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80

當時她吃過午飯,和突突在辦公樓對麵的小花園裏曬烏雲。

天蒙蒙灰,低氣壓使空氣凝滯,像是要下大雨。

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趙娜娜老公金磊。

朱貝妮第一反應是他大概又來吐槽來了吧。沒想到電話接通,聽到的卻是鼻音甚重的抽泣聲。

“娜娜,走了。”金磊嗡嗡地說道。

“離家出走?報警了嗎?”

“不是。是沒了。”

“……”

那種感覺,就像腦袋中有一根弦,強行被大力撥動,然後嗡嗡回音不止。朱貝妮不覺伸手扶住腦袋,要邁出的步怎麽也抬不起腳,整個人突然乏力,很想蹲下來歇一歇。

“你怎麽了?”身旁的突突第一個發現她不對勁。

金磊的電話是怎麽掛斷的,自己聽到噩耗後說了什麽,朱貝妮完全回憶不出來。

等她漸漸從嗡嗡響中恢複神識,已經坐在辦公桌前了。

“你嚇死我了。”突突殷勤地將剛調好的一馬克杯的紅糖水遞給朱貝妮。“接了個什麽電話?突然就臉色蒼白,嘴唇也沒有顏色,整個人就愣在那裏……幸虧遇到韓城,我們半扶半架,才把你運回辦公室。

我都想叫救護車了。

alice說先給你喝杯紅糖水試試。”

朱貝妮艱難地朝突突露出感激的笑容。

培訓部經理alice自那天朱貝妮意外地拿回蔚然文化文簡老師的授課合同後,對她青睞有加。

“需要去醫院嗎?”韓城關心地詢問。

朱貝妮搖搖頭。

“我看要麽送你回家休息吧。”alice拿出幹練的上司姿態。

朱貝妮覺得自己的狀態確實不適合工作,便點點頭:“我自己回。不用送。”

alice一口咬定不放心這樣的朱貝妮自己回,堅持要找人送。

“我吧,我吧。”突突搶答。

“真不用。我打電話讓我男朋友來接好了。”

畢竟員工是公司資源,朱貝妮自身要請假,不好意拖累alice更多資源。

聽朱貝妮說喊男朋友來接,大家便不再堅持。

陳小西彼時正在休帶薪病假,接到朱貝妮的電話,巴巴就趕來了。

朱貝妮與他約好在辦公樓下的大堂裏見。突突還拖著alice,找借口圍觀了一回。

與陳小西並肩走出辦公大樓的時候,朱貝妮開口向陳小西講趙娜娜的不幸離世。才開口說一聲“娜娜”,眼淚就嘩嘩落下。

“娜娜她,去世了。”

陳小西看一眼朱貝妮,無言地側身抱抱她。

“我今天翻手機,發現一條留言。是你問我過年要不要回家,這下不用猶豫了。”

朱貝妮紅著一雙眼睛看向陳小西,似乎不解。

“怎麽?你不打算回去一趟?”陳小西反問。

印象中,金磊並沒有邀請自己回去一趟。

娜娜已然不在,回去,又能挽回什麽呢?

再者,以她對陳小西“實用至上”的了解,陳小西不是應該最反對做無用功嗎?

朱貝妮許是隻顧著悲傷,腦子裏確實沒想過回去一趟。這多少跟她個性裏的“宅”也有關係。

雖然遠遠算不算死宅,但是能不外出則不外出,能避免群聚就避免群聚,能少一事絕不多一事的她,的確常常感到自己懶得折騰。

陳小西顯出少有的幹預與堅持:“所謂當斷不斷,必受其亂,說得就是你。當初你要是果斷回家一趟,這會兒即便是娜娜仍舊沒有了,你也不至於如此懊悔,甚至自責。

現在,就不要優柔寡斷了。也不要暗示自己這理由、那借口的,趕緊回去,今晚上就走。在遺體告別和追悼會上,好好在內心與娜娜告個別。”

朱貝妮頭抵在陳小西的胸口,任由他輕拍著後背。

想想他說得都在理,她抽泣著悶聲答應下來。

“把我也帶回去。一來路上來回照顧你,二來我拜見一下未來的嶽父嶽母大人。”

朱貝妮不由向後退一步,猛地離開陳小西的懷抱,看向陳小西的眼光也由依賴替換為戒備。

“想得美!”朱貝妮回他。

“你勸說我回家,為的就是帶你回吧?”

