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81

人家認真地問是否帶了駕駛執照。小陳小西回答隻有學生證。結果人家分外客氣,說沒有身份證明,不能獻血。

小陳小西備受打擊:巴巴去獻血人家還不要。拽的。

看到這兒,在飛馳的火車上握著手機的朱貝妮不由噗嗤笑出聲。

作品相關 第340章 陳小西暴露

多年以後,陳小西開著自己的第五輛二手車,懷揣著工作簽證,朝九晚五地穿梭在矽穀的路上,偶爾聽到倡導獻血的公益廣告,卻不想去獻血了。

“我是一個很有誌氣的人。或者說,我是一個善於總結經驗吸收教訓的人。”他解釋。

朱貝妮哈哈批判:“你是一個善於記仇的人。”

陳小西不以為意,樂陶陶地接著追憶。

一回國,每回看見獻血車都會想起自己的小受挫史。外國人不要,自己人總不會拒絕吧。因為不曾獻過,反倒成了遺憾。他說很想去圓自己的鮮血夢。

送走朱貝妮的這個晚上,恰巧沒有什麽大事。腦子裏就趁機興風作浪地鼓起去獻血的風帆。然後,他就真的獻血了。

“疼嗎?”

汗顏,朱貝妮也沒有獻過血。

陳小西說驗血型紮的一針要比抽血還痛。他是ab血型,占比5到10的那撥人。陳小西熱衷於成為少數人,簡直癡迷到不分好壞、“隻要是少數人就是好”的地步。

這有效彌補了紮針的痛。

陳小西問抽血的醫生一天能遇到多少位ab血型,醫生說每天十幾個吧。如果醫生說一天一兩個吧,肯定能讓他自豪地哈哈笑出聲。

在陳小西抑揚頓挫的講述中,朱貝妮的火車之夜真正降臨了。

小娃娃入睡了,在壯漢壓製下,朱師兄也閉上了嘴。

朱貝妮將被子往下巴處拉一拉,跟陳小西微信裏道了晚安,合上眼睛養精蓄銳。

她以為此夜當難以入眠,沒曾想,不多久便沉沉睡去。

許是因為今天夠勞心傷神。

許是因為陳小西夠溫存堅定。

許是因為有朱師兄默默相伴……

--

第二天,朱貝妮在晨間亮光中醒來。

火車固定桌台上有一個大得搶眼的紅蘋果。

對麵的年輕媽媽說,是上鋪的好心叔叔留給朱貝妮的。原來朱師兄淩晨三點到站下了車。

朱貝妮逗著目不轉睛盯著她看的小奶娃,要把蘋果送給母子,別年輕媽媽婉拒:“他也給我們一個呢。我看見他就帶倆蘋果。他真是個好人啊。”

朱貝妮不禁微微笑,好人,的確很適合形容活得天真又認真的朱師兄呢。

火車到站。

朱爸爸買了站台票,在站台望眼欲穿等著接女兒。

朱貝妮臉龐深得老爸真傳,到哪認識她爸爸的人都能一眼認出她是老爸的女兒。如此無甚大波折地長大,跟爸爸的關係也格外親密。

這會兒見到,雖然她很不小了,溫暖的抱抱總是少不了的。

朱爸爸一手拖著行李,一手挽著女兒,臉上掩不住開心的底色。

“你媽媽,昨天晚上就開始買韭菜,準備做菜饃……”

朱貝妮一閃而過許文衡的韭菜盒子,臉上露出的笑容也變得撲簌迷離起來。

回到家,跟朱媽媽膩歪了一會兒,朱媽媽一心想讓朱貝妮回床上睡個回籠覺,可朱貝妮隻想去娜娜家看看。

在父母近乎哀怨的目光中,朱貝妮和之前約好的另外兩位在老家發展的同學,結伴去了娜娜婚後居住的金磊家。

從踏上返家旅程的那一刻起,紛繁複雜的目標、任務、約定、人際等等都隨著飛馳的火車被拋在身後,世界變成了單線程:一點一滴走完送娜娜的最後一程。

娜娜的遺體在殯儀館。

遺體告別追悼會明日上午十時舉行。

全部事宜由娜娜夫家金磊操持。娜娜的母親一心向佛,決意不理世事,女兒的追悼會也明言不準備參加。

朱貝妮坐在金磊家金碧輝煌透著暴發戶氣息的大客廳,目光所及的任何地方,腦子裏不受控製地在想:娜娜摸過那兒,娜娜坐過那兒,娜娜經過過那兒……至於金磊與另外兩位同學在談論什麽,她是無論如何也聽不進去。

