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43

,有氣氛就會有感覺,有感覺就會突破,提升,進化……成神指日可待!”

陳小西認真傾聽,專注地點頭:“那麽,問題來了。酒吧不能長時間接受不在狀態的樂隊主唱,誌在成神的樂隊也不能長時間接受不在狀態的主唱,而主唱本人,卻要放鬆頹廢且不知道期限為何。如果你是局外人,你怎麽解?”

土思源呆呆愣愣,顧完左邊顧右邊,顧完上麵顧下麵,就是不跟陳小西對視。

“主唱失戀難受我理解,主唱有情緒要發泄我讚同。不如,我們挑一些特別的歌,你可以發泄情緒,而樂隊可以贏得氣氛,酒吧免於被投訴。三贏!”

土思源機械點頭,馬上又搖頭:“你不知道,我唱不了情歌!悲傷的情歌更不行,我會忍不住哭的。傷感的歌也不行,我會情緒失控的!快樂的歌也不行,我唱不出歡樂的味道!我大概隻能唱唱兒歌吧。”

一個因為失戀,隻能唱兒歌的樂隊主唱?!

陳小西一個沒忍住,噗嗤噴出了半口水。

“所以,我並非不想三贏啊,我有心無力!”土思源頭抵桌麵,難為情地承認道。

陳小西手指輕敲桌麵:“有了。滑稽、無厘頭,歌詞如童謠的怎麽樣?”

“譬如?”

“the fox。”

土思源似乎在腦海中搜索這首歌。

“but there's one sound ……that no one knows…… what does the fox say?”(有個聲音說,沒有人知道,狐狸怎麽叫)陳小西輕哼,提示道。

剛才還一臉懵懂的土思源瞬間眼神亮起來:“what does the fox say?

ge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ing!

what does the fox say?

a-pa-pa-pa-pow!

what does the fox say?

hatee-hatee-hatee-ho!

what does the fox say?

joff-tchoff-tchoffo-tchoffo-tchoff!”

果然是音樂人,朗朗上口的音樂一唱起來就停不下來。他一邊打著指響,一邊搖擺著身體。這首歌本來就充滿搖滾風,加上歌詞無厘頭,倒是搞怪、發泄的好選擇。

唱了一個段落,土思源打個指響:“就它了!”

土思源一臉滿意地從陳小西的辦公室走出去。

陳小西心滿意足開機看財務數據,才看沒多久,就聽身後門“彭”地被撞開。

一回頭,是朱弘。

“喂。說過多少次了!敲門會不會?”陳小西不緊不慢批評道。

朱弘挑著眉毛,笑得十分詭異:“我說,你還真是深藏不漏。我看你跟吐司男也沒聊多久,怎麽這會他在舞台上像打了雞血,唱得那個嗨,酒吧快變演唱會了。好多人擠在舞池裏跳舞,一邊跳一邊跟著喊,屋頂都要掀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陳小西巋然不動地搖搖頭,卻忍不住有些得意地笑。

“真的!隻幾個月前,林坤公園主唱去世的時候,有過這種盛況!”

陳小西笑意深一些。

“然後,我的重點來了。”朱弘一屁股坐在陳小西的辦公桌上,笑容裏的詭異氣氛更濃了。

“抬屁股!放錯地方了。”陳小西伸出手指戳朱弘的腿。

朱弘從桌邊起身:“我是認真的。你去勸勸阿影吧。”

陳小西頓時笑不出來了:“又讓我去勸她!”

朱弘殷勤地圍著陳小西轉,又是捶肩,又是倒水,拍著馬屁恭維道:“我要有你十分之一的勸人本領,我就去了……對,你說得沒錯,我前幾天剛求過你勸她。可這幾天情形又不同了。她消瘦得厲害,人也蔫蔫的。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阿影!我真的是嚇壞了!你幫幫她吧,不,上次算你幫她,這次算你幫我。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朱弘說著說著,臉上竟一臉悲傷。

“朱弘。”陳小西抓住朱弘的胳膊:“你有沒有想過,你可能喜歡阿影?”

“廢話!我當然喜歡阿影!”

