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44

去德國出差一個半月,好不容易本周六回來,守了快兩個月活寡的我竟然這周六要加班,還是免費的,義務的。

叔可忍嬸不可忍!桌子一拍,辭職!”

朱貝妮不厚道得笑出了聲。笑完卻心慌無比。

重回壓抑的總部?重新麵對自大自戀還易發狂的總經理?

時間還早的時候她以為陳小西晚些時候會打電話給他,發現等來電話無望的時候看看時間已晚。

11點,他應該已經睡了吧。

她想,若打電話給他,他雖然會幫自己謀劃,但一定少不了嘲諷她幾句話吧。諸如,你現在感到孤單了嗎?活該!早知如此當初何必逼我去上班?又或者,你本來就從總部過去,起初你還不能離開呢,現在重回總部又有什麽好猶豫,當什麽事沒有發生好了!

朱貝妮越想越覺得他必然如此說。

唉聲歎氣,不知道什麽時候終於睡去。

第二天有些頭昏腦漲。

頭天已經跟餘總請示過,因此朱貝妮直接從宿舍出發去總部。

好久沒有擠地鐵,朱貝妮不禁對儀式生出怯懦的敬畏心。安檢什麽的,特別配合。一路無事到總部。再見那些熟悉的麵孔,有恍如隔世之感。

粒粒驚呼著跑過來撲到她懷裏,在眾目睽睽之下,朱貝妮親昵的抱抱她,拍拍她。

陶慕笑得最燦爛,她挽著朱貝妮的胳膊,笑吟吟地不住打量:“你變了!雖然說不出哪裏變了,但無疑是變了。好像更精神了!”

朱貝妮頭腦中一閃而過楊青青的形象。但鑒於陶慕曆來能說會道,無中可以生出有,也可能變的隻是她的心情。因為解放在即,她的心情很美麗。

“是啊。你變了。”

“好像更自信了。”

“是的,精神不少。”

朱貝妮友善地與曾經的同事打招呼時,意外收到眾口一詞。

朱貝妮內心微微一怔:難道我過去不是很自信?難道我過去很萎靡?

肖皿皿半路攔截住朱貝妮,公事公辦地對著正說笑的兩人道:“先去總經理辦公室跟總經理說一聲你到了吧。”

朱貝妮微笑著點頭,跟陶慕兵分兩路。

朝總經理辦公室走的時候,眼睛看著那扇門。不知怎的,朱貝妮心裏不可抑製地滋生出抗拒感,渾身肌肉隨之一緊。這種感覺像是不會遊泳的人被人拋到了遊池深水區。

不知不覺咬住自己的嘴唇,朱貝妮猶如局外人,一麵冷靜體察自己的變化,一麵冷酷地驅使自己往前走。

朱貝妮知道辦公室裏有個二愣子老板,那是自己的厭惡源;現在,自己需要去見厭惡源。厭惡又恐懼,就像在深水區掙紮被迫吞咽氯水那樣。

臨近辦公室門口,朱貝妮心意一沉,她告訴自己,人生這場戲,還沒有正式開演,豈能剛預熱就投降。

在“不許退縮”的意誌力之下,她狠下心,“不能退縮,還能死咋的?”

不在恐懼中退縮。這是她唯一的倔強。

朱貝妮敲門,門內應聲而道:“進來。”

“您好,總經理。我來總部出差。”朱貝妮麵上維持微笑。

總經理抬眼飛快看她一眼:“坐。”

朱貝妮依言坐下來。

氣氛有些凝重。朱貝妮在等對方開口,而總經理似乎陷入了自己的遐想。於是,就那麽相對無言坐了幾分鍾。

“你去忙吧。”總經理忽然開口道。

pardon?這麽說,我們隻是製造在談話的假象?

朱貝妮雖然心中嗤笑,仍舊不動聲色微笑著起身。

手已經搭在門把手上準備離開,又聽身後幽幽說一句:“你知道,我當初調你去采購部,是為你好吧。”

朱貝妮僵在那裏,不知該怎麽回複。

調她去采購部,事後她緩過味兒來,其實更像是逼她辭職。將一位研究生調至無技術含量隻需要打打電話報報訂單的低技能崗位,也隻有她這樣無社會經驗的人會純真地就事論事地看。也隻有陳小西這樣理性至上的人不稀罕推測事後動機。

在眾人眼裏,她明明是受了侮辱的。

在眾人眼裏,她明明是無能到隻能逆來順受的。

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

所以,今天一句“其實我是好心”,就企圖化解她內心的怨念嗎?

