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96

抬頭遇到梁昉和煦的溫暖目光,朱貝妮不覺說了句:“沒關係。”

沒關係?梁昉眼皮一跳:還真發生過傻傻的、衝動的事情?什麽事情呢?

梁昉姐姐似的將朱貝妮的一隻手捂在自己的兩手之間。之前,她一直抱著熱水杯暖手來著,因此手心格外溫暖。她寬容的、含混地問道:“他沒嚇到你吧?”

朱貝妮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說實話,她被嚇得不輕。當時不知道許文衡的底線在哪裏,生怕他遊說不成要用強。

梁昉急得一顆心都吊在嗓子眼了: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秘密呼之欲出,她卻沒法開口詢問。

隻得繼續循循誘供。

“我猜你應該沒有對陳小西詳細說吧,不然他也不會去找許文衡詢問了。”

“他跟他說了?”

朱貝妮吃驚地睜圓了眼。他不羞於表述,她還羞於經曆呢。

為避免自己失控,梁昉垂下目光,避而不看朱貝妮。

“其實說開就沒什麽啦!”梁昉吃吃嬌笑。

朱貝妮卻真實的臉紅而非窘迫了。

梁昉偷瞄一眼,朱貝妮無疑承認確有傻事發生,內心不禁一片蒼涼。

都有了自己,那貨居然還賊心不死!他想對她幹什麽呢?

忽然之間,靈感像是流星劃過腦海:他之前守身如玉,卻突然之間食葷不厭,跟眼前的她有關?

“你怎麽評價他的犯傻呢?”梁昉可愛地手托著臉龐問朱貝妮。

朱貝妮下意識地撓撓頭,緩解她的尷尬和不快:“經曆限製了我的想像力,我比較不能理解。”

“對哪一部分不能理解呢?”梁昉笑得無聲,絢爛如春花。語氣和緩、溫柔又體己。

“唔,自然是上貢啦。”朱貝妮捂著臉頰。

“貢品——”梁昉拖長了“品”字,撒嬌一樣央求著朱貝妮往下接。

朱貝妮還以為梁昉什麽都知道,又什麽都看得開,拿戀人的私密話題來打趣她,跟她做講貼心話的閨蜜呢,眼睛一閉,她嘟著嘴巴:“就算是他的第一次,人家又不稀罕!”

“哈哈哈哈。”梁昉爽朗又開懷地笑出聲。“可不是嘛。他想得倒美!”

既然話說開了,朱貝妮忍不住好奇追問:“他到底怎麽想的?你不覺得匪夷所思嗎?”

梁昉的心簡直在滴血,隻顧上自我憐惜和壓製翻江倒海的憤怒,對於朱貝妮的問題,她哪兒顧得上思考。

“嗯,每個人生長環境不同、經曆不同,因此想法也不同。我們沒法100理解別人,但不管理解還是不理解,我想,他都有對自己說得過去的理由吧。”

這話怎麽耳熟?梁昉一邊順口胡謅,一邊回憶。哦。這是在地下車庫聽許文衡自己對陳小西說的。也許,那時候許文衡做賊心虛,還以為自己隱秘的行為東窗事發了呢。

朱貝妮看著笑得有點不由衷的梁昉,鄭重地點了點頭:管他許文衡有什麽說得過去的理由,她是不想再回憶這件事了。梁昉能接受,她更無需置言。

梁昉套出了許文衡的秘密,也順便猜出緣何許文衡要在租房的問題上無私幫助了:他要近水樓台嘛。

正思索著怎麽過度著告別,門外再次響起敲門聲,接著就聽到陳小西在門口的說話聲:“開門,查水表的來了!”

朱貝妮噗嗤笑出聲。

開門後,陳小西抱著一個大瓶可口可樂,拎著兩個9寸披薩進來了。

見到朱貝妮,他舉起手中的食物獻寶:“棒約翰周年大促,買一送一。我想,不買豈不是虧了,趕緊挑了倆口味。每一個都有菠蘿,我猜你應該喜歡的。”

陳小西快步要把披薩放餐桌,走過廚房,走進內廳,才看見原來朱貝妮有客人。

“梁昉!你未卜先知啊!你是算準棒約翰周年大促?還是算準了我會帶好吃的過來?”

