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54

你當我不知道嗎?我知道!我不正常!

可是,我唯有緊抓住我的天真,哪怕它已經不適合我的年齡。因為,我更怕被貼標簽,更怕被證實我是個母狗,是個蕩fu。

這麽多年,我一個人默默地害怕著,默默地煎熬著……直到,直到你剛才跟我說,我撞見的不是汙穢,也不說明我ydang。

他們欠我一個公平。

他們親手毀了我的心理健康。

我恨他們!”

朱貝妮繞過餐桌,用手輕撫粒粒越說越抽泣的後背。

“也許你媽媽她隻是惱羞成怒,她也不知道該怎麽處置她的尷尬,一急之下,就遷怒給你了。”

“可我是個孩子呀。”粒粒莽莽哭出聲。

作品相關 第291章 同事可愛多

a ,最快更新愛情初遇見最新章節!

吃對粒粒的安慰,成了化悲痛為食欲。

兩個人去那晚意外撞見許文衡的小吃街大吃特吃一頓。粒粒仍舊紅腫著眼,神情卻歡快很多。

“我內心總想逃離那個家。所以高考一失敗,我卷了鋪蓋二話不說奔上海來了。這麽多年,尤其是進入青春期後,我越來越沉默,跟他們也越來越疏離。我媽媽大概自知理虧,慢慢變得很遷就我。

可是,一切都晚了。

我逃離家的心,那真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這不,逃了半年了。半年裏麵,我沒有回過一次家,也不愛接他們的電話。我覺得我挺可憐的。”

朱貝妮唯有請粒粒多吃幾樣黑暗料理,以示安慰。

這件事之後,朱貝妮明顯感覺粒粒更依賴自己。

朱貝妮趁機詢問租房子的事情,粒粒簡直連猶豫都沒有,直接供出許文衡。原來真如陳小西所猜,是許文衡無意中從粒粒口中得知朱貝妮工作的公司行將被並,公司宿舍月底即關,主動提出幫忙找房子住。

許文衡說小事一樁,不值得掛口,索性不用向朱貝妮提他,順水人情就送給粒粒好了。粒粒當時傻乎乎,歡天喜地就誠謝了,完全忘記了自己一貫的形象與能幹不搭界。

“但房租的確是三千塊。”粒粒言之鑿鑿。

朱貝妮找了個獨處的機會,一個電話打給租東,不費吹灰之力,就套出了房租的實際價格是四千元。分兩次支付,一次為一次性支付一萬兩千元,另外的則以每月三千元分雙月一期支付。

“既然你問了,我就一並告訴你吧。房子內的家具都是那個暗戀你的男孩子買的。他還不讓我說……對,連那一萬兩千元他也不讓我說!多實誠啊,這麽好的男孩子到哪裏找?我都替他急!”房東一副熱心腸。

“他說他暗戀我?”

“沒有!那老實孩子啥都沒說。阿叔我都是過來人了,別人看不出來,我能看不出來了嗎?”看來還是位自視甚高的熱心腸房東。

掛斷和房東的通話,朱貝妮手扶額頭,陷入一片心事中,有困擾,有感歎。

困擾她的,是許文衡的動機。百思不得其解。

然後才是對陳小西敏感的感歎。他隻憑常識,就精準推出了所有的疑點。

周末過得亂七八糟,不妨礙周一的繼續到來。

朱貝妮在新的一天,跟突突相處九小時候後,對她有了“稍作回想就驚到自己”的程度的了解。

實在非朱貝妮善於交際,而是因為突突太寂寞。花式推銷自己的人生經曆之熱情,實在難擋。

突突並不叫突突,那隻是她對自己的昵稱。她是超級突迷,即《士兵突擊隊》骨灰粉。她的真名聽上去還蠻賢惠的,叫吳紅梅。吳紅梅是來自興安盟的九零後。她滿懷激情,但常常把握不住胸中澎湃的激情,激情猶如脫韁野馬,拉著她在諸多愛好中奔跑。

突突曾加入漢家學社,逢上周末就穿上漢服表演一個儀式,比如結婚,比如朝廟。

自己買化妝品,自己買漢服,自己報班上文化課,認真而虔誠,忽然有一天,她發現漢家學社原來是個盈利機構,於是捂著胸口很受傷地退了出來——她覺得她奉獻的是中華五千年淵源文化,沒想到人家打著文化的旗號賺鈔票。

