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4

“昨天我們喝的什麽酒?”陳意心慌意亂,臉上難掩驚慌:“我感覺我智商下降了。你們在說什麽啊?”陳意很緊張自己的智商,她總說作為一枚沒臉蛋沒胸沒身材的女人,唯一能拚的就是智商了。

朱貝妮摟過陳意:“隻是在說張勳武和我的關係啦。別擔心,你隻是還沒有完全睡醒。”

陳意用手掌輕拍自己的臉頰:“是哦。我還沒有睡醒呢。”

巧巧起身往上鋪爬:“本來,我跟陳意就打算不去的。讓他去送吧。”

“誰呀!什麽時候打算不去送兔子了?”陳意叫起來,扯巧巧的小腿。

“巧巧,一起不好嗎?”朱貝妮央求道。

“我們還會再見麵的,不要婆婆媽媽,弄得跟生離死別似的。”巧巧頭也不回,聲音嗡嗡的。

朱貝妮沒法再開口的,怕再開口忍不住淚奔。

朱貝妮轉身抱住陳意:“再見。蜜糖!”

“我還沒睡醒呢。”陳意衝著朱貝妮的背影喊,聲音裏哭意十足。

朱貝妮隻管走。開門,拉上門。到自己寢室,拉上收拾好的行李,拖著下樓。

因為用力,眼眶裏的淚水晃動之下,流了出來。一滴,一滴,落進小黑裙裏。

才下樓,就看見樓下大堂裏來回走動的張勳武。張勳武快步跑過來接朱貝妮的行李。

“你怎麽哭了?不舍得分別?又不是再也見不著了!現在交通這麽發達,以後隨時可以再聚。上海、廣州、深圳都是大城市,彼此高鐵很頻繁的,一天就能到。到時候上班了,有錢了,可以坐飛機,更快了……”張勳武絮絮叨叨安慰不止。

朱貝妮走出寢室樓,抬頭看二樓。

一排窗戶中,準確無誤看向最熟悉的那一扇。巧巧和陳意的臉從撩起的窗簾角裏露出來。

朱貝妮揮揮手。

窗戶內的人也揮揮手。

不能再看了,二樓不夠高,彼此的眼淚都無從遮擋。

朱貝妮捂上嘴,生怕自己哭出聲,快步跑起來。

“你們女生就是奇怪。我們寢室的兄弟畢業散夥,高興得都要跳起來。誰像你們,哪來這麽多傷感……”

坐上公交,開出許久,朱貝妮才平複下來。張勳武不知何時沉默下來。到了火車站,安檢進站,張勳武執意要進站送。他一反開頭的話癆,話越說越少。

找到朱貝妮的車廂,把行李帶上車,又幫朱貝妮找到座位號。朱貝妮跟在他身後,看他忙個不停,想起過去戀愛時也是這樣,他樣樣要包辦。一切安頓好了,看看時間距離發車還有一刻鍾,兩個人在人來人往的車廂裏,揀個座位坐了下來。

“你為什麽不問問我她的事?”憋了好久,張勳武終於說出了想說的話。

“分手後再戀愛很正常。我沒有什麽要質問的。”朱貝妮笑笑。

“你一點都不在乎?”張勳武聲音裏透出生氣。

“已經分手了。”

“是不是你去上海找到了他?”他不再看她。生氣已經變成了痛苦。

“誰?”朱貝妮一愣。

“許文衡。”

朱貝妮被問得苦笑一聲:“你始終不信。”

“你們沒有在一起?”張勳武重新看回朱貝妮,聲音裏流露出驚喜。

朱貝妮點頭確認。

“那你跟我去廣州!”張勳武伸手拉朱貝妮,馬上起身準備下車。

朱貝妮掙紮:“你瘋了!你忘了你有女朋了嗎?你忘了我們已經分手了嗎?你忘了我堅決不去更遠的南方了嗎?”

張勳武張口結舌愣在那裏。

“你快下車吧。時間到了,要開車了。”朱貝妮推張勳武下車,張勳武任憑她推著往前踉蹌而行。

送張勳武下車後,朱貝妮回到座位,看到他還在站台,癡癡地看著窗內的自己。

“犯什麽傻呢。”朱貝妮對著窗外揮揮手。火車已經開動,他的身影被拋在後。

朱貝妮坐了下來,從背包裏抽出一本書,準備坐下來看書。旁邊座位的人忽然碰了她一下,朱貝妮既吃驚又厭惡地望過去。她一向拒絕偶遇桃花運,不喜歡在流動場合被陌生人搭訕,尤其陌生異性,尤尤其旁邊這類皮膚淨白嬌嫩簡直勝過女生的男人。還好,那個人並非要搭訕,隻是示意朱貝妮快看窗外。

