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32

韓之煥:“在收拾行李?”

安彩瑞:“最大的行李是錢,已經裝好。”

韓之煥:“密碼還記得嗎?”

安彩瑞:“跟錢有關的密碼,我過耳不忘。”

韓之煥:“今天下午的事,你不要往心裏去。”

安彩瑞:“……”

韓之煥:“不管她們說了什麽,你都不要有心理負擔。”

安彩瑞:“她們是誰?”

韓之煥:“我媽媽和我小姨。”

安彩瑞:“我認識她們?”

韓之煥:“也許她們忘了自我介紹。”

安彩瑞:“我見過她們?”

見安彩瑞發“我見過她們?”想起下午時分安彩瑞抽動著鼻翼說空氣中有胭脂香,香水香,烤魚的醬香,那時候他還以為她在胡謅呢,原來隻是自己不明白。這會兒,對著這行字,他以為她還在繼續調侃自己,不由對著手機屏幕輕笑起來。

韓之煥:“難道不是嗎?胭脂香,香水香,烤魚的醬香?”

安彩瑞:“你的意思是在我午睡期間家裏確實來過人?”

什麽?!

韓之煥瞬間從床上彈跳起來。

剛才的甜蜜此刻已經變驚悚。

韓之煥以手撫額,快速思索。這麽說,母親和小姨隻是見到了午睡中的安彩瑞,然而晚餐時她們如此殷勤,總不會是誤以為他有了女朋友就這樣熱情吧?會不會她們也如自己一樣,第一次看到安彩瑞,誤以為她是韓經營?

可是韓之煥隨後掉入新的迷蹤:如果誤以為是韓晶瑩,她們僅僅為了姐弟情深就如此歡欣鼓舞?那母親的不安全感原來比自己想得還強烈!

韓之煥為最終的謎底感到心疼不已。

他決定,以後,他要愛媽媽多一些,陪伴媽媽多一些!

安彩瑞發來一連串的問好。

韓之煥這會兒發現自己反而不方便向不知情的安彩瑞透露什麽了。他索性回:“並非。我隻是想知道你為什麽突然……”韓之煥用省略號取代了對不可描述部分的描述。

安彩瑞過了很久,才回複:“隻是出於感恩。”

韓之煥對著屏幕不絕搖頭,原來隻是巧合。

揭開了所有的謎底,原本應該感覺很輕鬆。韓之煥卻覺得,自己心中生出隱隱的失望。

隻是感恩嗎?

他躺在床上,拿枕頭蓋住了臉。

作品相關 第248章 朱弘的隱憂

白天去上班的陳小西,日子陡然緊張起來。

去bunny酒吧做賬的事情,隻能擇在下班後進行。最終減少的,反倒是與朱貝妮的約會。

“我覺得我在背道而馳。”電話裏,陳小西向朱貝妮抱怨。

麵對他飽含撒嬌意味的抱怨,朱貝妮也隻能話不由衷地去安慰。在她心中,大好年齡的男人不去上班,的確有些奇怪,尤其是這枚男子滿腹思想,頭腦清晰,做事嚴謹。公共教育資源好不容易培養出這樣的人,不反哺社會難道不可惜?

“新公司怎麽樣?”朱貝妮轉移注意力。

“無聊。新公司要兩周後才正式開業,招聘我的是企劃部,負責instagram以及linkedin的編輯、發布。與我對接的,是個張牙舞爪、自以為是的婦女。超級無趣啊。你也不來安慰我。”

“好了無聊先生,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你認命吧。我逃了。”

結束與女朋友朱貝妮的通話後,陳小西開始看酒吧的流水賬。

最近一個月生意興隆,利潤豐厚,常有個人消費逾萬的情況出現。陳小西仔細看流水明細,最後發現,極度豐厚的利潤竟來自同一個簽名。該簽名以每周一到兩次的頻率過來消費,隻是最近半個月一次也沒有來。