“你怎麽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那完全是兩碼事!遇上這種事情,換我可以不回。但你?個性綿軟、顧前瞻後、意誌軟弱、多愁善感,嘖嘖,你還是乖乖回去吧。帶不帶我,你都需要回。”

“為什麽我個性綿軟瞻前顧後意誌軟弱多愁善感就需要回?為什麽換你就可以不回?”

“個中道理都悟不透?你還碩士生呢,讀書都讀傻了。”

“你告訴我啊。”

“我怕說了你也聽不懂。”

一個鬧著要聽,一個東拉西扯拒絕。

朱貝妮未發現,因為陳小西的打岔,她的悲傷不知不覺減輕了許多。

回到朱貝妮的住處,陳小西代為在網絡上幫她購票。朱貝妮簡單收拾了行李後,給父母打電話報告返家的時間。

“你要回來?”朱媽媽明顯很吃驚。

小縣城不大,消息傳得也快。朱媽媽倒是知道娜娜的噩耗。隻是在她眼中,春節在即,考試在即,這番舟車勞頓的必要性便打了折扣。

“人死不能複生,唯有節哀順變。你電話吊唁表達哀思不也一樣?”朱媽媽語氣裏含著猶豫,隻差明言阻止了。

朱貝妮突然激動起來:“我很後悔在最初知道娜娜狀況的時候沒有多幹預一些,我原本可以做得更好的。如果我當初盡力,也許就不是這個結局。媽媽,我有些自責呢。

如果這一次不去送送娜娜,我以後會沒臉回憶她,沒臉說我跟她是閨蜜。

我就算為了自己以後安心,也應該回去送她最後一程。何況,我心裏,真的很在意我跟她的友誼。”

朱媽媽聞言,慌忙改口答應,說讓朱爸爸一早去接站。

掛斷電話,朱貝妮一抬頭,陳小西正眼睛晶晶亮地看著她。

“呦。比我想得聰明嘛。自己悟出來啦。”

朱貝妮想起剛才和陳小西之間的話頭,他竟然比自己更早一步看到真相,不由慘淡一笑。

轉念一想,心下越發好奇,不由追問:“那為什麽換你就可以不回呢?”

作品相關 第339章 火車上的夜

“因為,我不虛偽呀。”

這一次,陳小西倒沒有推三阻四。

“我直麵我的內心。當我想人死燈滅、儀式徒勞的時候,我就真實地這麽認為,因此也真實地不需要一個寬慰自己的追悼會。我隻會在內心,時不時想起她,緬懷一下我們共同經曆的時光。

儀式,為軟弱的人而存在。而我,是強大的。”

朱貝妮分明覺得,陳小西,是自戀的。

不過,看在他認真幫自己分憂解難的份上,她就不抨擊他什麽了。

時間不多,這就需要出發去火車站。

--

12月底的魔都,晚上六點,城市已經燈火交織,明作一團了。

小區門口吃過簡餐,登上開往上海火車站南廣場的104路公交車。

車上僅剩的一個空位,陳小西讓給朱貝妮坐,自己則站在朱貝妮的身旁。車上人多聲噪,兩人沒有怎麽講話。

到了火車站南廣場,陳小西買了一張站台票。

時值火車開,還有一個小時。

朱貝妮慣常宅,一旦出門,卻又對什麽都好奇。

她東張西望,看稀奇一樣看站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幾個流浪者在避風處裹著棉被旁若無人睡在水泥地上;不少中年婦女麻木地來回詢問路人是否要便宜住宿;即使是匆匆趕路的旅人,也神態各異……

朱貝妮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眼睛不夠看。陳小西卻謹慎地建議還是在候車室度過吧。

