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20

隻聽何美麗悠悠說道:“你這幾天,憔悴得厲害。遇到什麽麻煩事了?”

小安一怔,感懷之下差點當場哭出來。這幾天——當真一言難盡!

正文 第224章 小安的日常

短短兩周,小安目睹了梁佼的“變臉”全過程。

那晚,她踩著單車夜奔而來,在敬老院門口,他感動得緊緊抱住她。

晚上,他央求她留下,因為“他害怕一個人獨居在陌生的房內”。她欣然答應,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又一次把她抱得緊緊的。

第二天早晨,他在陽台看到樓下有人賣草雞蛋,決心用行動回報小安的俠義之舉。奔到樓下買了雞蛋要給她做煎蛋。鍋熱了,他一急之下,把整個雞蛋都扔進鍋子,用木鍋鏟直接在鍋子裏拍碎。

她醒來,依在門框笑看他手忙腳亂,感覺好幸福!

然而幸福的時光總是很短暫。不久,他便陷入沉默期。

沒心情吃飯,沒心情說話,捧著手機打遊戲。冷眼看來自她的各種挑逗。

“不如,你去找你朋友玩一玩?”實在沒招,小安這樣向他建議。

“玩一玩?你知道玩一玩要花多少錢?現在把我身上所有的錢加在一起,也不夠玩一次!”他嗤之以鼻。

沉默期雖然讓人鬱悶,比起接下裏的疑神疑鬼期,還是容易讓人接受多了。

自從某一天下班後,梁佼忽然變得疑神疑鬼。他會冷不丁地往身後看,會回家先把窗簾拉上,甚至會出門前做一個小標記,譬如,把零食摳下一小塊放在去客廳必經的路上,回來大偵探一樣趴在地上尋找他放置的“地雷”……

小安一臉無奈地看他各種“作”。

有一天晚上,夜深人靜,睡眠正酣,梁佼忽然從床上起身,壓在小安身上,用胳膊卡住她的脖子,凶狠地咆哮:“你是不是臥底?是不是他們派來監視我的間諜?”

小安睡得正香,冷不丁遭遇這等突變,驚恐之下,心狂跳不止。

“你……”她發不出聲音來。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梁佼胳膊上壓下的力氣越來越大,腳踢不到,手推不動,缺氧,困倦,想閉上眼睛……

“你是不是?回答我!”梁佼聲嘶力竭在黑夜裏狂叫。

聲波衝擊耳膜,讓小安重新聚攏渙散的精神,急中生智,她揚手按下牆上的燈開關。

刺眼的亮光照亮小小的臥室。

小安看到梁佼一臉茫然地低頭看自己。

“咳——”小安用力推梁佼卡在她脖子上的小手臂。梁佼像突然發現自己的胳膊一樣,急忙抽離脆弱的脖頸處。

大口新鮮空氣急切地被吸入肺部,小安一邊咳嗽,一邊覺得舒泰。

她沒想到哭,眼淚已經流成小河。她哀怨地看著梁佼,不是裝的,而是真的滿滿的後怕。

“我怎麽了?”梁佼看看自己的雙手,看看小安。神色比小安還驚恐。

“你——大概做噩夢了。”小安終究心中一軟。

“不要離開我。”梁佼抱住小安,將頭貼在她胸口,一邊哭一邊央求。

“好了,好了。我不走。你睡吧。”

梁佼聽話地躺下,乖乖蓋著被子一動不動。

“燈開著我睡不著。”梁佼烏黑的眼珠轉向小安。英俊輪廓,唇紅齒白,明眸劍眉。小安目光流連。一狠心,按滅了燈。

梁佼呼吸平穩,很快睡去。那一夜,小安再不敢入眠。

次日,小安做好煎蛋,將煎蛋和奶酪加進烘烤好的兩片麵包間,遞給餐桌旁等候的梁佼,溫柔又隨意地問:“你還記得你昨晚的夢嗎?”

“記得,記得。我夢到我們在酒店裏,我倆一起洗淋浴,搶蓬蓬頭……”

小安咧著嘴配合著笑,笑得連她自己都覺得僵硬。

即便如此,跟這幾天忽然升級的躁鬱相比,誇張的懷疑期還是值得留戀的。

梁佼開始變得挑剔難相處,他不再熱衷梳洗打扮自己,胡子拉碴,不修邊幅,再也不是當初風流倜儻、瀟灑完美的紈絝形象。家裏儲備的高端糧食才吃光一個角,他已經濃濃的落魄味兒了。

戰火終於燒到了小安身上。

他開始對小安冷嘲熱諷,問她怎麽翻來覆去隻會做兩樣菜,問她怎麽哪裏都長肉就胸前不長,問她女人到底有沒有心,為什麽明明他媽媽很疼愛他卻狠得下心對他不管不問……

當初做賊一般偷偷去酒店,每次都盡歡,如今,光明正大在一起,他們反而過著最純真的居而不同的生活。

梁佼性致潦潦,小安已經怕了他的喜怒無常,更不敢主動撩撥。

這種日常,對小安來說,已經開始質變為折磨。

但是,她還是會堅持下去的!

