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24

不知道該怎麽描述,傻笑著說:“當沒有吧。”

“簡曆投了幾份?”

“算是一份吧。”

“……”朱貝妮隻想通過無限傳輸白眼。

看看時間已經午飯,陳小西與朱貝妮約定,他去她的小區找她,午飯後補習英語口語。一路地鐵、公交加小黃車。上海的公共交通用過來個遍。當然,戀愛中人的熱情並未因路途遙遠而有所削減。

陳小西以前都是到工作地等她,晚上約會也多在小區門外的公交車站台分手,今天第一次來她住的小區,才驚然發現夠破舊的。

“上午在宿舍看書嗎?”陳小西溫存到發甜。

“洗衣服。”

“怎麽總聽你說你在洗衣服?”

“怎麽辦呢。有的衣服是要天天洗的呀。”朱貝妮無可奈何。

一輛電瓶車疾馳而過,壓過一塊鬆動的地磚,地磚下隱藏的汙水噴了出來。朱貝妮的小腿上赫然在目撒了幾滴汙漬。

“等我轉正,到時候,搬來跟我住一起吧。這樣你就不用總花時間洗衣服了,還有網絡可以用。”陳小西朗朗玉聲,目光坦然明亮。

朱貝妮抬頭:師父,你是在說同居嗎?還這樣坦蕩光明?

正文 第232章 甩掉娛記者

那天融合菜館一聚,三位韓姓小輩意外地投緣。

隻是韓晶瑩出場時有些雷人。

韓之煥先等來韓城。韓城清秀儒雅,隱隱帶著沉穩氣息,同樣繼承了韓氏筆挺周正的鼻子。韓城接人待物平和自然,韓之煥一見傾心。

兩個人雖是成年後第一次見麵,對姓氏的認同,卻使他們間毫無生澀,相見甚親。兩人惺惺相惜,談笑間,門突然被打開,一個戴漁夫帽的小青年,臉色白淨,長著兩撇小胡子,黑框眼鏡在帽簷下露出一半。

“請問——”韓城禮貌地提醒來人。

韓之煥已經忍不住笑出聲。

果然,小胡子反手關上門,脫掉罩在身上的黑西服,露出纖巧玲瓏的真麵目。掀下漁夫帽,瀑布般的秀發傾瀉而下。

韓城看得瞠目結舌。

等韓晶瑩把兩撇小胡子撕下、黑框眼鏡摘下時,韓城不由眼睛一亮。不諳娛樂新聞的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的韓家妹妹已經是娛樂圈冉冉升起的新星。

韓城手掌指向韓晶瑩:“我想起來了!我有個同事,一直沾沾自喜自己像某個明星,原來說的就是你!”

韓之煥拍手:“我也認識一位跟姐姐神似的姑娘!”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所以我才是大明星。”韓晶瑩嬉笑著答。

大家追憶一番幼時記憶,聊聊彼此現狀,說說未來打算,時間倏忽過了幾個鍾頭。送菜、添水的服務員每次都多看韓晶瑩幾眼,韓之煥便囑咐服務員非喊不用再進來了。

吃好盡興要歸的時候,韓之煥多了個心眼,先出門打探一番。發現大堂或坐或站幾位明顯不是尋常顧客,說話間一直朝他們這個包房瞄。

韓之煥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跑到走廊拐角的地方給韓晶瑩通風報信。

韓晶瑩嘻嘻一笑,讓韓之煥放心回來,她自有妙計。

原來韓晶瑩的妙計,是讓韓之煥裝扮成她來時的模樣,讓韓城誇張地嗬護在旁,吸引眾多狗仔的攝像頭。她趁機溜掉。

“你確信能溜得掉?”韓城有些緊張。

“溜不掉就上新聞嘍。”韓晶瑩哈哈一笑。“因為今天心情好,所以逗他們玩玩。”

韓之煥比韓晶瑩高大,但勝在韓城比韓之煥更高半個頭。韓城相伴,韓之煥遮遮掩掩此地無銀三百兩地出了門。果然樓下大堂的人紛紛聳動起來。韓城特意跟韓之煥調了位置,護他走在走廊內側。

果不其然,倆人才走下二樓樓梯,娛樂記者們的長槍短炮就齊齊對準了他們。韓之煥和韓城折身往樓梯後的電梯走。記者們圍追堵截,呼啦啦都跟了上去。

一位帶著遮陽帽的年輕女孩,手腳輕快地下了樓梯,與眾記者們背道而行,快步走出融合菜館。隻滿堂跑著送菜的夥計們見了那驚豔模樣,忍不住腳下一頓,略略分神。

那群記者毫不客氣,趕在漁夫帽走到電梯前成功地攔住了“她”。韓之煥的整個身體從韓城掩體旁完全露出來,記者們就大感不好。這體格,明顯壯了些。

不撞南牆不死心,有膽大的記者一邊呼喊著韓晶瑩的名字,一邊跑到正麵喀嚓喀嚓拍照。韓之煥將微微惱怒的麵孔朝向眾記者。清秀小生的模樣,留著兩撇小胡子,俊美得讓眾人好像遭遇無形威懾,紛紛靜了下來。