一轉頭,朱貝妮看見窗外張勳武甩開胳膊,在拚命追趕火車。

火車在加速,卻始終沒有把張勳武甩下太遠。

張勳武透過玻璃窗,盯著朱貝妮的目光,不管不顧地拚命跑。朱貝妮驚得一身汗,怕他隻顧得追,不看腳下,跌落到站台下。

看張勳武的樣子,根本沒想停下來。朱貝妮一狠心,轉回頭不再看他。她坐在位置上,仰靠在後背,心裏砰砰砰小鼓直敲。足足開出了很久,朱貝妮才敢往窗外望。

朱貝妮手握手機,手心裏汗水成滴,潮濕粘膩,一如她現在的心情,真是有些糟糕呢。

旁邊的乘客手機響個不停,朱貝妮的手機則一路都很安靜。那些相識的人,那些紛紛擾擾走進她生命的人,神奇地在這個時間段都消失不見了。朱貝妮猜,留在學校裏的那幾個,一定是在壓抑聯係她的衝動;留在上海的那一些,或許已經因為三周的分離而淡忘了她。

想到淡忘,不覺一笑。因為空間的分離,自己何嚐不是抹去了麵對陳小西時心動的蛛絲馬跡?因為有許文衡的前車之鑒,她決不允許自己再一次在無可明說的曖昧中迷失。

朱貝妮心很亂,目光在書頁上逡巡,終於慢慢靜下來,能看得進書了。

“你在看什麽?看得這麽陶醉?”身邊有個聲音湊近問。

正文 第十八章 巧遇他師兄

朱貝妮抬頭,不出意外,是坐在身邊、提醒她看窗外的那個人。朱貝妮抬起手,把封麵展示給他看。

“哦。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裏挑一。我在中學時就收藏了他的《黃金時代》、《青銅時代》和《白銀時代》。都很不錯,你手中的這本《黃金時代》最為精華。”

朱貝妮微微一笑。沒想到火車上吃泡麵的陌生人也能侃侃而談王小波。

“泡麵跟火車最配。”見朱貝妮盯著他手中的泡麵,那人落落大方舉起手中的泡麵,仿佛是炫耀。“你要不要也來一碗?”

朱貝妮搖搖頭。那個人仍舊津津有味吃起來。

朱貝妮仍舊埋頭看書。

轉眼到了下午,看看時間再過一個小時就要到站了。小薄本《黃金時代》早已看過不止一遍,不妨礙重頭再來。

隔壁位的年輕男人吃過泡麵小憩又醒來。他盯著朱貝妮看了一會,兀自笑起來。

“你在笑我嗎?”朱貝妮的敏感神經隱隱發作。

“我在笑我自己。”對方幹脆利落地說。見對方這樣說,朱貝妮重新埋頭看書。

“我在笑我自己,有一句話憋了一路,到現在都沒有說出來。這可不是我的風格。”對方像自言自語,又分明講給朱貝妮聽。

朱貝妮轉過頭,臉色很不好看:“跟我有關嗎?”

男人馬上像投降一樣舉起手:“你不記得我了?”

“我認識你嗎?”朱貝妮不禁暗中上火。搭訕嗎?借口可以找得更高明一些嗎?

“認識。”對方斬釘截鐵地說,說完又謹慎地補充道:“至少見過。”

朱貝妮不覺瞪圓了眼,一句“你當我是傻子”馬上要出口,卻聽見對方道:“許文衡。我給你一個關鍵詞。”

“咳咳。”朱貝妮吃驚之下不提防咳嗽起來。許文衡?總不至於派個臥底在火車上吧?朱貝妮一頭霧水。

“差不多半年前,你跟我們一起吃過一次飯。許文衡帶著你。”對方語氣溫存,目光明亮,太陽光透過玻璃折射進來,照在他臉上,臉上皮膚吹彈可破。朱貝妮目露貪婪,努力壓製張口詢問他護膚秘籍的衝動。聽到“許文衡帶著你”才猛然收回神。

隻聽他接著說:“你不記得也正常,因為當時人蠻多的,而且對你來說大部分都是生人吧。我記得你,是因為許文衡從來沒有帶過女生去吃飯。對!從來沒有。”

“你是——?”表態前先問清對方何路神仙比較安全。朱貝妮換了一種態度,謙遜有禮地問道。

“我是他師兄。”對方等著朱貝妮認親或恭維。

朱貝妮卻隻是點點頭。許文衡跟自己都沒有關係了,遑論他師兄。

“你,不也叫聲師兄嗎?”對方終於沉不住氣,問過來。

“你是他師兄,關我什麽事?”

