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20

跟她做搭檔。她猶猶豫豫:“要是許文衡醒著就好了。他橋牌打得好好,是我見過的最棒的業餘選手。”

朱貝妮想起來了,在大學的時候,除了學習,許文衡最大的消遣就是打橋牌了。可是那時候大家要麽不打牌,打牌就鬥地主,沒有人跟他文縐縐地玩橋牌。他不死心,要教朱貝妮。朱貝妮讓他見識了一把什麽叫“爛泥扶不上牆”。

每次許文衡都笑到哭,用手亂摸朱貝妮的頭頂:“裏麵摻了多少漿糊呢?”朱貝妮隻會狠狠地嫌棄他弄亂了她的頭發,發誓以後再也不跟他學橋牌。可是,許文衡總有辦法讓她一次次從師,無妨,她也有能力讓他一次次失敗……

那時候的純真歲月。如今回顧,拋開結局,過程還是很美好的。

哦,朱貝妮想起來了,楊青青興許也是橋牌高手。她那時候專門看過橋牌書。不過,跟到處遊說人打橋牌的許文衡不同,楊青青隻是默默一個人看。

“興趣她真的是高手,至少她專研橋牌書的。”朱貝妮指著楊青青道。

“試試吧。”朱貝妮的話勾起梁昉不少興趣。

陳小西終於如願以償,坐在了朱貝妮的對麵。

梁昉和楊青青搭檔,像開了外掛,不管拿到手的牌好還是不好,一律配合得天衣無縫。梁昉和楊青青不說話,不商量,可是楊青青就像有魔力,總能及時接手梁昉的牌,你來我往,完全主宰了發牌權,陳小西和朱貝妮被“魚肉”得厲害。

陳小西看朱貝妮,朱貝妮一臉懵懂。她反正不會,倒看不出梁昉與楊青青之間配合得多默契。見朱貝妮沒自己那麽鬱悶,陳小西隻得繼續咬牙被“魚肉”。

“哈哈哈,爽!”梁昉開心地大叫。“爽爆了!”

“我要收回剛才的話,你才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業餘選手!對不起,我確認一下,你是真的從來沒有進專業隊打過橋牌嗎?”

楊青青搖搖頭:“這是我第一次跟人麵對麵打橋牌。”

梁昉眼睛都直了:“真,真,真的嗎?”

楊青青微微點頭:“確實。我之前隻是看看書,後來畢業了,上班了,無聊的時候也會網上玩一玩。”

“奇才啊!”梁昉對著楊青青感慨,語氣已跟開始大不一樣,變得親昵許多。“我本還不信有天才存在,沒想到天才並非風揚跋扈,也可能其貌不揚。”

楊青青原本還覺得被誇不好意思,聽到後來,隻笑笑地歎口氣。

又有人在門外敲門。

大家趕緊壓低音量,還以為不知覺間又擾民了。陳小西起身去開門,原來是值班醫生帶著一群實習醫生查房。

“怎麽還沒有醒呢,應該已經醒來了。”值班醫生邊往臥室走,邊嘀咕。

值班醫生才推開臥室的門,就看見睜著眼睛安靜躺床上的許文衡。值班醫生頗為得意,大聲回頭對眾實習醫生說道:“我就說嘛,至少一個小時以前,就應該醒來了!這是一個急性胃出血的典型案例,你們來看……”

實習醫生紛紛湧進臥室,客廳裏剩下的四個人,麵麵相覷,表情不可捉摸。大概人人都在回想值班醫生的那句“至少一個小時以前,就應該醒來了”。

等值班醫生帶著眾實習醫生走後,房間重歸安靜。梁昉第一個站起來,一把推開臥室的門。

推開門,許文衡正笑得歡:“我躺著這裏聽你們說笑,覺得比醫生開的藥療效還好。”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欲興師問罪

梁昉想興師問罪來著。

自許文衡因為胃出血被客戶從酒桌上送進醫院後,他所在的業務組主管得知消息後,第一個打電話給了正牌女友梁昉。業務主管對梁昉說,這筆單子十幾個億,能拿下來許文衡將平地青雲,當即晉職,成為公司新的業務神話,可惜功敗垂成。業務主管萬分惋惜,梁昉隻是不屑:十幾個億,就值得把她梁昉涼一邊兩周?