韓之煥一瞥了之,不疾不徐與韓城並肩朝電梯走去。

電梯門關上,韓城與韓之煥對視,不由開心地哈哈大笑起來。電話給韓晶瑩,韓晶瑩已經一路順暢坐到了車內。完勝狗仔隊,給三人的第一次聚會增添了記憶的小高潮。

韓之煥下午到公司晃了一圈,聽聞公司將成立新的副品牌。這種戰略發展之類的事情,他並不感興趣。中午太嗨,沒有心境做設計。又因為見過韓晶瑩,越發思念家裏跟姐姐相似的那一位。

於是,拿起車鑰匙,去辦公樓下的地下車庫取車,往祥生禦江灣開去。

說也奇怪,最初從眼鏡店出來,抬頭看到安彩瑞麵朝下的麵孔,那一刻觸目驚心,覺得分明就是另一個韓晶瑩。相處久了,反而從安彩瑞的麵孔上看不出韓晶瑩的影子。

一路慢行,看到有戴紅領巾的孩子,放學走在路邊。忽然想到,說了好久要見安彩瑞的弟弟,一直沒有成行,擇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

韓之煥在小區商業街的宜芝多店買了一塊奶酪蛋糕,心情愉悅地往家裏走。推開門,家裏靜悄悄,以為最近奮發圖強的安彩瑞在房子的哪個旮旯角讀書——她總是這樣,像貓咪一樣,有時候蜷在陽台的涼椅裏,有時候靠在向陽的飄窗上,更有時候,就盤腿坐在床上,正經書房裏,反倒少見她去。

找了一圈不見人。見她臥室門虛掩,韓之煥輕敲幾聲,不見回應,便將門推得更開一些。不看還好,一看簡直哭笑不得。

安彩瑞背靠在床頭,頭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垂在胸前,一頭亂發蓋住了麵孔,打開的書仍舊攤在盤起的腿彎處。窗外吹進的風倒時不時翻上幾頁。

韓之煥早就發現,書對安彩瑞的催眠效果非同凡響。

看她這種姿勢睡得太難受,韓之煥隻好走過去,剛撥好她的頭發露出麵孔,嚇得他心頭一跳。原來還貼著黑色的麵膜。貼著麵膜睡覺,您這是美容還是毀容呢。

韓之煥大氣不敢出,輕手輕腳剛放平,安彩瑞就驚醒了。韓之煥墊在她脖頸下的胳膊還沒有來及抽出來。安彩瑞猛然睜開毛茸茸、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看著近在咫尺的韓之煥的臉,眼光裏既有好奇,又有好色。哪怕是用最寬泛的標準衡量,也絕無羞澀。

韓之煥如何不受驚。

為表清白,他慌忙撒手,“撲通”一聲,幹脆利落地把安彩瑞抖落在床上。

“哎呦。”安彩瑞尖叫。她咕嚕翻身跪在床上,一手捂上嘴巴,一手伸出一根手指戳韓之煥的肋下。臉上表情由懵懂變成吃驚:“原來不是夢!”

韓之煥:“……”

作品相關 第233章 驚喜的邂逅

“我……”安彩瑞開始捂臉解釋。

“你還是先把麵膜取掉吧。”韓之煥其實內心比安彩瑞還緊張。大概是剛才湊近時,借機大口聞了她身體散發出來的香味。此刻,頭還在幸福的眩暈中。

“我客廳等你。”

說完,韓之煥快步走了出去。

為了挽回自己夢遊中的糟糕印象,安彩瑞不僅認真洗了臉,還畫了彩妝,更是撿了件韓之煥從洛杉磯為她買回的妖嬈係的衣服。她總覺得,韓之煥是因為她年輕漂亮才雇傭的她。既然他看中年輕、漂亮,那她就可勁捯飭。

韓之煥百無聊賴在客廳等,溜過書房,看過陽台,翻過冰箱,打開又關上過電視……安彩瑞還沒有出來見他。

該不會又睡著了吧?

