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45

機說了地址後沒有再說話。

下車後,陳小西意外開口:“如果我掙跟你一般多的工資,我是不會打車的。”

朱貝妮本來挺感激他的出力幫忙,這會猛然聽他這樣說,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不知道28塊錢的打車費對你,對領固定工資的你是什麽概念……你這個人,如果不用虛榮形容你,你就是對錢沒有概念。”陳小西見朱貝妮傻愣地看著他,還以為是求解釋。

朱貝妮盡量調整自己的呼吸。眼淚已經開始打轉了。

陳小西問:“我說錯什麽了嗎?歡迎辯論。”

朱貝妮睜大眼睛,試圖不讓眼淚掉出來:“我沒有可以爭辯的。就是委屈。下雨天我搬著重東西為什麽不可以打車?我自己花自己的錢,你為什麽要表達不滿?”

一直平心靜氣的陳小西,此刻皺著眉頭:“你搞清楚,搬家的時候重的東西是我在搬。下雨天搬家你可以打車。但是我仍然認為掙你這樣的工資,在這樣的城市生活,是沒有資格說打車就打車的。

你可以打,是因為我會給你一個生活保障,並不意味著你可以憑你的工資能夠隨意生活。我不是表達不滿,我隻想讓你清楚地意識到,你的工資,可以讓你做哪些事情。

即使不是雨天,即使沒有行李,哪天你不想擠公交不想趕地鐵,你要打車,可以,但是你需要知道你其實沒有這個能力。”

朱貝妮辯無可辯,不知怎的,眼淚卻忍無可忍地掉下來。

她想起小林綠子曾說起她想要的愛情——我跟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丟下一切,跑去為我買。然後喘著氣回來對我說:“阿綠!你看!草莓蛋糕!”放在我麵前。但是我會說:“哼!我現在不想吃啦!”然後就把蛋糕從窗子丟出去……我希望你說:“知道了!阿綠,我知道啦。我應該早曉得你不會想吃草莓蛋糕,我真是笨得像驢子一樣不用大腦。對不起!我再去給你買別的。你喜歡什麽?巧克力泡芙?還是起士蛋糕?”

呃,省略號後的半段就算了。

但至少要做到省略號的前半段啊,真心包容她的任性之舉!毫不芥蒂她的興之所至!

懷著與小林綠子同樣愛情觀的朱貝妮,淚眼婆娑地看著蒙蒙細雨中的陳小西,在猜測,自己改變他的可能性有多少。

看到神情越來越悲憤的朱貝妮,陳小西再次摸不著頭腦。

又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想不通,也不想了。

陳小西苦笑著歎口氣,拉一把對麵的朱貝妮,開始轉移話題。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初去美國的事情?”

朱貝妮入戲正深,憑空聽陳小西這樣問,不由好奇心起……可明明正在生氣……算了,還是聽戲吧。

“沒有。”朱貝妮回答,然後巴巴等下文。

“我帶著家裏的全部積蓄,三千二百八十二塊美元,準備去機場。剛出家門,有個郵遞員來投遞,恰恰好是我美國學校寄給我的。打開一看,原來上次給我的入學通知書時間寫錯了,不是八月,是九月開學。”

“然後你走還是不走呢?”朱貝妮問。

果然是個故事都能輕易吸引她,陳小西嘴角的笑意深了幾分。

“家裏沒有餘錢供我任性。箭在弦上。機票都買好了,飛機都準備起飛了。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我在國內機場的公用電話處,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不停地撥我電話本上所有的七拐八拐得來的美國的電話。那些電話有的是我媽媽的遠方親戚,有的是親戚的親戚,有的是鄰居的親戚,也有的是同事的同事,總之都不認識,都沒有見過。讓我覺得很悲傷的是,電話一個都打不通。別的人全額獎學金,出國留學都興高采烈的。我們一家人,在機場,非常悲傷。那種對未知的懼怕,真讓人印象深刻。”

“你還敢上飛機?”朱貝妮緊張追問。

“上。即使人生地不熟,即使半夜到紐約,我都上。非常幸運的是,臨上飛機前,我終於打通一個人的電話。是我哥哥的老板的弟弟。我出門前一天得來的電話號碼。我運氣真好,那人沒有推脫,真的是半夜開車很遠去接我。

他是個華人,在唐人街,家非常小,平日裏沒有我都有家人睡地板,根本不用說任何,我知道我不能在他家呆。

我隻在他家廚房地板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我去新澤西找我媽媽的一個親戚去了。去之前還是打不通電話,不過我手上有地址。幸運地是我旁邊坐的一個女士,曾到中國旅遊過,她要去的地方跟我很近,她還幫我買了車票。”

“後來呢?”

