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愛情初遇見

分節閱讀12

順利會師。朱貝妮和陳小西結伴去黿頭渚。

一向不求甚解的朱貝妮特意做了攻略——不做不行,第一個字不認識。原來,它念yuantouzhu。可居人者為洲,小洲曰渚。無錫有十八渚,黿頭渚是其中之一,“因巨石突入湖中形狀酷似神龜昂首而得名”。太陽些許有些威力,陳小西買了一白一粉兩頂帽子,將其中粉色的扣在朱貝妮頭上。朱貝妮嫌粉色太嫩,隻管伸手去搶白色的。陳小西隻好笑笑地依了。

乘船去太湖仙島。特意選了船甲板的位置。湖風沒有想象中的大,紅嘴鷗尾隨著船,一路跟飛。有人喂食,引來幾十隻競相爭奪,像一場小型表演……

從太湖仙島返航,朱貝妮已經體力消耗過半。

“看樣子爬不了鹿鼎山了。”陳小西望著朱貝妮嬌喘籲籲的樣子,笑道。

“我在山下等你,你一個人去‘鹿頂迎輝’吧。”朱貝妮擺擺手,她的確沒有勇氣再爬一座山了。

“沿著山腳看看太湖,應該也不錯。”陳小西才不要拋下她呢。

環鹿頂山觀太湖的時候,正值下午四五點,一輪紅日斜斜地照著太湖水,水光瀲灩,波濤不興。幾艘七桅古帆船靜靜地停泊在湖麵,與遠傳的紅日,近處的黿頭剪影相映襯。山道在腳下,野花在路旁,湖水拍岸隱約聲響在耳邊……借口山道陡峭,陳小西不時伸手拉朱貝妮。

“你笑得像個二傻。”陳小西調侃朱貝妮。

“好美!好喜歡!”朱貝妮眼睛裏都是光。

太湖將盡的地方,山路陡然陡峭起來。陳小西緊握朱貝妮的手,一直沒有鬆開。等陡峭的部分走完,重新走回寬敞大道的時候,朱貝妮自然地回收自己的手,卻被牢牢捉緊。一怔之下,看見陳小西笑容全無,正深邃而專注地俯視自己。

“這樣認真表情的陳小西……”朱貝妮一時陷入深邃專注的目光中,像被施了魔咒,一動不能動。陳小西不由自主,慢慢靠近,想捧起那張嵌著黑寶石和紅寶石的臉,想知道它們的味道……

“蒼天啊,大地啊,終於到頭了!”身後忽然響起一片熱鬧的七嘴八舌聲。原來是一群中學生模樣的孩子沿著山路走出來了。

像是魔法失效,朱貝妮慌忙別過臉。剛才?剛才是怎麽了?

陳小西看一眼那群熱鬧的孩子,多少遺憾在那一瞥中!

氣氛變得微妙而尷尬。朱貝妮和陳小西各自看別處,誰都沒有再講話。

打車去火車站。陳小西忙前忙後買車票。坐上車,座位相鄰。兩個人也仍舊不怎麽說話。陳小西悄悄看朱貝妮,朱貝妮表情木木的,看不出她到底有沒有生氣。有心找些話題,朱貝妮卻歪著頭看火車雜誌,專注得聽而不聞。

從火車站出來,陳小西叫出租車送朱貝妮回公司宿舍,到了分別的時候,朱貝妮甚至沒有與陳小西對視,說了聲“再見”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陳小西,悵然非常。

朱貝妮回到宿舍時,大部分在外督查的人已經回來。

“我昨天晚上就已經回來了!美麗大姐還沒有回!”粒粒一臉歡笑地對朱貝妮“匯報”情況。

“我的媽媽咪呀。督查一回把我嚇個半死。真的,真的!一大群人圍著我給我介紹,我隻覺得臉發燙,耳朵嗡響,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麽,摒不住放個屁都帶點屎出來。嚇——死——我——了!”粒粒緊緊抱著朱貝妮的胳膊,好似驚魂未卜。

一臉迷思的朱貝妮聽完粒粒的講述,當場忍不住笑出聲:“對不起,我不是要笑你。”朱貝妮忙著解釋。

“唉。笑我也沒關係,她們都笑過好幾輪了。”

“那你還講!”朱貝妮幫粒粒整理一下飛出來的頭發。

“我身體裏都是恐懼。講一次恐懼就少一點。一開始我直想哭,講著講著我也想笑了。”粒粒傻樂著說。

“真好!你無師自通。這叫宣泄。”朱貝妮愛憐地拍拍粒粒的頭。

經過粒粒一鬧騰,加之回到熟悉的寢室,朱貝妮覺得錯亂的自己又複位了。無錫太湖邊鹿鼎山山道旁發生的事情,相似一場飄渺的夢。

第二天即周一。

朱貝妮在電腦桌前劈裏啪啦打字,寫督查總結。文字優勢得以體現,半天就寫完了匯報。吃過午飯,再瀏覽一遍,點擊確認,發送郵件,然後起身去敲總經理的門。

朱貝妮如此高效並非要為自己爭取什麽加分,不過是導師有所召喚,她要抓緊時間把手頭上的工作告一段落。

總經理一邊瀏覽報告,一邊聽朱貝妮口頭匯報。正泛泛說著,總經理一敲桌子。

“你提到的員工騎車外出不戴安全帽,周本舟怎麽說?”

