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95

城市裏,其實沒有什麽意義……

一直以來,央求大家不要先於她離開的人都是粒粒。朱貝妮也想這樣求一求,可是理智卻使她開不了口。

她說不出口,其實她很擔心明晚一個人睡,她會害怕,也真的很想要有人陪伴……

--

不知幾時睡去,次日醒來,已是九點多。生物鍾也有打盹的時候。

醒來第一件事是摸手機看微信:曾媚生了,是一位女兒!

粒粒還睡在對麵,被朱貝妮起床的窸窣聲驚醒,滑開手機一看:爸爸說一個小時後就到!

--

三個小時後,整套房間隻剩下朱貝妮一個人。

粒粒被她爸爸接走了。連帶她的行李。

整個房間陷入空落落的安靜中。

朱貝妮站在黏稠凝重的安靜中,連自己的呼吸都聽得一清二楚。

混跡在一座陌生的城市裏,考一場其實並不最熱衷的試,意義何在?

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麽?

少年時豪情萬丈,張開雙臂,號稱想體驗人世間的酸甜苦辣……而今不足而立,已經隻想要甜,不要酸苦辣。

朱貝妮淒惶地這走走,那看看,第一次覺得一室一廳如此大。

“蟲兒飛,花兒睡,一雙又一對才美……”手機響了。

金子那個小家夥,非要說《蟲兒飛》是他的最愛,要幹媽媽將來電鈴聲換成《蟲兒飛》。朱貝妮當時驚悚不已,難道這不是一首情歌?提了蟲兒、花兒、星星,金子就當童歌聽了?

電顯顯示,來電竟然是許文衡。

自從那次“進貢”失敗,他沒有再聯係過她。她也因此對他沒生出很深的惡感。

“聽粒粒說她今天離開上海,半年後再回?”

“粒粒告訴你半年後回?”朱貝妮有些吃驚,脫口而問。

細想。是了,粒粒說,她要考同濟大學。

“你一個人行嗎?”

“謝謝。”朱貝妮明顯不想跟許文衡討論行不行。

“你放心。成功的人不會在相同的地方第二次犯錯。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位室友?”言外之意不再糾纏進貢?

“不用。我已經有一位在排隊的室友。”

“粒粒也這麽說。好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請不要客氣,那將是我的榮幸。”

朱貝妮輕聲說了句謝謝。言簡意賅的電話到此結束。

每逢許文衡表露殷勤,朱貝妮都有一個強烈的想法:你女朋友梁昉知道嗎?

--

如果世間確有心靈感應,說的無疑就是梁昉了。

周日小中午時分,梁昉趴在溫暖小窩裏的床上,兩隻小腿自在地翹在半空。

她是在家吃過早飯後過來的。之後嘛,就是倆人見麵的保留節目。

以往,許文衡總歸是在床上與她耳鬢廝磨一陣,說些暢想未來的甜蜜話。上次,他們討論過女孩的名字,梁昉還以為這次將繼續討論男孩的名字。

沒想到,他看了一則消息後,不動聲色起身去了衛生間。臨走,還帶走了手機。

梁昉假裝什麽都沒察覺,卻緊隨其後跟了上去。順手,抄起餐桌上的牛奶杯。

許文衡將衛生間的門反鎖,不出意外,衛生間內傳來“嘩嘩”的水流聲。

梁昉將牛奶玻璃杯倒扣在衛生間房門上,耳朵湊近仔細聽。

水流聲幹擾了打電話的聲音,但確鑿是背著她在壓低聲音打電話。

一絲冷笑綻放在梁昉的唇角。薩曼達a說得對,世間男人貪多無厭,即使得了最好,一樣得隴望蜀。

作品相關 第368章 尋蛛絲馬跡

許文衡打完電話,將粒粒發來的那則“我走了,回老家參加高考,半年後回來。替我照顧大貝姐姐”隨手刪除。

他抬頭望一眼盥洗台上方的鏡子,鏡中的人得意上眉梢,嘴角含笑,意氣風發。回憶起來,他對自己剛才在chuang上的生猛表現很滿意。再想到日後從此平步青雲,可以放開手腳大展宏圖,不禁更滿意。

拉開衛生間的門,梁昉還自顧自在床上趴著踢腿玩。

“餓不餓?”許文衡溫存地對著梁昉詢問。

“你說呢?”梁昉嘻嘻笑著問。

一絲奇怪的感覺飄過許文衡的腦海……

以他對梁昉的了解,羞羞的事情之後她最為溫順,這時候不是應該乖乖回答“餓”或“不餓”嗎?