她曾學過茶藝,入門之後注意力從茶道轉移到在潔白的茶具中翻飛的自己的一雙玉手。

的確,她強調,的確是學了茶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有一雙如此漂亮的手。

自此再無心力往深裏學。那時她在一家古樸的茶店上班,老板資金雄厚,另有事業,開茶店純屬娛樂,銷售額從不過問,隻偶爾驅車到店裏喝茶,會友。他資助吳紅梅學茶藝,還準備繼續資助她深度發展,無奈吳紅梅興趣不在茶。

她覺得日複一日坐在一間幾乎沒有招牌也幾乎沒有客人光顧的茶店裏是對生命的浪費,是對青春的遺棄。坐著古木,看著古董,聽著古箏,品著古茶,吳紅梅的小心思開始飄渺。

傳說中很常見的老板看上貌美員工,發展個小三小四,來個金屋藏嬌的事情一點要發生的跡象也沒有,連跡象開始前的跡象都沒有。

帶著對自己容貌的懷疑,一年半之後,吳紅梅終於離開茶店,離開深圳,遠赴上海。

到了魔都,熱愛文化的她仍然不放棄尋找跟文化有關的工作,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找到了一個主營“公司員工再教育”的“文化”部門。

隻可惜,在文化部門,她做著文化培訓的周邊工作。理想總是很豐滿,現實總是很骨幹。自從一天八小時跟“文化”打上交到,突突反而騰出精力,開始關注“男朋友”事宜。別人的男朋友,自己的還不知道在哪裏的男朋友,她都抱有極大的熱情。

“哎,哎。你有男朋友嗎?談多久了?你男朋友是幹什麽的呀?還先說說你倆是怎麽認識的吧?吵架嗎?打架嗎?冷戰嗎?同居了嗎?……計劃什麽時候結婚?”

說是要“布置任務”給朱貝妮,突突將朱貝妮拉到小會議室。

朱貝妮一臉鄭重地拿起筆記本和筆,準備好好做筆記。不期然卻遇到連珠炮的跑題詢問。“我們好像八卦了一天哎。”朱貝妮遮遮掩掩欲走迂回路線。

“那是因為你運氣好。大型係統培訓上周三剛落幕,新的輪訓從下周五開始。中間恰巧有七八天的喘氣時間。”突突著急打發插曲。

“我們這樣會不會太輕鬆了?”

“輕鬆?沒聽過那句嗎?你隻有十分用力,才嫌得毫不費力。所以,在你麵前的我,其實是個工作狂哦。”突突眨著眼睛看朱貝妮。

實不相瞞,實不敢信!

在突突一臉求而未得的期待中,朱貝妮欣遇“下班”這位急救星。抓起背包,她奔也似的逃了。

突突好不遺憾。

“突突,你是不是又在借機挖八卦?”被突突謂之隱形人的培訓部唯一男生韓城道。

“挖到了好講給你們聽呀。”突突嫣然一笑。

作品相關 第292章 寵溺的模樣

新的一周,小安以昂揚的姿態去上班。

她臉上沒有刻意露出笑容,卻洋溢著純粹的舒心,渾身上下散發著難以忽視的自信。

她維持著平靜,內心卻很激動。

不止今天,乃至整個周末,她都處於這樣的狀態。

如若追溯,自然要從上周五的“大餐”說起。

安然聽梁佼說去吃趟貴的,便去換了一件新買的橘色裙子,準備外麵套件大衣。等她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赫然看見穿戴一新的梁佼,不由眼前一亮。

知道他帥,不知道他竟然可以如此帥。深色合身筆挺又製作精良的西服,淺色襯衣,領帶,西服馬甲,西褲、皮鞋。款式雖是人人都穿的經典裝備,穿在梁佼身上,卻有懾人心魄之美。

安然的小心髒,突突突之跳,眼睛裏冒出紅心來。

梁佼看她癡癡呆呆的粉絲模樣,很是開心。後退一步打量一眼安然,搖搖頭:“你還有別的衣服嗎?”

梁佼親自扒小安的衣櫃,結果一件沒有看上。

梁佼打個指響,一臉得意色:“既然要花錢,就花個心滿意足。走,我們先去買衣服!”