朱貝妮倒吸一口冷氣,被總經理的犀利驚得一愣。“他——說會重點關注。”

總經理像是要確認真假,低頭抬眼,斜眼看了朱貝妮足足半分鍾,最後什麽也沒說地哼了一聲。

朱貝妮隨後小心翼翼,再三塞選,遣詞造句地斟酌著,說自己的學校將在六月份舉行畢業答辯,整個六月剩下的三周,她可能都需要請假,“不過,內刊稿件的工作,我是不會落下的。可以通過郵件進行。”朱貝妮隨即保證。

沒想到總經理秒回,馬上滿口答應,讓朱貝妮根據需要,隨時都可以走,走時不需要再告知他,記得oa上填寫請假流程就好。

朱貝妮心中大為感激,一謝再謝地出了總經理的辦公室。

搭上門,要回自己座位時,才發現有好幾雙眼睛在掃視自己。個中情感,不一而足。

“喂!你這是要搶頭功嗎?”小安擠眉弄眼地朝朱貝妮望一眼,馬上飛信過來。

“才懶得!學校招我們返校答辯。我急著走。”朱貝妮回給小安。

等朱貝妮再起身倒水的時候,發現眾多目光友善很多。不禁心中好笑,這個小安,分明就是公司內隱形的小喇叭。

當天下班,朱貝妮捉住何美麗,親熱地趴在何美麗的肩頭,要她坦白昨夜徹夜不歸,都幹了啥。

何美麗咯咯咯嬌笑起來:“我準備坦白嘍,你可要聽好,不要半路捂耳朵說羞。”

“我又不是粒粒。”朱貝妮笑。

“所以,你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麽。”何美麗嫵媚一笑。用手撥了撥波浪大卷。天氣越來越熱,披得住一頭長發的女人都非等閑之輩。

朱貝妮笑傻了:“真的假的?跟你去之前說的那個冤家嗎?”

何美麗佯裝歎口氣:“不是冤家不聚頭。我也是很無奈啊。”

曾媚暗中忙著做檔案規整,以備日後交接,所以需要加會班。因為采購部要送一批特定的貨物給總部,粒粒需要留守。

朱貝妮和何美麗先走。兩個人交頭接耳,悄聲在談論何美麗督查時重新“接頭”的愛情。

出了辦公樓,朱貝妮無意間似乎在馬路對麵的公交車站台上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待要仔細看時,不巧來了一輛公交車。等公交車開走了,再看站台,站台空無一人。

許是看錯了。她想。

第二天一早,朱貝妮踏上南下的火車。

走之前,她也不知道為什麽,跟誰都沒有說。沒有跟陳小西說,也沒有跟楊青青說。火車開出上海地界,手機嘟嘟響著昆山的短信提示。

朱貝妮往窗外看一眼:朝陽中窗外一片生機。

小河、堤橋、綠樹……短短三個月,江南已經深深入人心。

這會兒離開,倒像是去度假。原來心中不知不覺,已經把上海看成了未來歸屬地。

高鐵6小時之後,朱貝妮到達目的地。

這是過去三年一年固定兩次往返的目的地。陌生中透著熟悉。中間戀愛的那一年半,每次下了火車就能看到他的身影。他總是要來接站,非但要來接,還要進站接。想起往事,也不是毫無感覺。朱貝妮順著人流往外走。

才踏出高鐵車門,朱貝妮就呆住了。

逆流而立的,可不就是他?

“張勳武?”朱貝妮脫口而出。這名字熟悉得都不用過大腦。

張勳武高興得直揮舞拳頭:“太棒了!我一直擔心七拐八拐得來的信息不準確呢!”

