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5

楊青青雖然沒有轉頭,腳下腳步明顯慢了。她的動作透露著她的猶豫,顯然,她也聽到了那聲呼喊。隻是,停還是不停呢?她試探性地望向朱貝妮。

朱貝妮隻是笑一笑,並不停步。

楊青青便也繼續往前走。邊走邊搭上行李箱的把手,跟朱貝妮合力推起來。

在公交車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太陽的炎熱加上旅途的疲勞,人們多一副困乏麵孔,車內很是安靜。

車將行,門將關的時候,猛然衝上來兩個人。兩個人有說有笑,氣氛煞是熱鬧,頓時吸引了全公交車的眼光。

朱貝妮不看不打緊,一看恨不得躲到椅子下麵去。

正文 第十九章 青青的隱疾

是火車上坐在她隔壁的師兄和——她永遠不想再見到的——許文衡。

偏偏那一眼,正好對上許文衡望過來的目光。

朱貝妮保持淡漠,很快轉移目光,看向窗外。

那個正說笑的師兄最先察覺出許文衡的異樣,順著目光望過來,一拍大腿,大喊一聲:“粱昉!”

喊得楊青青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去。

粱昉也在?真的是世界“巧合日”?朱貝妮詫異得無可複加,調整表情,轉過頭準備迎接粱昉的熱情招呼。

許文衡趕緊扯一把師兄。師兄見狀不對,稍想一二,馬上改口:“哦,不對,朱貝妮!”

什麽嘛!朱貝妮又急又氣。若不是已經開車,她恨不得行李都不要了,趕緊逃離這個混沌係的師兄。

“來!來!”師兄不請自來,在公交車的顛簸中踉踉蹌蹌奔車尾的朱貝妮而去,同時還不忘向呆在原地的許文衡招手:“來呀!至少還是同學嘛。”

許文衡聞言跟了過來。

“至少還是同學”,這幾個字也聽在朱貝妮耳朵裏,使得她的執拗與不平,頓時削減很多。

楊青青抬手跟許文衡和他師兄打招呼。

“這位是——?”師兄不記得眼前這位貌不驚人的女生。

“我們共同的大學同學楊青青。”許文衡代為介紹。“這是我朱師兄。”

“我們一起吃過一次飯。你挺能喝的。”楊青青起身,落落大方地伸出手。

師兄有些尷尬,他一點都不記得楊青青了。見楊青青言之鑿鑿,又似乎記得那次吃飯來了兩個女孩,隻是許文衡太照顧其中一個而忽略另一個,導致他也忽略了另一個。

“失敬!失敬!”師兄文鄒鄒地道歉,捉起楊青青的手搖了搖。

朱貝妮一臉寡淡表情,也不抬頭,也不搭訕。

“我突然發現,我們兩個都姓朱!”朱師兄像發現了新大陸。

“親戚!親戚!”朱師兄低頭看朱貝妮。朱貝妮當然知道他想逗自己笑。可是有什麽好笑呢。

見朱師兄仍舊望著自己,朱貝妮頭一歪:“你弄錯了。我姓祝。”語調說得像是剛會說中國話的“歪國人”。

“祝?”朱師兄點著頭,在琢磨“朱”如何與“祝”套近乎。許文衡似乎輕笑了一聲,馬上又收聲了。隻有楊青青,輕輕拍朱貝妮的胳膊:“別鬧了。當心朱師兄當真。”

“不好!又著了你的道兒了。你可真狡猾。”朱師兄哈哈笑起來。笑完拍著許文衡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說:“我好想快點見見你的那位粱昉啊。這位已經這麽有趣了,想必那位更有趣吧。”

“師兄。”許文衡聞言色變,匆忙看了一眼朱貝妮。

朱貝妮仿佛什麽都沒有聽到,仍舊寡淡地望著窗外。

“我們先下車了。”許文衡鐵青著臉,拉過師兄,就往車下走。

“幹嘛下車,還沒有到站呢。”朱師兄一臉不解,試圖掙脫。奈何還是被許文衡拉下了車。

“真是個二師兄。”楊青青嘟囔著說。

“粱昉是挺有趣的。”朱貝妮似乎不以為意。楊青青倒是吃驚得很:“你見過她?”