天馬行空的想法一躍入腦海,韓之煥便覺得萬分有可能,於是猛然轉身,大踏步就要往她臥室走。剛轉身,就看見煥然一新的安彩瑞悄無聲息站在他身後。

那是怎樣的安彩瑞啊。

猶如一株小白楊,精神、挺拔、傲嬌又美好。

韓之煥開始支支吾吾:“唔,我想,也許,可以帶你弟弟一起去吃飯。”

剛才還牢牢踐行韓之煥“千萬別開口”的裝美準則的安彩瑞,頓時手舞足蹈起來。她連呼帶喊,一個人鬧出幾個人的動靜,最後興奮無以言表,抓住韓之煥的袖子一下一下蹦起來。

“好了。樓下老阿姨上次都問我是不是家裏添了寶寶。”韓之煥笑了。

聽說要見弟弟,安彩瑞趕緊把臉洗了。她更習慣以素樸的模樣出現在弟弟麵前,衣服也換成相對保守的樣式。一切收拾停當,才歡天喜地往家裏打電話。

電話響了七八聲,還沒有人接。安彩瑞心突突跳起來,擱以前,弟弟是百分之百的秒接。難道她沒聯係的這幾天,出了什麽事?

正擔心,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喂”。再次聽見那熟悉的聲音,安彩瑞受驚一般把手機杵給身旁的韓之煥。

帶著焦急的女高音連聲“喂”著尋求答複。安彩瑞竟然轉身跑了。

韓之煥想著,電話裏的聲音像是有點歲數,興許是安彩瑞的母親,因此不便斷然掛斷,清了清嗓子,剛要說話,見安彩瑞又一陣風一樣從臥室跑出來。舉著筆記本到他眼前,筆記本上用口紅寫著“安小四”三字。

“您好,”韓之煥按下免提,遲疑著開了口。

對方連珠炮一樣發問:“你是誰?你從誰那裏得到這個電話?你不要騙我,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號。”

“我是安小四的……”韓之煥“的”不下去了。他甚至不知道安小四這個名字,是安彩如的爸爸,還是安彩瑞的弟弟。之前隻聽安彩瑞弟弟、弟弟地叫。

“的同學?還是老師?”對方等不及,著急反問道。

“咳咳。老師。”

一旁的安彩瑞伸出拇指以示鼓勵。

“該死!我明明告訴他不允許向任何人說這個號碼的……啊,不好意思,我是說,老師您可以打我的手機聯係我。小四怎麽了?闖禍了?”看來安彩瑞的媽媽有自言自語的傾向。

“不。安小四很好。”韓之煥求助的眼光掃向安彩瑞。安彩瑞馬上在紙上寫“人?”、“興趣班”。

韓之煥開始開腦洞:“請問安小四在家嗎?我是他興趣班的老師。”

“什麽興趣班?交不交錢?老師你不知道我們家的情況。我是個可憐的女人,被老公拋棄,又養了一個忘恩負義的女兒,女兒大了,自己跑了,就剩我和小四兩個孤兒寡母。為了照顧小四,我隻好犧牲自己,遠離職場。現在我們娘倆,隻能靠吃低保勉強度日,我們可沒有閑錢上興趣班……”

韓之煥幾次想打斷而不得,隻好心疼地看著電話這頭的安彩瑞臉色越來越暗淡。多方周折,終於問出來,原來最近小四作業多,嫌家裏不清淨,躲到外麵寫作業去了。

“去哪了呢?”

“誰知道!同學家,街道圖書館,或者kfc。誰知道呢。”

一旁的安彩瑞已經兩眼噙淚。她想象著弟弟吃不飽,穿不暖,流離失所的可憐模樣……韓之煥客套著說結束語,被安彩瑞的媽媽嚴厲地告知,以後不許再打這個固定電話。

電話掛斷。安彩瑞跌坐在沙發上,以手捂麵,肩膀微微聳動,像是在哭。韓之煥建議,既然已經預留出了時間,不如到安小四生活的區域逛一逛。鑒於街道圖書館和附近的kfc都是公共場合,他們遇到安小四的幾率有66.6%。

安彩瑞難拂韓之煥一片好意,自己也有心去熟悉的地方撞撞運氣,便欣然同意。

安小四生活的大木橋路上,同時有一家街道圖書館和kfc。

安彩瑞下了車,一路急奔去圖書館。她知道那個圖書館同時也是閱覽室,有不少桌椅。冬天有暖氣,夏天開空調。對於生活窘迫如他們的人家,確實是個好去處。就算不看書報,隻那舒適的溫度便夠吸引人。

安彩瑞翻遍了小小的圖書館,也沒有找到熟悉的身影。她的一顆心,像過山車一樣迅速滑向穀底。

“別難過,不是還有kfc嗎?”

“去那種人多、嘈雜、燈線差的地方寫作業?不,你不了解他。他去了kfc一定會把自己饞哭的,哪還會有心思寫作業!”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