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40

選,最終選定一家開了方便麵廠、編織袋廠和綠化植物農場的有錢人家“下嫁”。

一方有權,一方有錢,雙方又都隻有唯一一個孩子,因此婚禮格外熱鬧隆重。半個縣城的人因為這樣那樣的拐彎親戚,都參與到這場熱鬧中來。

由於參加婚禮的人數超出了預期,怕熱鬧失控,一些警察被調過來維持治安。結果以訛傳訛,最後竟然演化為“為女兒結婚動用個人關係造成負麵影響”之類的輿論。

朱貝妮想起來,小地方談資少,八卦最會悄悄流傳。恍惚印象,這樣的小道消息她也有所耳聞。隻是那時候她還在讀大三,想的都是考研的事情,聽過即忘記。

沒想到這件事竟經年發酵,醞釀成一樁慘案。

身為一把手的趙娜娜的父親是耿直之人,工作上十分有原則,因此暗中得罪不少人。有些人便牢記他的這一把柄。常常希望他因此而妥協些什麽。

趙娜娜的父親認為清者自清,反而因為有被威脅勒索之嫌,越發不能忍受,一聽就上火、發脾氣。有一天,他去上班,晚上,卻沒有照常回來。且一連失蹤多天。

失蹤的第三天,警察立案。

趙娜娜父親尚未找到之際,有凶手自首了。是趙娜娜父親的下屬,且是位遠方親戚。據凶手坦白,他跟趙娜娜父親發生爭執,趙娜娜父親發火,指著脖子對凶手喊,有本事你錘這兒。凶手還真錘了。用的汽車工具箱裏的錘子。拿錘子敲了後腦勺致死。

屍體是在五天之後找到的。

凶手趁黑獨自運出辦公室,沉入穿縣城而過的流沙河。由於慌張,善後不全,河水帶著屍體漂了幾千米,時值夏天,據說找到的時候已經水腫得不像樣。

難以想象,娜娜如何承受至親最後的模樣。

早晨被村民發現,來不及通知更多人,上午即開了追悼會,去追悼會現場的熟人並不多。娜娜一定會因父親人生這樣匆匆的收尾而越加難過。

朱貝妮還記得,幼時倆人常在彼此家裏玩,有時候朱貝妮去娜娜家,會看到娜娜爸爸因為這樣或那樣的事情在家裏大發雷霆。逢上這個時候,朱貝妮不覺嚇得身子縮小一圈,連娜娜的媽媽都退避三舍。

唯獨娜娜,渾然不覺,天不怕地不怕地找爸爸看她新畫的畫,或者聽她新學的歌。前一秒還滿臉烏雲的娜娜爸爸,馬上雲開霧散,晴空萬裏。

娜娜無疑就是爸爸的心頭肉,是爸爸的小公主——幼時朱貝妮心裏,可沒少參照娜娜爸爸對待娜娜的標準來暗中考核自己爸爸對自己的愛,而且為此不知為此腦補多少個自己是撿來的孩子的故事版本,偷偷灑過的淚亦不知多少。

娜娜寵而不嬌,加上她原本就重情義,心中對疼愛自己的老爸極為敬重和深愛。她對爸爸好到連媽媽都忍不住吃錯。這時候她就摟著爸爸的脖子勸媽媽:“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你忍忍吧。”惹得一屋子的笑聲。

娜娜未嫁時,這樣的相似情形,朱貝妮可不止一次見證。隻是誰也無法預知,娜娜彼時的幸福有多強烈,最後的難過就有多強烈。

作品相關 第264章 商場被偶遇

行至下車,朱貝妮仍舊未從電話得來的訊息中恢複過來。

陳小西看她一聲聲“啊”之後,臉色越來越凝重,還以為朱家有什麽不幸的事情發生。等電話掛斷,略加詢問,才知道是她友人家裏幾個月前發生了變故。

“節哀順變。”陳小西道。

如此鄭重的話從陳小西嘴巴裏說出來,總覺得味而不對。果然,他根本不是在勸朱貝妮,而是自己在琢磨這個詞。

隻聽他繼續自言自語:“短短四個字,竟然包含這麽大的信息。請節製您的哀傷,請順應不幸的變故。除了字麵意思,還表達了一種人生哲學。勿要過於沉湎,不可自以為是,要識時務,要順時事,過與不及,皆不如順勢而為的中庸之道啊……”

朱貝妮本就被考試磨去七分力氣,再為娜娜傷感三分,哪裏有力應對陳小西的中二言行。唯有眼不見,心不煩。朱貝妮轉過頭,看路人。

“是不是很佩服我的深度?”陳小西捉住朱貝妮的手,湊上來問。

朱貝妮幹脆把眼睛閉上。

“其實還有長度。”

朱貝妮猛然睜開眼:“注意形象。”

陳小西忽然笑得意味深長:“我可是比你年長哦。”

朱貝妮:“……”

朱貝妮唯有沉默裝死。

忽然,她想到一個道德製高點:“你這人怎麽沒有同情心?”