她想當麵問他,問他為什麽那麽拚命,問他怎麽舍得放任她不管,問他事業就那麽重要嗎,問他醒了裝睡有那麽好玩嗎?可是,當門推開,看許文衡這樣笑著,這樣眼睛黑亮地看著自己,梁昉隻是張了張口,什麽話也問不出來了。

那些過去相處時的柔情蜜意,如潮水般湧了出來。

他好脾氣地陪她逛街,買貴得讓他咂舌的奢侈品牌背包,夜裏起來陪不想睡覺的她聽夏日夜晚的蟲鳴,吃她吃不下的粉,他的衣服有一股潔淨的香味,他的吻極其柔軟甜蜜……雖然大言不慚說不是一路人,但分手,還是很舍不得。這樣正派、上進、又潔身自好的男人,不正是父母念念碎裏出現的未婚夫該有的形象嗎?

梁昉一屁股坐在許文衡的病床上:“讓我說你什麽好呢?”

楊青青探頭探腦望進來。

陳小西站在朱貝妮身後,朱貝妮始終在門外,他也耐心地等在門外。

“你們都進來呀。人家說咱們聊天效果勝過醫生開的藥呢。”梁昉招呼大家進去。楊青青當即跨步進房間,

朱貝妮一步三挪,慢吞吞終於挪進房間。陳小西跟在她身後。

看到陳小西的那一刻,許文衡眼睛閃過一絲複雜的眼光,很快,他從陳小西身上移開目光,將目光落在朱貝妮身上。朱貝妮並不去對視,隻假裝隨意地左顧右看。

“讓你們擔心了,真對不起。”許文衡道。聲音裏滿滿的情感,不似平時那樣高冷。

梁昉托著腮,用手溫柔撫過許文衡的臉龐:“若是病一場,從此警醒了,倒不算壞事。”

許文衡抬手握住梁昉遊走的手,壓到胸口,輕拍道:“我自己也被嚇到了,以後保證滴酒不進!”

梁昉含情脈脈地看著許文衡,可以確信:她喜歡他。

她喜歡他拚搏上進,不似紈絝子弟隻會談情說愛;她喜歡他聰明坦誠,一點就透絕不迂腐;她喜歡他不多言卻又是行動派,剛健有力,給足她安全感;不可忽視,她還喜歡他的容顏,他的呈現了性格的容顏,使得這種動人心魄再也不能僅僅通過五官相似得以複製……

這種病床前心意想通的時刻,梁昉終於明白,為什麽自己當眾沒有拒絕他的鮮花,那是因為她原本就看得上他呀。

他像一陣大風,未走近她,已經吸引了她的注意;走近她時,風力襲人,她根本沒有能力說不……不是自己莫名奇妙跟這樣一個人談戀愛,是這樣的人使她根本無力招架,隻能等著被征服。

當年的媽媽,就是這樣被爸爸征服的嗎?

梁昉微微笑著,看著許文衡,不知不覺,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婚姻。

許文衡牢牢握著梁昉的手,深怕她再在自己臉龐上遊走。如果世界上有且隻有一個人,使他不願在她麵前秀恩愛,這個人就是朱貝妮。

他眼睛看著梁昉,心裏想著的卻是另一個。

即使另一個近在咫尺,他也沒法放縱去看。現實就是這樣,他有梁昉,她有個陳什麽鬼!

他隻能看著梁昉,不能看她,更不能去看她帶來的陳什麽鬼,不然恐怕自己會再吐血。

“唉。”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梁昉,不覺輕歎一口氣。

梁昉馬上送上另一隻手相握,人也從坐姿改成跪姿:“別擔心,會很快好起來的。”

恰在此時,套房臥室的門“砰”的一聲被人用力推開。

一個自帶威嚴的年輕人一步垮了進來,進來正好看到梁昉跪在病床前,兩手握著許文衡的手,含情脈脈說情話。

年輕人明顯懵了,他臉色詫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請問您找——”楊青青第一個回過神,禮貌地詢問道。