作品相關 第274章 故事化解法

“後來我找到了本子上的地址,開門的人說原來住在這裏的人已經搬走了。

再次陷入絕望。幸好一個鄰居說他知道那人搬到了哪裏。

當我出現在鄰居說的新地址時,我想我們彼此驚呆了,因為他的居住條件也很糟糕,比六七十年代的上海還糟糕。不得已我繼續在我的本子上找可以接納我過一個月生活的人。

一個在賓夕法尼亞州的親戚的親戚寬容地接納了我,他在當地開中國餐館。新澤西的人開車送我去賓夕法尼亞州。我還記得倆人寒暄的情形呢,新澤西的人說先生哪裏發財呀,賓夕法尼亞的人說,哪裏哪裏,混飯吃。自此,我開始在美國落下腳,開始在餐廳擦桌子。”

“可憐!”

朱貝妮陷入想象,當年懵懂的少年,孤苦伶仃飄落異鄉,流離於不同的地方。會惶恐嗎?夜裏會哭嗎?

“就哭過一次。覺得沒有想象得好。不過這是自己選擇的,哭也沒有用,好不好,都要走下去。”

“你怎麽那麽勇敢!那麽堅強呢!”朱貝妮讚歎。

“那當然!我是誰呢!”陳小西不無得意。“咳,其實也沒啥了不起。人生總是會碰到關口,不同的人碰到不同的關口。過來之後,回頭看,也就這樣。”

朱貝妮:“……”

“你也會覺得現在很辛苦吧?我想告訴你,當年我也很——比落魄好一些,至少很動蕩吧。我曾經想過替你承擔,給你安穩,後來改變主意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長軌跡,做了選擇就得承擔選擇後的結果。來了上海,這就是你要麵對的生活。不停的搬家、換工作。不過,是螺旋上升的圓圈。以後你會發現經曆很美。

我看著你走,等你走不下去了,我去充當那個賓夕法尼亞的人。”

完美化解賭氣與委屈!

朱貝妮羞澀一笑,主動拖起行李往曾經熟悉的小區走。

粒粒早在小區門口逡巡三四五六圈了。

因辦事而途徑小區門口的小民警在馬路對麵眺望了一根煙的時光,本來打算抽過煙就繼續走路的,這會兒禁不住走過斑馬線,來到了路的這一邊。

“嘿,是你!”反倒是粒粒先衝他打招呼。

“你在等人?”

“是的!一位朋友。”粒粒沾沾自喜。在她心中,大貝姐姐確實是超越“同事”的存在。小民警喉結一動,幹咽一口,看著粒粒眉宇間藏不住的開心,竟不知如何繼續詢問下去。

“丁零零……”他的鈴聲響了。一接電話,原來是他的師傅在催他路上快點。隻好無限懊惱地跟粒粒揮手再見。

他其實很想囑咐她幾句,譬如要有防人之心,要不可放鬆警惕……轉念一想,萬事做得周全,那就不是單純可愛的粒粒了。於是便什麽都沒有說,咧嘴笑笑,露出兩粒大板牙。

粒粒繼續在小區門口等。心裏不免擔心。小區有3個門,她約的是正門,可又怕距離到站公交最近的門不是正門,大貝姐姐一時偷懶臨時走了其他門。

她興奮得一宿沒睡——啊,幾乎一宿沒睡——就是為了早點見到大貝姐姐!

遠遠的,看到有兩個人運著行李過來。粒粒眼睛都亮了。

“嗨!嗨!”粒粒蹦著,跳著,雀躍著奔跑過去。

“我可算等到你了。”粒粒抱住大貝姐姐蹭啊蹭。

“這位哥哥好。”粒粒乖巧地向裸立於雨中的陳小西問好。陳小西並沒有敏感地抓住“哥哥”前麵添加的“這位”之細節。

粒粒把自己的紅色雨傘早收了起來,非要幫大貝姐姐推箱子不可。當初朱貝妮從學校畢業歸來,粒粒就是這樣熱情歡迎她的。

真好。

尤其是她從采購部離開的時候,無論餘總還是王心,都隻動動嘴巴,沒有一個人來真格的為她聚餐送行。好失敗的感覺。

一行三人熟門熟路去宿舍。臨到宿舍樓下,粒粒幹脆利落地對默默跟在身後的陳小西說:“你就別上去了。我們公司不允許異性以任何借口去宿舍呢。”

