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3

分手,聽到這樣的消息還是些許不舒服。不過開口卻是:“跟我已經沒有關係了。我們分手了。你們知道的。”

“承認吧。你內心感到失望。他可沒少信誓旦旦,就是分了手,還跑來哭訴衷腸,可轉眼就摟了別的姑娘。”巧巧試圖不讓朱貝妮的目光逃脫。

“你很討厭,你知道嗎?人艱不拆,你知道嗎?”朱貝妮用手推巧巧。

“惹你討厭沒關係,你要記住:男人不可靠,男人不值得信賴。記住,就好。”巧巧試圖摟住略顯激動的朱貝妮。

“我真的是不知道,有你這樣的朋友是好還是不好。”一旁的陳意有些焦躁。她覺得巧巧時常劍走偏鋒。可是每當要反駁的時候,卻抓不住要害,最後反被巧巧戲弄嘲笑。“誰將來能降服你呢?”陳意和朱貝妮不止一次對著巧巧感慨。

“能降服我的人還沒出生呢。”巧巧笑得極其得意。

“我承認。我的確有些失望。”朱貝妮安靜下來,苦笑一聲。

“很好。要有勇氣直麵內心。”巧巧嘉許地對朱貝妮溫柔一笑,拾起她的手,語調溫柔地說:“走,我們去李老師家。”

陳意抱著胳膊,語氣裏滿是驚恐:“要是我們永遠找不到好男人呢?”

“我養你們。”巧巧堅定地說。

“不光是養,還有那個,那個啊。”陳意羞羞地道。

“我教你們。”巧巧一臉正色,非常嚴肅認真地說。

陳意不滿意地咧著嘴:“我想要真的男人。我想要男人。我要。”

朱貝妮苦笑不得。這都是什麽對話啊。唉,好在這種對話早已不止發生一次兩次,她已經習慣了。還以為臨近畢業,大家要改改性兒了,沒想到才見麵,就紛紛原形畢露。

三人結伴去了李老師家。李老師及其開心,師母也笑若花開。朱貝妮送師母一根漂亮的手鏈。巧巧連聲誇獎,卻不誇手鏈,隻說看手鏈才發現師母的一雙手如何如何。師母笑不攏嘴,捏著巧巧的臉蛋道:“你這樣嘴!什麽樣的婆婆都不是問題。”

“還婆婆呢,連男人都不會有。”陳意啃著烤雞翅,嘟囔道。

“放心吧。你們呀,都會找到如意郎君呢。”師母打包票一樣說道。

“真的嗎?”陳意兩眼放光,雞翅都不肯了。

“真的!找不到找我要!”師母道。她和李老師有一名公子,正是婚配年齡,儀表堂堂,才富五車。可惜在美國。

陳意似乎得到了某種允諾一般,激動得端坐起來。吃起東西也雅致很多,說話也收緊了嗓門。巧巧使眼色給朱貝妮看,朱貝妮隻笑不接,仿佛什麽特別的事情都沒有發生。

吃過飯,三個人魚貫進入書房,跟導師過一會兒畢業論文答辯的事情。看看時間不早了。就告辭了。

乘興而來,興盡而歸。大家都很歡愉。

“在公司裏上班,是不是特別爾虞我詐?是不是超級人情冷漠?老板們是不是都是周扒皮?會不會朝不保夕動不動開人?”關於企業公司,陳意有一千零一問。

“別理她!快看這樹影。斑駁,搖曳,好夢幻,光影變換,妙不可言呢。”巧巧道。

“別理她!快跟我說說,有沒有帥氣的男同事**你?有沒有齷齪的老板強迫你?”

朱貝妮任她們倆一個把自己撥向這邊,一個把自己撥向那邊,笑道:“我沒在學校的日子,你們倆是咋過的!”

正文 第十六章 從此說再見

去熟悉的後街吃黑暗料理。

去西山偏僻的小路上驚嚇情侶。

去連建區ktv裏鬼哭狼號。

去三號教學樓前的大草坪上躺著數假想中的星星。

……

朱貝妮覺得“兔子-蜜糖-巧巧”一靠近,就集體智商清零。大家在一起,總有人控製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要冒險,餘下兩人鄙視著,勸阻著,卻無一例外最終加入,一本正經做傻到家的事情——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大人。

“你們還記得嗎?那時候我們剛開學。蜜糖穿著比基尼躺在窗前的桌子上曬太陽!”巧巧用胳膊繞著陳意的脖頸,自己桌前的梅子酒已經幹完不知道第幾杯。

“你們還記得嗎?漫天大風裏開研究生運動會,大家的頭發都東倒西歪,唯獨劉老師門下年齡最大的大哥頭發紋絲不動。事後蜜糖死纏爛打追問啫喱水的牌子!”朱貝妮拍著桌子笑。

“還有!張老師門下的小師妹臭顯擺,開車買早餐,夾在人流裏出不來。我們進去餐廳的時候她在門口,我們吃好出來她還在門口!”朱貝妮想起那個總是自我感覺優人一等的小師妹。

