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97

衡坐電梯直抵地下車庫,在一片奔馳、寶馬中找到他的黑色雷克薩斯。

去梁府前,他先驅車去了一家西點店。梁昉曾表露過那家的西點不錯。挑了七八樣,打包。這才去梁府。

梁昉的電話仍舊聯係不上。不同於之前的關機,現在是打通了沒人接。許文衡依稀看到盛怒的火焰在削減。

下午去梁府的主題是拜會梁母——他不能把告密的梁承賣了嘛。

當梁母喜滋滋喊梁昉下來見許文衡的時候,梁昉還真是嚇了一跳。瞥一眼手機上誇張的782個未接電話,再望一眼鏡子裏自己紅腫的雙眼,梁昉很是徘徊。

下不下去?

帶著什麽表情去麵對?

多大程度上讓母親知道?

過去的兩天時間,梁昉仿佛生活在針尖上。一想就是淚,不知因屈辱而生,還是因失失望而生……

有一件事,她想不明白,為什麽她如此憤怒,卻死死守住沒向任何人傾訴。要擱以往,自己肯定早就召集薩曼達a、薩曼達b和凱瑞b開聲討控訴大會了。

為什麽?

梁昉問自己。

一定是因為薩曼達a忙於追星,追著那個全國巡演的當紅歌星羅金帝跑得不見人影兒,一定是因為薩曼達b醉心麥色皮膚經常飛到東南亞小島上曬太陽飛得不見人影兒,一定是因為凱瑞b決定重回校園讀個時尚碩士到時尚大刊上開時尚專欄以至於到處飛著嗅世界各地的時尚氣息跑導致不見人影兒!

一定是的!

梁昉歎息一聲,踢一腳淡紫色緞麵的軟拖鞋,光著腳丫在地毯上來回走:到底帶著幾寸的怒氣見許文衡合適呢?

當梁昉走到樓下見到許文衡的那一刻,她還沒有想好。

目光一碰即潰。

她怕自己控製不住自己。在許文衡麵前爆發也就算了,旁邊還有自己的媽媽呢。梁昉冷麵轉移自己的目光。

遠處台幾上放著一盒糕點。哼,什麽品牌的西點也收買不了一顆傲嬌少女的心!

梁母早在兩天前到看女兒怒氣衝衝從外麵滾回家,就知道這對戀人在鬧別扭。

下午聽家傭來報“許文衡”來訪,立刻知道哄女兒消氣的人來了。

“出差回來停了半天才來。這先忙工作再忙感情的節奏,跟她爸爸一個樣!”梁母嘴角含笑地迎接許文衡。轉手就打了室內電話喊女兒下來。

梁昉沉著臉,不看許文衡,也不說話。

梁母也不強求,混作不知倆人在鬧別扭,隻溫和地詢問許文衡,最近工作忙不忙,平時哪裏吃飯,家裏人好不好之類。

一旁的梁昉像是終於下定決心,忽然轉頭看向正專心回答母親問題的許文衡:“你跟我到外麵走一走。”

許文衡一滯:梁昉看向他的目光很不妙啊。

梁母笑吟吟:“你們年輕人火氣大,不怕冷天。我是畏寒的,正好我也要去午睡了。你們去吧。”

梁母起身去了樓上。

許文衡試探性地伸出手,梁昉也未拒絕,便由他扶著起身。許文衡懸到嗓子眼的心又慢慢落下來。

“你加件衣服吧。”許文衡眼光裏盛滿寵溺。

“不用,很快的。”梁昉抬起臉龐,直直看向許文衡。

許文衡一顆落肚子裏的心旋即又升了起來:什麽叫“很快的”?

行將出門,梁昉回頭:“你的大衣別忘了拿。”

許文衡意識到梁昉打定主意談完話就讓他走人。

果然,出了門,梁昉朝停車房的方向走。

“許文衡,我很欣賞你沒有強行解釋。”

許文衡搖搖頭:“你這種心情下,解釋就是掩飾。我說什麽都沒有用。”

一陣風吹來,許文衡要幫梁昉披大衣,還以為梁昉會排斥,沒想到梁昉並沒有。許文衡偷偷打量,實在不知道梁昉要念的是什麽經。

“我想了兩天,想明白了。

就算你有對自己說得過去的理由,就算你坦然又理直氣壯,都改變不了你自私的麵目。你就是心懷僥幸,第一希望僥幸得手,圓了自己的夙願;第二希望僥幸瞞天過海,不妨礙你現在的生活……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年輕人做下糊塗事也情有可原。可這種自私和僥幸,卻不能原諒!

