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46

不能接受的是明明很笨卻自以為是。至於漂亮、可愛?陳小西兩眼迷茫:“漂亮是無法定量的,不能定量的都是因人而異的。可愛,定義更是模糊得一塌糊塗……”

朱貝妮偶然問他:“你今天心情好嗎?”陳小西徹底暈了:“心情?(這東西是啥,我竟不知它的存在)……”

朱貝妮隻好換個詞:“你情緒還穩定嗎?今天感覺積極還是沮喪呢?”陳小西終於了然:“哦!我情緒一直很穩定,很少有事情能激怒我。今天沒有特別積極,沒有特別沮喪。”

人工智能要往能感知情緒上發展,而人類則有一部分已經不遺餘力走在去情緒化的路上。聽說“直男”即此先驅,“理工直男”則是先驅中的領軍人物。

思維特別的陳小西回頭確認甩掉了小尾巴,一臉憂愁地拉起朱貝妮的小手,難得低沉的語氣:“你應該知道她說的那個哥哥是誰吧?”

“說實話我並不確知道。如果讓我猜,我猜可能是許文衡……所以,你看,隻需要想想梁昉,就能猜出這裏麵存在多少誤解。”

“可我擔心的並不是他。”陳小西道。

“咦?”

“我擔心的是,哪天有人追求我,你非但不挽留,反而跑得比我快!”

“噗——”朱貝妮不厚道地笑了。

她抬手掌心對著他的額頭:“剛才淋雨發燒了嗎?”

陳小西捉住她的兩隻頭,迫使她注視著他:“答應我,哪天我傳了緋聞,你也對我不離不棄!”

“……”朱貝妮眨眨眼睛:“可以說真話嗎?”

“說。”

“我有病啊。你都緋聞了,跟別人你儂我儂,我還要不離不棄!”

“是被迫緋聞!絕非我願意!”陳小西甚至輕微搖晃起朱貝妮來,好使她清醒些。

“你……”朱貝妮用力推他一把,他感受到她的掙紮,便鬆了手。朱貝妮悻悻然,忽然靈機一動,想起“詐唬”這件事,於是臉色一沉:“你是不是有什麽要跟我交代一下?”

果然,陳小西難得得低了頭。

“說來你可能不信,其實連我也不信。”他這樣開頭道。

朱貝妮隻覺得好似精彩故事要開場,甚至忘了故事跟自己有關。

陳小西說,他就職的那家服裝公司,因為籌備期,忙碌的是服裝設計師,而他的對外宣傳隻是子公司的對外宣傳,要建立在有產品之後,所以前期很閑。

恰巧攝影棚接連有三位小工臨時有事請假,他便被調過去供攝影師使喚。因此在過去的兩周,他幾乎與在攝影棚拍服裝硬廣的“一模特”朝夕相處。不,不,陳小西撇清,並不是真的朝夕相處,隻是工作時間都在一起工作。

這名模特自第二周偶然跟他搭訕過一次之後,竟然每天都找他閑聊。

“隻是聊天,你心虛什麽?”朱貝妮都替陳小西委屈。

“是呀。我也以為隻是聊天!沒想到,我的部門經理跑到攝影棚,把我拉到棚外,專門跟我說要我注意影響。我問他,什麽注意影響,注意什麽影響。結果他跟我說,其他他也不知道。隻是集團的人事總監打電話給他,讓他傳話給我的。”

“你不是在子公司工作嗎?怎麽集團的人事總監都關注到你了?”朱貝妮替陳小西感到不解。

“是呀。我也奇怪。然後我就想起來了。”

“想起來什麽?”這故事還真,說不上驚心動魄,但也夠曲折了。

“我想起來我這工作是怎麽來的。你還記得我去人才市場投簡曆……其實我並未主動投遞出一封……趕巧幫忙後人家主動向我所要一份簡曆……我猜一定是我的人品給集團人事總監留下了好印象,所以恩賜我一份工作,因此留意我也在情理之中。”

朱貝妮點點頭,覺得自己也找不出邏輯漏洞,但是,她不明白了:“你擔心傳的緋聞,是和誰呢?和身高很高的模特,還是職位很高的hr?”

陳小西聞言也迷茫起來。他也不知道“不對勁”最終來自誰。

“噗——”朱貝妮再次不厚道地笑噴。

有這麽積極坦白的人嗎?八字還沒有一撇呢,情敵還沒有浮出水麵呢,就來挽留現任戀人了。

這,是實誠?還是自戀?朱貝妮傻傻分不清!