殊不知——她還純真到無能力締結怨念呢。

朱貝妮回過身,微笑著直視總經理:“我的確想不通,但我也的確從采購部工作的經曆中收獲很多。我沒有吃虧,所以也沒有怨念。”

總經理垂下眼,低下頭:“去吧。”聲音裏,多了些柔和。

雖是背對,卻聽在耳裏,化作笑容。

作品相關 第272章 和她們不同

關上總經理辦公室房門的刹那,朱貝妮無師自通,忽然心生一個奇怪的想法:會不會,身在總經理高位的他,其實也會不自信?會迷茫?會無措?會磨不開情麵?

不然當初覺得她用著不順手,直接開除不是更幹脆?

順著這個思路想,公司的確從未主動開除過任何一個人呢。這算不算是公司的仁慈呢?

懷著這樣的想法,朱貝妮對總部的抵觸情緒瞬間弱了很多。

肖皿皿見她出來,迎上來向她做介紹。果然如陶慕昨天所說,總部叫她來,是為了交接內刊。

“公司希望你重回總部做內刊。你覺得如何?”肖皿皿道。

“我考慮一下。”朱貝妮回。

詫異的神色從肖皿皿眼中一閃而過。在她心中,重回總部這等好事,還需要“考慮”?然而,重新歸來的朱貝妮,身上自有一種莊重。肖皿皿自覺受其氣場影響,不似從前可以隨便說話,便不再多說什麽。

朱貝妮去找陶慕,接受她的離職交接。

原本就是熟絡的事情,加上內刊一月一清的特點,交接內容其實挺簡單,不過是介紹一下擬組用的稿件和排版進度。

陶慕一臉輕鬆得意,一刻鍾做完交接,見左右無人,忍不住低聲傾訴:“我怎麽這麽倒黴呢!從一個有無限可能的重點大學畢業生變成今天尚未找到用武之地的憤青;從一個有極大可塑性的上進青年變成了今天被老板無情剝削狠命利用的廉價勞動力。

我毅然決然地從一個變態的台商公司裏辭職,找工作找了半年多,東挑西揀,以為終於找到了親愛的人性的民營公司,結果竟是從一個火坑跳進了另一個火坑,真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呀。”

以前的朱貝妮會唯諾地響應兩句,如今朱貝妮一聲不吭恍若沒有聽見。最重要的,是她心生鎮定,敢於沉默,不介意陶慕是否尷尬。

得不到響應的陶慕吐吐舌頭:“你真的變了。好神奇,連我都想去采購部了。”

朱貝妮一笑了之。

中午,叫上粒粒、小安,連同陶慕,朱貝妮做東,去一家較遠也較貴的地方吃飯。

小安比以往沉著許多,也褪去了討好巴結的慣性。她好像有心事,又好像沒心事,說話吃飯不跑神,卻又讓人忍不住懷疑她其實並不感興趣。

“你還好吧?”朱貝妮問小安。

小安聳聳肩:“我想發憤圖強。”

陶慕嘻哈接道:“我也想發憤圖強,所以我趕緊換個公司。”

粒粒隻顧得跟她闊別許久的大貝姐姐親昵:“你嚐嚐這個,這個好好吃哦。”

“大貝姐姐,你嚐嚐這個,這個好好吃哦。”

“大貝姐姐,你嚐嚐這個,這個好好吃哦。”

“大貝姐姐,你嚐嚐這個,這個好好吃哦。”

席間,不管大家談什麽,粒粒的“大貝姐姐,你嚐嚐這個,這個好好吃哦。”總是以複讀機的形式孜孜不倦呈現。聽得陶慕白眼一翻一翻的。

飯後,朱貝妮準備直接返回采購部。

做好離職交接的陶慕挽著朱貝妮的胳膊,笑咪咪朝小安和戀戀不舍的粒粒揮手道別。

轉過身,陶慕對朱貝妮說:“我們倆以後要多聯係。我們倆一樣,都是孤身一人來到這個陌生城市。雖說她們也是來自異地。但我們跟她們不同。她們可能隻是這個城市的過客,而我在這個城市已成家,你將成為外地媳婦,我們會在這個城市生活、養老,直至人生終點。所以,我們應該及早緊密聯係起來,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多個朋友多份快樂、多份溫暖。你說是不是?”

