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69

為了投桃報李,她囑丈夫對崔家多加照拂。丈夫也未詢問原因,隻以為是各自夫人之間的情誼,他自然樂意在不關是非的前提下為夫人所用。

崔家長年浸淫商場,自然感受到來自梁家的善意照拂。

於是,崔家老夫老妻開始動腦筋了,最後得出:這恐怕是要結秦晉之好的暗示吧。聽說梁三公子惹惱了父親,被趕出家門。可骨頭斷了連著筋呢。

能攀上梁家,等於抱牢大腿。崔家長子極力讚成,暗中收拾了妹妹的現任男友。然後崔母出場,挑明未來的婚嫁之路,假惺惺詢問女兒的意見。

巧在那女兒也是虛榮之輩,愛慕梁家家大業大,梁三公子又一表人材。雖說敗絮其中……隻能說我輩女性命運不濟,身邊的二代們又有幾個潔身自好。真有,也跟她無緣呀。

崔景嫻驚喜交加地同意了。

崔母便在梁母生日那天送了一份大禮,明裏暗裏暗示了不少對親密關係的向往。

梁母生性傳統善良,她的為難就在於,佼兒的同居女友不是崔家小麽。

梁昉如何不知母親的心事,所以才輕描淡寫,淡化弟弟的同居女友在母親心中的地位。她雖然淡泊名利,但潛意識裏,還從未想過弟弟真的跟一位毫無背景的尋常平民有婚姻瓜葛。

梁昉母親解釋得很平實,反倒是梁昉腦補得很生動。

她看著母親,多麽想說出來,她昨兒還見崔家小麽跟她男友在新天地露天咖啡座裏熱吻呢。她當時還奇怪,緣何崔家小麽看到她,臉上猶如開放了表情庫。崔家小麽甚至急中生智,起身揚手甩了那男的一巴掌,嬌斥道:“你竟然用強……”

隻是梁昉不愛看戲,又見是尷尬的場景,索性裝作沒看見,急匆匆路過了。

早知如此,抱臂旁觀到底了。

見母親麵有擔憂,梁昉隻好安慰她。

“現在的女孩,尤其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孩,對男人有著無比清醒的認識呢。說不定,崔家小麽比你還了解三弟的所作所為。所以,您大可不必擔心會委屈崔家小麽。”

母親終於拋下煩惱:“是嗎?現在的女孩子怎麽看男人呢?”

“男人啊,大概有了自己的孩子兩三年後才結束青春期吧。逢場作戲、胡作非為什麽的,最會給自己找理由了。但是呢,也會有真心。為了這片真心和終究有盡頭的青春期,也值得等待吧。”

“你的許文衡也是這樣?”

“他?他當然是例外!”梁昉得意一笑:“他不是闊少。他更潔身自好。”

“我想我的承兒也是例外吧。”

“那是!大哥絕對是一個例外。隻可惜,像大哥這樣的,太少了。”

母女兩人從梁佼現在的女友、未來的妻子談到哥哥來年七月將舉行的婚禮,最後落腳在梁昉和許文衡之間進一步的關係上。

“你哥哥明年七月完婚。你想過你們的時間嗎?”

梁昉低頭一笑。

梁母看到了她的嬌羞,卻沒有看到她的一絲無奈與煩惱。

她跟他戀愛快一年,關係還很清水。並不是她欲求怎樣,而是,他沒有欲求——難道健康正常嗎?

聽說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若是他的缺點恰恰是不便為外人道的那什麽,她豈不冤死。向誰說理去!

時至今日,許文衡的取向問題,始終是梁昉的隱憂。她原本還能逮到他人設計爭取一番,自從許文衡到家族企業,簡直成了升級版工作狂,連她見他,都要預約時間。

梁昉要怒又無從怒氣,隻能眼睜睜承受隱憂的沉重負擔。

有次午夜夢回,夢見她終於有機會脫光了他的衣服,卻發現神秘地帶他光禿禿一無所有。她正驚訝悲傷,卻見他歡快地對她比出兩個v手指,開心地說:我是大名鼎鼎的匹諾曹,木頭人匹諾曹哦!