朱貝妮揚手將陳小西的棒球帽蓋在他頭上,踮起腳尖拍拍他的頭:“好啦,好啦,我答應你,你有緋聞我也不離不棄,除非你和我不再相愛。”

陳小西大為放心。

作品相關 第276章 偽獨身主義

韓之煥在部門會議上有些魂不守舍。

腕表顯示已經5點整。

安彩瑞將於晚上5點45分抵達上海南站。

他知道她下午從杭州返滬,有心去接站,便微信去詢問。為了不露痕跡,他這樣問:“好像今天下午回來?”其實每一天他都在扳手指,萬分確認她今日歸。

“嗯。還沒有買票。原來學校畢業證書一發,就不管我們了。來去都要自理。”安彩瑞回。對於她秒回的速度,他還是深感欣慰的。

“杭州到上海的車次很多,不要擔心。”韓之煥安慰她。“確定好回的時間後跟我說一下。有空的話我去接你。”

結果一語成讖。竟然沒空!

看著秒針不停流逝,投影幕布前部門負責人的嘴巴張合亦不停,韓之煥神使鬼差舉起了手……

“韓設計師有意見?”

“對不起,我有事需要先走一步。”

在眾目睽睽中,韓之煥撮起會議桌上的物什,慌亂而堅定地出逃了。

磕絆著出會議室後,竟然在會議室門口的走廊上遇到了小姨。

“小姨?”韓之煥差點結巴,一急之下忘了稱呼她的職稱。

“啊,之煥,我隻是路過。”小姨似乎比他還慌亂。

韓之煥列身讓小姨先過,自己見身後無人,便撒丫子跑了。

唐雲潔探出頭,看到韓之煥快步而去的身影,不由“噗嗤”笑出聲。剛才她路經攝影棚,正好看到韓晶瑩收拾東西要外出。她將一切看在眼裏,自然想當然以為兩位年輕人要去約會。

攝影棚小工接二連三請假的事情,可以看成單純的偶然事件,也可以串聯在一起看。若是第二種情況,則有必要探訪一下,是否跟新近聘請的攝影師有關。

作為集團的人事總監,她自不必凡事親恭,但既然涉及韓晶瑩的工作環境,閑來無事的她決計當仁不讓。

此外,她有心見一下半個月前她欽點的一位入職者。

如果非要追問原因,可能要追溯到偵探社的老同學跟她提分手吧。

唐雲潔像受了莫大侮辱,她控製不住地顫抖著身體,哆嗦著嘴唇,手指著餐桌對麵端坐的老同學說不出話來,猛然,她抄起餐桌一角價值不菲的一杯紅酒,迎麵潑過去!

老同學臉色風雲變幻,最終壓住火氣。拿紙巾擦幹麵,對她說:“本來我還充滿歉意。謝謝你的這杯酒。我們兩清。”

“清你個大頭鬼!”

每逢事後追憶,唐雲潔都為自己在法式餐廳的這聲大吼後悔不已。她臉如火燒,在眾人耳目中倉皇而逃,卻被服務生挽留下來:“對不起,還沒有結賬。”

“奶奶個腿兒!”唐雲潔咬牙切齒抽出自己的信用卡。

倒不是為了錢,分手也無所謂,最氣不過的,是竟然他先提!

“憑什麽!要提也是我提!”唐雲潔為此恨得隻差魂飛魄散。她咽不下這口氣,可又不便對姐姐唐雲柔傾訴。畢竟,那人提分手的原因,是懷疑她泄密。

懷疑她泄漏了雪花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私尋私生女的細節,導致董事長反受其累,生活出現了不可控影響——她倒也不無辜。至少她順藤摸瓜,和姐姐一起發現了創始人兼董事長親生女兒與養子的私情。

唐雲潔視養子韓之煥為己出——姐姐隻顧談情說愛,她才自詡為韓之煥的守護神——自發現年輕人的秘密後,她開始尤其關注韓晶瑩的動態。恰巧因她職位所在,且姐姐又是創始人兼董事長的前任妻子,她對韓晶瑩的過份關注,在別人眼裏,正是盡職和親情的表現。