“還有,還有!蜜糖這三年沒有戀愛是因為她暗戀李老師家的公子。明明要去美國,還放出來迎接新弟子,師父師母不厚道。”巧巧圈著陳意的脖子,說得神采飛揚。

朱貝妮聽得一驚,趕快看陳意。

“我好懷念我那時的小蠻腰哦。”還好,陳意深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沒留心巧巧的話。

“我也好懷念你那時的小蠻腰哦。”巧巧伸手去摸陳意腰中的遊泳圈,被陳意打手。

“我想到一個驚天好主意!”陳意手托臉蛋,聲音裏全是得意。

“這個酒裏的梅子還能吃!”朱貝妮試圖倒出酒瓶中的梅子。

“不醉不休!不醉不休!”巧巧起身,喊大家幹杯。披在肩膀上的衣服脫落下來,吊帶睡裙在燭光中閃閃發光。

“我怎麽從來沒有見過?好閃!絲綢帶金線?帶鑽?”朱貝妮隔著桌子伸手拉巧巧的睡衣。

“我想到一個絕對可行的好主意!”陳意手托臉蛋,眼睛都笑得眯起來。

巧巧繞過陳意,坐到朱貝妮腿上,胳膊環著朱貝妮的脖子,柔聲道:“定製款呢。輕點摸。”

“我想到一個讚到家的絕世好主意,一箭雙雕,兩全其美,一石二鳥,哈哈哈哈……”陳意中氣十足的哈哈聲終於成功吸引了那兩位的注意力,不料,“哈”聲才落,她自己倒胳膊一軟,撲通一聲頭倒在桌上。

“什麽好主意?”朱貝妮慢半拍,盯著一動不動的陳意看了幾秒,才想起來問。

“就倒啦?姐姐我還沒有盡興呢!”巧巧起身推陳意。陳意已經睡得萬分香甜了。

還好,她們早有自知之明,沒有將“最後的晚宴”開在餐廳裏,而是搬進了寢室裏。

上周,論文答辯順利結束。參加答辯的同學紛紛順利闖關。大家冠以“謝師宴”、“畢業宴”、“見證分手”宴、“歡送xx同學離校”宴等五花八門的名義,玩最後的瘋狂。一周之後,隻剩下寥寥幾個同學。

明天,朱貝妮將重返上海。

這天晚上,兔子-蜜糖-巧巧三人組要吃“最後的晚餐”。巧巧提議“大醉一場”,陳意舉手歡呼,心思細密的朱貝妮為了安全起見,建議在寢室吃。

“不聽,不聽。”巧巧和陳意紛紛捂耳朵。

“可以穿想穿的任何衣服哦。”朱貝妮使出“終極誘惑”。

“好呀。好呀。”巧巧和陳意馬上拍手讚同。

相處三年,彼此如何不知道對方的軟肋!巧巧對奇裝異服超級迷戀,陳意是眾所周知的比基尼迷。

這天一早,大家就為采購而興奮。等到下午就開始迫不及待,隻好到圖書館消磨時光。看到很多埋頭準備論妹。好不容易挨到五點鍾,各自回寢室換衣服,五點十分,到巧巧寢室集合。“最後的晚餐”就在燭光、香氛和拉緊的窗簾中拉開大幕。

陳意穿了比基尼。

朱貝妮穿了露背小黑裙。

巧巧似乎隻顧得布置寢室,來不及換衣,穿了件肥大的校服,露出小光腿。

三個人吃吃,喝喝,分別的話題一句不碰,隻講過去和眼前。

吃到一半,巧巧熱了,衣服改成披著。又吃了一半,披著的衣服脫落,才露出華麗又性感的閃亮小睡裙。

隻需一眼,就懂得全部。

陳意始終愛比基尼。她是一個長在北方的姑娘,對大海有不切實際的夢幻想象。她眼中的浪漫,就是在蔚藍的大海邊,細軟的沙灘上,一個愛她的男人,專注又挑逗地幫穿比基尼的她塗油。

她的櫃子裏,收藏的比基尼有20多套,卻一件也沒有穿著去海邊,也沒有遇到她願意他來愛她的那個人。這樣過了三年,比基尼還在,身材卻不再。

朱貝妮的露背小黑裙,是還在戀愛時為畢業晚會準備的。那時候還不知道彼此都不會為對方妥協,更無從料到一談及分手就幹脆利落地真的分了手,猝不及防的速度讓朱貝妮一度深信,他早已準備好,就等她開口。

小黑裙靜靜地掛在床下小衣櫃裏,朱貝妮甚至沒有帶它去上海。每逢看到它,總讓她忍不住聯想,也許自己根本不可愛,不適合戀愛,不值得被愛。每次試穿小黑裙的朱貝妮都覺得恐慌,覺得委屈,多穿就會眼睛裏噙滿淚。

巧巧的絲質閃亮小睡裙,又是一個什麽故事呢?