梁昉當即驚醒,哭笑不得。

作品相關 第319章 怕他木頭人

梁昉早晨下樓去吃早餐。

母親端坐在餐桌前,聽到腳步聲,回頭給女兒一個勉強的笑容。

“媽媽,早安。”梁昉跟母親打招呼。

母親生日的第二天,父親去美國談生意兼會老友;大哥陪同,談生意兼見女友。相比昨日的滿堂賓客,今日餐桌上僅母女二人,顯得格外冷清。

母親拉住梁昉的手:“你說,你父親到底打得什麽主意?還以為他親眼見到佼兒的變化,會借著我生日的由頭,放他回來。可他……唉,真是狠心啊。”

是的,父親雖然暗中沒少幫助梁佼,卻沒有在明麵上有過任何讚許甚至諒解的說辭。

然而梁昉看得明白,父親正是因為愛之深,才有意如此。隻是母親關心則亂,忘記了梁佼身上變化的嫩芽還未長茁壯,環境的變化可能摧毀來之不易的嫩芽。

“父親心裏跟您一樣愛弟弟,請您相信他,支持他。您不是也看到弟弟的可喜變化了嗎?”

梁母摸摸不安的心,有些欲言又止。

兩個人吃了會早餐,梁母試探性地看向女兒:“你知道,你弟弟現在有個女朋友嗎?”

梁昉輕鬆笑了笑:“他什麽時候斷過女朋友啊。”

“這次不一樣,兩個人同居了。”

“他哪次又沒有過同居之實呢。”梁昉故意說得平常隨意。

梁母果然放鬆不少,雖然仍舊忍不住嘀咕:“現在的女孩已經看得這麽看了呀。我還在想,我們要不要給這女孩什麽交代呢。”

梁昉忍俊不住:“那你得給多少人交代啊。”

梁母白一眼梁昉,臉上生出另一種怨氣,但明顯輕鬆很多:“佼兒這樣鬼混,著實不像話。也怪不得你父親要懲罰他。算了,由他們去。隻是……”

“隻是什麽?”

“隻是我在想,佼兒這樣**,算不算對不起崔家小麽。”

崔家小麽,崔景嫻?

梁昉不由皺眉:“關她什麽事?”

母親暗自一笑:“哦,你還不知道。說起來也都怪我。”

母親解釋起來。

原來,母親初期誤以為剛離開家獨自生活的佼兒之所以還算自理,全是因為崔家小麽在打理照顧。這也不怪她這麽想,她所認識的梁佼同玩的女孩,數崔家最為實在。

為了投桃報李,她囑丈夫對崔家多加照拂。丈夫也未詢問原因,隻以為是各自夫人之間的情誼,他自然樂意在不關是非的前提下為夫人所用。

崔家長年浸淫商場,自然感受到來自梁家的善意照拂。

於是,崔家老夫老妻開始動腦筋了,最後得出:這恐怕是要結秦晉之好的暗示吧。聽說梁三公子惹惱了父親,被趕出家門。可骨頭斷了連著筋呢。

能攀上梁家,等於抱牢大腿。崔家長子極力讚成,暗中收拾了妹妹的現任男友。然後崔母出場,挑明未來的婚嫁之路,假惺惺詢問女兒的意見。

巧在那女兒也是虛榮之輩,愛慕梁家家大業大,梁三公子又一表人材。雖說敗絮其中……隻能說我輩女性命運不濟,身邊的二代們又有幾個潔身自好。真有,也跟她無緣呀。

崔景嫻驚喜交加地同意了。

崔母便在梁母生日那天送了一份大禮,明裏暗裏暗示了不少對親密關係的向往。

梁母生性傳統善良,她的為難就在於,佼兒的同居女友不是崔家小麽。

梁昉如何不知母親的心事,所以才輕描淡寫,淡化弟弟的同居女友在母親心中的地位。她雖然淡泊名利,但潛意識裏,還從未想過弟弟真的跟一位毫無背景的尋常平民有婚姻瓜葛。

梁昉母親解釋得很平實,反倒是梁昉腦補得很生動。

她看著母親,多麽想說出來,她昨兒還見崔家小麽跟她男友在新天地露天咖啡座裏熱吻呢。她當時還奇怪,緣何崔家小麽看到她,臉上猶如開放了表情庫。崔家小麽甚至急中生智,起身揚手甩了那男的一巴掌,嬌斥道:“你竟然用強……”

隻是梁昉不愛看戲,又見是尷尬的場景,索性裝作沒看見,急匆匆路過了。

早知如此,抱臂旁觀到底了。

見母親麵有擔憂,梁昉隻好安慰她。

“現在的女孩,尤其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孩,對男人有著無比清醒的認識呢。說不定,崔家小麽比你還了解三弟的所作所為。所以,您大可不必擔心會委屈崔家小麽。”

母親終於拋下煩惱:“是嗎?現在的女孩子怎麽看男人呢?”