“我是說,愛。男女之間的那種感情。”

“……”

朱弘似乎哆嗦一下,整個人陡然愣住了。

作品相關 第270章 胖子是個謎

陳小西從酒吧離開的時候,已經將近11點。想來女朋友朱貝妮已經休息,便忍下沒有聯係她。

他心裏想的,是阿影的事。

正如朱弘所說,阿影深陷某種不足與為外人說的麻煩——雖然朱弘拒不承認自己“愛”阿影,但陳小西為了合夥人的情誼,還是去前場看了阿影。

阿影手搭在椅背上,側身坐在條椅邊,目光投向盡興得有點瘋狂的人群。

舞台上,黑白石樂隊現場演奏,土思源搖頭晃腦在唱《thefox》。隻見他時而將話筒朝向自己,時而將話筒朝向舞池裏的人們。滿場都是rg-dg-dg、a-pa-pa、hatee-hatee、joff-tchoff-tchoffo之類擬聲詞的嚎叫。

在鬧翻天的熱鬧裏,阿影嬌小消瘦的身體安靜得讓人心疼。

聲貝太高,陳小西叫了兩聲“阿影”,阿影沒有聽到。他便很自然地抬手碰觸她的肩膀。阿影卻像被蛇咬一樣一激靈,伴隨這一激靈,她臉上還露出驚恐之色。

射燈一掃而過,那實打實的驚恐之色卻映入陳小西的眼簾,使他不禁內心一沉。朱弘說得對,阿影不對頭!

“這首歌怎麽樣?”陳小西衝阿影大喊。

“什麽?”

“這-首-歌,怎麽樣?”陳小西將手遮在唇邊,湊近阿影耳朵喊。

阿影笑了笑,點了點頭。

陳小西手指吧台後的辦公室區域。

阿影似乎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起身跟著陳小西離開了嘈雜熱鬧的前場。

“說起來,《thefox》也算無心插柳之作了。本來是挪威的伊爾維薩克兄弟為了宣傳新一季脫口秀電視節目開播而製作的宣傳歌曲,沒想到製成在youtube上傳後,不到3天有了410萬次的點擊量,上線32天訪問量突破一億人次,突破樸載相《江南style》的52天記錄。最牛的是,這首歌幾乎零宣傳成本,硬是靠詞、曲本身而走紅。”

陳小西暖暖的、緩緩的,看似漫不經心地跟阿影聊天。

阿影裹著披巾,靠在離門口最近的辦公桌邊緣,遠遠地看著貼內牆的辦公桌前落座的陳小西。辦公室進深五六米,她與他相隔至少3米。

見阿影意興闌珊,並不搭話,陳小西無計可施,隻好開門見山。

“阿影,是阿婆身體不好嗎?”

陳小西自小學一年級認識阿影起,阿影就生活在單親之家。她少小喪母,卻不失女性照顧。除了阿婆,她還有位未出閣的小姨。母親去世後,父親未再娶。一家4口,各自為單。

每學期上英文或自然課時,總會用到家庭照片。阿影拿出來的家庭照片最為賞心悅目。因為阿影照片裏的3位女性,美得最為耀眼。阿婆依稀有民國時期的月份女郎的影子,小姨像新時代的影星,阿影最小,雖然清瘦,卻毫無疑問是班上最好看的女生。

大家想當然地認為照片中的年輕女性是阿影的媽媽,隻有為數不多從同一個幼兒園升上來的同學知道,對阿影來說,更像“母親”的,是阿婆。

這也是為什麽,陳小西開口詢問阿婆的身體狀態。如果陳小西沒有記錯的,阿影的阿婆似乎已經是位百歲老人。

“對於一位99歲的老人來說,阿婆身體算好的。”提及阿婆,忻影露出笑容。

“想起來了,阿婆是1918年出生,到明年,就是位世紀老人呢。上海習慣提前慶生,今年阿婆的生辰會大過吧?”

“是啊。再過兩個月,就是阿婆99歲生辰。小阿姨已經為此忙好幾個月了。現在結婚的多,好一點的酒店都被預定了,差一點的又看不上。”阿影雖然仍舊是剛進來的姿勢,神情卻大為放鬆。

“小阿姨最近可好?”