於是朱貝妮便三言兩語講了她離開上海前的一次偶遇。

楊青青眼睛裏流露出強烈的好奇,她很仔細、很仔細地看著朱貝妮,想從她的微表情中看出她對粱昉的真正評價。不過,似乎朱貝妮說的並非違心的話。

“很熱情,很活潑,很可愛……”楊青青輕輕地重複這些從朱貝妮口中蹦出來的詞。

“我還當隻是看上她有背景呢。”楊青青呢喃道。

“你說什麽?”朱貝妮聽得很清楚,反問隻是下意識。她隻是太意外,緣何楊青青這樣說。

“啊?”楊青青像突然回過神,粉飾地拂了拂短發,搪塞道:“我,沒有說什麽。”

朱貝妮心中閃過一絲失望。還以為最近頻繁的交情可以深談呢,沒想到在對方心裏自己仍舊屬於交心之外的尋常朋友。朱貝妮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不再追問,也不再就粱昉的話題深談。

“當時你跟誰在一起啊?”楊青青問。

“一個朋友啦。”朱貝妮避而不談。

“工作上的朋友?”楊青青接著試探。

若在平時,朱貝妮肯定毫無保留地和盤托出,但經曆了剛才的失望,信賴被動搖,相應之下,合作也跟著打折扣。

“算是吧。”朱貝妮回答。的確算是呢。一個兼職學生,一個兼職老師。一個付工錢請吃飯,一個花功夫教口語,可不就是一種像工作一樣的合作關係!

朱貝妮的不願深談明顯到沒法假裝忽視,楊青青笑了笑,沒再問下去。相對無言地坐了會,楊青青的表情一點點落寞下去,咬著唇,皺著眉。像是一個沒有抵抗力的孩子,被搶走了最愛的棒棒糖一樣,想哭又不敢哭,落寞得讓人可憐。

“你怎麽啦?”朱貝妮忍不住打破僵局,詢問道。

“我這兒疼。”楊青青一隻手拍在胸前。

朱貝妮在琢磨,“這兒”是什麽器官,心髒?胃?“疼得厲害嗎?要去醫院嗎?”

楊青青抹一把眼淚,淚水汪汪地對朱貝妮說:“我可以靠你肩膀上,歇一會兒嗎?”

朱貝妮嚇壞了,趕緊把肩膀送過去。楊青青頭靠在朱貝妮肩背處,一呼一吸,氣息吹在朱貝妮肩膀上。不一會兒,朱貝妮就感覺到了潮濕和溫熱。想必是淚水已經浸透衣服。

“我看我們還是去醫院吧。”朱貝妮歎口氣。她認識楊青青這麽久,一直見她鎮定得很。不僅沒有見過她哭,甚至沒有見過她大笑。這次淚水嘩嘩的流,那得多痛才使她這樣啊。

“不用。以前也有過。捱一捱就好了。”楊青青微喘著氣。

“總要看看醫生才放心。”

“真的不用。我都知道的。”楊青青的聲音平息了很多,好像身體狀況在好轉。果然,不一會兒,她將頭離開朱貝妮的肩背,輕笑著對朱貝妮道謝。

“你嚇死我了。可不能大意。我們這麽年輕……”朱貝妮說得吞吞吐吐,確實是一番好意。她深怕楊青青是害怕花錢而耽誤病情。

楊青青猛然意外地抱住朱貝妮,頭頸交錯,她在她耳邊輕說:“謝謝你。你真好。”

剛才的小隔閡,瞬間瓦解在這個意外的擁抱中。朱貝妮頗為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雖然始終有些不放心,但見楊青青如此篤定,隻好不再勸下去。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慢慢又說開來。

公交車到站。朱貝妮還沒有下車,就看見粒粒在窗外又是招手又是蹦跳。

拖著行李下了車,粒粒直接撲過來,摟著朱貝妮的脖子跳:“你總算回來了!你總算回來了!你再不回來,曾媚都要走了!”粒粒就像一個神奇按鈕,瞬間啟動了朱貝妮對上海入職公司的所有記憶。是的,曾媚說過,要回男朋友的老家,協助他開公司的。

楊青青站在一旁看,眼睛裏流露出羨慕。看粒粒親熱得可以告一段落了,她對朱貝妮說既然有人接,她就此別過。

“不上去看看我的宿舍嗎?”朱貝妮笑著問。

“我養了一隻新的小貓,還需要喂奶。改天再看吧。”楊青青道。

朱貝妮仔細看楊青青,果然氣色如平常,神態也從容,心平氣和的模樣,跟尋常毫無差別,這才放心地答應了。

正文 第二十章 美麗與豬頭

粒粒搶過朱貝妮的行李箱,還非要替朱貝妮背她身上的單肩包。朱貝妮隻得依她,自己一身輕地看粒粒披掛齊全推行李箱。

還好小區路麵平整,樓內有電梯。

一出電梯,粒粒就啟動嘹亮的嗓門,像喇叭一樣喊:“接到了!這回接到了!”

