關 第385章 另一個自己

次日,梁夫人借機跟頹廢在家多日的女兒梁昉聊天。

問及梁昉的戀情,梁昉嘴一撇:“分了。”

“什麽?!”

梁夫人找了個借口,轉身就給丈夫打了電話:“我再三確認,你女兒言之鑿鑿,說倆人已經分手!”

梁父那時候正在年度經理人會議上聽一年工作總結,掛斷電話後不動聲色掃了許文衡一眼。許文衡神情自若,正全神貫注做筆記。

匯報中場休息的時候,梁父把電話打給合作多年的調查機構,請他們協助打聽“梁昉”與“許文衡”各自的動態。

午飯後,匯報至下午茶時分,調查機構已經將郵件回複給梁父:兩人沒有任何異常動態。至於梁父電話中特意提到的“分手”,二人朋友圈內的人均未主動提及,想必並無此事,或者分手的消息還未傳出。

梁父多次於會上觀察許文衡,許文衡均反應正常。

因為年終匯報要進行兩天,需全部匯報結束才經理層管理人員聚餐。因此第一天匯報結束即散會。

梁父與其他經理人談笑著離場,並未給許文衡任何更多關注。

許文衡收拾電腦、ipad等雜物後,提著文件包正走著,梁承從後麵追上來:“走,一起吃個便餐吧。”

上次也是“一起吃個便餐”,結果吃到了董事長的辦公室。

許文衡微笑:“好!”

果然,這次也是朝董事長辦公室走的路子。

兩位年輕人進了梁父的辦公室,其時梁父與其他經理人在電梯處說些什麽,還沒有回來。

梁承脫掉西服,坐在沙發上,很明顯地上下打量一次許文衡:“你跟我妹,鬧得什麽鬼?”

許文衡仍舊是溫和微笑,露出勉強的表情,沒有即時回答,像是在思考。

在董事長的辦公室,許文衡明顯沒有梁承放鬆。

梁大公子穿著西服馬甲,露出的白襯衣泛著高支棉的柔軟氣息,新款範思哲的紅粉幾何領帶使他於精幹中平添幾分活力。他翹著腿,撫摸著下巴,饒有興致地盯著許文衡。

許文衡微微垂下眼,讓他隨意打量,自己隻是無可奈何地笑。

“說啊?拿我當外人?”梁承催促。

正當許文衡要開口,辦公室的門由外打開了。

董事長進來了。

兩位不覺起身。

梁父掃一眼許文衡,連停頓都沒有:“聽說你們分手了?”

“啊?”梁承叫出聲。明顯很意外。父親隻是囑他會後將許文衡帶到他辦公室,並沒有說因何事。

許文衡瞬間臉色悲慟起來:“對不起,讓您失望了。”

梁父一直沒有表情的臉忽然笑了:“隻有讓梁昉失望,哪有讓我失望的說法。”

許文衡一時沒明白這句話該怎麽理解。

梁父坐下來:“怎麽回事?”

梁父的氣場顯然比梁承難以招架得多,許文衡馬上竹筒倒豆子般傾訴出來:梁昉認為他有心懷僥幸的賭徒心態,表示這樣的人不適合做配偶。

至於緣何讓她得出這樣的心態,他表示很無奈。

“戀愛中的人心事敏感,我又不善於遮掩,總歸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讓梁昉失望了。”許文衡明裏不卑不亢,實則將眉頭擰出了“川”字,來表達他的懊悔與煎熬。

梁承一時快人快語:“二妹什麽時候才能成熟些!”

“接下來你打算怎麽辦?”梁父問許文衡。

“我好像也沒有更多的選擇。我不能去找她,否則她會更生氣,會覺得我是無賴行徑,狗皮膏藥,更加看我輕賤。我能做的,大概就是離開她的視野,在公司創造更多經濟價值。如果能因此間接為她提供溫暖富足的日子,也算是我對愛情的回報了。”

梁承變得肅穆起來。

許文衡的這番話,觸動了他。他想起自己對未婚妻的感情,大抵她非要提分手,他能做的,也不過是許文衡所說的。

嚇死人了!還好他的未婚妻不是二妹這種全憑個人喜好情緒化的主兒!

梁父點點頭,聲音裏透出笑意:“你還真當真了!”

“嗯?”

“嗯?”

梁承與許文衡不約而同發出訝異的聲音。

“你們知道,我當初把梁佼趕出家門,你媽媽有多大意見?她完全不看我,不跟我視線對接,更不要提跟我講話什麽的了。後來怎麽樣了?還不是溫柔繾綣依舊!你們猜秘訣是什麽?”

兩個年輕人不覺都湊近了。

“哄!”梁父哈哈笑起來。

“早也哄,晚也哄,不管她給我什麽臉色,我隻有一個應對:哄。我足足哄了三個月,低眉順眼,一遍遍解釋我的良苦用心,不厭其煩地保證與承諾,才哄到她過去對我的狀態。”

兩個年輕人都不覺跟著笑了起來。這八卦,八得可夠深的。還是自己爆料。

“聽懂了嗎?”梁承當肩擂了許文衡一拳。

還當許文衡會激動且感激,沒想到他越發沮喪了:“我,跟伯父的情況不一樣。伯父和伯母是婚內的矛盾;我,在她眼裏還是個外人……”

許文衡換了稱呼,算是響應了這則董事長自曝的八卦。

董事長見自己並沒有說動許文衡,歎了口氣:“看來倆都是倔強的孩子。”

梁承有些著急:“不會真的就這麽算了吧?”