“小阿姨啊,還是那個樣。天天吃吃早茶,做做美容,打打麻將。明明不上班,非得裝出不缺錢的樣子;明明在上海,非得弄出在廣州的樣子。”

“阿叔最近可好?”

“你說我爸爸嗎?他應該還好吧。已經退休了,還每天早出晚歸,像跟上班時一樣。”

陳小西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強了。看來並非是家人造成的煩惱。

“你呢?最近——”

陳小西的話還沒有問完,阿影猛然睜大眼睛,頓時警覺起來。

“我很好!”阿影果斷回答。

陳小西話鋒一轉:“最近,一直想跟你商量件事。”

阿影輕微歎口氣,手扶額頭,重新擠出笑容。

“酒吧日漸盈利,員工基本的福利我想逐漸健全。除了現在的生日蛋糕,還想來點更實際的。你覺得員工體檢怎麽樣?”

阿影點點頭。陳小西仔細觀察,發現阿影的神色未因“體檢”二字有任何波瀾。因此斷定阿影近來的變化跟健康無關。

見阿影如此抵觸,陳小西也不便再深問,隨便聊了些酒吧的現狀,就各自忙碌去了。

見阿影從辦公室出來,朱弘按耐不住,很快溜了進來。

“怎麽樣?怎麽樣?”朱弘急切地問陳小西。

“說過多少次,敲門!敲門!”

“下次一定敲門。快告訴我,談得怎麽樣?”

陳小西搖搖頭,他盡力了,但隻能確認煩惱與敏感並非來自家人,也非健康。

“那麽就是感情問題了!肯定是那個胖子!媽媽的!我就知道那個胖子不對勁!”朱弘焦躁地在辦公室來回踱步。

“早知道不賺他的那些錢了!怎麽辦?現在胖子也不來了!我甚至連他叫什麽名字都不知道!我上哪兒找他去!”朱弘左一掌右一掌地拍擊自己的腦袋。

陳小西坐在位置上,看朱弘來回走,直覺得眼花。聽聞朱弘要找胖子,道:“不是有消費簽名嗎?”

“簽的什麽鬼名字,根本認不出來!”

看來朱弘早已嚐試過辨認胖子的名字。

“而且我悄悄打聽過,居然沒有一個人知道胖子!甚至很多人根本不印象有這麽一位胖子。難道他是幻想?是鬼魂?是穿越來的什麽東東?”朱弘把自己嚇得臉色發白。

“別瞎想!自己嚇自己!我看你是關心則亂。等我找機會再跟阿影聊一聊吧。”陳小西聽不下去了,阻止道。

“你要盡快啊,我怕她撐不住。”朱弘近乎哀求。

陳小西隻好點頭答應。

作品相關 第271章 怨念有沒有

幾乎是同一時間,朱貝妮輾轉反側躺在床上。手機就放在枕邊,心疼流量,微信朋友圈隻刷了一遍。

雖然不承認,但她知道,自己在等陳小西的電話。

今天臨近下班,發生一件意外的事情。

總部肖皿皿打電話通知她,請她明早一早去總部“出差”。

讓朱貝妮輾轉反側睡不著的,就是這兩件事:逼陳小西上班使得她日漸被冷落;到總部去見昔日大惡魔。

思來想去,雖然跟粒粒更相熟,但鑒於粒粒過於單純,朱貝妮還是選了陶慕做垂詢。才周邊打轉問兩三句,陶慕便一臉恍然:“是不是有人通知你來總部一趟?”

“是,你怎麽知道?”朱貝妮愕然了。

“因為我打了辭職報告啊。我還想,人事何美麗都離職了,也不見他們招新人事。招聘的事情到底有沒有進行,原來他們打定主意不招新人,等著把你從采購部招回來呢。”

朱貝妮聽得心一陣緊似一陣。

什麽意思?陶慕離職?招她重返總部繼續做內刊?

這變動也太狗血了吧。她來采購部才月餘,勉強還算不得熟練工呢。

再說了,同上次一樣,根本沒有人詢問過她是否願意!這會兒她約略體會到盧小雯的氣憤了。

“你明早快點來!我受夠這鳥公司了。平時洗腦也就算了,老板突然腦袋被門夾,要求周六也上班,還不給加班費。

我老公一搬新家就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