“男人啊,大概有了自己的孩子兩三年後才結束青春期吧。逢場作戲、胡作非為什麽的,最會給自己找理由了。但是呢,也會有真心。為了這片真心和終究有盡頭的青春期,也值得等待吧。”

“你的許文衡也是這樣?”

“他?他當然是例外!”梁昉得意一笑:“他不是闊少。他更潔身自好。”

“我想我的承兒也是例外吧。”

“那是!大哥絕對是一個例外。隻可惜,像大哥這樣的,太少了。”

母女兩人從梁佼現在的女友、未來的妻子談到哥哥來年七月將舉行的婚禮,最後落腳在梁昉和許文衡之間進一步的關係上。

“你哥哥明年七月完婚。你想過你們的時間嗎?”

梁昉低頭一笑。

梁母看到了她的嬌羞,卻沒有看到她的一絲無奈與煩惱。

她跟他戀愛快一年,關係還很清水。並不是她欲求怎樣,而是,他沒有欲求——難道健康正常嗎?

聽說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若是他的缺點恰恰是不便為外人道的那什麽,她豈不冤死。向誰說理去!

時至今日,許文衡的取向問題,始終是梁昉的隱憂。她原本還能逮到他人設計爭取一番,自從許文衡到家族企業,簡直成了升級版工作狂,連她見他,都要預約時間。

梁昉要怒又無從怒氣,隻能眼睜睜承受隱憂的沉重負擔。

有次午夜夢回,夢見她終於有機會脫光了他的衣服,卻發現神秘地帶他光禿禿一無所有。她正驚訝悲傷,卻見他歡快地對她比出兩個v手指,開心地說:我是大名鼎鼎的匹諾曹,木頭人匹諾曹哦!

梁昉當即驚醒,哭笑不得。

作品相關 第319章 第一次情結

這天,梁昉深懼其為木頭人的許文衡決計去找朱貝妮。

聽粒粒說,朱貝妮近日有多次晚歸記錄,都是由陳小西送回的,而且陳小西絲毫不掩蓋自己想跟朱貝妮住一起的願望。

他深感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許文衡隻有自卑的時候,才認為他想達成的這件事,在情理上實現的可能性不大。隻是,他自卑的時候並不多。更可況,信仰“事在人為”的許文衡向來認為,再難的事情也要全力爭取過才能不愧我心!

朱貝妮自從下了辭職考博的心後,果然心態沉靜很多,複習效率也大為提升。

這天,她本來下班後回到家,原本是吃過晚飯的,卻接到許文衡的電話,說要帶好吃的給她們。

“不用啦。我吃過了,而且粒粒今晚——”朱貝妮還沒有說完,許文衡已經掛斷了電話。

粒粒今晚要去跟小民警約會!

朱貝妮吃驚得無以複加。

她第一時間將消息分享給遠在老公家鄉的孕媽曾媚,曾媚還是當初善良的操心姐姐:“哎呀,她一個人去嗎?那多不放心!要麽你陪著她去吧。”

可是恢複舊傷的粒粒可比朱貝妮當年強悍多了,她哈哈哈笑彎了:“才不要你去,萬一他看上你了怎麽辦。”

就這樣,粒粒打扮一番,背著包就溜出了門。

望著她麻利得猶如逃跑一樣的背影,朱貝妮想起,自始至終,她連小民警的模樣都還沒有見過。

朱貝妮坐在書桌前,想,也好,至少可以高效看書幾個小時。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不一會兒,門外響起敲門聲,許文衡爽朗的聲音響在門外。

“開門啦。外賣小哥送外賣來啦。”

朱貝妮:“……”

門開了,許文衡帥出了新天際。隱約還撒了香水。

朱貝妮便續上電話裏未來及說全的話:“今晚不巧,粒粒不在呢。”

“快趁熱吃吧。我請老板娘專門為你定做的韭菜盒子。”許文衡好似根本沒有聽到朱貝妮的話。

韭菜盒子?!

不吃有些辜負客人的熱情嘛。

對於這款來自故鄉的美食,雖說已經吃過了晚飯,朱貝妮也實在禁不起它的誘惑。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