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85

擁有一個皮包公司的感覺?

梁佼表示很振奮!

自此上班更加精神抖擻、銳意進取。

小安表哥下班後見公司沒有像往常一樣收進款項,十分吃驚:“怎麽,昨天不是有人預約了今天的思南路一日遊嗎?”

“哦。客戶臨時有事,去不了了。”

次日。

“哇靠。那挪威來的一家四口不是合同都簽了嗎?”

“哦。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那四口給了200塊的補償。一人一半?”

如是幾天。

小安表哥急了。

“已經一個星期沒有進賬了。昨天的客戶明明定金都交了的。煮熟的鴨子也能飛?見鬼了!你欠我一個解釋!”

梁佼嚼著口香糖,一腳搭在另一腳上,放在茶幾上,整個人歪躺在沙發上,輕描淡寫地掃一眼小安的表哥:“我哪兒知道!你去問客戶。”

問客戶……雞同鴨講嗎?小安表哥不會說英語。

小安表哥不是白混社會的。

他終於直麵現實,無再自欺欺人:他的搖錢樹,變了。

小安表哥一秒鍾想清楚自己其實沒有什麽可要挾梁佼的,於是馬上換上笑麵孔:“兄弟,抽根煙吧。”

梁佼接過煙,他神色超級坦然。

簡單的人,堅定的目標,背叛、愧疚、羞恥什麽的情感障礙少得理直氣壯。

“我待你不薄吧?你就跟我坦白吧,何方高人在挖我的牆角?”

梁佼特別認真地看一眼小安表哥,非常堅定地搖了搖頭。

意思是,沒人挖你牆角,是你的牆角自己要跑。

在梁佼處問不出任何的小安表哥開始打親情牌,軟磨硬泡一定要小安問個究竟。

小安隻好委以虛蛇地應付。

她從一開始就知情的,而且,早已被梁佼洗腦。

“到底什麽時候可以跟表哥說其實你另開了公司?”

“什麽時候都不要說,直到他自己發現,或者我發達!”

“我怎麽老覺得良心不安?”

“別!你可別覺得良心不安。上次你良心不安,我們的20萬至今還不見蹤影。這次你要再良心不安,小心我不見蹤影!”

在愛情與威脅之蘿卜加大棒的作用下,小安咬死作不知情狀。

小安表哥隻好給自己立一個底線:如果連續一個月入不敷出,解聘梁佼。

一個月後,梁佼順利成為無業遊民。

然後,大表哥跳著腳發現,他還在做導遊!終於知道什麽叫黑吃黑!

然而,無計可施。隻好一笑了之。說不定,風水輪流轉,自己某天還需要在梁佼手下討生活。

做了老板的梁佼越發刻苦起來,而且,看在流水般的進賬的份上,他居然學會了敬業!

一位創業新星,冉冉升起。

--

在梁佼父親的辦公室裏,小會客室裏靠窗的餐桌上,上下午工作的間隙,梁父與長子梁承對坐吃定製的午餐。

梁父笑得十分明朗:“你說梁佼創業創的有模有樣?”

梁承:“至少完勝70的同批創業者。”

梁父:“那是因為有你在照顧他的生意吧。”

梁承:“哪位成功的創業者全無關係呢?”

梁父聞言哈哈笑出聲:“對了,那被盜的20萬,你查出來怎麽回事了嗎?”

長子罕見地搖了搖頭:“這件事從三弟這裏無從查證。但是有跡象標明,確實存在一筆20萬的款項。在那個女孩戶頭的流水上出現過。”

說“那個女孩”時,梁承露出一分遲疑,梁父自然也議會他在指誰。

聽說確實有這筆錢,梁父不覺臉色一沉。

長子何嚐不知父親因何而生氣,慌忙解釋:“這筆錢絕對跟媽媽和二妹沒有關係。這筆錢似乎,似乎來自……”

“說。”

“母親的太太團裏,似乎有一位想讓自家女兒與三弟結秦晉之好。我尚不知母親的態度,但,似乎,這筆錢來自那家人。”

梁父不再作聲。

這件事情梁母跟他通過氣。

他現在在懲罰梁三兒,可是,梁三兒終究是他的兒子。

梁母對這樁未來可能存在的婚事持積極態度,他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原以為,大家默契地等到梁三兒重回梁家後再議,沒想到,那戶人家如此存不住氣……

梁父按下話題不再議論。轉而講起長子的婚事籌備。

梁承便一臉幸福做了匯報。

“你們想要一個完整的30天蜜月旅行?”