那天部門裏活潑嘴快的小姑娘說韓晶瑩好歡脫,老追著攝影棚裏攝影師的小跟班聊天,偏還滿嘴英語,倆人嘰裏咕嚕,她這位明明英語過六級的人愣是沒跟上。

唐雲潔心中當即咯噔一下。

“哪個小跟班?”她衝出未關的辦公室門問那手下的小姑娘。

“一個,叫,叫陳小西的員工。”

唐雲潔走出辦公室,拍拍說話張口結舌的小姑娘,露出一個包容的安慰微笑。抽身便給陳小西的主管打了電話。

別的新員工她未必知道,獨這位名為“陳小西”的留美海龜,她是知道的。

這件事和陳小西這個人本來也沒放心上。

被老同學甩了之後,唐雲潔整個人忽然擰巴起來。渾身上下不得勁,總覺得生命中有一個呲牙咧嘴的大豁口。

別扭了好多天,她忽然明白過來:感情她一直過著的,是殘缺的人生!

她沒有好好戀愛過!

她沒有結過婚!

她沒有生過娃!

她一直默默看不起自己的姐姐,雖然她的榮華富貴其實是建立在姐姐鋪就的關係上。她一直覺得姐姐愚蠢至極,卑微地乞討一個男人的愛。然而,即使是她看不起的姐姐,該經曆的都經曆了。愛過!被愛過!婚過!育過!她呢?她呢?

她不敢再審視下去。

不行!得改變!

其實,她才37歲,一切都來得及。顧不上追究緣何之前竟瞎想著要單身,她決計馬上行動起來,改變該死的現狀!

首先得找個男人。

鑒於自己不缺錢,這個男人成功與否不重要,年齡也不重要,上下十歲她都能接受。但,至少得不討厭……這個標準就難了。

久居蘭室不聞其香。見慣了風流倜儻才智過人英俊瀟灑的姐夫,認識的那些林林種種的未婚男人,還真沒有人入得了她的眼!

唐雲潔泄氣了。

她閉上眼伏在抱枕上,忽然,就想起了海龜陳小西。

管他是因為不熟悉才不反感,還是因為見得次數不夠多才不反感,既然不反感。先攏過來再說。

嗯咳,不好意思,因為她心中沒有愛,人在她眼裏,如同存貨有限的包包、鞋子,先買了再說。至於如後?那是另外一件事。

這是為什麽韓之煥會在新公司會議室門口“偶遇”小姨唐雲潔。

唐雲潔“偶遇”韓之煥純屬意外,她真正要“偶遇”的對象是陳小西。一則再確認一下,自己再見他是否會像見別的男人那樣,平白就厭惡起來。二嘛,自然是給他個機會,主動來感謝一下自己。否則自己平時山高皇帝遠,他這枚小萌新,也沒有機緣遇到自己。

作品相關 第277章 救美之英雄

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

韓之煥一口氣將車開到南站西南出口,還是沒有接到人。

他隻顧上開車趕路,沒有及時看手機。一刻鍾以前,安彩瑞在微信裏說她已經出火車站,準備坐地鐵回去了。

韓之煥順著車流而下。心中有多失望,隻有他自己知道。

韓之煥將車開到南廣場將要離開時,餘光中一瞥路邊拉扯的兩個人,瞬間驚喜交加。安彩瑞!那是安彩瑞!

可惜沒法停車!

那個男人,又是怎麽回事?

韓之煥撥通安彩瑞的電話,同時留心朝向,準備再兜回來。

“喂——”安彩瑞拖著哭腔。

“怎麽了?”韓之煥腳下一頓,車刹在原地。身後傳來喇叭投訴聲。

“之煥哥,你能過來找我嗎?”

韓之煥連想都沒有想,“騰”地推開車門,手機揣兜裏就跑了過去。

“之煥哥!”迎麵朝向他的安彩瑞朝他招手。

安彩瑞對麵的方正正嘿嘿一笑,想安彩瑞這是在詐他呢。他才不上當,才不鬆開拉杆箱呢。多虧他靈機一動搶走了她的拉杆箱,不然她早順著人流坐地鐵走了。

在杭州,她躲他躲得神出鬼沒,他愣是沒逮到任何獨處的機會。礙於自己助教的身份,也不便耍無賴。培訓結束了,他就是單身汪一隻,自然有追求美好愛情的權力。於是便死乞白賴,啊不,勇敢大方地貼上來了。

正當方正正為自己的聰明才智得意呢,肩頭忽然多了一隻男人的手掌。

方正正回頭,哇靠,一個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