巧巧不說,朱貝妮不問。

“你可以有秘密,不妨礙我們之間的親密。”朱貝妮不說,巧巧卻已懂得。

兩個人笨手笨腳,合力把陳意抬到地上鋪好的床鋪。

“還要繼續喝嗎?”朱貝妮問巧巧。

“你明天還要趕火車呢。”巧巧道。

“好。我們可以躺著聊聊天。”朱貝妮道。

兩個人拿了兩個枕頭,麵對麵躺下,聽著彼此的呼吸,卻都說不出一句話。朱貝妮的背後是蜜糖,麵前是巧巧。這樣並排而睡,是否以後再也不會有第二次?

什麽也沒有想,傷感卻四麵八方襲來。朱貝妮把臉轉向枕頭,任淚水淌進枕頭。良久,聽到一聲壓抑的歎息聲,隻那聲小心掩飾的歎息聲,朱貝妮就確信無疑地知道,巧巧也在哭。

朱貝妮一動不動。就讓巧巧以為她什麽都沒有察覺吧。

這一夜,幾乎無眠。

次日一早,小鳥還在窗外樹梢鳴叫,朱貝妮就已經醒來。手機在桌子上震動。打開一看,是張勳武發來的消息,提醒她別忘了今天上午的火車發車時間。

“善始善終嗎?”朱貝妮輕笑一聲。在晨光中低頭看身上的小黑裙,似乎不那麽滿蘊感傷了。

“嘟嘟。”手機在手中又震動起來。

朱貝妮再看,仍舊是張勳武,請求她允許他最後一次送她上火車。

朱貝妮暗自冷笑。都說女人心難猜,男人的心思何嚐不是一樣難懂?不知為何,她一閃而過地想起許文衡和陳小西。

正文 第十七章 跟著火車跑

朱貝妮對著昨晚的滿桌狼藉,些許發呆。

陳意伸著懶腰醒過來。陳意一醒,氣氛陡然流動起來。

“天哪!杯盤狼藉,都是我們造的嗎?”

“shit!“一低頭陳意看見自己的遊泳圈,馬上用手去捂:“你們倆,快給我保證,什麽都沒有看到!”

巧巧躺在地鋪上輕笑。不知何時,她已經套上了肥大的校服。

“你什麽時候醒的?”朱貝妮問她。

“昨天早晨。”巧巧道。

“你們倆徹夜狂歡?她教你?”陳意瞪大了眼睛。

巧巧倒也不反駁,隻在枕頭上歪著頭心平氣和地看陳意和朱貝妮。

朱貝妮哭笑不得。

“一大早的,手機響個不停,是不是上海那邊有人準備接站?”巧巧問。

“不是。是被你多次趕走的小武,不敢來見,短信說想去車站送我。”朱貝妮回。

“不是已經分手了嗎?關鍵是,不是已經有新女朋友了嗎?怎麽還拖泥帶水啊?他什麽意思啊?”陳意隨手抄起床單,係在身上。

朱貝妮望向巧巧,懇求巧巧解讀。

巧巧不僅專業知識淵博,旁門左道也無不知曉,塔羅牌,oh卡,宇宙頻率,身心靈,各種稀奇古怪的詞順手拈來。以至於朱貝妮深信不疑,擱古代她就是巫女。

巧巧卻倦倦的,無意接話。

“黔驢技窮。”陳意拍著大腿笑起來。

“也可能。”巧巧輕輕地說,“他是真的愛過吧。”

“你說什麽?”陳意笑得太響,收不住聲,沒聽清。

朱貝妮卻聽的很真切。她的眼睛漸漸亮起來。

“不想繼續愛了,也是真的。”巧巧繼續。

朱貝妮點點頭:“謝謝。”等等,為什麽說謝謝?她也不知道。她隻覺得,聽完巧巧清清淡淡的兩句話,好似無數煩惱被剪斷了,整個人輕鬆了不少。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見過海嘯卻沒見過她微笑盛世美顏不自知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美色如刃:盲少高調寵傅先生的強迫症小公主戀愛日記懸旗國民男神是女生:BOSS花式寵南城有雨純情陸少火辣辣影後來襲:陸少寵妻無度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