正伸手倒第二杯牛奶的的許文衡機敏地轉過頭,欲仔細打量梁昉。

梁昉仍舊笑嘻嘻的,托著下巴正看許文衡。許文衡的目光不由順著她潤滑的脖頸滑向更深處……梁昉任由他看,始終笑笑的。

許文衡將牛奶杯端給梁昉。

梁昉卻轉頭:“不喝。沒見你洗杯子。”

“這本來就是幹淨的杯子。”

“不喝。又不是有機牛奶。”

許文衡的目光不由深沉起來,他噗嗤笑出聲,溫柔有力地扳過梁昉的下巴:“我剛才去打了一個工作電話,因為你說過你不喜歡聽公司裏的事情,我就沒跟你解釋。怎麽?我離開,冷落你了?”

梁昉這才合作起來,眯眯笑著接過杯子喝起牛奶來。

“這才乖!”許文衡撫摸著梁昉的頭頂,語氣裏全是寵溺。“我時間不多了,12點的飛機,你送我去機場?”

“不呀。我已經把自己送給你了,就不再送你去機場了。再說了,你知道我討厭機場道別。”

梁昉在床上打個滾,把自己滾進被窩。

許文衡無可奈何,離開床去換衣服。

他周日下午安排的出差,她一早來家裏相送。看樣子,他走後她還要在他的家裏再廝磨一陣。真遺憾不能多點時間……

“我明天晚上回。後天早晨,躺在床上,我一定會想死你!”

梁昉吃吃直笑,伸出手搖啊搖,揮手byebye。

許文衡換好的衣服,拉上準備好的出差行李係,吻過梁昉,戀戀不舍走了。

“哢噠”,房門關上的聲音傳來。

窩在被窩裏的梁昉哧溜鑽了出來,她連衣服也沒有多穿,套在身上的男士襯衫隻係了中間幾粒扣。

她相信,凡事都會留有蛛絲馬跡。

床頭櫃抽屜、寫字台抽屜、衣櫃抽屜、甚至床墊下、大衣的口袋、廚房餐具抽屜、馬桶的抽水箱、空調室內機的上方……梁昉上竄下跳,在許文衡家裏尋找一個自己也不知道會是什麽的“蛛絲馬跡”。

好一番折騰,不要說“蛛絲馬跡”,鬼影也沒見到。

難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梁昉累得直吐舌頭,張開兩腿坐在沙發扶手上,兩手叉腰……哎呦,原來叉腰並非是潑婦的專屬動作,累極了的人不自覺就這樣了。

正喘著氣歇息,梁昉的目光忽然被橢圓機旁邊的小箱子吸引。那是個30厘米高、10厘米寬的瘦長小文件箱,連鎖都沒有,大剌剌地被主人隨意放在顯眼的地方。

要說這套房子還有什麽地方沒有被梁昉搜過身,當屬它了。

梁昉滑下沙發扶手,跪在地上,不抱希望地掀開小箱子。裏麵裝著的是各種含售後的說明書。尼康微單照相機的,運動手環的,電話、電視、洗衣機、空調、冰箱的,每一個都用小塑料袋裝著,雜而不亂地放在箱子內。

梁昉隨意扒拉著,正決定攢足力氣另尋他處,忽然,一個a4大小的租房合同落入眼簾。它厚得有點奇怪……

梁昉打開密封袋,原來是兩份租房合同。

噗,這就是許文衡所謂的舉手之勞花很少錢的錢可以改善熟悉的人的生活品質?看上去充滿了別有用心的味道呢!

唔,這是什麽?保密書?房東承諾不主動泄露另外隱藏的三分之一的房租?

梁昉簡直忍不住要笑出聲。

許文衡還真會玩!