“你何必要來呢?”朱貝妮見狀也笑起來。

“這叫善始善終!接也是最後一次了。”張勳武接過朱貝妮的行李,習慣性地讓朱貝妮走自己身前,他斷後,阻擋身後猛衝猛撞的著急趕路人。

熟門熟路坐上公交,又回到了熟悉的校園。

走在青春逼人的年輕人中間,朱貝妮覺得考博失利的遺憾、工作人際的紛擾都可以拋置腦後了。在安靜的校園,她要全身心度過幾周最後的單純歲月。

正文 第十五章 同學兼閨蜜

“兔子!”朱貝妮才邁上二樓拐彎進走廊,就聽見迎麵激昂一聲吼。頭頂的聲控燈陡然亮起來。

“蜜糖!”朱貝妮張開雙臂,熱情奔過去。兩個人親熱得就差接吻了。

走了兩步,門口倚著一個人。

“小兔子!”在“蜜糖”和朱貝妮嘰嘰喳喳說話的間隙,一聲嬌嬌嫩嫩的“小兔子”響起,語調婉約,好似唱歌。

“巧巧!”朱貝妮再次張開雙臂抱上去。

“蜜糖”、“兔子”和“巧巧”三個人是同門,同在李老師門下,一起吃飯、一起出遊、一起上課,一起協助出書,之間情誼自然深過其他同學。

“兔子”就是朱貝妮,音近bnny(小兔子),被“巧巧”因此開發了一個昵稱。

“蜜糖”的本名卻很漢子——陳意。陳意嬌小而豐滿,聲音洪亮,底氣十足,愛說愛笑,熱情活潑,頗有好人緣。不僅在同一屆,甚至在師哥師姐或學弟學妹那裏,也很有知名度。

而“巧巧”,卻是真名——陸巧谘。陸巧谘是李老師最為得意的門徒。常見她若有所思地坐在草地上看書,倚著同學的後背似乎要打盹。小憩了片刻,嘩啦啦迅速瀏覽過幾十頁的書,複而半閉上眼,一幅慵懶模樣。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事實上才沒有看上去那麽悠閑,她正集中精力高效看書呢。

“巧巧!我上班的時候遇見一位姐姐,她跟你一樣也是個神人,不動聲色就把一家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條!”朱貝妮對巧巧佩服得五體投地。

“有沒有遇到我這樣的人物?”陳意嘻嘻笑,挑眉動眼,搔首弄姿。

“有。”朱貝妮轉眼想起小安,笑道:“但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啦。”

陸巧谘輕而易舉就考進了廣州某知名高校的博士生,陳意如願進入深圳一所公立重點高中。因為前途都有著落,她們一直呆在校園裏,享受清閑。

“你回來了。走,我們到李老師家蹭飯去!”巧巧道。

“你不在的時候,我們經常到李老師家蹭飯。師母看到我們都笑不出來了。”蜜糖道。

“這麽沒眼色的事情你們也幹得出來?”朱貝妮大笑。

“沒辦法,誰讓食堂飯菜那麽難吃呢。”巧巧攤手。

“唉,那誰,小武同學,你回吧。”巧巧對著幫朱貝妮擦桌倒水的張勳武道,聲音不高,霸氣側漏。幹得正歡的張勳武聽得一愣,臉上不掩氣惱:“你還是老樣子!”

陳意好似戲一樣,一幅巴不得劇情升級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麽,巧巧對男性似乎無好感。當初幸虧張勳武追求朱貝妮追求得早,不然若等巧巧和朱貝妮交好,巧巧必然出手阻攔。巧巧想要達成的事情,還沒見不成功過。

朱貝妮有心和稀泥,她心裏還是頗感謝已經分了手的他去接站的。才剛要開口,就見巧巧一擺手,配上眼神,可謂是嚴厲地製止了她。

“你還不走嗎?我可要說了。”巧巧聲音冷冷的。

張勳武臉色冷峻,慢動作一般放下手中的抹布,眼睛始終不離巧巧。巧巧無所謂地對視回去,眼睛裏全是鄙視。

張勳武敗下陣,怯懦地對朱貝妮說了聲那我走了啊,出了門。

見張勳武已走。朱貝妮問巧巧:“說什麽呀?”

“乖。你不用知道。”陳意跳出來,用手撫摸了一下朱貝妮的臉龐。

“她可以知道。”巧巧道。語氣平淡又堅定。

“何必呢?”陳意不同意。兩個人當著朱貝妮的麵爭執起來。

“停!兩個人都看著我!我選擇——知道。”朱貝妮喊停。她不喜歡蒙在鼓裏的感覺。

“那我來說吧。”陳意搶先開口:“我們在後街看見他摟著一個學妹。”

“去開房。”巧巧接道。聲音裏不乏狡黠的笑。

朱貝妮心裏咯噔一下。雖然已經

愛情初遇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愛情初遇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愛情初遇見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愛情初遇見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小時光意外心動[娛樂圈]就等你下課了不許說謝謝奉子為婚我搶了姐姐七任男友橘子汽水(作者:南奚川)尋尋誘你且行且撩之一生摯愛你不聽不聽 烏龜念經至尊禦靈師心尖一顆小軟糖名門女帝住進你心裏全世界最好的莊延情深似淺小公主,跟我回家吧流年記得我愛你原來是我,暗戀你奶貓係可愛大佬他隻寵我顧此一生,溫柔予你絕色鬼後:夫君,哪裏逃靜候三餐末世穿越:霸道軍長獨寵妻一見男神就自燃春光悄悄乍泄傅少的億萬甜妻撕過的校草是失散初戀?[重生]
  作者:和曉所寫的愛情初遇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愛情初遇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