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8

曾媚無需為著破公司運轉浪費心力,朱貝妮不由暗生羨慕。

人名在內心流轉,朱貝妮發現,沒有一個人適合傾吐秘密。

巴巴地去找總經理提醒他留心柳欣?萬一是虛假的一己想象呢?再說了,就算是真的,這樣暴露了自己,會不會招致橫禍?總經理就算留心柳欣,也無可奈何,因為下手的並非柳欣本人。如果不立案,又到哪裏尋找“黑虎哥”?朱貝妮內心反複思量,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先靜觀其變再說。

被何美麗拖著去吃午飯的時候,朱貝妮頭昏腦脹得厲害。

“你怎麽啦?像是失戀了一樣。”何美麗撫摸著朱貝妮的麵孔。最近有愛情滋潤的何美麗滿腔溫柔,舉手投足都格外多情。

“我——連‘談’都沒,哪來的‘失’啊。”朱貝妮抵製住分享秘密的衝動。

“我不是說了嗎?把你的小西老師收了呀。”

“我不也說了嗎?人家不愛我,我絕不愛人家。”

“人家分明含情脈脈!”何美麗道。

“人家若心裏有咱,怎麽舍得讓我不明不白暗中等待?”朱貝妮堅持道。

“說得有道理!”何美麗開始順風倒:“你看我家豬頭,堅決信奉愛要說出來,愛要做出來——”撲哧,她不知想到了什麽,自己臉一紅,笑了起來,笑完接著說:“男人要是心裏愛一個姑娘,肯定飛蛾撲火也要表白。哪有默默守候的。算了,你又不差,慢慢來吧,總會遇到你的豬頭的。等我空閑,我帶你去酒吧多轉轉,酒吧帥哥多。”何美麗開始碎碎念。

朱貝妮才不認同,但她也不想反駁何美麗的好意。何美麗是標準的顏控,容顏至少要及格,在她眼裏才有性別,不然一律是“第三種生物”。

睡了一晚,一覺醒來,第一個轉進朱貝妮頭腦中的,便是昨天無意偷聽到的電話。不過,因為懷裏有柔軟的織物,又在熟悉的寢室,安全感大為提升,朱貝妮已不似昨天那樣忐忑與沉重。

“靜觀其變吧。”她對自己這樣說。

接下來的兩天,柳欣照舊每日挨一罵。生活跟以往並沒有什麽變化。朱貝妮一天比一天放鬆,有時候獨處的時候,想到“搞事情”,自己都會忍俊不住:自己果然太年輕單純,一點風吹草動都嚇壞了自己,芝麻看得比西瓜都大。

然後才周五,“事情”就來了。

一大早,大家正安靜工作,辦公室門外呼啦啦闖進一大片人,其中一些還穿著警服,那些沒穿警服的,顯然也身手敏捷,像是便衣。他們目光犀利,要求大家一律起身,舉起手來。有女同事尖叫起來。總經理頗為鎮定地快速從辦公室裏走出來,勇敢地上前詢問。

朱貝妮偷偷看一眼柳欣,柳欣鎮定異常,一反大多數同事的迷茫與緊張,柳欣似乎臉上還隱隱在笑。淡忘許多的“搞事情”重新盤踞朱貝妮的大腦,她的心突突突地跳起來。

帶隊的警察出示一張照片,要求帶走一個人。

總經理帶他們到銷售區,找到一個姓張的同事。

等警察們興師動眾帶著姓張的同事走了。慢慢的,各路消息匯合起來,原來,警察得到匿名舉報,發現他們多年前通緝的殺人犯被人目擊,在公司附近出沒,最後經過盯梢,發現在他們公司上班。為了不打草驚蛇,隻好在上班期間突擊捉拿。

原來是這樣。朱貝妮略略定定心。這樣合情合理的劇情,“黑虎哥”應該可以洗脫嫌疑了。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記住一句話

有同事被帶走的這天,午飯後,大家談性頗濃。畢竟身邊窩藏一個殺人通緝犯的事情,不是人人都能遇到。張姓同事,朱貝妮並不熟悉,也無從發言。隻是聽別的同事講,他如何低調,如何使人看不出。還有幾個聰明人,恍然大悟地感歎怪不得有時覺得“不對頭”。每個人都嘖嘖感歎,覺得人心隔肚皮。

然而下午很快有來自警方的說明電話——原來此“張”非彼“張”。那個被通緝的,是此“張”拐了不知道幾個彎的遠房親戚,兩個人隻是長得神似。張同事下午很快就返回了辦公室,被總經理叫去詳細了解了情況後,公司高層安撫一二,讓他繼續工作。上午繪聲繪色說他可疑的人,不曉得再見他會不會尷尬。