啊,還真是,差點忘了這個。

朱貝妮略尷尬地看著陳小西。

“行。我把行李送到你們宿舍門口,就不進去了。我看小區出門左拐有家披薩店,我去那裏等你們吧,正好一起午餐。”陳小西並未因粒粒的話而有任何情緒。

“好。”

--

粒粒歡天喜地將大貝姐姐的行李拖進宿舍。

“你看,宿舍這一個月沒啥變化。沒有新來人,小圓子的床鋪一次都沒有來睡過。我一個人晚上睡覺的時候,都要把那張桌子拖過來,抵住門。每天晚上、早上拖來拖去,累死了。你來了,真是太好了。以後我不用再拖桌子了。”

“幹嘛拖桌子抵門?”

“怕有人進來呀!”

“那豈不是應該陽台的門也抵上?”

“呀!我居然把陽台門忘記了!”粒粒一臉慌亂。

朱貝妮見粒粒蠢萌蠢萌的小模樣,忍不住嗬嗬笑起來。

因為惦記著樓下的陳小西,朱貝妮略略鋪鋪床,就帶粒粒下了樓。

到了披薩店,粒粒落坐後左右一看,漫不經心地隨口道:“那個哥哥也帶我來吃過這裏。”

陳小西大剌剌沒往心裏去,朱貝妮則暗自疑惑。因為陳小西在,反而不便細細詢問。

點餐的時候,陳小西詢問兩個女孩喜歡吃什麽口味。

粒粒又道:“上次那個哥哥向我推薦了豬頸肉披薩,也挺好吃的。既有豬頸肉,又有菠蘿,還有香腸片和小番茄呢。而且,披薩邊裏還裹著一根嫩嫩的香腸!”

朱貝妮緊閉雙唇,堅決不搭話。她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倒是陳小西,嗬嗬笑著問:“那個哥哥,是哪個哥哥啊?”

粒粒歪頭看向朱貝妮:“喜歡大貝姐姐的那個哥哥啊。”

朱貝妮拘謹了好半天,這會既然天塌下來了,反而籲了口氣,自在起來。

在粒粒看來,有人喜歡大貝姐姐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她也很喜歡大貝姐姐呀。最好全世界的人都跟她一樣,喜歡大貝姐姐。

邏輯沒錯!朱貝妮無話反駁。因此這會兒也不覺得粒粒存心使絆。

陳小西笑容慢慢蔫在臉上。他看向朱貝妮的目光,第一次,充滿擔憂。

作品相關 第275章 緋聞你要在

大概陳小西和朱貝妮都覺得粒粒太單純,像個孩子,他們兩位成年人,自然不便在孩子麵前鬧情緒,因此都主動翻篇兒,都當作渾然無事一樣繼續點餐,繼續東拉西扯閑聊。

但顯然倆人心裏又都存了別的想法,因為聊天總斷片兒。

吃完午餐,陳小西毫不客氣:“粒粒,你回去睡午覺吧。我帶我女朋友約會去。”

粒粒傻愣在餐桌前,像是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可是,陳小西可不是內心軟弱的人。他拉住朱貝妮,抬腳就往外走。

“我們,是不是對她殘忍了點?”出了店門,朱貝妮往身後望一眼,沒見粒粒出來,轉而問陳小西。

“就是因為沒有人肯對她殘忍,她才長得跟大白似的。”

看出來了,陳小西可不打算傷感。他反而覺得自己在做善事。

這評判標準,朱貝妮隻好服了。

朱貝妮了解到的陳小西著實特別。在陳小西的眼裏,耳朵豎起來的狗才好看,別的千姿百態大小各異的小可愛們在他眼裏簡直不能稱得上是狗。

烏鴉是他眼中鳥類裏最聰明的,不管誰什麽時候問他為什麽,他永遠隻有一個佐證:“槍聲響的時候,別的鳥都朝槍聲相反的方向飛,唯有烏鴉,朝著槍響的方向飛。”

所有創意發型都隻能得到他一個評價:難看,除了長短整齊的那款。

他眼中喜歡逛街購物花錢的、虛榮的、脾氣壞的、比較笨又自以為是的女生最沒有用。其中最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盛世美顏不自知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美色如刃:盲少高調寵傅先生的強迫症小公主戀愛日記懸旗國民男神是女生:BOSS花式寵南城有雨純情陸少火辣辣影後來襲:陸少寵妻無度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