梁昉沒有心情與陳小西說笑,她起身,拍拍朱貝妮的手,意味深長(實則心煩意亂)地笑了笑:“我就不當某人的電燈泡了。再見。”

“恭送!”陳小西屁股也不抬地說。

送走梁昉,朱貝妮不禁責備他:“應該挽留她一起吃。”

“她又不稀罕。”

陳小西嘴角含笑,眼光籠罩朱貝妮,含笑不語裏,似乎蘊藏著特別的心機。環一圈空無他人的房間,朱貝妮不由心跳一下。

作品相關 第370章 不回就分手

梁昉出了朱貝妮的家,電梯都沒有下完,就開始給許文衡打電話。

那時候許文衡行將登機。

“許文衡,你給我滾回來!”梁昉咬牙切齒。

“怎麽了?”許文衡笑著問。

“現在!馬上滾回來!否則分手!”

“怎麽了?”許文衡又問。笑意凝固在臉上,他有不好的預感。戀愛這麽久,他從來沒有聽過梁昉如此失控的聲音。

“你問我嗎?你應該問你自己?比如第一次什麽的!”

許文衡正要解釋,電話被梁昉掛斷了。

機場的廣播提示,飛往新加坡的航班sq830開始登機,請各位旅客帶好行李,依次排隊登機。

在廣播的提示聲中,候機的人紛紛起身到指定登機口排隊登機。

坐商務艙的許文衡原本要去排隊,此刻卻被梁昉的一個電話打亂了節奏。

梁昉在掛斷電話前,說她絕不再說第二遍,現在不回就分手!

現在就回嗎?

許文衡試圖回撥梁昉的電話,然而梁昉關了機,壓根不打算在電話裏給他解釋的機會。許文衡看一眼玻璃窗外停落的飛機,長摁電話也關了機。

現在就回嗎?

誰愛回誰回,反正他是不回!

他打定主意後,便朝登機口走去。如果看得仔細,他嘴角似乎有一絲冷笑。

第二天晚上,許文衡回到自己的租房,發現房門周邊的白牆上寫著“騙子”、“混蛋”、“sh*t”、“liar”之類的字眼。

許文衡手指擦下一塊撚開,原來是口紅。

次日,他去上班,發現辦公區遇到的同事都對他躲躲閃閃,總之,看到假裝沒看到。

推開辦公室的門,他才悟出原因:辦公室已經亂得一塌糊塗,書櫃裏的文件扔了一地,辦公室裏,能砸的全砸了,隻有門窗和桌椅幸免於難,其他再無完整的地方。

許文衡用腳尖踢開門口的碎了一半的玻璃杯,踩著雜物往辦公桌後走。看看椅子還好,一坐差點倒仰過去,原來椅子也被梁昉砸壞!

秘書lda哆哆嗦嗦站在門口:“許總監,真抱歉,她,她不允許我們收拾……”

許文衡自然知道秘書口中的“她”是誰。他一擺手,讓秘書出去。然後,借助辦公桌上的一本雜誌,將辦公桌上的一應雜物全推到桌下,自己一屁股坐上辦公桌,一邊吃麥當勞的早餐,一邊打開蘋果電腦翻看出差後連夜趕出來的匯報。

9點半,他拎著自己的文件包,夾著自己的電腦,神色正常地趕到大會議室開會。既沒有插科打諢有意活躍氣氛,也沒有冷眼冷麵暗中撒氣。

他想得很清楚,梁昉來辦公室砸場子,這麽大的動靜她父親和哥哥不可能不知道。既然他們假裝不知道,他也樂得繼續維持原本的樣子。他倒要看看,在他們的眼裏,他的才華是否值得為他加分。

許文衡的匯報非常震撼。他觸類旁通、舉一反三、大開大合間用心可見一斑。的確,昨晚回家見到口紅字,他幾乎熬了個通宵趕這篇連他自己都頗為得意的匯報文件。

你隻有非常用力,才顯得毫不費力。

這是他讀研二時偶然從朱師兄那裏聽說的。

朱師兄未必有多拚,大概正是因為舍不得讓自己太用力,才推崇“非常用力”的這句。許文衡聽後,猶如當頭棒喝。他忽然就開悟了:原來舉重若輕的成功人士,皆是背後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辛苦的。此後,他再也不問天賦,隻問夠不夠努力。

這場閃耀著熠熠智慧之光的匯報,彰顯了他商業奇才的潛質。雖然懂事長沒有來聽,但梁昉的哥哥梁承是與會的,同時會場還有幾位董事長的禦前重臣。

散會的時間將近12點。

梁承越過人群朝他親切招手:“走,一起午餐!”