然而,無論是董事長,還是許文衡,都沒有開口回答他。

談話似乎進入死局。董事長也沒有打算多耗更多時間,他拍拍一左一右的倆年輕人:“我回家繼續哄夫人去了。你們隨意。”

一左一右的倆年輕人,都有些不知笑到哪種程度合適。

董事長走了,辦公室裏隻剩兩位年輕人。

“說真的,你真打算就這麽算了?”梁承不死心,追著起身的許文衡問。

許文衡:“我不顧及身份、地位,我不怕別人說我癩蛤蟆;可我顧及梁昉,我怕讓她更加不高興。”

梁承頗為感懷:“我們性情中人就是這麽有情有義!可惜她們不懂!”在他內心,許文衡比妹子之前交的那些男朋友,不知道靠譜多少倍。

“要不我們去喝酒?”梁承無話可寬慰。

許文衡:“我覺得還是去加班更適合我。”

梁承:“……”

梁承站在父親的辦公室門口,目送許文衡去加班。內心第一次因外姓男子掀起波瀾:這簡直是另一個自己。自己現在這麽幸福,焉能看著另一個自己痛苦?

作品相關 第386章 甜蜜的同居

看另一個自己辛苦,是一種什麽感受?

陳小西正在體會中!

朱貝妮已經離職一周餘。過去的一周裏,朱貝妮起早貪黑,甚是用功。

把自己定位為後勤人員的陳小西,也跟著忙碌起來。

堅持認為冬日取暖靠抖的陳小西,見朱貝妮穿了棉居家服還小手冰涼,毫不猶豫某天下班買回一個三千瓦的大功率電暖氣片,來驅逐南方冬日的濕冷。

同時,不忘喜滋滋地炫耀:閑魚上淘來的二手,9成新,相當於原價的3折!

一日三餐也是安排妥當。頭天買好食材一鍋亂燉,當晚餐;早晨烤好麵包塗好果醬熱好牛奶,中午就囑朱貝妮用亂燉餘湯煮剩飯。

同時,不忘宣傳滬上的飲食文化傳統:菜泡飯那都是高級的,一般人家吃的都是醬油泡飯。啊咳,當然說的是以前。

朱貝妮的襪子、內褲什麽的,都不好意思經由他的手扔洗衣機。還好陳小西在這方麵特別大方坦然,不會在貼身衣物上有什麽癖好。

看書看累的時候,朱貝妮也會起身幫忙,搭把手晾曬衣物。

一起勞作,會讓她產生過小日子的甜蜜錯覺。說起來,絕大部分女生是天生對婚姻生活保有幻想滴。

這天,朱貝妮正含羞一笑,遞小衣物給陳小西讓他夾起來,卻無比驚恐地發現:文胸被洗衣機扭得鋼圈變形。

心在滴血的感覺有沒有!

這款黛安芬要420塊人民幣有沒有!

是朱貝妮下了好幾次決心才眼睛一閉狠心買回來的有沒有!

“怎麽了?”陳小西看朱貝妮木僵一般的神情,關心地問道。

“沒什麽。”朱貝妮有氣無力。

為絕後患,思前想後還是要提個醒:“那個,文胸其實是不能機洗的。”

陳小西倒是不笨,馬上意識到什麽:“是不是洗壞了?”

“嗯。”

“我幫你重新買一個吧。我覺得米色太素了,要有點顏色才好看。索性集齊彩虹色吧!多少錢一個?”

“一個……三四百吧。”

“什麽?!”

彩虹色什麽的,自此再也沒有提過。

又幾天,陳小西下班路上打電話過來,忽然語氣嬌羞起來:“那個,你穿什麽尺碼?”

“什麽什麽尺碼……哦,哦……不用,我會不好意思的……我自己買啦!”朱貝妮竟然心有靈犀知道他在問什麽的尺碼。她怎麽好意思說她其實不大!

那天,晚回了半小時的陳小西默默遞上一個紙袋:“店員說不合適可以次日去更換尺碼。”

朱貝妮默默接過來。是古今。

哎,分明不是初戀,又沒有觀眾,兩個人卻矯情到頂點。一個語氣羞澀,一個臉頰緋紅。

毀一還二。陳小西買了一紅一黑兩種顏色。

晚上,朱貝妮關上臥室的門,拉上窗簾,在衣櫃上自帶的穿衣鏡前試穿。

大小正好。

連偽裝的餘地都沒有了。

真是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不高興。

朱貝妮例行周末給父母打電話。朱媽媽聽說她現在全天候窩在家裏複習,幽幽道:“你也就吃泡麵放個雞蛋的煮飯水平。反正是複習,你回來複習不好嗎?我可以天天煮好吃的給你。烏雞、鴿子、鱖魚、牛肉、羊肉、豬肘……天天不重樣地做給你吃!”

朱貝妮打個飽嗝,好不容易才忍住衝動,咽下行將飆出的一句話:“我的確天天食材換花樣……”

唉,隻可惜做法太統一,以至於每次瞄見燉鍋,都忍不住哆嗦。

還好朱爸爸及時出言否定:“哪年寒暑假帶回來的書真的翻看過?舒服與刻苦,就不是一件可兼得的事!”

朱貝妮便在爸爸媽媽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讓卻並不激烈的爭吵中樂滋滋偷偷掛了電話。

“你怎麽總也不回自己家?”朱貝妮問陳小西。

陳小西下班後煲上食材,等悶好的一個半小時裏,趁機去酒吧打個來回,把前一天的台賬做掉。周末上午則舒舒服服躺在陽台上的搖椅上跟美國的朋友們打越洋電話。吃個早中飯,稍事休息去遊泳。晚上繼續酒吧做賬。

朱貝妮算起來,自從他入住的那天起,就沒有一夜不睡在這裏。

“我爸爸看我不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