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60

--

第二天,小魏左手手掌纏著醒目的白色繃帶來上班。據說左手手掌裏取出4個玻璃渣。

朱弘帥氣地披著西服登場。

等轉身間衣服滑落,眾人才吃驚地看到,他的半個胳膊都套著石膏,繃帶繞著石膏套在脖子裏——驚心怵目,與那俊臉實在不相配。

“師,師父……”小魏說不出話來。

“什麽都不要問!”

小魏重重點點頭。

服務生葉子趁朱弘稍一離開,就熱切詢問調酒師助理小魏。小魏二話不說,直奔主題:“昨晚那混血兒美女說,要我猜肯定是……懂了吧,別亂說別人聽。”

才不過半小時,朱弘便敏銳地感覺到酒吧裏連服務生帶資深顧客,看他的眼神都出奇一致。都有忍俊不住慌忙轉頭竊笑的跡象。

阿影從門外進來,見到朱弘掛在胸前的半根慘敗胳膊,瞬間呼吸急促,臉色蒼白。

“阿弘!”忻影慘叫著就奔朱弘而來。

早到的貝斯手薇薇安看到這一幕,緩了好久才出勻一口氣。

阿影慌亂地檢查著朱弘,摸摸這兒,掀掀那兒,一臉的緊張。

朱弘笑咪咪地任由她亂摸一通,才不慌不忙地說:“不是他們幹的。是……不小心跌跤……”

阿影捂著胸口,喘著氣,平息內心的慌亂。

朱弘湊近阿影:“看來,你並沒有那麽信任他們嘛。”

阿影抄起台麵上的書,照著朱弘的額頭毫不客氣就拍過去。

朱弘也不躲。他定睛看著阿影,卻又分明帶著嬉皮笑臉:“這樣吧。我再也不勸你了,再也不說讓你離開他的話了。作為交換條件,你時不時給愛情大師講講你們的愛情唄。對我,算是累積經驗;對你,算是免費谘詢。怎麽樣,合算吧?”

阿影嗤笑一聲,還沒來及否定,又聽朱弘道:“你如果不答應,我就去找胖子。我毛遂自薦當他的愛情谘詢師。你猜,他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阿影瞬間變臉,笑意全消,眼神冷冷地看著朱弘:“你這才叫威脅。”

“你錯了。我接下來要說的,才叫威脅——不僅我去,我還會拉上陳小西去。”朱弘笑嘻嘻地看著阿影。

阿影氣到極處,反而笑了:“你說你不懂我,我何嚐不是也不懂你。好奇寶寶,你到底想幹什麽?”

“你問我呀。我會告訴你的。”

“我不是已經問了嗎?”

“哦。我想知道你的狀態。我想保護你。”

“我告訴過你不需要!”

“然而我還是想!反正你不答應我,我就找胖子。”

“你找得著嗎?”

“本來找不著,但我是汽車愛好者學會的偽會員。我不懂車,但我有朋友懂。他說要低調,分明又派了一輛明眼人一看就很招搖的車……他是不是腦子被炸壞了?”

阿影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我就算是被迫答應你,也可能隻是對你瞎編一通。”

朱弘露出得意之色:“累積經驗嘛,什麽樣的經驗不是經驗。”言外之意,瞎編也無妨。

阿影實在沒招,決計還是自己胡亂編編打發他吧,勝過這位單細胞動物真得抽筋撞南牆。

作品相關 第303章 故事講一半

何美麗最近很努力,努力著花錢。

因為連虧了三次投資,她變得謹慎起來,因此,反而不像前幾次那樣容易衝動敗家。

在楊薛蟬精心喂養和跟欲求不滿有關的連帶運動中,何美麗日漸豐潤起來,體能不知不覺也提升不少,一改當初蒼黃憔悴的臉色。

在好氣色的襯托下,她仿佛逆生長,尤其是親眼看了寫有“楊薛蟬”名字的深紅色房產證後,氣色更是連上十層樓。

投資無門,百無聊賴。何美麗每個工作日的中午為自己想出一個打發時間的好辦法:通過微信跟朱貝妮聊天。在家有網絡,微信語音不要錢。

嗯?朱貝妮陪聊要花錢?人活著總歸要花錢的呀,金錢有價,友誼無價呀。

何美麗也不想蹭友誼。沒辦法,誰讓她男朋友楊薛蟬工作時無暇顧及手機呢。

朱貝妮坐在公司一條馬路之隔的公園裏,曬著上海12月份難得的暖陽。周圍多是來享受室外空氣的附近白領。

漫步在鵝卵石小道上,朱貝妮左右開弓同時跟何美麗與陶慕聊天,終於把倆人的回複成功顛倒了。

何美麗隻嫌寂寞不嫌熱鬧:“你傻啊,拉個臨時微信群會不會啊!”