許文衡心無芥蒂地跟著梁承走,竟走到董事長的辦公室門前。許文衡有些踟躕。

“午餐是盒飯,你不會嫌太簡吧?”梁承笑問。

許文衡隻好邁步跟進去。

果不其然,董事長坐在辦公室餐廳的餐桌旁,笑盈盈地望了過來。

許文衡就知道,話題無論怎樣東拉西扯,最終要落腳到他和梁昉的鬧別扭上。當少主梁承一臉憋不住的壞笑,猶抱琵琶半遮麵地問“聽說梁昉昨天去了你的辦公室,鬧出很大動靜”時,許文衡隻好苦笑不已。

隻苦笑,不說話。

總不能在人家父親麵前抱怨人家女兒吧,何況,還是他理虧。

所以,堅決不開口。

“你打算怎麽辦啊?”梁承忍不住笑出聲。他的妹妹他多少還是了解的,眼睛裏揉不下沙子。何況父親早已提醒:越到婚前越緊張,沒事也挑出事來,雞蛋裏也要挑出骨頭來!所以,這別扭一鬧,他判斷,許文衡與妹子好事將近!

梁父一副要聽不聽的模樣,也不插話,也不轉移話題。細嚼慢咽地暖暖看著對麵的倆年輕人。

“我準備,”許文衡語氣裏難掩一絲煩惱,更多是真誠的鄭重:“下午請半天假。隻是——”許文衡吸口氣,露出遲疑不決的神情。

“放心,這假肯定批!”

許文衡手撐皺緊的眉頭:“我擔心的是,見也見不到她。”

“噗——”梁承想起自己最近因為舉行婚禮的地點意見不合,惹未婚妻生氣,未婚妻不接電話不回郵件,急的他恨不得當即飛到她的學校去。他在深戀中,自然明白戀人們之間的愛之深恨之切。

“你好像有條短消息。”梁承忍住笑,拿胳膊肘撞撞許文衡。

許文衡打開手機一看,是梁承發來的一個地址。又見梁承朝自己眨眼,頓時意會梁承在“告密”。為之董事長的態度,許文衡也不敢名言道謝,隻一臉信息地朝梁承點頭不止。

時間很快指向12點50分。

董事長的秘書之一按照慣例進來收拾餐盒,許文衡便借機告辭。

出了董事長的辦公室,許文衡抬手細看手機裏的地址:這不是梁昉自己家嗎?梁承不惜將家的地址講給他,算是目前支持他的證據。

那麽,下午,來趟梁府半日遊吧。

作品相關 第371章 梁府半日遊

許文衡猜,梁昉一定沒有將她暴怒的原因講給家人,至少,她父親和兄長尚不得知。

梁昉緣何沒講?

是覺得太羞恥?還是留有回旋的餘地?

許文衡無從得知,也推不出可能的答案。畢竟梁昉條件太好,自身又很優秀,平日裏絕不將就的氣息掩都掩不住,自己心存僥幸偷偷做下的事,多大程度上觸及她的底線,他實在沒有把握。

一路走一路想,不覺到了辦公室。

推開門,辦公室簇新。

開會前的雜亂仿佛是虛幻的夢境。

見他疑惑,秘書lda趕緊笑著解釋:“是劉董恰巧路過,興之所至想跟徐總監聊聊匯報,敲門後發現的。劉董吩咐我們趕緊清理,行政部張經理親自過來監督打掃的。”

許文衡淡然一笑,將門在身後關上。劉董是集團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梁昉平日裏喊他劉叔的。

新換的椅子,品牌比之前的更好。

許文衡調整到舒適的姿勢,四仰八叉坐在新辦公室上,腳點著地,讓自己轉了一圈又一圈。

如是歇了一會兒,電話吩咐lda幫自己在oa上填一張請假單。拎著大衣和裝了筆記本電腦的公文包,出了辦公室。

走了幾步,又折回來。他倚著秘書lda的辦公桌屏風,噙著笑道:“lda,別忘了以我的名義給劉董、張經理分別道謝……看看我們櫃子裏有什麽禮物,分別給劉董的大秘書和張經理送一份。”

lda忙不迭地記下來,對著徐總監風度翩翩的背影讚歎不已。

lda不是花癡,也不迷上司。她是專業的秘書專業畢業的高材生。她的理想職業目標是董事長的秘書長。一直擔心懷才不遇的她,這一刻極度安心。她隱隱覺得,自己跟對了人。

許文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