因為,沒有誰的成功可以隨隨便便得到。彩虹總在風雨後,成仙就要先渡劫。梁佼是她的跳板,也是她的劫難。

雖然她從來不說,但是她無比的心知肚明,沒有哪個父母舍得拋下他們的孩子,梁佼的父母隻是在製造困境磨礪梁佼。終有一天,她會苦盡甘來,守得雲開見日!

美女雖多,能有機會與他患難見真情,將獨她一個。到時候,“妻子”的名份,也將非她莫屬。

小安覺得七七四十九難,她至少走了三分之一,因此,沒有理由不繼續走下去。何況,她若舍棄梁佼,恐怕再無機會入豪門——她並非要入豪門,隻是有一個入豪門的機會擺在她麵前,要她視而不見,豈不是要求太高?

小安斂斂心神,拉拉袖子,遮住昨晚搶奪梁佼酒瓶時劃傷的胳膊,準備去上班。梁佼本來就喝酒的,被逐出家門後,一方麵嫌棄超市裏的酒太劣等,一方麵囊中羞澀,倒斷了這個嗜好。不曾想,昨天忽然酗起酒來。

小安撿拾他喝空的幾瓶50毫升的迷你小酒瓶,知道那是從便捷超市裏買來的。梁佼已經饑不擇食,幾天前還看不上的酒,竟然大口灌了起來。

“我死了,他們就稱心如意了。你也解脫了。我幹嘛還不死?”梁佼瞪著兩眼,呼吸間吹著鼻涕泡,哭著問小安。小安莫名心中一酸。

她想起她的奶奶。奶奶重病,幾個子女不孝,推脫不管。她放假回家,奶奶對著她,也是這樣哭喊著說:“我為什麽還沒死!”

那時候小安才大一。她發誓要好好掙錢,將來給奶奶看病。奶奶沒有福氣,提前走了。曆史重演,小安忽然心中無比堅定。她奪下梁佼抽到嘴邊的酒瓶,她胳膊上的傷,就是梁佼失修的指甲在爭奪間劃傷的。

這一次,她一定要扭轉悲傷者的命運!

正文 第225章 高級遊說術

白天從何美麗那裏得到些自我良好的感覺,小安緊揣著來之不易的良好感覺,一路小跑回家。

梁佼兩眼通紅推門而歸。

錢包捉急,使他倆從下班後閑逛吃喝改變為下班後買菜做飯——小安買菜,小安做飯。

小安神秘兮兮地迎上前:“梁佼!”她抱住梁佼,試圖開口前先向他傳輸一些溫暖。小安和梁佼有最萌身高差。抱住梁佼的小安,頭頂才到梁佼下頜。

“你知道嗎?我今天回來的時候,遇到一個很神秘的人。他戴著口罩,用帽子遮住大半張臉,手插在口袋裏,明顯口袋裏還有別的東西!哦,梁佼!我一下子想到你說的神秘人!我見到了他!真的有你說的那個人!”

梁佼兩眼發光,他兩手握住小安的胳膊,忍不住搖晃她:“我沒有騙你!對不對!”

“對!對!你沒有騙我。我以前不太相信你,現在,我相信你了!完全相信你!”小安點頭不止。

以前每逢梁佼心懷怨念地抱怨他父母冷血時,小安為了更長遠的婆媳相處大計,總是寬慰勸解梁佼,虎毒不食子,天下沒有拋棄子女的父母!

今天,她決定反著來。

“我難以相信,天下竟然有這樣狠心的父母!這反而激起了我的鬥誌!如果他們希望你從此消沉、悲傷、破罐子破摔,我們偏不讓他們得逞。你說怎樣?”小安摩拳擦掌。

“好!就不讓他們得逞!”

“他們想證明你離開他們後狗屁不是,我們偏要活出個人模狗樣。好不好?”

“好!”梁佼眼中的小火苗直竄。

“我們要做一個逆襲作戰計劃。”小安左顧右看,做出激動之下要尋找紙筆的架勢。

梁佼一眼瞅見餐桌上放的記賬小本子和筆。

“怎麽逆襲?”梁佼一臉關切。

“首先,我們要保證我們活得健康。從今天開始,我們不抽煙,不喝酒,去健身房太奢侈,我們就近了在小區跑步,遠了去濱江跑;

其次,我們要攢錢。你說得對,他們可能永遠都不要你了。但是,他們又會永遠派人監視你。所以,你過得好,就等於啪啪打他們的臉!光攢錢還不夠,還得掙錢。我仔細想了想,你其實有一些別人無法比的優勢——”小安說到這裏,特意停下來看梁佼的反應。

“我有什麽優勢?我怎麽不知道?”