一個五歲光景的小男孩跑進客廳,身後跟著一位穿金戴銀的胖阿姨。

金磊起身,說話的語氣陡然變得振奮與愉悅:“這是我兒子。金子。金子,快來見見你媽媽的——”

“你爸爸的朋友!”胖阿姨強勢打斷。

朱貝妮默默看著眼前的一切。五歲的金子不知道什麽是別離,也沒有特別的悲傷。護在金子身旁的奶奶已經開始積極抹去娜娜存在的痕跡。在她嗬護下,金子將免去很多思念母親的痛苦。金磊也會很快再娶吧。

另外兩位同學已為人父、人母,笑著在逗五歲的金子。

在金子眼中,麵癱一樣傻傻站著的朱貝妮一定很奇怪吧。

從金磊家回到自己家,朱貝妮躺在床上,莫名乏力。朱媽媽一摸,發現她竟然在發燒。

“許是火車上夜裏凍的。”朱貝妮含混不清地說。

“一定是撞上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阿彌陀佛,娜娜,你可不能害你的好朋友啊,她可是為你千裏奔波……”朱媽媽念念有詞,被朱爸爸暗中捂上嘴巴拉出朱貝妮的房間。

又過了一會兒,鎮定許多的朱媽媽默默送上白加黑感冒片。

一覺酣睡14個小時。

第二天七點半,生物鍾的緣故,朱貝妮自然醒來。

一睜眼,朱媽媽就坐在床邊注視著她。看樣子並非才坐下。

“媽媽。”

“你醒啦?半夜我過來摸過你的額頭,你退燒了。我也放心了。時間還早,才七點半。要不要再睡會兒?”

朱貝妮躺在暖暖的被窩裏,聽媽媽絮絮叨叨,體會著小確幸,正笑得甜蜜。忽聽媽媽話鋒一轉。

“昨天晚上你睡覺的時候,手機震動不止。我也沒打算偷看,但有一個叫‘陳師父’的人,不知道發了多少條消息進來。我是不知道他在說什麽啦,但覺得他似乎跟你很熟……你爸爸猜,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朱貝妮不覺笑了。

套路都沒變。自從她開始住校,父母忽然學會了委婉。但凡媽媽來談話,有待求證的猜測都是爸爸猜的;但凡爸爸來聊天,猜測又成了媽媽猜的。反正來談的那個人,始終是相信女兒並且跟女兒一條心的。

“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大概才談一兩個月吧,所以也沒有告訴你們。”朱貝妮大方承認。怕什麽,她都經濟自理了。

“長什麽樣啊?哪兒的人呢?幹什麽工作?你跟他是怎麽認識的?他學曆怎麽樣?收入怎麽樣?家裏幾口人……”

作品相關 第341章 意外的遺囑

朱媽媽假裝隨口那麽一問,沒想到實在是太關心,一開口就收不住。

朱貝妮一開始還認真對待,聽到最後忍不住咯咯咯笑出聲。

朱貝妮從臥室出來時,跟在身後的朱媽媽還在問:“他怎麽老發消息不打電話呢?”

“他害羞啊。”

“沒你前一個男朋友大方嘛。”

“你不喜歡我前一個男朋友,所有我特意找了個截然相反的……媽媽,你不會又不喜歡吧?”

“物極必反。還是中庸好!”一直端坐餐桌旁的朱爸爸插話道。

朱貝妮坐上餐桌:“逗你們玩呢。等我從娜娜追悼會上回來,一五一十跟你們說說他。”

朱貝妮的手才伸向韭菜蛋花菜盒子,就被朱媽媽拍下去:“洗臉、刷牙先!”

飯畢,時間還很寬裕。

朱貝妮一邊跟爸爸聊應考的事情,一邊跟媽媽聊上海生活的事情,再抽空瞄兩眼手機。

陳小西昨晚自說自話,發了一滿屏的消息。

話題是接著昨日的抽血起的。

“我特意詢問了醫生獻血後會有什麽不適。

醫生說不會有任何不適,隻要求三天之內不要有激烈運動。

但是,我回家的路上發生了一件事……”

可惜他沒有等到朱貝妮的追問——畢竟那時她在酣睡。

“有兩個女孩子,大約二十歲的樣子,穿著很普通。走過來跟我說她們很餓,問我可以不可以為她們去超市買個麵包或者方便麵。我看她們說的很真切,就去超市給她們買了。”

“我漸漸覺察不對勁,因為她們專揀貴的麵包和方便麵買,還買了兩瓶很貴的水,平時我們都不喝的。”

“你為什麽不問問我後來呢?”