朱貝妮於是便把何美麗及陶慕拉進一個群。

陶慕去了一家電子行業的跨過公司,說起來也是很牛逼的公司,號稱亞洲第一大,世界第三大。

“我們公司遍地是白癡。我在裏邊苦啊。”連寒暄都沒有,陶慕進群就倒苦水。

朱貝妮一時還真沒分清楚是含蓄的得瑟還是真心的苦惱。

何美麗以為陶慕又進了什麽奇葩公司,因此格外有熱情。在她的追問下,陶慕的苦水成了洪水。

“錢嘛沒有好好賺幾個,攤子鋪得那麽大。一個公司的網絡部門都要十幾個人,什麽都要設密碼。他們已經不是為生產服務,快成障礙了。我要是馬虎大意些,肯定什麽係統都進不去,什麽事情也甭做了。

又不是什麽高新產業,密碼還要半個月一換,還不能重複,我才工作2個月,各種密碼已經寫滿一張紙了。

我這隻是跟你們舉一個例子,說明公司無聊。公司裏還有很多流於形式的事。這樣的公司怎麽活到了今天!這世道真不公平。”

朱貝妮留心到,陶慕的台灣腔沒有了。可能在新的公司,流行的是美國腔或英國腔。

“真要是有你說的這麽差,怎麽還能接到業務單?”何美麗反問。

“就是啊。我也在感歎這件事情。我們公司夠笨的了,沒想到我們的客戶更笨。

計劃要出70k的貨,今天突然張口說要80k,他以為原材料是我們家開的啊,一點計劃性都沒有。

最怪的是,真到出貨時間,他們要的出貨數目十有八九又變了。不知道計劃做給誰看的。在我工作的這倆月,一次準過都沒有。”

關於生產型企業,朱貝妮是一點經驗都沒有,自然也無從質疑,無從反駁。何美麗中途聽說“亞洲第一大、世界第三大”的扼要介紹之後,馬上懷疑陶慕其實是來炫耀的,於是也不那麽積極了。

可惜隔著手機屏幕,陶慕接收無能,仍舊沉浸在傾訴的意願洪流中。

“公司忙是忙得要死,錢沒賺幾個,還亂事層出不窮。我給你們講個私密的,你們聽了不要笑掉大牙哦。”

一聽“私密”,本來有一搭沒一搭捧場的兩個女生瞬間來勁。

“客戶運了一批芯片過來。我們公司的報關代理照例從機場將芯片運到我們公司,途中神奇地丟了四箱芯片。

這家報關代理跟我們公司合作了十多年,負責我們公司的進關報關和出口報關。這樣的事情還是第一次出。

一出這樣的事情,我們客戶服務部首先亂開了鍋,要跟客戶解釋,要寫反思報告,要寫解決方案。這不是平白多出來的事嗎?”

“怎麽會丟呢?”朱貝妮道。在老公司,夜間運輸車也發生過丟貨事件。最後證實,是司機監守自盜。可未經分裝的芯片不是文具或耗材,個人拿到手無從用。

“好玩的就在後麵。運輸芯片的那輛車,司機一口咬定車門鎖上了,不知道怎麽丟的。

正僵持的階段,有一個人給老板秘書打了個電話,說撿到一個盒子。盒子上麵貼的有我們公司的名稱地址電話等信息。

打電話的人也沒有多說什麽,就留了一個聯係電話,然後就不再聯係我們了。我們打電話過去,問他撿了幾個盒子,他說隻一個。後來我們再打,他就不肯次次都接電話了。

老板一看,這個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一火,說要找個私家偵探查他的地址。

後來他們真的去找了一個私家偵探,人家張口要二萬八。我們公司不肯出這筆錢,要報關代理出,理由是他們運丟了盒子。報關代理也嫌貴,說他們自己查。

報關代理居然真的自己查出了那個人的住址,還是個高檔小區。”