“萬一火車提前出發呢。”他說。

朱貝妮十分怪異陳小西的這個“萬一“,不過還是順從地去了候車廳。

沒想到始發站可以提前半小時進站。

找到自己的床鋪,安置好行李後,倆人在床鋪邊又磨蹭了一會兒,看看還有二十分鍾才發車。

二十分鍾用來分別,對朱貝妮和陳小西來說,似乎太長。

陳小西的謹慎使他覺得他不應該坐在車內等——萬一車提前開了呢;拉朱貝妮到車外又太殘忍,魔都冬日夜晚的室外濕氣蝕骨,絕非一個冷字可以形容。

“你躺著去吧,要把臥鋪的成本賺回來。我回了。”陳小西道。

陳小西擁抱一下朱貝妮,礙於上鋪的人正目光灼灼地盯著他們,“吻別”什麽,隻好在心中進行了。

站在車上走廊的朱貝妮,透過玻璃窗看見陳小西頭也不回地往出口處走。

有一瞬間,朱貝妮似乎看見窗外的身影飛奔起來,追著火車加速度地跑。揉揉眼睛再看,陳小西分明走得有板有眼。

原來是幻覺。

熟悉的車站,相同的送別情形,讓她想起曾有一個男生,依依不舍,忘情地追著火車跑。

回到自己的下鋪,忽聽一個男聲在喊自己的名字。

以為幻聽。

可聲源分明響在頭頂。

一抬頭,看到一張嘴巴咧到耳朵根的大笑臉:“朱貝妮!巧!巧!巧!何其巧!我是你朱師兄啊。”

朱貝妮想說:你分明是許文衡的朱師兄好吧。

“我當爹了!我的兒子小團子雙滿月了!給你看照片!”朱師兄遇到熟人的快樂原來在這裏!

朱貝妮便就著朱師兄的手機看了n多小毛頭的照片。

“那天我們在婦幼醫院遇見你和你朋友,那時候我老婆6個月。

對了,你那位朋友還好嗎?

小許要結婚了你知道嗎?他未來老丈人把他從銀行挖到家族企業,給了他一個子公司栽培他。喔靠。那小子平步青雲,已經成了我們學院弟子間流傳的神話。我們準備什麽時候把他捉回去,開個內部講座,主題:如何抱大腿。

剛才送你的那小夥是你男朋友?怎麽感覺挺敷衍的?不過想想這麽冷的天肯出來送,也算真愛了。

還有,朱貝妮要考博是吧,複習得怎麽樣了?要不要我找個你的同門師兄師姐介紹給你?

……”

朱師兄的話癆潛質暴露無疑。

完全不需要朱貝妮附和,自動跳話題和連播功能超級強大。

朱貝妮抿著嘴,昂著頭,眯著眼,似笑非笑地聽著。其實,她隻聽進去了一句話:小許要結婚了……

車身一晃,火車啟動。

忽然有人大喊一聲:“下雨了。”

世界忽然安靜下來。

朱貝妮側頭,看見大滴雨滴斜斜打在火車車窗上,水珠順著玻璃窗淌下去,像極了悲傷麵孔上淌下的淚線。

隻是,有聒噪的朱師兄在,朱貝妮算是找不到悲傷的感覺了。

“你要不要跟我旁邊的人換床鋪,我們好說話?”

噗——這算什麽建議。您已婚有子後自發抹滅了性別,也一並抹滅了別人的性別嗎?

好在睡他對麵的上鋪是個麵目很凶的壯漢。壯漢吼一聲“吵死了”,朱師兄自動降音量三級。又兼朱貝妮對麵的下鋪是個帶娃出行的年輕媽媽。小娃娃不喜車內,吵鬧不休。朱師兄忙著替人家心疼孩子,出主意哄娃,倒也沒精力再拉朱貝妮閑扯。

朱貝妮靠在有的車窗那頭,胳膊支在小桌上。

手機裏,陳小西說他正在南廣場遊蕩,不想回家,渾身上下流動著思念的熱血,決定給自己放點血去。

“什麽意思?”朱貝妮問。購物嗎?吃大餐?

“獻血去。”陳小西回。

同時附了一張流動采血車的照片。背景人流南來北往,104的車站牌依稀可見,確實是拍自火車站南廣場。

朱貝妮覺得不可思議。一向善於分析投入和產出的陳小西,去獻血,像是摳門成性的小地主突然布施一樣。

陳小西說每次見到獻血車,心裏都有一種衝動。

想當年拿了美國的全額獎學金,一心想回饋美國些什麽。

作為一窮二白的學生,無所報答之時,恰巧看見美國一輛獻血車。本著一顆拳拳回報之心的他終於找到了報答之路!於是去獻血。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