“是。很抱歉,父親,我們提了奢侈的要求。”

梁承伺機大力舉薦他眼中的準妹夫許文衡。梁承認為許文衡是經受過父親暗中調查的,經曆清白,能力有目共睹,加上和妹妹的關係,將來一定會成為父親的左膀右臂的。

“現在重用他,為時尚早。”梁父搖搖頭。

“為什麽?”梁承脫口而出。

“你妹妹是個對感情很挑剔的人。越是走近婚姻,她越是能折騰。等他過了你妹妹那一關,法律意義上結了婚再說吧。”

梁承嘴巴張了張,他想說以他看,二妹這次是遇到了克星,被許文衡收得服帖得很。倆人恐怕在他婚後不久就會將訂婚、結婚提上議事日程。

隻是,不想拂老爹的麵子,便不再作聲。

作品相關 第348章 命運被決定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沒想到,黑白石樂隊去參加“中國牛樂隊,樂隊牛中國”造星娛樂節目,竟帶火了bunny酒吧。

在陳小西的做賬辦公室裏,樂隊主唱土思源搖晃著陳小西,眼眶濕潤地喊叫著:“看到了沒!看到了沒!酒吧還沒有開業,圍在門口的粉絲目測可以填滿半個酒吧了。我的粉絲!我的粉絲!”

“你們的粉絲。”陳小西追加,特意強調了“們”。

土思源握成拳頭的右手“啪”、“啪”拍在左胸:“我們,是一體的!”

這是陳小西帶薪休假的第9天,恰逢阿影生日。阿影的生日願望是休假一整天,陳小西便早早坐鎮酒吧。

6點,酒吧開門。

果然,門外的黑白石粉瞬間填滿半個酒吧。

通常情況下,樂隊是晚上九點以後才會登場,有時候逢上酒吧有別的活動——花式調酒師表演、酒吧舞者表演、近景魔術表演等——要十點才登台助興。

因為有大量粉絲捧場,樂隊想提前登場,與粉絲互動玩點歌的遊戲。土思源這才追到陳小西辦公室跟陳小西商量。

之所以找陳小西,是因為阿影在特別的日子裏跟特別的人一起過,拋棄了酒吧裏的兄弟姐妹。朱弘為此悶悶不樂,隻管調酒,問話也不回答。土思源隻好象征性地來問第三個合夥人。

“行。”陳小西想著瑪尼瑪牟哄,all money go my home,笑嘻嘻地答應了。

賬還沒有做完,朱弘哭喪著一張臉進來了:“今晚酒吧的生意,慘到爆。”

“嗯?”

“吐司男帶來的果然是黑粉!tm的隻聽歌,不買酒的!原本我們9點前還有一票隻求安靜喝酒找頹廢感的客人,這會兒也被他們鬧騰走了。你說阿影今天會怎麽過?我的禮物還沒有送呢。會不會今天壓根看不到她?一定是吧。我這兒疼。”

朱弘可憐巴巴地拉陳小西的手往他胸口捂。

陳小西想說,這話題換得也太快,所以,你的重點其實是擔心阿影的生日禮物送不出去?

陳小西手掌撐開,抵在朱弘的胸口,忍不住順勢抓了抓:“好像很有手感。”

“去你的!”朱弘一把拍掉陳小西的手。

“你可以走了。”

“不急不急。反正吧台不忙,又有副手。”朱弘回。

“可你在我這兒幹什麽呢?”