莫非還不止跑一趟?看著粒粒,朱貝妮心裏暖暖的。

寢室門很快打開,一張墨黑的麵膜臉露出來,隻管湊到朱貝妮的臉頰上親一口。嗯,何美麗。朱貝妮笑得格格響。

曾媚穿著拖鞋,溫柔款款張開雙臂走出來:“你可回來了。我一直擔心我們倆擦身而過呢。”

朱貝妮摟過去:“不會的。我們有心靈感應。”

文惠從室內床上露出頭:“今天公司發了電影票,她們仨聽說你下午到,電影都沒有去看!”

朱貝妮聞言感動得一人一個吻。

“別來親我。我感冒了。”文惠認真地道。

何美麗洗掉了麵貌,重新蹭到朱貝妮跟前:“小黑裙好漂亮哦。哇,背後還有小心機。這個挖空到這裏,正正好不會露出文胸。哪裏買的?多少錢?借給我穿穿,好嗎?”

朱貝妮任由她摸來摸去,笑得很開心:“好啦。你喜歡我送給你。”

“好,現在就脫。我幫你脫。”

曾媚笑著看著她們鬧,粒粒忙著準備新鮮水果和飲料給朱貝妮解乏。從廚房端著盤子出來一看,何美麗已經連搔癢癢帶脫,朱貝妮已然招架不住,急得差點扔了手中的托盤。

見粒粒氣極敗壞,連叫帶跳,何美麗隻好收手。收手了見粒粒還是目光充滿憎恨,她隻好無奈地解釋:“我們在玩。”

朱貝妮捂著後背拉鏈全開的小黑裙,摸摸粒粒的頭發:“咱原諒她!”

洗過澡,換過衣,簡單放置好行李,朱貝妮舒適地躺在久違的床上,安穩地睡了一小覺。

再醒來已經是傍晚六七點。

粒粒搬了個小凳子,就坐在朱貝妮的床旁邊。何美麗用文惠的指甲油塗腳指甲,曾媚在收拾行李。

慵懶地伸個懶腰。朱貝妮探頭對著她們說:“為了慶祝我順利拿到畢業證,今天晚上我請你們吃飯。”

一呼百應的感覺。安靜的寢室頓時響起各種歡呼聲。雖然分明隻有五個人。

“我不去了。我感冒了。”文惠充滿嚴肅地說。

“四人組”又出發了。

逛吃,逛吃。看看時間,又隻有八、九點鍾。

“我們去酒吧?”何美麗眉飛色舞地提議。

“好。我請你們喝酒。”曾媚好心情地應答。朱貝妮已經得知,曾媚做完六月就離職,離職交割已經做了一個星期了。而明天,既是周一,又是六月30日。

“又是喝酒,我——”粒粒的“我不去”還沒說出口。就被何美麗推搡了一把,並提醒道:“二選一。”粒粒大概還記得當初的“要麽你一個人回家,要麽你跟我們喝酒”的二選一,於是硬生生地把後麵的“不去”憋了回去。

朱貝妮並不是很想去。離別加巧遇,使她心很亂。她很想趁明天上班前整理一下心情,但是又不忍掃何美麗的興,何況曾媚已經說要請喝酒,便跟著一同去了。

這次換了一家酒吧,據說新開不久,還在酬賓期間。駐場樂隊超級溫柔,啞著嗓子近乎裸唱,意外地安寧。何美麗吵吵著不過癮,要換一家,曾媚、粒粒、朱貝妮三個人卻很中意,堅持要留下來。

仍舊是不知所雲的雞尾酒胡亂點一杯,四個人揀了一張桌,裝模作樣又探頭探腦地坐了下來。

“咦?這個帥哥我見過!”正托著腮無聊的何美麗頓時精神起來,手臂一抬,遙指吧台。

“咦?那是不是——”曾媚欲言又止。

“全世界的帥哥你都認識。”粒粒瞥一眼,收回目光,對著何美麗一本正經地說。

“呦,你都會反諷啦。”何美麗收回手指,輕佻地挑起粒粒的下巴。粒粒被何美麗這種硬抬起下巴,竟羞得滿臉通紅起來,羞怯之下,反擊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朱貝妮任憑她們鬧,隨意地看了一眼何美麗剛才手指的地方。一看,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棒球帽!在這麽幽暗的地方還戴棒球帽的人……

朱貝妮馬上縮了一下肩,整個人沉在高靠背下,又偷偷露出兩隻眼,小心地看。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