朱貝妮暗自對自己說,這件事算是巧合,不算“搞事情”的證據。

周末,如約跟陳小西見麵練習英語口語。還沒有談及英文文章,朱貝妮脫口而出:“我知道了不該知道的秘密。怎麽辦?”說完自己都被自己的迫不及待嚇住了。可是,說完也陡然輕鬆不少。

那時他們正並肩走。陳小西微微側回頭:“你是說——”

“我在衛生間,不小心聽到一個同事跟別人打電話,要求對方搞點事情,轉移總經理的注意力,避免她在公司挨罵。”朱貝妮全倒了出來。她不是沒有想過,但陳小西既不是她公司同事,又沒有相關利益。如果有個人適合傾訴,非陳小西莫屬了。雖然楊青青也是個傾訴良伴,但楊青青總是給朱貝妮逃避深談的感覺。

陳小西轉過更多角度,側過頭對朱貝妮:“她知道你知道嗎?”

“應該不知道。”朱貝妮回想了一下,頗為確定地說。

陳小西放鬆不少:“你就當作不知道吧。”

見朱貝妮沒有說話,陳小西索性轉向朱貝妮,搶先一步站在朱貝妮的前麵。他不放心地看著她,一本正經地解釋道:“有人說這世上有三種事情,一種是老天的事情,一種是別人的事情,還有一種是自己的事情。老天的事情歸老天,別人的事情歸別人,我們隻需要管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你說的那個人與總經理之間的恩怨,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你我局外人,就不要湊熱鬧啦。”

朱貝妮目光掃過陳小西胳膊上的傷痕——在無錫街頭遭遇流氓小偷惡意劃過的傷痕,轉而問陳小西:“在無錫的時候,明明包已經找到了,你為什麽還不肯放那小偷走?”

“那麽容易就放他走,萬一他去偷孤身一人的女生——”說到一半,他猛然住口,臉上笑容全無,仔細看,竟有些生氣。

朱貝妮聳聳肩。

“不行。”陳小西強裝鎮定,但明顯著了急:“這不一樣。這不是你顯示義氣的時候!我不能看你去冒險!”

“我什麽都沒有說。”朱貝妮辯解道。

“你說,說你會不插手!不冒險!”陳小西直直看著朱貝妮的眼睛,這樣的身高差,這樣的姿勢,這樣的眼神,大有強迫意味。

朱貝妮調皮一笑:“不冒險。”

“不夠,說你會不插手這件事。”

朱貝妮張了張口,卻隻說出:“肯定不會冒險。我比誰都愛惜我的小命啊。”

陳小西眼神有些黯淡,黯淡一閃而過:“好幾個星期以前,我在酒吧裏碰到過你一次。那天晚上,有兩個年輕人,因為搭訕一個姑娘,一言不合打了起來。結果兩個人都有後台,兩個人都不肯相讓。你知道最後怎樣?”

“怎樣?”朱貝妮好奇心起。

“那姑娘更厲害,一個電話喊來一幫人,把那兩個年輕人扔出酒吧去了。”陳小西長長地看了朱貝妮一眼:“你知道我想說什麽嗎?”

“想說什麽?”

“這個世界不動聲色但是有後台的人,有很多。我不希望你不明就裏,糊裏糊塗就身陷險境。”

與其說是陳是說這話時的陳小西,讓朱貝妮心裏暖暖的。果然找陳小西傾訴比找楊青青英明得多。就算討論來討論去,結果仍不外乎她一開始所想的“靜觀其變”,至少還有真誠關心啊。朱貝妮微微笑了。

“我有一句話想讓你記住:不管什麽時候有什麽麻煩,一定要告訴我。”陳得很鄭重。

朱貝妮聽得很出神。她想起那天去吃午飯與何美麗之間的對話。一個說“人家分明含情脈脈!”一個堅持“若心裏有咱,怎麽舍得讓我不明不白暗中等待?”尤其何美麗無比堅定的認同:“男人要是心裏愛一個姑娘,肯定飛蛾撲火也要表白。”

“男人要是心裏愛著一個姑娘,肯定飛蛾撲火也要表白。”朱貝妮感受到內心遺憾一寸寸增長。要是他愛的人是我——朱貝妮才一設想,立刻臉紅心跳。

還是不要挑逗自己了。她內心板起麵孔,嚴肅地教訓起自己來。

“你記住了嗎?”陳小西歪頭問朱貝妮。

朱貝妮目光躲閃:“嗯。”