朱貝妮心中吃驚不小,但也無話反駁。

“我悄悄告訴你,其實我是找好工作才離職的。”為了證明做朋友的誠意,陶慕坦白了她的小秘密。

“不錯呀。”朱貝妮道。她想,這種做法大概會深得實用主義者陳小西的讚賞。

“嗯。傳說中的騎著驢子找馬。”

“新工作是什麽行業?”朱貝妮問。

“芯片封裝測試,算是電子行業吧。這回是跨過企業,算是外企吧。”陶慕相當得意。

“做什麽呢?這跨行跨得夠大的。”

陶慕笑得更得意了:“做客服。多虧我的英語還沒全丟。到時候有合適崗位,我介紹你去。”

在地鐵站門口,朱貝妮和陶慕分別上了不同朝向的車。

朱貝妮覺得心境有些亂,她很想跟陳小西聊一聊,又不想主動打電話給他——大概從昨晚沒有例行接到他電話起,她便莫名開始賭氣了。

幼稚的賭氣。她知道,卻不想改變。

坐在地鐵上,她試圖自己梳理那一團亂麻。她拿出習慣性地放在背包裏的本子和筆,一條條寫出願意和不願意的理由。最後發現,困擾她做出正向決定的,竟然是嫌搬家太折騰。不能不說,這個結論讓她意外不少。

地鐵到站的時候,朱貝妮已經下定決心:答應調崗——如果拒絕的原因隻是嫌棄搬家麻煩,聽上去的確不像正當理由呢。

所有的煩惱都已解決,朱貝妮反倒不那麽懷念陳小西的電話。

電話不早不晚,在晚上9點打來。

“有沒有想我?”陳小西聲音裏藏著甜蜜,帶著撒嬌。

“想過……”

“唔,我可是想你想到現在啊。”

“要是真的,你怎麽才打電話給我?”朱貝妮反口質問。

“呦,一天沒見,我的小姑娘犀利不少!”於是陳小西將昨晚酒吧有事,出酒吧已經11點,怕打擾她睡眠,而今天中午之所以沒有趁午休時間打電話,則是因為明天新公司開業,今天全體人員忙瘋了。

“我真的一直在想你哦。”陳小西纏綿告白。

“切——”朱貝妮拖長聲音,與其讓他戲虐嘲諷,不如換她來:“分明說我其實沒有什麽突出優點,若有,也隻是沒有突出缺點而已。”

陳小西卻振振有辭:“啊,因為跟你戀愛,就不能讓人說實話了?”

朱貝妮心中一惱,脫口而出:“你甚至都不知道你愛不愛我!”

“輕易把愛說出口的人,也容易輕易地忘記。我是一個誠實的人。”千言萬語,忽然有些哽喉。

傾訴衷腸這件事,他還真有點不擅長。

作品相關 第273章 賓州那個人

朱貝妮坐在星巴克舒服的圈椅內,弓腰貼著膝蓋小聲接電話。

聽到陳小西說“輕易把愛說出口的人,也容易輕易地忘記。我是一個誠實的人”,電話這頭的她已經笑得合不攏嘴。

搬家的這天,是陳小西新公司開業的第二天,同時,也是一個下雨的周六。

陳小西去朱貝妮所在的小區來接。他背起一個包,抱一個大號整理箱。朱貝妮拖一個中號行李箱。朱貝妮勉強抽出一隻手打傘,想給陳小西遮一半雨,陳小西對朱貝妮說雨不大,他有帽子,朱貝妮就好。

陳小西要往前麵30米外的公交車站台走,雨越下越緊,朱貝妮的傘被風吹歪倒一邊。在飄搖的緊雨中,朱貝妮滋生出一股情緒,覺得搬家太累了,30米太遠了。朱貝妮喊陳小西,說她要打車。陳小西回過頭看朱貝妮,什麽話也沒有說,又走了回來。

因為有雨,車很難打到。陳小西把整理箱和行李箱放在稍高的地方,轉身去了十字路口的另一條路,最後引來一輛出租車。司機打開車後箱,陳小西來回奔波將行李放進後備箱。把隨身背的行李包放在後排座位,隨手又往裏推了推,給朱貝妮推出一個完整的位置。自己才坐到副駕駛的位置。

坐在出租車裏,玻璃被雨絲打花。朱貝妮看著窗外模糊地車和人,心裏稍稍舒緩了下。陳小西跟司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