“這件不好嗎?”小安一臉不解。

梁佼正在興頭上,才懶得花口舌多解釋。

他拉著小安出了門,隨手攔了輛出租,報了一個小安陌生的地址。車一路疾行,最後停靠著一家貼著暗色大理石的店家前。

小安抬頭,看到一連串的英文。轉頭,透過櫥窗看到模特展示,原來是家女裝店。

梁佼拉著小安的手,看不見的服務生拉開門,梁佼抬腿邁腳毫不遲疑就進了去,反倒是被牽著手的小安,被不明的氣場震懾,腳步很是淩亂才跟上。

店很大,裝飾很多,諾大的目測很舒適的沙發居中放著,衣服反倒寥寥的樣子。

梁佼吩咐服務員幫小安推薦條裙子,一個眉眼很凶人卻咧嘴而笑的消瘦女人很快轉回,手裏托著一條單肩黑裙。

“你去試試。”梁佼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對小安說。

小安內心一萬個排斥,以她老江湖的眼光看,這是要挨宰的節奏。可是,不舍有違梁佼,便乖乖去換衣服。

麵相很凶的消瘦女人竟然跟了進去,很自然地幫她換衣、整理。

小安又不懂是否可以喊她出去,隻好聽之任之。

小安骨架瘦小,胸線並不突出,但勝在胸的形狀長得好。這樣偏瘦小的體型,穿上黑裙反而更凸顯裙本身的氣質。

當小臉通紅的安然站在梁佼麵前時,梁佼不覺眼前一亮。雖然禁欲風濃了些,不可否認,真的很耐看。

“我去結賬。你幫她補個妝。”梁佼二郎腿翹著,一手平伸靠放在沙發靠背上,說一不二的氣場全開。到底是經曆過奢靡生活的人,來到高級女裝店,也門清兒。

凶臉瘦女人露著違和的笑容,喜滋滋帶著小安去了化妝桌前。小安瞄一眼,桌麵上全是赫赫有名的一線化妝品牌。

等小安籠好頭發畫好妝,穿著小黑裙出現在梁佼盛裝出現在梁佼麵前時,梁佼目光陡然灼熱。小安在心上人火熱的注視中,終於拋開對“價錢”的牽掛,盡情享受當下的心動來。

梁佼將西服脫下來,批在小安肩頭,扶著她的肩膀,揚長而去。

去的是一家小安從未有機緣接觸過的餐廳。亦是一排看不懂的外文字。但必然是昂貴的,就衝它地處外灘的地段。

進了光線稍許低調的餐廳,走來走去的服務員竟都是歐美人的麵孔。

退下西服外套,小安踩著她唯一的一雙細高跟,挽著帥氣的梁佼,娉婷走向服務生引導的座位。沒有人過多矚目他們,小安卻覺得仿佛在走紅毯。

梁佼自點了一份菜單,為小安推薦了一份。

落座,服務生離開。

小安終究沒忍住:“一定很貴吧?衣服是不是也很貴?”

梁佼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舉手投足竟充滿寵溺的味道。

小安眸光閃動,流光溢彩。

梁佼直勾勾地看著她:“以前沒有發現你這麽好看。”

誇讚之下,小安越發嫵媚動人。

“果然女孩子要打扮。以後,等我賺了錢,就給你買一櫥櫃的漂亮衣服。”

小安簡直感動得要哭出來。

服務生過來開餐前酒。為了使香檳口感更好,特意使用凍杯盛放。

小安低頭看自己座位前林林種種的刀、叉、勺、盤與杯。心裏一陣怯場。

開胃小點端上來。令小安訝異,竟然隻有一口。

小食餐盤撤去,麵包端上,配了一小碟芝士。小安拿起刀叉,又放下。因為她看見梁佼分明在用手掰食。

麵包盤撤去,色拉前菜端上來,配著些許海鮮。

梁佼吃得從容而優雅,小安笨拙地模仿,試圖用刀和叉製服不那麽服貼聽話的蔬菜。

梁佼看她吃力,便將叉好的蔬菜遞到她口中。

小安張口吃掉,飛快地看一圈周圍,好不容易冷卻下來的臉頰,再次火燒起來。

“有人看呢。”小安嗲嗲地投訴梁佼。梁佼看她害羞,看得十分有趣。畢竟他過往沒有怎麽見過會害羞的女孩。

梁佼大剌剌地往周圍掃一眼,卻被其中一桌勾住了目光。

像被定魂了一般,舉著空叉子定格在半空。

“怎麽了?”小安不免緊張,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發現兩米走廊的那一邊,一張餐桌上也有人癡呆呆地望過來。與那人同桌進食的同伴似乎也察覺異常,轉過後背看過來。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