陳小西拉出該客戶點的酒水單和費用明細,去吧台找朱弘。他隻是單純地認為,應該將特殊的顧客關照給朱弘,畢竟那是金主。

朱弘對著這個簽名默默不語。

“怎麽,你認識?”陳小西問朱弘。

朱弘點點頭,馬上又搖搖頭。

“我去拿給阿影看。”陳小西從朱弘手中抽走明細,轉身就要走。結果,毫不意外地被朱弘拉住。

“你不能給阿影看這個。”朱弘嚴厲地阻止陳小西道。

“是我不能?還是這東西不能?”陳小西沒明白朱弘的重點在哪一個上。

朱弘猶豫一二,將助手招呼過來,低低交代幾聲,便從吧台出來。搭著陳小西的肩膀,朝吧台後的辦公區域走去。

“其實,這些天,我心裏一直憋著一些話……”朱弘麵有憂愁地說。

據朱弘觀察,阿影這些天很不對勁。常常一個人發呆,而且比以往更警醒,隨便一碰她,她就反應過激,仿佛要被謀殺一樣驚恐。朱弘一度懷疑,這是失戀後遺症。這也是為什麽,朱弘認為陳小西不適合去找阿影,哪怕以工作為名。

然而,讓朱弘更感沉重的是,經過他認真仔細細致深入地分析,阿影的症狀並非失戀後遺症,更像是受驚後遺症。

“受什麽驚?”陳小西問朱弘。

朱弘皺起好看的眉毛,一臉憂心:“我就是不知道才發愁。我試圖旁敲側擊,結果她一口打斷我,讓我不要瞎猜。”

看到朱弘如此煩惱,陳小西心生愧疚。最近忙著上班、約會、投資,竟然很少分精力給酒吧。瞧朱弘這一陣子閑的,臆想症都出來了。果然心思單純的人不能生活再單純。

陳小西大力拍拍朱弘的肩膀,默默說,兄弟,以後我還負責調侃你!

“你拿給我的簽名,”朱弘充滿憂傷的眼睛看向陳小西,“我雖然沒有證據,但直覺覺得那就是阿影的麻煩源泉。”

陳小西一怔。

“那個人第一次來的時候,還是阿影惡作劇為他推薦最貴的酒,並且報價的時候有意再多添一個零。我以為那是阿影的追求者,阿影借著酒價讓他知難而退。所以,就由著她玩。”

朱弘接著往下講。

沒想到這點錢那人根本看不上,拿出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信用卡讓他隨意刷。除了高額小費,還每天送花,隔三岔五送珠寶。朱弘因此更留意那人。那人溫文爾雅,氣質非凡,已經超脫了“帥不帥”的範疇,總之一看就不是尋常人。且此人每次出來,竟然帶著保鏢。

最讓朱弘心慌的是,顯然沒過多久,阿影與他的約會已經不再局限於酒吧。有一天,一輛奇怪的車於極早的早晨將阿影送回來。朱弘事後憑記憶查詢,發現那竟是一輛造價不菲的防彈車。

“所以,你的結論是?”陳小西問朱弘。

朱弘猛吸一口煙,擲在地上用腳尖狠狠踩滅,陰惻惻回頭看向陳小西。

“我就是不知道他是誰,才擔心的呀。”

陳小西撫額:“也許隻是心血來潮的富家子。畢竟這兩周多,已經沒見過他了。”

“可阿影卻變得如同驚弓之鳥!”朱弘急道。

這樣擔憂、著急的朱弘,陳小西倒極少見。見他是真心實意在為阿影擔心,陳小西不由慎重多一點。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反倒認為有必要跟阿影談一談了。”陳小西道。

“我早就去談了,可被她一口否決了。”

“我是說,我去談。”

--

忻影穿著一件殷紅碎花無袖改良旗袍,罩一件米色半袖針織對開衫,細瘦玲瓏的身材裹在充滿風情的衣服內,暖黃的燈光斜斜照過來,使她像極了油畫裏的美人。

許久沒有仔細看她,陳小西覺得她較往日又瘦了些。

即使沒有朱弘的提點,陳小西也覺得今晚的阿影少了往日的輕快與活絡。

陳小西拿了兩杯低度數果酒,走到忻影麵前,遞上一杯:“天氣涼了。喝點?”