“你有語言優勢。英語說得好,還會法語。我覺得,你可以試試做涉外導遊。”

“涉外導遊?”梁佼心中一動。這個提議,還真是頗得他心。他腦海中瞬間想象出端莊貌美的英國姑娘和時尚開放的法國姑娘們簇擁著他的畫麵。

“你覺得我們的逆襲計劃怎樣?”小安激動得詢問。

梁佼還停留在諸多姑娘圍著他轉的想象中,不覺說道:“聽上去不錯。”

小安剛要放鬆地長出一口氣,就聽梁佼發癡一般猶豫著問:“做導遊不是得有導遊證?”

小安:“你擔心的是這個啊。我有個表哥,他是多年的老導遊了,咳,到現在也沒有考出證。我讓他幫你介紹工作!”

“行!”梁佼點點頭:“我意大利語也能日常交流。”

小安驚喜地倒吸一口氣,撲上去就在梁佼臉頰上啃一口:“你太帥了!今天星期二,達美樂的披薩買一送一,我請你晚餐吃披薩!你訂餐,我給表哥打電話!”

小安跑到陽台,她準備拿出殺手鐧,好好遊說表哥,務必幫她這個忙。沒想到,電話那頭的表哥聽說梁佼年輕、帥氣、英國留學、會英語、法語、意大利語,簡直當即都要從外環外趕過來,簽約,簽長約!

“他沒導遊證。”小安見勢頭不錯,開始說重點。

“沒事!我也沒。我告訴你,導遊的準入門檻並不低,每年能考到證的導遊更是屈指可數,通過比例在20%以內,僅靠持證導遊,根本無法應對人民群眾日益高漲的旅遊需求。無證導遊,是剛需!”

“工資多少?”

“你不相信誰,也不能不相信你哥我。何況他是我的未來妹夫。導遊行業水深,工資不是我想告訴你就能告訴你的。不過你放心,絕對比他現在的高。這麽著,明天上午我們碰個頭,我也見見妹夫。”

表哥在電話裏一口一個妹夫,聽得小安心神舒泰。

披薩剛來敲門,工作已經搞定。

梁佼心情開始微妙地好轉起來,他甚至提議明天他一個人去見表哥,小安不用額外請假。

法式黑鬆露牛肉披薩是小安鍾意的口味。第一次推薦給梁佼吃。梁佼簡直要笑掉大牙。取這麽高端的名字,卻貼著冒牌貨。

記得那時在達美樂的店裏,小安吃得津津有味,梁佼隻嚐一小口就馬上吐了出來。他搖頭歎息:“首先你知道什麽叫鬆露?鬆露生長在地下,肉眼看不見。對生長環境非常挑剔,隻要陽光、水分或者土壤得酸堿值稍有變化就無法生長!

過去兩千年裏,黑鬆露在世界上僅發現於歐洲的阿爾卑斯山南部,後來中國在喜瑪拉雅山脈的東南地區和四川攀西發現了黑鬆露的分布,轟動了整個世界。

在歐洲,黑鬆露被譽為可以吃的黑鑽石。直到現在,黑鬆露仍舊位於歐洲三大名食之首,仍然經常出現在富豪俱樂部酒宴裏、奢侈品拍賣的名單裏。

話說2007年,我還出席過澳門新葡京酒店舉行得白鬆露慈善拍賣。哎,當時隻顧瞄影星周訊小姐姐了。你這59塊買一贈一的披薩,也敢自稱放了黑鬆露。我也真是服了它膽兒夠肥。”

在小安看來,梁佼一臉不屑、侃侃而談的模樣真是帥呆了。隻是,已經落魄的梁佼已經無意暗中觀察美食家式的引經據典對女孩的轟炸效果了。

時間才過去一兩周,法式黑鬆露牛肉披薩再出現在梁佼麵前時,他已經毫不遲疑,撕了一片就往嘴裏塞。

話說,就算是養尊處優的人,適應能力也是不一般的強呢。

小安想起曾經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大城小春寵你會上癮青春在左,時光在右總裁枕邊愛:甜心嬌妻難馴服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軍少的律政嬌妻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惡魔少爺深深吻皇家寵婢重生軍門之絕世佳妻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寵紈絝王妃要爬牆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帝少的獨寵嬌妻如果愛你十年不算長戰神梟妃:邪王,來硬的國民校草寵翻天:親親你好甜TFboys之女扮男裝混高校六零符醫小軍嫂師侄請自重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重生與你在一起腹黑總裁要抱抱重生之軍中才女暴力俏村姑魅王火妃:獸黑大姐大忽聞海上有仙山追妻守則:軍少勾入懷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