“一個電話號碼就能查出來?”朱貝妮質疑道。

“網絡社會,再加上錢。什麽查不出來?”何美麗插話。

朱貝妮跑了個神兒。她想起陳小西上周在淘寶上買了一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儲蓄罐,一枚硬幣丟進去,小鬼就開心地唱:“啊,money!money!money!icandoeverythgforyou!”陳小西鄭重送給朱貝妮,祝她人生所有煩惱都能用錢解決。

陶慕可不管別人跑不跑神兒,用她特有的連綿不絕的架勢繼續講。

“報關代理查到地址之後,一激動做了一個錯誤決定,他們衝到那人家裏去了。

之前我們公司的笨保安不停地打電話給那人,可能沒少講威脅的話,把那人已經惹惱了。那人一看居然衝到家裏來了,當下就報了警。盒子沒拿到,惹了一身腥。

現在事情就僵持著。”

“臥槽,你居然講一半的故事給老娘聽!”何美麗瞬間炸了。

“然,這就是事實。你要是不過癮,我再講點周邊給你們聽?”

作品相關 第304章 內蒙情敵到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講。

這種流氓風範的講故事套路,為原本就煩躁投資無門的何美麗更添幾絲躁鬱。

隻聽何美麗哇啦哇啦直叫:“我隻看完本!我絕不追更!我拒絕故事聽一半!”

“周邊,周邊也很精彩!”陶慕急於推銷更多內幕。

“事情一出,可把我們部門經理忙壞了。她跑去報關代理那兒,了解更詳細的情況。回來後,不停地講我們的報關代理有多差。

按照報關代理的工作流程,每一輛運輸車都要指定一位運輸隊長。運輸隊長負責看著司機上鎖,還要為上鎖瞬間拍照片。

事實上根本沒有運輸隊長,一輛車就一個司機,更不用提上鎖拍照了。

因此我們猜肯定是司機鎖但沒有鎖上車門。後來他們做了實驗,如果車門真正鎖上,幾個人拉都拉不開,東西肯定無從掉下來。

那些司機都是聘任製的,一個月拿兩三千塊錢,也不可能讓他們賠償,最多把他們炒了。被炒就再去找一份工作,司機也無所謂。

總之,我們經理回來之後哇啦哇啦講個不停,不厭其煩大講特講這家報關代理如何不正規。可是她好像忘記了,這家報關代理是她欽定的。”

“報關代理這麽不好,出了事她才知道,這不明顯是她工作失職嗎?”朱貝妮忍不住評論。

“著!我們的客戶,勤快的一個季度過來考核我們一次,最懶的也一年過來考核一次。而我們經理,十多年都沒有考核過我們的報關代理。”陶慕很是讚同朱貝妮的反應。

“撿盒子的人明顯是老手,狡猾狡猾的,電話打給你們老板秘書,一句敲詐的話都沒有說,報關代理衝到人家家裏,入室搶劫嗎?”受到鼓勵,朱貝妮繼續點評。

“對!對!”陶慕喜不自禁地附和朱貝妮。

“動用員工關係,找到共同的朋友。商討一個解決方案就好了。那人無非是想借盒子得點好處。”感覺甚好的朱貝妮繼續指點江山。

“完全讚同!”陶慕此時由衷覺得朱貝妮是支潛力股。

“他們怎麽那麽笨啊。”朱貝妮脫口而出。

“不能更讚同!為他們工作,簡直成了我的恥辱。哎,想不到我竟為五鬥米折腰了。”陶慕重複唉聲歎氣。

“弱弱問一聲,你們下午幾點上班?”沉寂許久的何美麗開口。

群裏隻聽接連兩聲“啊”,就再沒了聲音。何美麗抬頭一看,下午一點25分。

她伸個懶腰,拿起錢包,準備去樓下買點小青菜之類的蔬菜。

楊薛蟬上班的羊肉館最近並入了隔壁的一家酒店,成了酒店禦用食堂,因要做酒店早餐,固員工也有了早班和晚班之分。

今天楊薛蟬第一天換班,從晚班換成了早班。算算楊薛蟬下午三點就會早班下班,何美麗這才犧牲午睡時間下樓買菜的。

出了樓宇大門,何美麗隻匆匆掃見十米外有身影閃過,心就咚咚跳起來。又晚了七八秒,她才回過味兒來:感情那身影讓她想起了何翼。

趕緊仔細尋找,有年輕男子邊打電話邊從樹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