陳小西哼了一聲:“虛偽除了讓自己自我感覺良好,還有什麽用?你朋友需要捐款嗎?我捐!需要來上海散心嗎?我陪!”

朱貝妮內心頗感震撼。

饒是如此,吃晚飯的時候,麵對美味佳肴,朱貝妮還是破天荒跑了神兒。她再反思,自己這樣蜻蜓點水一樣隔兩三天向娜娜閑聊三兩句的方式是否對頭。

不揭傷疤話題便不知如何深入。問她兒子怎樣,老公怎樣,最近生活怎樣……隨便問什麽,她永遠是“還行吧,還好吧,就那樣。”

然而傷疤好揭,治愈卻難。一,朱貝妮自己不知如何善後;二,不能保證娜娜配合傾訴;三,過於冒險,有違娜娜老公金磊的囑托。

朱貝妮覺得自己的肩頭,又多了一個無形的負擔。不過,她願意盡力承擔。慶幸,她不算瘦弱。

仿佛氣場有相互影響之說,何美麗最近虧錢虧得心情十分不愉悅。香港bduck小黃鴨寄售十天了,一件也沒有賣出去。她手上熱絡聯係好幾天的絲綢三件套、四件套的品牌代理,相談甚歡,前景誘人,卻因香港bduck小黃鴨滯銷,而不敢下手。

何美麗明顯多了心事。

除了已知虧錢,未知渺茫,何翼最近簡直像狗皮膏藥,越甩越黏。他追憶幸福往事的水平直線上揚,使得何美麗一個人在家,難免有恍惚的時候——自己斷然不肯跟楊薛蟬回他老家,楊的父母卻執著地在老家幫他說下親事,兩人雖然現在你儂我儂,卻怕最終隻是露水夫妻一場。

察覺出何美麗日益不在狀態,為了哄何美麗開心,某個休息日,楊薛蟬死乞白賴一定要拉她逛街。

他們去了最近有人氣之王之稱的綠地繽紛城。繽紛城除了駐店商業,在商場空間內還免費布了一個藝術展。楊薛蟬那天便是帶何美麗看feng騷的雕塑狗狗的,此外,計劃再吃頓飯,購個物。

竟然,意外地被何翼撞見了。

何翼撥開人群,勢如破竹,直搗何美麗與楊薛蟬跟前。何美麗隻顧看喝醉酒在草坪上肆意打滾的狗狗雕塑,還沒看到近在咫尺的怒氣衝衝的何翼呢。

直到楊薛蟬被何翼當胸擂了一拳,何美麗才驚然發現對麵何人。同時,她還沒想清楚介紹還是不介紹,兩個男人打了起來。拳來拳往,全是實招。

何美麗忍不住尖叫起來,周遭的人無比靈敏,瞬間騰挪出一個圓圈空間。

等遠處的保安發現異常,拿著對講機撥開人群時,楊薛蟬已經死死地將何翼摁在了地上。

一位保安拉開楊薛蟬,另一位詢問地上的何翼:“要不要打110?”

何翼掙紮著起身,憤恨地擦一把嘴邊的血,冷笑著搖搖頭。

“你牛!你等著!陳小西,我們沒完!”

什麽?陳小西!

何美麗渾身冰冷,目光寒如冰,泠冽又冷漠地死死盯向何翼。

楊薛蟬突然郎笑起來:“老子倒黴!白打一場!告訴你,我不是你說的什麽陳小西!”

“你不是?”何翼已經轉身,聽聞身後人如此說,錯愕地又轉回來。這下,何翼看向對麵倆男女的眼光可複雜多了。對男人,他極其同情,對女人,他極其憎恨。

我呸!你屬母狗嗎?何翼唾口血水,目光裏掩飾不住的鄙視。也不想掩飾。

周圍有好熱鬧的,遲遲不散去,還用手指指點點。二男爭一女,嘖嘖,說了將來男多女少女孩吃香,你還不信……一位有女兒的阿姨對另一位有兒子的阿姨洋洋得意道。

楊薛蟬無意多停留,他攬住何美麗,轉身去繽紛城內的天光中庭。

何翼從身後追上來,一把搭在楊薛蟬肩頭。

楊薛蟬本就有所防備,這會兒淩厲的一個反手,將何翼的胳膊90度向後翻……何翼吃痛,隻好佝僂著胸:“兄弟!兄弟!你誤會了。”