找了一家西餐廳,兩個人點了一份pizza一份牛排,剛落座用ipad找出上周的文章,朱貝妮的電話就響起來。

“我是青青!你快來醫院!”電話裏青青顯得很慌張。

“你怎麽了?”朱貝妮第一反應是楊青青的舊疾複發。還記得自己從學校返回上海,楊青青在公交車上就曾表示胸口或胃部不適。問完怎麽了,才覺得情急出錯,應該問哪家醫院才對!正要問在哪家醫院,電話那頭傳來青青期期艾艾的回答:“不……是……我。”

“貓咪?”朱貝妮驚呼。哎呦青青運氣真是不好。老貓死掉無話可說,小貓也……隻能怪運氣太差了。

“不……是……”一向爽快不猶豫的青青,卻吞吞吐吐起來。

“那是誰?”這下朱貝妮徹底陷入五裏霧裏。

“是許文衡。”楊青青像是突然下定決心,說話重新變得果斷起來。

“……”朱貝妮不說話了。

“你快來!他胃出血,在搶救!”電話裏,楊青青的抽泣清晰可聞。朱貝妮歎了口氣:“不是我賭氣。哪裏輪得到我去關心。他有家人,有女朋友,而且,已經有一位同學前往探視了……”

不等朱貝妮話說完,楊青青就嘶吼起來:“朱貝妮!你就這麽冷漠嗎?醫生病危通知單都開了!”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博命出頭郎

病危通知單嗎?朱貝妮轉過臉,重重地歎了口氣。

“我在xx醫院!你愛來不來!”楊青青掛了電話。

pizza和牛排正好上桌。

朱貝妮放在桌下的手緊握在一起,些許發抖。

“我都聽到了。要不要打包到醫院去吃?”陳小西從容平靜地詢問。

“我為什麽要去?”朱貝妮努力保持平靜。

“我更沒有理由勸你去了。”陳小西兀自一笑。可是他看朱貝妮,一點沒有往常見美食躍躍欲試的興奮勁兒。

“嘟嘟嘟”……手機再次在桌麵震動起來。來電顯示是楊青青。

朱貝妮有些起伏:該不會是報喪吧。

想到自此天人兩隔,朱貝妮有些後悔剛才自己的倔強,伸手接電話。電話未接通前,人已經全然軟了態度。

“你在哪兒?你真的沒有來?你可真狠心!你快來呀!我怕撐不住!”電話裏的楊青青哭了出來。她哭得壓抑又放縱,聲音些許嘶啞,帶足抽搭吸氣聲,說不定已經是淚水鼻涕橫流。朱貝妮被她哭得心慌——撐不住?真的要天人兩隔了嗎?

“我就來!”朱貝妮猛然站了起來。

陳小西按住滑落的餐盤,招呼服務生“打包”,同時不動聲色地拿出信用卡付了賬。朱貝妮看著他有條不紊地做事,慢慢也冷靜下來。

“剛才青青說,可能撐不住了。”朱貝妮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

陳小西點點頭,接過服務生遞過來的食品袋跟著朱貝妮就出了餐廳。

朱貝妮往自動扶梯方向走,走了一半又想起拐角就有直達電梯,又折回頭。來到直達電梯前,發下這個電梯隻上不下。就這樣,她像無頭蒼蠅一樣,混在人流裏亂轉。

“你還是跟我來吧。我知道xx醫院的地址。”陳小西實在看不下去了,隻好出手。

“你也去嗎?”朱貝妮問。

“沒我你去得到嗎?”

朱貝妮眨巴眨巴眼睛,馬上妥協了。嗯,路癡如她,一個人趕往一個陌生的地方,變數的確挺多的。

“如果你覺得我不方便出場,我可以在樓下等你。”陳小西道。

還以為朱貝妮會說“也沒有不方便啦”,誰知她結結實實來一句:“好”,讓陳小西有些哭笑不得。

xx醫院正門位於不大不小的一條馬路上。陳小西帶著朱貝妮先乘地鐵,出站叫了出租車。為了緩解朱貝妮的焦急,陳小西不慌不慌地跟她聊天,告訴她這樣換乘的好處:“地鐵快,還便宜”,之所以出了站叫出租車,自言全是“怕朱貝妮覺得太熱”,不然他一個人保管等公交車去了。朱貝妮聽了陳小西的話,分神很多,有些笑了。

還沒到xx醫院門口,路就堵起來。司機手拍方向盤,老道地說這個路口向來如此,私家車太多,有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