我坦白跟你說,我心裏是不願跟你分手的,但是,我不能縱容我愛的人繼續自私和有肆無恐地僥幸下去。

我要跟你分手。

這是我冷靜思考後的結果。不要再心懷僥幸認為我會再接受你!

從今天起,好好握禁你的自尊和驕傲。不要來糾纏我,不要給我機會讓我更鄙視你。你走吧。”

梁昉將大衣從肩頭取下,往許文衡的車頭上一放,再最後看許文衡一眼,幹脆利落地轉身走了。

許文衡有些懵。

字字句句他都聽到了,但……怎麽連過程都沒有,說分就分了?!傳說中的一哭二鬧三上吊呢?哦,不,傳說中的拉鋸挽回懇求祈求最後一次呢?

作品相關 第372章 撞上了槍口

許文衡腦袋空空地目視梁昉走進房門。

他吸口寒冷的空氣,也沒能使自己清醒下來。

他想奔過去抓住梁昉,懇求她再想一想;他想張開嗓門大吼幾聲以發泄身體內的惶恐;他想揮起拳頭狠狠砸一拳……最終,他什麽都沒有做。安安靜靜拎起大衣,打開車門,倒車離開。

汽車觀後鏡上,梁府釋放出深宅大院的氣場……可惜,已經與他無緣!

許文衡腦袋懵懵,表情木木。

拐出梁府直接開在路左車道,差點與迎麵開來的豪車相撞,幸好小區內車速有限。倉惶右打方向盤,躲過那輛豪車後,許文衡刹車在路邊,頭埋在方向盤上,許久沒有動。

再抬起頭時,眼白憑空多出許多血絲。

一直自詡老成穩重的許文衡,第一次如此清晰強烈地感到心慌意亂。

他要反複冥想梁昉的那句“握緊你的自尊和驕傲,不要來糾纏我,不要給我機會讓我更鄙視你”才能勉強自己,不撲回去求“再給我一次機會”……

說起來,許文衡還是相對單純的誠信之人。因為梁昉鄭重地說分手,縱有萬般不舍,他還是咬牙認下了這個分手。沒有撕破臉,也不準備去糾纏。

好合好散。

願賭服輸。

話是這麽說,卻擋不住他仍舊心亂如麻。

以至於,當他後背“咣”一聲重重靠在門上,而那門又神奇地從內打開時,連他自己也嚇一跳。

他一點也想不起,他是如何來到朱貝妮家門口的。

“怎麽是你?”

許文衡與陳小西不約而同喊了一聲。

“你來找誰?梁昉不在。”陳小西堵在門口,看樣子沒打算放許文衡進來。

室內,朱貝妮將餐桌上的披薩收起來,準備放冰箱——棒約翰的周年慶搞三天,陳小西連著買了三天的披薩。吃到第三天,朱貝妮已經吃不動。

自粒粒走後,陳小西帶了一盞台燈來,說朱貝妮以後不用去別處,下班就在家裏自習就好,他嘛,下班也過來,自然是做當仁不讓的英語私教!

好在到了晚上十點,朱貝妮逐客令一下,他雖然磨蹭,到底還是乖乖走了。周二的這晚,買一送一的披薩才吃掉一張。多半也是聽陳小西東拉西扯在長篇闊論引經據典闡述“陌生人”的恐怖時勉強咽下的。朱貝妮說不上嘴多叼,唯獨不喜歡重複。

“門打開多冷啊……”朱貝妮走出室內往冰箱放披薩時穿堂風刮進來,她忍不住抱怨。

陳小西無奈,隻好將門口賴著不走的許文衡放進來。

“怎麽是你?”朱貝妮不覺後退一步。她剛才那麽說一句,還當門口站著快遞呢。

兩天前梁昉剛過來哈哈哈,接著他便沉著臉找上門。若說隻是巧合,也太巧了吧。

“我也想問,怎麽是我?”許文衡扶著牆才能維持身體平衡,跌撞著進了房間,給自己找了把椅子坐。

遇人不淑!

交友不善!

為什麽受傷的總是他!