“你不是他女朋友嗎?”

“他女朋友另有其人。不是我。”朱貝妮恬淡地說。天哪,她終於也體會到小王變態的快感了。

對方果然一副驚得不知東南西北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對方緩過神兒來,輕拍著自己的腿笑起來:“我險些就著了你的道兒了!你真是狡猾。難怪可以把我師弟擄走。”

朱貝妮歎口氣,有些好笑,又心生頑皮:“我什麽道兒啊?”

“我哪知道!”

“你都不知道我什麽道兒,又怎麽知道沒著我的道兒呢。”朱貝妮嘲笑道。

“大道至簡。我隻知道,許文衡公開承認談戀愛了,還被同門捉去狠宰了一頓。這事確鑿無疑。這三年裏麵,他隻帶過一個女人出席我們的聚會,那就是你。本來,我正可惜我去外地開會錯過了熱鬧,沒想到啊沒想到,火車上竟然讓我遇見了你。”

“然後你就篤定我就是你們圈子裏傳說的許文衡的女朋友?”朱貝妮笑。

“不然呢?換你你怎麽想?一個守身如玉三年零緋聞的好孩子,終於帶了一個女生拋頭露麵,很快,他承認自己在戀愛,你敢相信戀愛對象是第三個人?”師兄萬分篤定,語氣裏全是得意。

恰在這時,火車進站了。

朱貝妮起身,收拾行李準備下車。

師兄昂著頭:“快承認呀。我是處女座。”

朱貝妮聞言噗嗤笑出聲。同寢室裏的曾媚是處女座,每次夜裏烏漆麻黑上廁所,微光中瞥見門口的鞋子亂了,都要理理好才能安心再去睡。

不忍心讓偶遇的無辜處女座太痛苦,朱貝妮清清嗓子,近乎一字一頓地對他說:“我的名字叫朱貝妮,他女朋友的名字叫粱昉。”

說完推開錯愕的某師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楊青青來接站。

朱貝妮和楊青青的友好關係,在微信的你來我往中穩定了下來。在學校的那三周,楊青青不止一次詢問朱貝妮何時歸。

再歸來時已經六月底,魔都熱氣難擋。

楊青青穿著t恤和牛仔短褲,比自己還像個學生。朱貝妮遠遠望見楊青青,忍不住這樣想到。

楊青青看到一身小黑裙的朱貝妮娉娉婷婷從雜亂的人群裏走出來,清麗溫婉,美不可言,不由看得入了神。

“好漂亮,我都看入迷了。”楊青青大大方方讚美朱貝妮。

“謝謝。陽光明亮得有些刺眼。”朱貝妮笑著轉移話題。沒辦法,楊青青深藏不露,乏善可誇。

朱貝妮手搭涼棚,舉目四望。又回來了,重新看到熙熙攘攘的人,重新看到摩天高樓,重新看到車水馬龍,重新看到——人群中有個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等朱貝妮再細看時,已經了無蹤跡。幻覺?

楊青青親昵地挽著朱貝妮的胳膊,催促朱貝妮快走:“都下午了,陽光還這麽烈,曬得皮痛。”

朱貝妮正欲抬腳,猛然聽到有人身後大喊:“許文衡!”

難道剛才不是自己幻覺?朱貝妮不覺四處又望了一遍。尷尬,什麽都沒有看到。不僅幻覺,還幻聽了。朱貝妮悄悄瞄楊青青,楊青青一臉鎮定、平靜。朱貝妮暗想,一定是自己錯看錯聽了,不然以楊青青對許文衡的崇拜程度,看到或聽到許文衡的名字,沒有理由不激動啊。

朱貝妮不再猶豫,手拉行李箱,跟著楊青青就往南廣場的公交車站台走——這裏有一趟公交車,比地鐵還便捷,直通小區門口。

才走出兩步,又聽人高喊一聲:“許文衡!”

字字清晰,萬分確鑿,就響在身後!朱貝妮猛然回頭,果然看到那個隔壁座位的師兄。還以為隔壁座位的師兄在跟自己惡作劇,沒想到他根本沒有看自己,而是目光盯向前方擁擠的人群中。

莫非自己剛才沒有看錯?他真的在?

何等巧!

朱貝妮暗自歎口氣。先是巧遇師兄,再是巧遇本人。今天是“巧合日”嗎?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