“對不起!”年輕人手一揚,匆忙道聲歉,馬上轉身離開。

“找錯房間了吧。”楊青青自言自語。

所有人都不以為意,隻有梁昉,眼睛一閉,擠走一閃而過的惶恐,將頭輕輕靠在許文衡的胳膊上。

梁昉童心大發,號召大家圍著許文衡拍張照,作為證據保留,共同見證“以後滴酒不沾”的誓言。梁昉又喊又拉,朱貝妮心中有一萬個不願意,也不好明說,隻好一起合影。

“哎呀,你眼睛看偏了!重來!”梁昉大喊。嗯。拍立得裏刷出來的照片,相機哢嚓的那一瞬間,病床上的許文衡正斜眼看一眼身旁的朱貝妮。

第二張,大家都很周正。梁昉與許文衡頭靠頭,笑得尤其甜蜜。

“好啦。電子版我無線給大家!”梁昉非常滿意。

值班醫生走後不久,主治醫生下班前又特意來看病人,走之前很滿意地點頭,對梁昉感歎年輕就是好,恢複得比想象中的快。

朱貝妮暗中扯陳小西,拿眼神示意門外。陳小西馬上意會,朱貝妮想走了。

“梁昉。文衡兄就交給你了。我們走了。”陳小西幹脆利落地喊出來。

“我,我也一起走吧。”一直默默存在的楊青青小聲跟著說道。

“閑了還來看他!我要趁機好好關他幾天!”梁昉嘻嘻笑著送別大家。

出了vip套房的門,朱貝妮看向楊青青:“你在電話裏,又是病危通知單,又是撐不住的。故意說給我聽?”

楊青青表情極為落寞,聽完朱貝妮的話,脫口而出:“病危通知單是有的,醫生說因為有風險,例行要開的。說怕撐不住也是真的,怕我自己撐不住。”說這話的楊青青似乎真的費盡了心力,等電梯的時候也疲憊得忍不住背靠牆上好借力。

“人跟人的確差別很大,是嗎?”楊青青看朱貝妮在注視自己,解嘲一樣說道:“我用盡全力,而她輕輕鬆鬆,卻把他照顧得好到我無力能及。”

正文 第三十章 你會很好的

“青青——”朱貝妮輕喚失魂落魄一樣的楊青青,一個大膽的想法,史無前例地冒了出來。楊青青是不是暗戀許文衡?不然何以如此在意地將自己跟梁昉比較?

“你是不是——”朱貝妮才遲遲疑疑問出是不是,楊青青就忙不迭的矢口否認起來,她擺著手,搖著頭:“沒有!沒有!你別亂想!”

不如此激烈否認還好,越是否認明顯,越像此地無銀。朱貝妮被自己的突然發現驚呆了。什麽時候開始的?大學裏就開始了嗎?因為暗戀他才專研棋譜嗎?才獨自遠離家鄉跟到上海嗎?才跟自己保持聯係嗎?才如此介懷梁昉的能力嗎?

“她想問你是不是餓了,要不要一起吃晚飯。”陳小西按停電梯,一邊示意大家進去,一邊從容溫和地打圓場。

楊青青頓時臉紅了:“我不餓。謝謝。”

朱貝妮被驚然悟到的發現攪得有些心神不寧。

朱貝妮和楊青青別別扭扭進了電梯,隻有陳小西一人心平氣和,表情愉悅。好在電梯越往下,進來的人越多,緩解了她和她之間的尷尬。

出電梯的時候,楊青青扯扯朱貝妮,有心想解釋,卻發現無從開口。人家的確什麽實質問題都沒有問,怪隻能怪自己心虛,情急之下率先否認了。現在該怎麽圓呢?

楊青青先歎口氣,裝出“終於不為之困擾”了的表情,勉力一笑,對著陳小西和朱貝妮說道:“我今天實在是太累了,我也實在是餓壞了。剛才說不餓是假的。想跟你們一起吃晚飯,又擔心自己是幹擾。”

“自家親同學,求之不得呢。走吧,一起!”陳小西心無芥蒂,一臉燦爛。

楊青青自然而然地,挽起朱貝妮的胳膊:“我最近,就像沙漠裏背負重擔的駱駝,許文衡病倒,就像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之前我還拚命否認領導、同事對我的評價,覺得我隻是不善於拍馬,能力還是有的。

一陪護病人,加上梁昉的對比,我才真的發現,我能力的確有問題。我好慌亂,我怕我被炒魷魚,沒錢,交不出房租,餓肚子……我還怕你們知道這一切,原本我就比你們學曆低,現在知道我比想象中的還眼高手低,心裏更看不起我……

你一問我是不是有什麽困擾,我立刻就像要掀開遮羞布,除了回答‘沒有,絕對沒有’之外,真的開不了口說別的。

電梯往下走的時候,我冷靜地想了想,如果我跟你還不能實言相告,那我真的沒人可以說了。現在,我告訴你了一切。請你千萬不要鄙視我,不要嫌棄我,不要不跟我做朋友。”

楊青青說得言真意切。

朱貝妮聽得目瞪口呆。

原來楊青青在遭受職場困境!難怪她表現得如此慌亂!朱貝妮為自己的胡猜亂想後悔不已。剛入職的時候,她也深切體會了一把社會新人的不自信。那種對自己能力的深深懷疑,最能擊垮一個人做事情的心態與節奏!深陷懷疑泥潭中的日子極其煎熬,摧毀力十足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