梁昉細細為每一張合同拍照,然後原封不動放回去。

這才起身洗澡、換衣服、補妝、出門。

按照合同顯示的地址,另外一套房也在同一個小區內。激烈的體力活動之後,散個小步什麽的最有益身心健康了。

梁昉憑借多年混跡風月場的經驗,敏銳嗅到,如果這份合同無關風雲,那才叫見了鬼!梁昉回憶著合同上的兩個名字,嗯,她確信萬分,不是朱貝妮,就是範粒粒,總之,有一個名字,對許文衡至關重要,重要到不惜勞心費力。

確信找對了地方,梁昉抬手敲門。

朱貝妮正在房內追問人生的意義呢,猛然聽到敲門聲,下意識地就奔門口開門來了。她以為是陳小西。

打開門,門外意外地站著梁昉。

“噫?怎麽是你?”朱貝妮驚喜叫一聲。她這種心境下,誰出現都有自帶救世主光環。

梁昉不動聲色,眼光卻不離朱貝妮的麵孔。經由她周全、細致的觀察,朱貝妮見到她是坦然的。

“範粒粒在?”

“噫?你怎麽認識粒粒?”

“哦。是許文衡啦。聽他說的。”

“他沒有告訴你粒粒今天離開上海?”

“哦。是今天上午10點半多走的?”梁昉說出的時間,正是許文衡起身去衛生間的時間。

“嗯,嗯。是的呢。”朱貝妮回。

梁昉收住腳,回頭看朱貝妮一臉的低沉與不舍:“那個粒粒,很有魅力?”

“粒粒很可愛!”

在朱貝妮心中,“魅力”這個詞形容何美麗更恰當,正如“溫柔”適合形容曾媚,莉莉嘛,還是用“可愛”形容更適合。

隻是這個“可愛”,聽到梁昉的耳朵裏,就未必如朱貝妮說的那麽簡單了。

“她什麽時候回來?”

“差不多六七個月後吧。”朱貝妮邊回答邊幫梁昉倒杯熱白水。天太冷,而她沒有舍得開空調取暖,便想著倒杯熱水,即使梁昉不喝,也可以拿來暖手。

梁昉心裏咯噔一下。六七個月……聽說胎兒在母體內實際隻需9個多月,而初次懷孕,顯懷多要在4個月後。細思極恐呢。

還要追問,忽聽朱貝妮問:“你怎麽突然對粒粒這麽感興趣?”

作品相關 第369章 梁昉來誘供

梁昉坦然望向朱貝妮:“我一直對你有特別的親近感,也一直沒拿你當外人,我就坦白告說吧,你覺得粒粒和許文衡之間有沒有什麽不清不楚?”

要不是梁昉問得很認真,朱貝妮都要啞然失笑:“怎麽可能!”

見梁昉仍舊很鄭重,朱貝妮便一五一十,向她講起自己眼中的粒粒來。末了,不忘總結:“總之,除了小民警,粒粒大概看誰都是‘哥哥’,何況,她回家是為了參加明年的高考。”

經由朱貝妮這麽一解釋,梁昉懷疑的目光隻能落在朱貝妮身上了。

“你跟你男朋友還好吧?”梁昉問朱貝妮。

“還好吧。”

“有一天,大概一兩周前,你男朋友去找許文衡去了。說了些事情……他可曾跟你提過?”

朱貝妮慢慢開始不自在起來。陳小西從來沒有在她麵前評議過許文衡,但她卻也知道陳小西對許文衡沒有多少好感。陳小西不知因為什麽事,對許文衡存有偏見,言裏言外覺得他小氣又自私。

朱貝妮當然不認同這樣的結論。要說小氣,恐怕沒有人比陳小西更小氣。要說自私,若不是經曆“上貢”事件,她還真無從察覺。

梁昉一看朱貝妮默默發窘,便知自己問對了地方:“陳小西說起來還是我的資金管理人呢,你知道吧,以你的名字命名的‘貝基金’。在我眼裏,陳小西非常聰慧,既有大局觀,又善於捕捉細節,有時候推些天馬行空的結論,猛一聽不著邊際,其實都是有據可依的。”

朱貝妮更窘了。

她想起陳小西隻一眼就覺出3000房租不靠譜。朱貝妮在追問過房東後,請粒粒代還許文衡支付的每月1000元,許文衡對粒粒說,陳小西還過了。之後陳小西仍舊沒有向朱貝妮提過此事,朱貝妮也不知如何開口,便不了了之。今天聽梁昉這樣說,她並不是很吃驚。

她的窘迫在於,在陳小西的狡猾麵前,許文衡是否守住了他自己的秘密。

梁昉見朱貝妮不接話,繼續笑笑地說下去。

“看上去,我的許文衡似乎更穩重,其實那隻是假象啦,他遠沒有陳小西內心成熟。所以,有時候會做一些傻傻的、衝動的事情……”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