“可以跟你聊聊阿影啊。”

朱弘從懷裏掏出一個錦盒:“我幫她買了一根手鏈,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歡。”

陳小西瞥一眼朱弘:“你應該好好想一想,你對阿影到底懷著一種什麽感情。”

“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重要。你覺得的才重要。”

“你認為呢?”

“我認為的不重要,你認為的才重要。”

“你tm的聽不出來我是想讓你說出來幫我壯膽的嗎?”

朱弘吼完,辦公室靜場。

--

幾步之遙,雙牆之隔的外場,黑白石樂隊在台上正瘋,土思源一腳踢倒麥克風的落地支架,蹦跳著狂吼:“what does the fox say?”

台下的觀眾接:ge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ing!

土思源把麥克風杵到架子鼓手臉旁,架子鼓手唱:“what does the fox say?”

台下的觀眾接:a-pa-pa-pa-pow!

土思源勾著脖子摟過貝斯手。薇薇安唱:“what does the fox say?”

台下的觀眾接:hatee-hatee-hatee-ho!

群情激昂的觀眾中,靠牆角默默坐著的一位,忽然將他一動不動的手抬起敲擊了兩下桌麵。馬上有人湊過來,那位沉默的觀眾與人耳語幾聲。

不一會兒,人群中有人起哄,要求樂隊裏的其他成員也來一首。

“貝斯手!來一首!貝斯手!來一首!”

貝斯手是唯一的女生,起哄先從她挑起,土思源並不意外。

他笑得早已失去矜持,露出10顆牙,蹦到薇薇安麵前,生怕她冷麵拒絕。自從樂隊火起來,她是唯一一個淡漠處置的成員。

“求求你,兄弟們不容易,別冷場。”遠離麥克風,土思源低聲哀求薇薇安。

薇薇安微不可見地點點頭。

有人點歌,要唱王菲的《eyes on me》。這似乎是世界範圍內由中國人演唱的知名度最高的英文歌。當年菲姐靠它同時在香港和日本大放光彩。

土思源一聽歌名嚇一跳,他可不覺得薇薇安能唱下來。他籌措著,擬找借口換一首。其實,角落裏的那個人,也隻不過是在試探。

沒想到,薇薇安毫不猶豫開了口。

“how you shyly pced your eyes on me

你用羞澀的眼光看著我的方式

oh , did you ever know ?

哦,你可知道

that i had mine on you

我也注視著你啊

……”

通透、幹淨的嗓音,冷靜的麵孔散發攝人心魄的力量,一時現場的觀眾仿佛陷入某種美好的回憶.

那位默默坐牆角的人,眼睛裏閃過一絲光芒。

身為樂手星探,乃至後來成立唱片公司。能讓他耳朵一亮的歌手越來越少了。

太多歌手,是靠畫麵,靠討巧,而非聲線奪人眼球。譬如,最近大紅的那個羅金帝。他就看不上!

靠故事勝出的音樂選秀節目讓他看不下去,斥巨資要來一場靠實力說話的音樂全民塞。可是節目製作人說,有跟風嫌疑。不如,樂隊選拔吧。

活動一旦啟動,他的話語權也越來越被打折扣。

直到有一天,他無意中聽到一個聲音。

直到今天,他終於正麵捕捉到這個聲音。

“值!”

他心中已經謀劃出兩年後,新天後破長空而出的振奮局麵。這是他的領域,他的地盤,他一定能想到就做到!

貝斯手一曲終了,廣大粉絲激動不已,原來自己追的樂隊水準如此高,不願意錯過機會,亮出嗓門大膽喊出輕金屬風名曲《to live is to die》。

默默蹲牆角的人,於喧鬧中起身離開。

回到車上,向車門口一臉畢恭畢敬的助理吩咐:“其他的,我統統不再插手。隻兩點:一,黑白石樂隊要進前十,前十後再怎麽演,隨便;二,我要簽其中的貝斯手,誰都不能跟我搶。”

助理退去。

車門關上。

黑而錚亮的車無聲離去。

酒吧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