“哦,你大概正在家裏享受天倫之樂吧。”

“我還是接著講下去吧。”

“買完食品她們又讓我給她們開旅館。說我像個好人啊,可不可以再幫她們一下。或者給她們五十塊錢讓她們自己去什麽的。”

“這時,我徹底意識到自己被騙了。我跟她們說不感興趣,讓她們找別人。她們尾隨我三十多米,直到我登上了回家的公交車。

不是抽血抽出傻樣了吧?在線等回複,挺急的……”

朱貝妮看到這裏,噗嗤笑出聲。

正聊天的朱爸爸和朱媽媽一愣。

“沒事,沒事,你們繼續說。”朱貝妮打哈哈,同時回複陳小西:“待我回去檢查。”

這樣的心情,似乎與今天的主題不符呢。

穿上向老媽借來的中老年版羽絨服,配上黑色的褲子和靴子,朱貝妮一身黑色出了門。

因為有非親屬關係晚輩的葬禮長輩不出席的緣故,朱爸爸並沒有隨同朱貝妮去參加娜娜追悼會。

追悼會是在火葬場提供的專用廳堂舉行的。擬參加的人很多,除了少數娜娜的同學、同事,其餘都是金磊係的。

她到的時候,9點場的還沒有出來。就與其他人一起在門口守著。

寒風吹得羽絨服薄如紙。大家縮手縮腳,場合又如此,便都沉默著。

9點場的追悼儀式結束後,一票工作人員匆匆進去清掃收拾、換挽聯、擺花圈、掛遺像……朱貝妮在門口瞥見這一番忙碌,有些不忍直視。

她這會兒覺察出自己其實是位樂觀的悲觀主義者。樂觀隻是表象,悲觀才是裏子,伺機而動。

譬如現在,讓她悲涼。人活著,才是真實的。死了,都是虛妄。

小金子沒有參加追悼會。

奶奶大睜著兩眼,神色如若地重複回複寥寥無幾的訊問者:“孩子突然生病了,發燒。”

朱貝妮站在靈柩前,手執鮮花,隨隊伍前去觀瞻娜娜最後一眼。娜娜好像隻是睡著了。除了瘦點,一如當如那麽年輕、好看。

朱貝妮定睛看著她,總覺得下一秒她會睜開眼,咯咯笑出聲:“我就是想你了,騙你回來看看我。”

朱貝妮正貪婪地看著,忽然覺得有人在拉自己。

原來是金磊。

原來是自己停留了太久。

朱貝妮被金磊攙扶著走回原來的位置:“你節哀!保重!”

呃,應該是朱貝妮對金磊講這樣的話才對嘛。

朱貝妮張了張口,不知道該回句什麽。謝謝?

被簡化的吊唁儀式很快結束了。朱貝妮從吊唁廳走出來時,天上烏雲密布,身邊的人都說要下雪了。

金磊穿過人群,找到朱貝妮,遞給朱貝妮一張銀行卡。

“這是?”朱貝妮問。

“這是娜娜的意思。”

“什麽意思?”

“娜娜把她的私房錢立了遺囑,分成了兩份。其中一份供奉給了庵裏。另外一份,要贈送給你。”

“贈送給我?”

“是的。我把遺囑一並給你。”

朱貝妮滿心的不可思議。她從未從娜娜那裏聽說任何隻言片語。

說是遺囑,更像是留言條。

朱貝妮目光掃過那些字,一時不知該還是不該接銀行卡……

“我把我的一部分私房錢贈送給我的姐妹朱貝妮。給她,我感覺更樂意。還想請她時不時幫我看一眼金子。可是我沒臉當麵拜托她。做母親我不稱職。

我唯一稱職的,大概就是做父親的女兒。我想爸爸,想去找他。這個決定,讓我很安心。”

金磊站在朱貝妮身旁,仰天歎口氣:“我好失敗。她的遺囑裏,一個字沒有提到我。我的青春愛情記憶裏,全是她。整整七年!”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