從梁昉處回家之後,他攫住僅剩的智慧,試圖思考:梁昉如何得知……

他是打死不會說的,既然梁昉知道了,嫌疑人隻有一個:朱貝妮。

在家裏呆坐半晌,起身抽光一瓶白葡萄酒,他就腦子短路了——大概是心裏太過激憤,潛意識裏要找朱貝妮評理來了:你不答應就算了,何必背後捅我一刀,真枉費我認為你是單純善良可交之人!

再續上思路是在猛然見到陳小西驚嚇所致。

“你喝醉了?”

朱貝妮敏銳嗅到一絲酒味。陳小西抽動鼻翼跟著聞了聞。都說久居鮑魚之肆不聞其臭,浸身酒吧的陳小西悲催地發現自己對淡的酒味日漸不敏感。

“我倒是想喝醉,可惜家裏沒有白酒。我也就,喝了,一瓶白葡萄酒吧。”

“你喝了酒還往我女朋友這兒跑,你不覺得有損你的光輝形象嗎?”陳小西冷嘲熱諷。

“我還有光輝形象嗎?”許文衡冷冷地笑。他看向朱貝妮,目光也是冷的。

朱貝妮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放浪形骸的許文衡,他幾乎沒有失過分寸。溫文爾雅,風度翩翩一向是他最好的詮釋。

“梁昉跟你鬧矛盾了?”這是朱貝妮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

“我們分手了。”

朱貝妮驚出“o”型嘴,不知道該怎麽接話。

“誰提的分手?”陳小西好奇地追問。

許文衡歪頭打量陳小西:“我都分手了,你卻好奇誰先提的。”

“你都分手了,我多說也於事無補。索性隨便問問轉移一下你的注意力,未嚐不是好心!”

“狡辯!”

“真的分了?不是賭氣鬧別扭?”朱貝妮底氣不足地怯怯問道。梁昉那天過來,談笑風生的,看上去氣量大得很。

“說得好像騙你們有什麽好處一樣!”

陳小西喊朱貝妮去廚房燒點熱水泡被熱紅茶。朱貝妮正局促不安呢,聽陳小西如是說,像得了赦令,馬上出了客廳。

見朱貝妮離開,陳小西湊近許文衡道:“是因為房租的事情?”

許文衡目光躲閃了一下,含混地點了一下頭。

“我去跟她解釋。”陳小西仗義地拿出手機,作勢要撥打電話。

許文衡一把搶過手機,再開口說話,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陰陽怪氣:“不需要你插手。”

“可你明明不想分手,為什麽還這麽死要麵子?”陳小西試圖奪回手機。他以為許文衡拒絕單純出於難為情。

許文衡麵對陳小西的熱情,一臉大寫的尷尬。

“中間還有別的事情。”實在沒轍,他憋出一句話。

“跟我女朋友有關?”陳小西連一秒停頓都沒有,隨口追問。

“是,哦,不!”

覆水難收。許文衡追悔莫及。才明白,也許對麵的家夥早在拿出手機假惺惺要給梁昉解釋的時候就悄悄在挖陷阱了。

“話都說到這裏了,索性全說了吧。省得我去問梁昉。你知道,她托管給我一筆資金,我跟她一直有來往。”陳小西的語氣堪稱溫和平靜,許文衡卻如坐針氈。

“一點,極小的,誤會……梁昉跟我提分手,絕非因為這點誤會,而是有別的原因!”許文衡說得又急又快!天地良心,他絕無撒謊!梁昉親口說,一時糊塗做下糊塗事都無妨,跟他分手隻是因為不能忍受他的自私與僥幸心理。

“可你卻想因為這點極小的誤會而遷怒於我女朋友!你要相信:我務必要知道是什麽誤會。同時,你要相信:你說出來,勝過跟你正鬧氣的梁昉說出來!”

陳小西明明說的輕緩和煦,許文衡卻感到他逼迫深緊。

作品相關 第373章 陳夢想得償

許文衡深感狼狽。

如果世間有後悔藥,他一定不惜代價買一包!

他之前怎麽沒有發現陳小西是個犀利的角色?!

陳小西自在地用食指敲擊桌麵:“人們都說耐心是個好品質,可惜我在這方麵的修行一直不夠好。你看,我們是否可以在她進來之前結束這個話題?”

許文衡幾乎憋出內傷:怎麽說?說有一天我想睡.你的女朋友?

他總算悟出緣何梁昉說他自私了:當他站在自己的立場上,且隻考慮自己的立場時,他認為自己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