忻影烏黑的眼瞳流動,目光從小西哥的臉上掃到酒杯上,什麽也沒說,默默接過酒杯,卻沒有喝的意思。

“你還抽煙嗎?”陳小西問忻影。想以此撬動她離開喧鬧的樂隊對麵。

“小西哥有事嗎?”阿影淡然一笑。

陳小西點點頭。阿影便尾隨小西哥往相對安靜的辦公區走去。

兩個人到了辦公室,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兩個人,大概各自都回閃若幹天前發生在這裏的部分對話。那時候阿影還在做最後的爭取,質問小西哥為什麽連試都不肯試就一口拒絕她。

“這裏有位有趣的顧客。”陳小西輕笑著指給阿影看電腦上的數據,“作為老板之一,我覺得你應該對他有所關注。”

既然提到了合夥人的身份,阿影隻好耐著性子前進一步,電腦上隨便瞄一眼,就意會到了小西哥在說誰。

但她不想就此說任何。

作品相關 第249章 他不求隻等

“這位顧客以一敵百,利**豐厚,隻能用不像話來形容。你平時前場顧得多,一定會這樣的豪客有印象吧?”陳小西繼續問。

阿影沒辦法,退無可退,隻好點頭。

“你怎麽看他?”

阿影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我有什麽怎麽看他的?”

陳小西一臉沒忍住的吃驚:“你不是很熱衷分析豪客的喜好嗎?還為此做過員工培訓。怎麽,是突然對酒吧生意不在意了,還是另有隱情?”

阿影慌亂的神色一閃而過,想到自己的身份,終於耐下心來:“這人我有印象。也沒有什麽好分析的。你就當過路財神吧。“

陳小西終於忍俊不住:“我聽說了。他在追求你。你是要把過路財神發展為住家財神嗎?”

阿影別過臉,不說話。

陳小西正色道:“雖然我們注定不會成戀人,但你是我重要的合夥人。撇開合夥人的身份不說,你是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我不才,不敢以哥哥自稱,但我絕對是個信得過的好朋友。阿影,如果你跟我說,你現在魂不守舍,隻是因為在戀愛,我一定不會再問第二句。如果你是因為遇到麻煩、煩惱,我希望你能想到我。”

阿影聽後十分動容,甚至眼睛閃過淚花。

“告訴我吧,你的擔憂,你的惶恐。”陳小西低聲誘供道。

“我,遇到,一個人。他,身上……”阿影正艱難措辭間,門突然被打開。朱弘神色慌張地衝進來。

阿影瞬間卡殼。

“你們倆沒事吧?”朱弘明顯一怔。“對不起。外麵非有一個人說裏麵在起爭執。我一慌神,竟然錯以為真,慌裏慌張就跑過來了。”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聽聽吧。”陳小西不慌不忙地道。

兩個人殷切地看向阿影。

阿影重新抬起頭,語氣輕快不少:“他身上,有一種貴族氣質。我覺得挺好玩的。有時候他請我到外麵玩,我也就去了。睡眠不足,難免會跑神。夥計們多擔待啊。”

陳小西微不可察地對著朱弘搖搖頭。他敢肯定,後來的話,已經不是阿影最開始想說的話。

但事已至此,唯有姑且聽之。

朱弘聽阿影如是說,心裏陡然放鬆很多:“阿影,你嚇死我了。我還當你遇到什麽危險了呢。”朱弘拍著胸口說。陳小西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他擔心,此後他將再也問不出任何。

阿影輕快一笑:“這可是治安一流的上海,能遇到什麽危險。”

朱弘點點頭:“我這也是關心則亂。”

陳小西慢悠悠問:“他怎麽最近不來了?”

阿影聳聳肩:“我哪知道。大概新鮮勁過了吧。”

朱弘不忍阿影失落,馬上接道:“我一看他油頭粉麵,就不像好人。這種人最容易喜新厭舊了。咱不惦記他。”

阿影對著朱弘笑了笑,又回頭看陳小西:“還有別的事嗎?”

陳小西輕鬆一笑:“趁你倆都在,我提前口頭跟你們說一聲。這個月酒吧盈利了,而且不少。粗略估計有20多萬的利潤。”

朱弘歡呼起來,阿影相比之下反應淡定多了。略略又說兩閑句,她先推門走了。

朱宏也要跟出去,被陳小西拉住:“誰告訴你裏麵起爭執了?”

朱弘一副艱難回憶的模樣:“我還真沒看清楚。一個男的,應該年齡不大吧,帶著鴨舌帽,燈光又閃,看不真切。”

--

鴨舌帽在酒吧裏留下兩個人,帶著阿影出了酒吧。

阿影知道,鴨舌帽留下的兩個人會幫她照顧酒吧。

她跟著他上了門口的車,默默拿起vr眼鏡戴上。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