楊薛蟬發現身後的男人確實沒有攻擊他的意思,馬上鬆手,為自己的反應過激道歉。

何翼揉著被抓痛的手腕,訕訕而笑:“我是不想看你吃啞巴虧。她——”何翼手指何美麗。

楊薛蟬目光跟著回頭。何美麗目光呆滯,索索發抖,看上去既緊張又害怕。楊薛蟬不由對眼前的男子厭惡起來,尤其是他還好看得猶如妖孽。

“是我女朋友。”何翼道。

“你搞錯了。是你前女朋友。”楊薛蟬冷冷道。他不想讓何美麗如此煎熬,攔腰摟著,就要帶她走。

何翼不敢再碰他,又不甘心這樣讓他們走,便小跑著繞到他們前麵。

“兄弟,聽我一句。她絕沒有你想得那麽單純,我之前就不說了,甚至在你我之間,她還有——”

作品相關 第265章 才非嬌小姐

預料到不是什麽好聽的話,楊薛蟬一手捂上何美麗的耳朵,一手直指何翼,適時製止道:“愛就愛了,不愛就不愛了!是男人囉嗦什麽。不想再打架就滾!”

何翼嚇得倒退兩步,生怕怒目圓睜的莽漢衝過來。他這樣被母親精細喂養長大的城市孩子,可不喜歡動手動腳。尤其知道自己不是對方對手的情況下。

何翼跌撞著逃走了。

何美麗暗中長出一口氣。

她扶著身後的欄杆,努力讓發抖的身體平靜下來。同時,她也在等來自楊薛蟬的質問。

可等了一會兒,什麽也沒有等到。抬眼快速掃一眼楊薛蟬,楊薛蟬似乎壓根沒有要問話的跡象。

一向心直口快的何美麗忍不住:“你沒有什麽想問我的嗎?”

“有。”楊薛蟬鏗鏘有力。

“問吧。”何美麗自知,出來混遲早要還,自己釀下的苦果終究要自己吞。

“都是認識我之前的事嗎?”

“是。”

“好了。我沒有別的需要問的了。”

何美麗仰著頭,她眼中含著淚水,看向楊薛蟬的目光要多動容多動容。

楊薛蟬俯下頭,在紅唇上輕啄一口,拍拍何美麗的後腰,不,其實是臀部,一切如常地笑道:“走!秋風涼,吃火鍋去!”

何美麗那一刻萌蘇爆棚,她覺得自己真的運氣太好,撞見一個絕世好an!

她決定,悄悄原諒楊薛蟬身後背負的一團亂麻的老家的親事——這幾天,她心情不好,楊薛蟬背後的親事也是始作俑者之一。

她從楊薛蟬躲在裏麵接電話的衛生間門口,用倒扣的一隻玻璃杯,聽到故鄉的女孩在向他求救,求他回來向楊薛蟬的父母說個清楚,不要讓她夾在中間如此難過。楊薛蟬懟他自己的父母很流利,對女孩難免手軟。言辭雖然滴水不漏,語氣卻不那麽淩厲。

何美麗那時候沒少接何翼的騷擾電話,因此心意幾多沉浮。

但如今不一樣了,並非隻因楊薛蟬的信任,更因為何翼說出了“陳小西”的名字。

過去,永遠回不去了。

除非何翼去當初做手術的醫院做了調查,看到了手術上簽字的名字是“陳小西”,否則,他如何知道“陳小西”這個名字?她當然知道陳小西隻是看在朱貝妮的份上臨危救急。多疑的何翼又如何肯信?

有這樣一道信任的裂痕橫亙在她和他之間,再美好的未來也是虛幻。

好在回不去也不失落。何美麗挎著楊薛蟬的胳膊,小鳥依人一樣吊在他身上。花開堪折直須折!其他的,車到山前再說吧。

楊薛蟬拖著何美麗,往小輝哥火鍋店而去,卻被何美麗拉扯回來。

“還是去呷哺呷哺吧。”何美麗憨笑著說。與剛才嚴霜下瑟瑟發抖的可憐模樣不同,此刻她如和煦陽光下燦爛隨風搖擺的花朵。

楊薛蟬忍不住笑出聲:“能省幾個錢?”

何美麗嬌嗔:“你還擔心錢花不出去?有我給你敗著家呢。”

楊薛蟬爽朗一笑:“好,女朋友說了算。”

--

近來頗感不爽的,還有遠在200公裏之外的安彩瑞。

隻是出來上個課,竟然上出來一位追求者。而且是位自我感覺超級良好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